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前度男朋友 第十八章
全本小说网 canvas-backpack.net 加入收藏
    「对不起,我为自己的行为造成你的困扰感到抱歉,你现在确定我很平安,能够安心了吧。」

    「怎么可能?」余泽恼怒地说,而后语气变得沮丧,「哪可能安心?我一再伤害最爱我,同时也是我最深爱的人,是我逼得她非走不可。我跟她明明相爱,却因为我的胆小而伤害了她,我轻易相信了别人的煽动,误以为她对我的感情只是一种迷恋,害怕将来有一天她会离开我,所以下意识去否定对她的感情,以为这样我会好过一些,没想到我赌气说的那些浑话全被她听见了,而她亦信以为真,结果我和她就这样分手了。这三年来,我始终管不住对她的感情,借口关心接近她,当我再也按捺不住想和她重新开始的时候,竟然得知我让别的女人怀孕了,即使不甘心,我也得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但我真的没法子不爱她,在知道她身边可能有追求者后,竟想阻止她。不过我现在终于知道我不能没有她……像我这种混蛋,你觉得她会原谅我吗?」说到最后,他的一字一句都夹杂不确定。

    他知道自己没有资格乞求她的原谅,也不奢望她会对他怀抱如一的感情,他只希望她不要决绝地把他驱逐出她的生命里,让他有机会重新陪伴在她身边,那么将来或许有一天,她会冉次接纳他。

    「或许……」杜凝好一会儿才开口回答,「她已经习惯没有你的生活。」

    在这一刻,她发现多年来压在心上的石块忽地不见了,原来要承认他们经历过的只是习惯、只是理所当然并不困难,因为太熟悉彼此,分不清是爱情或是亲情,思念他到底是悲哀还是快乐,如今已是无关重要,她只想寻回平静的生活。

    而她,已经做到了。

    她是打从心底接受了他已是她的过去式,是她的前男友。

    将来的生活,也许偶尔会牵涉到他,可是他再也影响不了她的心情。

    闻言,余泽慌乱了,向来条理分明的脑袋,因为她淡然的坦承而陷于混乱。她这是什么意思?是表示她已经不需要他、不再爱他了吗?

    视她陪伴自己为理所当然,以为对她而言,他也不过是个习惯性的存在,但如此斤斤计较有什么意义?不管怎么说,他的生命在很早以前便有了她,无论走得多远,他清楚只要他回头,便能看到一道永远结伴前行的身影,他从来没想过她有会消失的一天,当她远去之际,他终于发现自己根本就不可能没有她。

    哪怕爱护她是一种习惯,也一定是最甜美的,他哪可能戒得了?

    「Tansy,我是真的知道错了,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他抓住她捧着袋子的左臂,语气懊悔地问。

    她用另一只手拨开他的手,淡然道:「已经过去了。」她不想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也不管他看起来有多为她的回答而难过,她只知道此刻平静的生活已没有他介入的空间。

    「不会过去的!」余泽越来越慌张了,跟她的平静形成强烈的对比,「我早已跟Michelle分手,但是她撒谎怀孕,所以我不得不跟她订婚。事实上,当初我们之所以会分手,也是她暗中挑拨的,她故意让我以为你不是真心爱我,我也笨得往她设好的陷阱里跳,我不知道你会听见那晚我的醉话,就这样我们心中都有了疙瘩,慢慢地演变成分手,要是我当时有勇气找你求证的话,我们一定不会分开的!」

    「是吗?」杜凝的心微微颤动,事到如今才跟她说这些有什么用?「不好意思,我赶着回去,拜拜。」

    对于她毫不在乎的模样他感到诧异,他以为她在知道事情的真相后会欣喜若狂,以为她会忘我地搂着他,没想到她就只有一句「是吗」?

    她的淡然让余泽一颗心如坠冰窖,难道她对他已经不再留恋,他真的变成过去了吗?

    「不、不要……」他挡在她身前,拦住她的去路,语声急促地说:「不……不是这样的,我是真心的,我是真的想跟你重来……求你给我机会好吗?」

    杜凝微叹口气,抬眸对上他的,他幽湛的眸光令她的心微微悸动,她暗自呵斥自己不要受他影响,淡声道:「这已不再是我关心的事,你明白吗?」

    回想过去种种可笑的期盼,她确定自己再也没有承受的能耐,他们分手的导火线或许是Michelle的挑拨,但也因为他们不信任彼此,才会轻易上当。

    「Tansy!」他哀求。

    「这只是习惯。」她轻声道。

    「不是习惯,这是生存下来的基本所需,就像生物需要空气、水一样,而我需要你,要是离开你,我会死的。」余泽拼命想让她了解自己的想法。

    闻言,杜凝扯开一抹笑。

    她的笑容让他心底升起一丝希望,以为她是明白了他的心意。

    可惜事与愿违。

    「我自问没有这样大的本事。」她平静地说,唇畔仍是浅浅的笑意。「没有人会因为欠缺了什么人而活不下去,你不会,我也不会。」

    「会的!」余泽深深注视着她,眼里的哀伤是那么的明显,「没有你的世界,也许不会天崩地裂,但我不再是以前那个我,我不晓得要怎样活在没有你的世界,四周景色全变成黑白,映入眼帘的每个人都变成你,面对任何事都提不起劲,全都是因为我失去你。」他当然知道自己不会真的因为失去她而死掉,但却找不到半点生趣,每天借由繁重的工作来填满因为失去她而产生的空洞,可是她的身影依然分分秒秒占据他所有心神。

    如果能简单地以「习惯」来解释她对他的重要性,他的确早该适应了没有她的生活,每天照样跟客户面谈、出庭,能照常地吃喝睡觉,然而胸口空出来的位置始终没法子填满,让他活得有如同行尸走肉。

    只要她了解这种感觉,便能明了她对他有多重要。

    在他带着期待的眸光下,杜凝缓缓地开口:「你说完了吧,我可以走了吗?」

    余泽对她的淡然十分错愕,难道他的感受仍未能源源本本让她知道?抑或他们之间已经来到最坏的结局?无论怎么做,他都挽回不了她的心吗?

