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大锦衣 第一百八十八章 圣人圣举
全本小说网 canvas-backpack.net 加入收藏
    陆炳失踪多年之后,民间流传陆炳乃是圣人,天龙临凡带着圣上升天成仙去了。而圣帝爷也是民间的称呼,两朝官方对陆炳统一称谓为圣明武全皇帝,民间取其两字称为圣帝爷。

    陆炳的余威仍在,百姓也无时不刻不怀念当初那个生机勃勃欣欣向荣的统一新国。虽然现在南北新国有两个皇帝,也并未阻挡通行,但比起当年的新国已经尽显疲惫,不似原来那般朝气蓬勃了。陆炳在北京再度登基,并昭告天下宣称王者归来。而陆绎的南新国政权对此刚开始嗤之以鼻,宣称这不过是北新国的计谋,乃是矫诏。但当他们看到陆炳以及那些依然忠诚于陆炳,从索木峰赶回来的蓝族人的时候,他们就信了。

    陆炳没费吹灰之力开始收复政权,而陆绎这时候也对父亲的到来信以为真,虽做了军事防备却依然是亲身前往见到了陆炳。此时已经做惯了皇帝位置的陆绎内心是纠结的,民心向背皆是崇敬陆炳向往陆炳执政,自己一意孤行只怕要与天下人背道而驰最终走向覆灭,要是强行不认更会与父亲反目。不光这让陆绎于心不忍,更有他存在内心对父亲的尊敬甚至敬畏的作用。

    但如此就交出军政大权,再度变为一个权力受限的皇子,这让陆绎却又尤为不甘心。此时段清风从南美赶来,对陆炳的归来表示庆贺,并承认陆炳政权的合法性。

    陆绎万念俱灰,携伊贺清流以及自己的嫔妃还有许多愿意追随他的臣子前去南美,段清风无子,他依然希望陆绎能够成他的继承人。陆炳对陆绎虽然疼爱有加。视如己出,但对陆绎的治国并不认同,于是此事也没阻拦,任由陆绎自己选择。

    于新国十九年末,新国再度大一统。皇位归还到了陆炳手中。而陆炳则开始整顿派系之争,提拔旧臣虽对派系之争进行了批判,但并不秋后算账,可谓是尽释前嫌,同时依然采取唯才是用的选贤任能标准。重点整理南方被陆绎变了味的官场,自由之风重新在华夏大地燃起。百姓们无不奔走相告。

    有时候治国不光要看能力和实力,还有个人魅力和运气在其中起到了很重的成分。陆炳再短短一年之内,就把已经有些疲倦的新国弄得如同年轻人一样重新焕发曾经的光彩。而只做略微进步的科技也在这时候开始再次突飞猛进起来,在陆炳的带领下,新国开始再度腾飞。

    在新国的官场上恢复了曾经的秩序。有了陆绎统治的对比,不论是官员还是百姓才感受到陆炳的伟大和仁慈,便更加珍惜这上天赐予的圣人帝王。虽然这种感恩可能会随着时间而冲淡甚至流逝,十几年后人们就会忘却,但这就是这十几年的拥护和感激也可能是许多帝王穷极一生也换不来的成就。

    崔凌被封为英国公,世袭罔替,用来报答崔英的救命之恩。同时,陆炳为崔英和梦雪晴修建了超过皇家规格的墓穴。连陆炳自己都没有提前大肆修建的皇陵在两人身上得到了体现。

    蓝族人在陆炳失踪后收拾好行囊包裹回到了索木峰的天洞之上,陆炳重回大权之后依然让他们回到了故土,因为只有那里才属于真正的蓝族人。这群忠诚纯洁的勇士不该为皇家效力。他们该回到那个世外桃源般的故土,在那里他们才会有真正的自由和超脱。

    新国二十三年,陆炳的身体已现老态,整日的操劳令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更大一些,也多亏有了那几年封闭年龄停滞不前的救命之举,否则现如今的老态只怕更要提早到来。如今的陆炳已经六十的高龄。这对于一代帝王的历史来说,实在属于长寿了。家天下家天下。一人掌管天下,作为明主更是要操心天下。一日帝王青丝尽白,更何况陆炳这个是天下为己任关乎天下苍生之人呢?鞠躬尽瘁,呕心沥血这些词来形容陆炳并不过分。

