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金主 第66章 结局(下)
全本小说网 canvas-backpack.net 加入收藏
    要看就看郑洁对施俊的感情有多少,如果真的够多,那么马上就要把她逼到份了,不出意外,应该很快就能开口自首。

    丁皓焦急地等待着。

    然而柏文睿的动作也真是够迅速的,不到一个小时,就把电话打了过来,告诉丁皓,“施俊在我手上,两小时后再送过去。”

    丁皓闻言立即皱眉,“柏文睿你现在在哪?!你没有权利可以对施俊做私刑!”

    柏文睿冷笑,“蒋叶儿都他妈的死了,我有什么不能做的?”

    丁皓顿时浑身紧张起来,连眉毛都蹙成了一团,“柏文睿你如果对施俊做了什么事,那你就是在知法犯法!”

    柏文睿不再多言,直接挂断电话,切断丁皓毫无用处的阻拦。

    丁皓这时终于担心起来,完全想象不到柏文睿会对施俊做些什么事来。

    倘若施俊没有杀人,如果都是郑洁所做,那么今天柏文睿对施俊所做的,就都是施俊不应该承担的。

    丁皓起身就要让队友出警,这时的郑洁比丁皓更加紧张,跟在丁皓身后,高跟鞋的声音哒哒响,紧张的气氛在这一刻爆发。

    丁皓一边让范凡把所有柏文睿可能出现的地点汇总给他,一边让人调柏文睿的通话记录。

    柏文睿抓施俊不可能是一个人,肯定有同伙。

    柏文睿不接电话,就得从其他人身上下手。

    丁皓不耽搁半分时间,带上郑洁,先是直奔柏文睿的公寓,破门而入之后,没有找到柏文睿的踪影,甩上门,继续赶往下一个地点,柏文睿的办公室。

    随着时间的推移,郑洁的脸色越来越差。

    丁皓在车里关心地问郑洁,“你怎么了,脸色很差?”

    郑洁摇头,实话实说,“担心施俊。”

    直到这一刻,当郑洁说出她担心施俊的话之后,丁皓才意识到郑洁为什么始终没有跑路,她在等,在等如果警方抓走的是施俊,她也许会采取措施,她在为施俊保命。

    丁皓猛地一脚踩下刹车,转身对郑洁说:“柏文睿肯定会给施俊留活口,但是我担心施俊之后还是会被警方抓住,无论怎样,施俊的下场都不会好,你能不能想到有其他方法为施俊减轻罪行的?在见到柏文睿和施俊之前,咱们尽快想出办法来。”

    郑洁与丁皓对视良久,终究垂下眼,仍是没有承认凶手是她。

    逼不出来,逼不出来,郑洁一定是在等最后一刻,不到最后一刻不会轻易出手认罪。

    丁皓咬咬牙,继续开车,心想郑洁这女人实在太淡定,不愧是犯罪心理学专家。

    而另一方,空旷的郊区房子内,施俊跟几个男人对视着。

    阜宾五位霸主,有四位在场。

    何汝穆,杨厚邺,柏文睿,以及板嘉东。

    柏文睿这次是真的爆炸了,否则不会动用这么多的关系。

    杨厚邺第一个帮柏文睿定位到施俊的具体位置,随即何汝穆和板嘉东加派人手,把施俊迅速抓住带回。

    既然施俊已经抓到,何汝穆看了眼表,“于薇要吃虾,回去给她做饭了。”

    杨厚邺洁癖严重,皱眉不悦地说:“装修味道太重,回去闻尹夏身上的味儿去了。”

    柏文睿看了眼板嘉东,“板爷你呢?”

    板嘉东退后几步,倚墙而站,垂头漫不经心地掸着衣服,不咸不淡地说:“陈荔出差了,没事做,围观。”

    柏文睿点点头,何汝穆和杨厚邺退场之后,开始拷问施俊,“我不管其他人是不是你杀的,我只要知道蒋叶儿是谁做的,你,还是郑洁?”

    事实上施俊从被抓到现在为止,始终未说出一个字,更未说出认罪的话。

    柏文睿的动机和蒋叶儿不谋而合,都是为了让他们以为对方揽下所有罪行。

    柏文睿和郑洁接触过,基本已经看清郑洁的为人,所以为此赌上这一局,相信郑洁会为施俊而自首。

    施俊不答,保持沉默,柏文睿倏然出手,对着施俊的肚子就是重重一拳下去。

    施俊一个皱眉,疼得呼吸一滞。

    柏文睿晃着手腕,不像在外人面前还保持着风度和假面,如今就是一副心狠手辣的模样,“下一个动作就不是拳头了。”

    施俊呻-吟着说:“我没有杀叶子,你清楚我对叶子的感情。”

    “放屁!”柏文睿下一个动作就是朝施俊的肚子踹过去,一脚踹翻施俊,揪着施俊的衣领说:“那么郑洁呢,是不是郑洁杀的?”

    施俊倒吸一口冷气,疼得不轻,“这你需要去问郑洁,不是问我。”

    柏文睿拎起旁边的棍子又要朝施俊砸下去,这架势可比那天对阵贺东要狠得太多。

    “文睿。”板嘉东骤然出声叫住他,“稍后警察会来,别做太狠了。”

    板嘉东留在这里实际上不为别的,就为制止住柏文睿,别让他一时怒火触犯法律。

    柏文睿却不听劝,挥着棍子就要砸下去。

    “文睿!”板嘉东身影迅速一闪,从柏文睿手中夺走棍子,冷声道:“你也说过,没看到蒋叶儿的尸体,蒋叶儿就可能还没有死,冷静。”

    柏文睿就是个再冷静,再神的人,在今天听到蒋叶儿遇害的事后,都没办法冷静。

    关乎自己,与关乎旁人哪里能一样?

