Linux
爱妻未成年 第1卷 第十章
全本小说网 canvas-backpack.net 加入收藏
    死神,出事了!”皇甫隶心急火燎的跑了进来,一脸紧张到不行的样子,死死的抓着东方炙的手。

    “喂,别弄皱了我的礼服。”东方炙厌恶的甩开他的手,“什么事情啊?大惊小怪的?”

    今天是他的婚礼,他正乐着呢!有什么事情都等婚礼结束了再说。他现在可是急着要把他老婆娶进门呢!任何事情都先靠边站。

    “教堂外面来了几百号你的粉丝,据说是来搅局的,要弄得你结不成婚。”

    “什……什么?”东方炙难以置信的看着皇甫隶的脸,在肯定他不是开玩笑之后,紧张的看着身边的好友,面露难色的问道。“喂,怎么办啊?要是让陈鹿知道了,那我就玩完了!今天这个婚结的成结不成都成问题啦!”

    “我们怎么知道怎么办啊?谁知道会来那么多女人啊?死神,快想办法啊!”夏侯铭也是一脸的紧张。

    那么多女人一拥而入的结果,恐怕是会把整间教堂都统统拆了吧?那他们岂不是也会遭殃?哎哟,到底是谁那么八卦,把死神结婚的事情泄露出去的啊?

    这种局面到底要怎么应付啊?

    “爸爸!”教堂的门口突然出现了一抹小小的身影,直冲着东方炙的怀里扑去。

    “刃,怎么了?妈妈呢?”东方炙万般宠溺的看着和自己长的一模一样的小家伙,脸上堆满了腻死人的笑容。

    “妈妈让我把这个给你。爸爸,我可不可以让铭姨抱抱?”小家伙将视线调到了夏侯铭的身上。

    “喂,东方刃,我警告你好几次了,叫叔叔,什么铭姨啊?你欠扁啊?”夏侯铭气急败坏的从东方炙的手中接过这个小家伙,然后毫不客气的狠狠的敲他的头,“叫叔叔。”

    “开什么玩笑,你比门口的阿姨还漂亮,比阿姨还像阿姨,妈妈说,绝对不能叫你叔叔。”小家伙一副不买他的帐的样子,顿时将他们身边的几个人给逗笑了。

    “为什么你和你的那个爹长的一模一样,偏偏你的嘴巴比你那个妈还恶毒?”夏侯铭简直要气炸了。这个小家伙真是要气死人了。他最反对人家说他像女人,可是这个小家伙和他那个妈,偏偏每次都犯他的大忌。

    “陈鹿逃婚了。”东方炙突如其来的大喊吓坏了所有人。

    “什么?”众人统统围了上来,“死神,怎么了?”

    东方炙扬扬手中的那张信纸,“陈鹿留了封信,说什么不能和我结婚了,所以她离家出走了。”

    “她有没有说为什么不结婚?”

    “她看到了教堂外面的人群了,所以,决定不要结婚了。”东方炙无奈的看着他们,“我去找她,你们替我看好刃。”

    众人看着东方炙心急火燎的出门,都不免为他捏一把冷汗。这个陈鹿也太麻烦了吧?都已经万事俱备了,就等着牧师在神坛前给予祝福就可以完成的事情,居然还玩什么逃婚?儿子都这么大了,有必要玩这一套吗?

    儿子?咦?对啊!之前他们的儿子不是一直和陈鹿在一起吗?那陈鹿去哪里刃不是最清楚?想到此,大家围了上来。

    “刃,你妈妈呢?她去哪里了?有没有告诉你?”

    “她说去甜品店喝下午茶,是爱莎姑姑开车送她去的。还有小蜜婶婶也有一起去哦!”刃手里不断的搅着夏侯铭的头发,脸上尽是无害的笑容。

    可是偏偏就是这样的笑容,差点让在场所有的男人都气得要死。

    “南宫桀,你老婆是同谋!”大家将视线统统对上一边的南宫桀,一脸的无可奈何。

    南宫桀心慌的举双手投降:“我发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之前不是和你们一直在一起的么。”

    也对哦!那恐怕真的只是她们几个女人弄出来的事情吧!可是,东方刃这个小家伙为什么也不说呢?

    “刃,那你之前怎么没有告诉你老爹啊?”

    “爸爸没问啊!”东方刃理直气壮的说道。

    厚!他们真是要被这个小家伙给气死了。但是回头看看神坛前的牧师,人家已经等的不耐烦了哎!这场婚礼到底还要不要举行啊?之前还只是跑了个新娘,可是现在,连新郎都已经不见人影了。这个婚,要怎么结啊?