    生老病死人之常情,陆炳自然不会因为什么旁人所称的圣人而真的以为自己是个可以长生不老的圣人。他明白人算不如天算,纵然自己算到了一切,可还是阴差阳错发生了改变,必须要有个可以相对稳定长治久安的制度才能让新国千秋万代下去。而留给陆炳的时间不多了,他要与时间赛跑,要与自己的生命赛跑。

    新国二十三年末,纪联洪驾崩,半月国落入诺伊尔之手,诺伊尔还没把皇位捂热,陆炳就轻而易举的发兵灭了曾经的日本也就是现如今的半月国。这些年不管陆炳在与不在,掌权者是谁,对半月狗都一直实行救助和半封锁状态,他们与实力强悍的新国有这天差地别,所以这场战争根本没有什么悬念。

    纪揽被立为不正候,也算对纪联洪的一点交代了,而诺伊尔被赐了毒酒,吐伊则刚刚握上了首辅之位就被刺死了。纪揽的封号意味深长,乃为不正,陆炳觉得自己兄弟心里明白,却稀里糊涂的过了一辈子十分窝囊,不过这是人家家事也不能多管。

    本来陆炳是不想打半月国的,纪联洪临死之前发出的书信,告诉陆炳自己寿辰将近,该收的就收回去吧,此生爱罢,已无憾事。陆炳看完这封信后,这才下定决心,等纪联洪死后收回半月国的。不正是说纪揽乃是个孽种,所以陆炳只为了保住纪联洪的颜面,即便后世人唾骂也只能说自己不仁不义,不会往纪联洪私生活上猜想,保全了兄弟的尊严,作为一个帝王能如此行事已属不易。故此对纪揽还是封了个侯爵,但不世袭,对外宣称诺伊尔也是伤心过度而病故。

    新国二十三年,陆炳首先对锦衣卫下手了。人人都说新国是个大锦衣的国度,连皇帝的衣服也不是金黄色的龙袍,而是火红的锦衣。各种部门都有锦衣卫的影子。皇帝也本就出自锦衣卫,军服制度情报监管军事,每个国家重要的部门都需锦衣卫的协作。但陆炳深知,这样的情况是畸形的,是扭曲的。仅靠着情报部门和监管部门来执行那要法律何干,而且锦衣卫的权利过大,不管是自己还是陆绎还是辅佐陆寻的大臣,都是一代人杰,只有他们手下的锦衣卫才能是正常的锦衣卫。

    日后呢?陆炳说不准,总觉得这样下去会有一天霍乱朝纲扰乱纲纪。于是陆炳逐渐削减锦衣卫手中的权力。改用二元制管理,也就是说每个衙门都有两个说了算的人,互相监督互相督促互相协助工作。同时增加三司工作量和权力,让他们**办案不受锦衣卫的指导和辅助,并且三权鼎立更与内阁相互监督制约。增加法纪的约束性,以法为本而不是以人为监察迫使人来遵守法律。

    锦衣卫在二元制实行之后,渐渐地缩减人数,陆炳对那些有功之臣给钱不给权,给名不给利,用陆炳的话说锦衣卫毕竟会尾大不掉,不能什么都给反倒养虎为患。而对个别的人,陆炳也对他们进行了杀人灭口。这并不是心狠和过河拆桥,还是那句话大仁不仁,陆炳作为一名君王。没办法对所有人都仁慈,否则就是对所有人的不仁慈。这些锦衣卫知道的秘密太多了,也同样知道太多的龌龊事情,随便爆出一样都可以惊天地泣鬼神,若流于民间必被人利用,故此要杀之而后快斩草除根。

    新国二十三年后。新国的锦衣卫变成了内阁直隶下的情报机关,只负责内部防御还外部情报刺探工作。一个是维护国家政权稳定和预防反对势力滋生,同时也是对国土安全进行保障。总之新国的锦衣卫渐渐衰败。而新国也走出了大锦衣国度的阴影。

    新国二十七年,陆炳身体更加虚弱,卧床不起,待身体好转了片刻,他立刻上朝更改制度,发明了一个国民前所未闻的新词,名曰君主立宪制。在君主立宪制之下,陆炳成了新国最后一个传统意义上的皇帝,而从今以后所有政策不再是他陆炳传达出来的,而是内阁商议出来的。