    早就没了理智可言。

    至于蒋叶儿的真身,已经数不清在房间里转了多少圈,转得唐老头都已经眼花缭乱,头晕得很。

    “叶子!你能不能老实坐会儿!”

    蒋叶儿咬着唇,被柏文睿那句威胁的话搞得心烦意乱,如坐针毡。

    “我就告诉柏文睿一人不行吗?或者给他一个暗示?”蒋叶儿心疼柏文睿,“他肯定接受不了我被人谋杀的事,你不知道,柏文睿嘴上说最不能原谅我欺骗他,但是那都是次要的,重要的是柏文睿真的会为我难过,他不轻易动感情,但是一旦惊动了他的痛觉,就不是小打小闹的。”

    唐老头恨铁不成钢,“你就不怕因为你的一个举动,把整个大局都搅浑了?”

    “不怕。”蒋叶儿就是怕也得说不怕,她现在就想跟柏文睿通个电话,告诉他她没事,再告诉他她愿意跪键盘……

    正就是在这时,丁皓又传来消息,说柏文睿把施俊抓起来了,看样子要对施俊动私刑。

    蒋叶儿顿时更坐不住了。

    “柏文睿真的能干出来,师兄在他手里,肯定要遭罪。”蒋叶儿的担心与恐惧直线上升,本是单线担心,现在已经变成双线害怕,“不能让柏文睿这么做,老师,你把电话给我,我必须和柏文睿通电话。”

    唐老头犹豫,现在的指挥是丁皓,他虽然权利大,但是不能越权。

    蒋叶儿的脑细胞现在极其活跃,思维也非常之快,“老师,咱们可以让柏文睿知道我没死,再让柏文睿和丁哥配合设计,让郑洁以为柏文睿不会放了师兄,坐牢或许还可以减刑,但是落在柏文睿手里,就是一个死字难逃,咱们可以逼她当场认罪。”

    蒋叶儿的这个提议可靠谱多了,唐老头沉默地衡量着,不得不说,这确实是一个好办法。

    但仍旧按程序来,唐老头让丁皓在郑洁不在场的时候回电话,两方反复讨论后,丁皓同意实行b计划。

    蒋叶儿迅速接过唐老头的电话,给柏文睿拨过去。

    柏文睿起初还未接电话,蒋叶儿连续打了三遍之后,柏文睿才接起来,声音冷得全是冰碴,“唐处长,别想为施俊求情。”

    蒋叶儿被哽了一下,随即迅速地说:“是我是我,别出声,也别变脸。”

    说时迟那时快,柏文睿已经暴怒,骂了蒋叶儿一句国骂。

    蒋叶儿脸一黑,继续说:“回去再跟你道歉,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但是现在最重要的是郑洁和施俊。”

    柏文睿对板嘉东做了个手势,走到一边去接电话。

    这时候,蒋叶儿的逻辑还算清晰,把他们的计划迅速跟柏文睿说了一遍,末了小心翼翼地问:“你懂了吗?”

    “我懂,我他妈的很懂。”柏文睿语气比之前更冷。

    “哎你别生气别生气,我也是被逼无奈啊真的……”

    唐老头不阴不阳地说:“被逼无奈四个字可不能诋毁你的罪过,别说什么被逼无奈。”

    蒋叶儿:“……”

    继续跟柏文睿求情,“你别打师兄了,师兄跟我这事儿真没关系,你想打的话,回来打我,我想打我左脸,我就凑左脸过去,想打我右脸,我就凑右脸过去。”

    柏文睿都他妈的被蒋叶儿给气乐了,“我他妈的想揍你屁股,你也脱裤子给我凑过来?!”

    “哎哎哎——”蒋叶儿赶忙把手机的外放切换成听筒,“老师在旁边呢——”

    柏文睿总算是稍微消消气,但更多的是松了口气,幸好,蒋叶儿没有发生意外。

    “回去找你算账。”柏文睿冷冷地说,顿了顿,又道:“我爱你。”

    蒋叶儿笑得像个傻子,“我也爱你。”

    “但我现在又不爱你了。”柏文睿不冷不热地吐出这句话,啪噔一声挂断电话。

    蒋叶儿:“……”

    唐老头在旁边憋笑憋得很痛苦。

    有了柏文睿的配合,一切变得果然轻松了很多,柏文睿当着施俊的面给丁皓打去电话,“施俊不承认是他杀了蒋叶儿,但是我需要一个人为蒋叶儿的死付出代价,记住,施俊是自杀的,与我无关。”

    郑洁和丁皓都听到了柏文睿的话,俱都一惊。

    “柏文睿!”郑洁急声说:“你不能滥杀无辜!”

    柏文睿冷笑:“我怎么叫滥杀无辜了,他这是死有余辜,吕容,丁泽天,范晓,哪个不是他杀的?挂了。”

    “是我!”郑洁终于高声喊了出来,声音几乎高得破声,带着哭腔,“是我杀的,别动施俊!”

    ——正文结局就这么戛然而止,么么哒,请期待番外——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