    看来只有上帝知道了!

    东方炙疾驰着他的兰博基尼,在马路上像是没头苍蝇一样的到处乱找。说实话,他真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教堂外的那些女人根本莫名其妙。就算是他的粉丝,可是,现在的他,可是连正眼都不瞧人家了,和她们可是一点关系都没有了。陈鹿这次吃醋也未免有点太大题小做了吧!哎哟,看他都急晕了。是小题大做啦!

    现在问题不是这个,问题是,她到底去哪里了?

    东方炙一路没有头绪的寻找着,突然,在甜品店的门口看到了修罗南宫桀的银色奔驰。

    咦?这家伙不是在教堂帮他看着刃吗?那他的车怎么会在这里?难道是他老婆唐如蜜开出来的?也不对啊!小蜜不是应该在教堂里陪着陈鹿的吗?哎!等等,陈鹿都已经不见了,那她怎么会还在教堂?而南宫桀的车现在在这里出现,也就是说,唐如蜜和陈鹿应该都在。而唐如蜜一定还是陈鹿的同谋。

    东方炙将车停在了甜品店的门口,二话不说的冲了进去。

    “老公,我在这里。”陈鹿看到门口急冲冲走进来的东方炙,不禁大声叫了起来。

    “喂,陈鹿,你在玩什么?今天是我们结婚,你居然给我跑到这里来?还有你们,爱莎,小蜜,你们都是同谋。干嘛?存心害我结不成婚啊?”

    “东方炙,我还没问你呢!教堂外面的那些女人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吵着说不许我们结婚的?她们是谁啊?”陈鹿生气的叉着腰,瞪着眼睛看着他。

    “我怎么知道啊?那些女人莫名其妙。”东方炙急忙澄清,“好了别玩了,老婆,牧师还等着呢!”

    “你知道我为什么挑今天结婚吗?”陈鹿牵起他的手,开心的问道。

    “为什么?你说今天就今天。我都听你的。”东方炙没有细想,回答道。

    “今天是你的生日啊!笨蛋。还记得我第一次陪你过生日吗?”陈鹿开心的问道,“还记得这家甜品店吗?”

    “当然,记得。我们在这里吃了蛋糕,我还许了三个生日愿望。”东方炙幸福的回想着和她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满足的神情漾满了整张脸。他那晚许下的心愿全部都实现了。他很开心。

    “那告诉我你当时许下的第三个愿望是什么?”

    “第三个愿望?”东方炙假装侧着头,仔细的想了想,“我不记得了。”

    “喂,东方炙,这种事情怎么会忘记的啊?快说啦!”陈鹿不罢休的缠着他。

    “哦!我想起来了,我希望你可以为我生一支足球队,可是,生了刃之后你的身体一直不好,不想你辛苦我去结扎啦!”东方炙搂着她幸福的说道,“有刃就够了!我很满足!”

    “喂,你少骗我!我知道一定不是这个啦!快说啦!不然你休想我会嫁给你哦!”

    这个东方炙怎么总是不正经啊?她不过是想知道他的生日愿望是什么么,他怎么又说一些有的没的?

    东方炙紧紧的抱着她,“我希望可以和你一生一世都在一起,永远不要分开。”

    陈鹿勾着他的脖子,踮起脚尖,主动的印上了自己的双唇。

    “我答应你,我会和你一生一世都在一起,永远都不会分开。”

    在如雷的掌声中,东方炙惊讶的看着自己所有的好友,甚至连牧师此刻都站在他们的面前,所有的人,竟然统统聚集在这小小的甜品店。

    原来,这一切都是陈鹿预先设计好的?而现场除了他之外都知道?但是,说实话,他的小妻子的这个点子他还真是喜欢。东方炙不禁收紧了手中的力道,在陈鹿的唇上狠狠了吻了上去。

    他相信,这一辈子,有陈鹿的陪伴,他都会很幸福,他都会很满足,再也不会感到孤单了。所以,他会倾尽一生去爱她,给她所有。这个女人,他会照顾她一辈子,永远都不分开。属于他们的幸福会是天底下最长久的幸福。

    “东方炙先生,你愿意娶陈鹿小姐为妻吗?”牧师浑厚的嗓音在他的耳边响起。

    “我愿意。”东方炙执起陈鹿的手,无限深情放在唇边亲吻。

    “陈鹿小姐,你愿意嫁给东方炙先生为妻吗?”牧师将话音转向陈鹿那边。

    “我愿意。”陈鹿笑着拥住了东方炙。

    牧师有些尴尬的看着他们,“本来接下来的台词是,在神的面前,允许你们结为夫妇,可是现在,上帝好像还没有赶来这边……”

    哈哈哈哈哈哈。

    小小的甜品店里,顿时传出一片哄堂大笑。所有甜蜜都在这间小小的甜品店中蔓延,好幸福,好幸福!