    君主世袭罔替,永保皇位,国家每年拿出百分之二的税收来满足皇家所需,可谓是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除了一千余人的卫队之外,皇家不再拥有任何的军事实力。虽然失去了军权和部分的政权,但皇家每一代皇帝都有入阁参政的资格,可以参与国家政策的制定。

    陆炳在此之前推动民主制度,各级官员都是被民众选出来的,而制定的十位内阁大臣也需民众投票选举。凡是弱冠之年以上的男女都可以参与公选,无人可以阻拦公选,侵犯百姓的投票权就是违反宪法,人人得而诛之。这让每个新国人都感觉到了自己是国家的主人,因为内阁是掌管国家的一群人,而他们是被自己选出来的,这就更让每个人有了自己是国家主人的感觉,人民的权利在此得到了体现。

    内阁大臣共计十位,为了能当选他们出谋划策绞尽脑汁为民造福,当然只有九位在忙碌,因为有一位也就是皇家的那位内阁成员并不用费劲,他永远都是内阁成员。内阁成员六年一届,随时可能有下台的危险。除了皇家是国家税收来供养,剩下那些被加封的爵位都由皇家来发放俸禄,至于只是个虚名还是真的有利益,那就看陆家掌舵人的心思了。

    陆炳做到了还政于民,他也同样做到了千秋万代,因为陆炳明白,只有放弃才能获得,陆家看似放弃了皇权,但实则现在这种不与人争权才是真正的永保皇位。正因为没有太多的军权和政权,他们才能让后辈子孙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而皇帝也不再是权力的巅峰,他们只是国民精神的象征,国家统一的根本,是一个符号,符号本就是虚无的,所以压根不会毁灭。这是陆炳的智慧,他拼搏下的江山自然要让后辈子孙以最安全的方式来享用。

    新国三十三年,七十岁的陆炳手持虎头宝刀,站在梦雪晴和齐小蕊的皇陵前,他顿时感慨万千,杨飞燕也已老态龙钟,她坐在不远处安详的看着陆炳。陆炳的这把虎头宝刀乃是仿造品,真正的宝刀早在与白羽的战争中毁坏。这些年他一直把虎头宝刀的仿造品当做拐杖用,放下政务的陆炳身体好转了一些,他不再为国操劳,新国的命运掌握在新国子民自己的手中,而陆炳也相信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这两年陆炳依然爱穿一身锦衣红袍,他在写一本书,书的名字叫做《大锦衣》,但他不知道这本书该如何结束。他时常会来到两位夫人的墓前,久久站立然后发出会心的微笑,再与杨飞燕一起搀扶着回到皇宫之中。

    “太祖,太祖。”有几个小童在身后喊道,他们的年龄大小不一,有的十七八岁了,有的则才四五岁的样子。

    “爷爷。”有人又喊道。

    陆炳这才回过头来,笑着问道:“干嘛?”这是陆绎和陆寻以及陆玩陆抚的儿子们,乃是自己的孙子,陆绎已经在南美登基,老伙计纪联洪早已驾鹤西游,但父子两人关系已经缓和,陆绎时常带着儿子回来,来看看自己的父亲和他们的爷爷。陆家下一任的皇位继承人乃是陆抚,这是陆炳早先已经决定的事情。陆寻自己做起了生意,生意做得倒是风风火火,他迷上了这种不见血腥的战争,在其中让他感受到了别样的刀光剑影。而陆玩则痴迷武学,现如今在江湖上也算赫赫有名了,陆绎就更不用说了。他们历经风雨变革,也都看淡了这个皇位,家庭和睦结局圆满。

    陆炳回转头去,孙子们朝着自己奔了过来,眼中杨飞燕的笑容那么温馨幸福。陆炳觉得太阳的光芒很耀眼,阳光洒在远处四个儿子的身上,就宛如年轻时候的自己。陆炳慢慢的倒下了,在一片惊呼之中,轰然倒塌,但他的嘴角却带着幸福的微笑,此生足矣,若还有余生,陆炳依然如此选择度过。

    (完)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