    见他静默下来,杜凝无声地向后退了一步,转身背对他的那一刹那,平静的脸容掠过一抹怅然。

    她能撑过去的。

    望着她渐行渐远的背影,关于他们的记忆纷纷涌现余泽的脑海,开心的、伤心的,一点一滴地累积,成就了今天,对她的感情早已将他的心紧紧地束缚,快要满溢的情感,将他淹没了。

    因为曾经错过了,所以更要珍惜余下的岁月,而他亦确信他与她是命中注定的。

    从以前到现在,他们的生命早已密不可分,但也让他看不清自己的心意,明明那么害怕失去她,却天真地以为能承受她不在身边的孤单;以为她永远都会在他的生命里,却不知她可以如此绝情地离他而去。

    他知道这全都是他自以为是所种下的果,他没资格抱怨,也没时间感慨,只有一件事是他非做不可,无论如何,他都要将她追回来。

    事实上,杜凝很清楚自己并非表现出来的那般处之泰然。

    他说的每个字不时在耳边回响,就算她要自已忘记,以为早已平静的心还是难以自制地悸动。

    她应该学会不再在乎才对,为什么一颗心止不住的骚动?就像有什么要冲破胸口,打算再度将她卷进漩涡,让她永无翻身的一天。

    她知道,这都是因为余泽的出现。

    他布满懊悔的俊颜不时浮现眼前,就算她如何努力要自己别去回想,与他有关的片段还是不受控制地在眼前翻飞,在在地告诉她,她并非自己想像中的豁达,她的心依然为他隐隐作痛。

    为了要摆脱这份感觉,这两天她埋头于捏陶,然而做出来的成品都歪歪斜斜的,害她一再的重新捏塑,还是未能做出像样的东西。

    「唉。」杜凝微叹一声,洗净两手,自冰箱里拿出一瓶矿泉水,开了瓶盖啜饮一口后走到前花园,想借此转变心情。

    但花园门口正巧被一辆货车挡着,她看着工人抬下一只巨大的纸箱,上面印着的产品型号告诉她里头是一个新款的电窑。

    噢,她很想要呢。

    她的目光随着纸箱移动,看着它被抬至隔壁,她可不记得隔壁邻居对陶艺有兴趣。

    眼眸在下一秒钟瞠大了,只因她看到正在签收的人是余泽。

    他怎么……

    像是察觉到她的注视,余泽随即看过来,朝她绽开一抹笑。

    待货车离开后,杜凝走向他,而他则笑吟吟地注视她。

    「你……为什么?」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走过来,可是她没法子管住两脚,更没办法控制嘴巴。

    「我想待在距离你最近的地方。」余泽柔声开口,「以前我因为情感而迷茫,用笨拙的方式去保护你,但是每一天都觉得口子过得好漫长,心里好像缺了一角。如果说我们的缘分已经结束,那么就算要花一辈子的时间,我都会重新寻回它。」

    有她在身边的日子,就算寒风凛凛也会因她而变得温暖,他对她真挚的情感并不因距离、地点而有所改变。

    他知道过去不会因为他的忏悔而改变,发生过的事也不可能重来,但未来是可以选择的,哪怕要花上数年的时间,他也会一点一滴地以诚意打动她的心,让她知道这次他真的看清了自己的心,而她将是他最后的归宿。

    她,是他一生渴求的幸福。

    纵使他们分开了,他的心仍然系在她身上,而这甜美的牢笼会困锁他一辈子,但他甘之如饴。

    「那……」杜凝要自己冷静一点,别因为他的话语而感动,目光落在电窑上,「这又是为什么?」

    「要是跟你有共同兴趣,比较容易打开话匣子。」他笑了笑,直接说出目的。若他没看错的话,她刚才因为电窑而两眼发亮。

    「可是你对陶艺一窍不通。」她搞不淸楚他是怎么想的。

    「那么我可以跟你学吗?」余泽顺着她的话问,笑看她苦恼的神情。

    他知道自己可以慢慢地走进她的生活,只要他够耐性的话,他有信心终有一天可以得到一个追求她的机会。

    届时,他将会由前男友变成她的现任男朋友,然后更进一步成为她的老公。

    「你……」或许她太在意过去了,而未来其实是有无限的可能性,一切全看她今天如何选择。「丢下律师事务所不管不要紧吗?」

    「如果用它来换取一个机会的话,实在太值得了。我没办法纠正过去因我而起的错误,但是我有信心用将来去证明我的心意。」

    「你真的很会说话。」

    「我只是将心中所想的说出来而已。」

    「我是个很严格的老师,要是你没毅力的话,我劝你就别不自量力了。」她忽地说。

    闻言,余泽的眸子闪烁光芒。

    「这方面我倒是有相当的自信,毕竟这是长期抗战嘛。」他笑着回应。

    杜凝只是扬起浅笑,没有反驳他,也没有赞同他,神情隐隐带有一丝期待。

    余泽定定地看着她,唇畔的笑意扩大,他相信他们两人的世界会再度合而为一,从此不再分离。

    【全本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全本小说阅读网(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