    ——

    “陈鹿,你敢喝酒试试看。”东方炙突如其来的怒吼在她的身后响起。

    陈鹿不以为意的回头,朝他吐吐舌头,“不好意思,我现在没有怀孕,而且,我已经成年,为什么不能喝酒?”

    东方炙干嘛那么讨厌阿?她不过是喝了点酒而已啊!有必要每天都大呼小叫的吗?之前是因为她还没有成年所以不能喝酒!可是,今年她都已经二十五岁了哎,她可是个成人了。那干嘛还不许她喝啊?很过分哎!

    谁叫店里的酒那么好喝啊!她不喜欢才怪!

    “你……”他总不见得说她喝酒了之后会又哭又笑,还会说梦话的吧?酒品这么差的女人,干嘛一天到晚就想着要喝酒啊?看来,他要考虑看看是不是要把这间“地狱使者”给关了。省的他的老婆一天到晚到这里来找酒喝。

    他可是每天都很辛苦的要带一个酒鬼回家,到家了还要伺候她洗澡。他又不是男佣,干嘛要他一天到晚的伺候她啊?

    而且,他真的要怀疑了,怎么他老婆一到酒吧,就缠着冥王不放啊?那家伙不就是会调几种果汁酒么!有必要把自己老公晾在一边,自己去黏着那个外国佬吗?

    他会吃醋的好不好?

    “死神。”一句甜到化不开的声音在东方炙的头顶落下,还没等东方炙反应过来,就被一个热情如火的性感女郎吻了个正着。而且对方还死死的抱紧了东方炙的肩膀,整个人都倒在了他的怀里。

    谁知道,还不到两秒钟,那位性感女郎就被整个拎起,然后很不客气的被甩到了一边。动作之快,连东方炙都没有看清楚是谁动的手。不过,不用想也知道了,会有这么大反应的人,除了她陈鹿,不作他人想。

    他老婆是个超级醋坛子他也不是到了今天才知道,所以,会有这样大的动作的人,只有她陈鹿啦!不过,她的醋劲可是让东方炙心里开心的不得了呢!是谁说的?会吃醋代表这在乎啊!所以,她老婆现在过激的表现只是说明她很在乎他而已。

    那他心里还不要乐半死啊?

    “喂,你这个人女人在干嘛?”性感女郎气急败坏的指着陈鹿的鼻子,恨不得能将这个坏她好事的女人给碎尸万段了。

    只见陈鹿拿出口袋里的纸巾,霸道的在东方炙的嘴上拼命的擦拭着之前的唇膏,然后一脸凶悍的瞪着她,“你眼睛瞎啦?没看见这个男人身上标了陈氏标签啊?”

    显然这个女人有够笨的。东方炙可是她陈鹿专有的私有物哎!在整个“地狱使者”有谁敢对她的老公动脑筋啊?不要命了还是怎么样啊?连她的老公都敢碰?活得不耐烦啦?

    “陈氏标签?”性感女郎只当是看笑话一样看着陈鹿,“就凭你啊?一个没有发育好的干瘪女人?”

    她不齿的看着陈鹿,眼前这个女人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的,居然还厚脸皮的说死神是她的?她在做什么春秋大梦啊?简直笑死人了!世界居然还有这种不自量力的女人。

    “你……你胸大,去当奶牛倒是不错。看有没有哪个奶牛场需要你这头正处在发情期的母牛。”

    胸大了不起阿?他们又不是在拍什么内衣广告,要那么大的胸部干嘛阿?她一天到晚托着这么庞大的胸部,不怕自己老了变成驼背的吗?居然还在那里莫名其妙的自以为是,让她看了很不爽。

    “死神。”性感女郎不依的叫着东方炙,显然,陈鹿的话气到她了。她怎么可以说她是奶牛的么。她可是打听了很久才知道“死神”喜欢的是罩杯大的女人,她还是特地去韩国做的隆乳呢!

    目的就是要让“死神”注意到她么!

    东方炙浅笑着将陈鹿拉到自己的怀里,然后抬头看向那个女人,“不好意思,我老婆说话一向都很风趣,你不要见怪。”

    这个小女人真是的,再这样下去,恐怕“地狱使者”的客人都要被她得罪光了。只要是有女人对他有意思,她一定是一副见到杀父仇人的样子。这样在乎他,他是很开心啦。可是,再怎样下去,恐怕他们就要关门了吧。

    陈鹿耀武扬威的勾着东方炙的脖子,朝那个性感女郎做出一个胜利者的手势,然后坏坏的开口,“你既然那么喜欢我老公,怎么不知道他根本就不喜欢**的吗?”

    性感女郎惊讶的盯着东方炙和他怀里的女人。他们居然是夫妻?“死神”竟然已经结婚了?到了这个时候,性感女郎才惊奇的发现,他们左手的无名指,真的带着同一款的戒指,难道说,他们真的是夫妻?

    “你们结婚了?”性感女郎还是不确定的问道。

    陈鹿从东方炙的口袋里拿出他的钱包,打开拿出其中的相片,“看清楚了,这个是东方炙,是我老公,在他边上的是我,而我们手里抱着的那个超级帅哥就是我们的儿子,东方刃。今年已经7岁了。”

    看着他们无比幸福的全家福,性感女郎只能用无语来应对。照片上的他们看起来好幸福,好温馨。简直就让人羡慕。

    不会吧?死神怎么会娶这么一个平凡的女孩子?而这个女孩看起来好小的样子,根本就不像阿!可是,看看他们现在亲热的样子,的确不像是作假的阿。性感女郎最终还是失望的走开,看来,她要伤心好一阵子了。

    看着性感女郎一脸失望的离开,陈鹿的心里简直比吃了蜜糖还要开心。但是想到刚刚的那个吻,她就马上转过头,“你一定很得意是不是?”

    哼!都已经是三十七岁高龄的老男人了,居然还这么有女人缘。那些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这样的老男人应该没有市场了好不好?干嘛还这样死缠烂打啊?还恶心的吻他,看他一副乐在其中的样子就知道,他一定开心的不得了呢!

    “哪有!”东方炙连忙否认。被人强吻的可是他哎!那种女人,他可是一点兴趣都没有。哪里会得意啊?可是,为什么他老婆比他还要生气啊?好啦!知道她在吃醋啦!还是不要说什么不该说的话好了。

    “最好没有,不然看我怎么收拾你!”陈鹿露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狠狠的瞪着他。

    东方炙靠在她的耳边轻声的说道,“老婆,今晚我们早一点回家,反正儿子有芳姨带,不如……”

    “那你让我再喝一杯,就一杯,好不好?”陈鹿用手指做出一的手势,可是却被东方炙一口含进了嘴里。

    “不想让我把你第一次喝醉的事情说出去的话,乖乖的跟我回去,而且,我警告你,以后再也不许你喝酒,听到没?”

    呃?那很丢脸的好不好?那年她才十七岁,喝醉了还被东方炙吃干抹净了,那件事根本就丢脸丢到太平洋了好不好?这种事情怎么好让他说出去啊?

    可是东方炙说以后都不让她喝酒了哎!这怎么可以啊?但是转念一想,还是不要违背他的意思好了。万一他真的把那件事说出去怎么办?

    陈鹿嘟着嘴,只好无奈的跟着东方炙走出了酒吧。

    可是,事情怎么好像有点不对头?

    都已经上了他的车了,为什么他还不开车?而且,他干嘛放下她的座椅?她又没说很累要躺着回家。而且,他干嘛开始脱衣服啊?他不会是想在车里就……

    虽然她知道,他的车窗玻璃从外面是看不出里面在做什么的啦,可是,这里离家又不远,他不会连这点时间都等不及吧?

    “老公,你这是……”

    “乖,别说话,勾着我。”东方炙的眼神逐渐转深,细吻毫无预警的落在了她的唇边。

    陈鹿这才惊觉,什么时候,自己的衣服已经被他脱掉啦?

    “喂,不要在这里啦!很丢人哎,唔……”

    “这样才好玩啊!”东方炙的吻密密麻麻的落在她的身上。

    “我们回家再做啦!”

    “回家当然还要再做,这里先啦!”

    “不要啦,喂……”

    她的抗议当然被他的热吻统统都收走。

    一室春光在车厢里激情的上演。属于东方炙和陈鹿的幸福在这里展开。他早就说过,他可是年轻的很呢!保证让她性福快乐的要命呢……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