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永夜王权 终章 他的心
全本小说网 canvas-backpack.net 加入收藏
    一切都好像是做梦。

    莉娜和梅琳也在最后这批永夜幸存者中,安然无恙。与她们一起战斗的是只小毛球,温蒂尼认出,它是再熟悉不过的、某个人的宠物。

    可惜那个人已经不在。

    浮屠王被从领域内部爆发的毁灭力量杀死,金字塔在同一时刻崩塌,化为满地废墟。冲天的煞能之柱瞬间消失,天空中继绿色骄阳和白色强光之后,又出现了一轮黑日。它绽放的绝对死亡射线,绞杀了整个位面所有的煞群和被感染体。

    天崩地裂的地壳运动重新造就了一个全新的位面,黑洞从此消失了,十八层地狱灰飞烟灭。被迫逃出的无数灵体在世界意志的作用下生出血肉,茫然面对着已经看不到半个罪民的位面,不知何去何从。

    黑暗之地又恢复了宁静,就好像这场噩梦从未发生过。

    温蒂尼动用了泰坦血脉的【黑暗洞察】力量,却怎么也找不到雷洛的半点痕迹,看着那些陷入在痛苦氛围中的联军部队,不由怔怔发愣。

    “他已经死了,不存在了。”阿尔梅达知道做一个说实话的混蛋很讨厌,但却不得不扮演这样的角色,“殿下,你应该回去了。”

    “好。”温蒂尼低声回答,“我确实应该回去了。”

    空港重新开放,在两名侍女的陪同下,温蒂尼登上飞船。即将起飞的那一刻,她透过舷窗,看到外面的宣传标语,忽然流下了泪。

    “你从未经历过的奇妙之旅”——标语上的字样让她的心狠狠揪在了一起,几乎无法呼吸。

    不知怎的,小毛球也跟着上了飞船,似乎对自己的故乡毫无留恋。它原本呆在莉娜怀中,见温蒂尼脸色苍白,泫然欲泣。便爬了过来,端坐在她的膝盖上,小尾巴一下下轻轻缠绕着她的手指,似乎是在安慰。

    温蒂尼抚摸着小毛球温暖柔滑的背部,飞船在低沉的轰鸣声中腾空而起。

    数十分钟后,完成了跃迁的飞船停靠在永夜星系n-75行星。皇族卫队已等候在空港,将温蒂尼护送回皇宫。

    歼星舰未对黑暗之地发起毁灭性的一击。是因为温蒂尼始终没有发出讯号。永夜大君尽管对温蒂尼偷偷离家颇为震怒,但却极为信任她的判断,听过事件梗概后,派出一支探索队前去黑暗之地,以确认是否已经全无隐患。

    温蒂尼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告退,怎么回到自己的寝宫的。躺在床上。她虚弱无力地看着天花板,脑海中全是那个年轻人充满野性的笑脸。

    小毛球忽然“吱吱”几声,从她身边爬到了大床另一头,跟着发出抓扯东西的动静。

    “不许顽皮。”温蒂尼没精打采地开口。

    小毛球又是“吱吱”几声,像是突然丧失了语言天赋,仍在那里继续忙活。

    温蒂尼转头望去,整个人忽然僵住。

    雷洛正好端端地靠在那边。把她香喷喷的枕头和被子都垫在脑袋下面,四仰八叉翘着腿,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小毛球似乎是觉得他这样捉弄人太过分,正用小爪子抓着雷洛的头发,在那里发力猛扯。

    “你没死?”温蒂尼傻傻问道。

    雷洛在自己身上捏了两把,咧嘴笑了:“好像还没有。”

    温蒂尼陡然爆发出一声欢呼,扑入他的怀中,将花瓣般柔嫩的嘴唇贴上了他的。整个人在幸福的眩晕中越坠越深。

    ※※※

    卓灵从睡梦中醒来时,看到一丛白金头发正在眼前,本能地伸手一抓。

    “哎呦!”嘉宝也同样睡眼惺忪地叫起了痛,气呼呼地瞪向她,“你这个疯女人,又要干什么啊!”

    “嘉宝,你没事?”卓灵的记忆仍然停留在被煞侵蚀的那一刻。并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

    “有什么事,那个家伙救了我们。大家都还活着,黑暗之地的大黑洞也已经搞定了,不再成为威胁了。”嘉宝的性格似乎变了个样子。变得开朗了许多。

    “哪个家伙?”卓灵愣了愣。

    “你说呢?”嘉宝没好气地将她从床上拉起,推到了窗边。

    新巴比伦的阳光下,九人组和白小冉正在院子里围成了一个圈子,雷洛站在当中。让卓灵大吃一惊的是,院子角落的秋千上还坐着个少女,跟自己长得居然一模一样。

    “动手吧!”雷洛道。

    “老大,谁敢跟你对练啊,那不是找死吗!”张扬委屈地叫道。

    “我想吃肉,不想挨打。”唐大木揉着肚子,愁眉苦脸。

    “打谁都行,我就是不想打你……”白小冉本想说“不舍得”,没好意思。

    “真肉麻啊!”郭青青在旁边感慨。

    秋千上那个跟卓灵容貌酷似的少女露出冷笑,淡淡道:“雷洛,这些就是你带的徒弟?我看不如都杀了干净。”

    “别啊!”张扬等人一阵头皮发麻,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得罪了这个叫“无敌”的女孩。

    “你们都听到了,无敌算是我的师父,师父说的话总得要听。不靠实战对练,你们怎么提升实力?与其留下来丢我的老脸,还不如都杀了了事。”雷洛恐吓众人。

    “还等什么,上啊!”张扬再也按捺不住,第一个冲上前去。

    就在众人毫无悬念挨扁的同时,无敌走到窗前,向卓灵点了点头,“你就是卓灵吗?这么多年下来,多亏你承载着我的灵魂残片。这次那小子因祸得福,掌握了煞门密武,把我成功从你体内分离了出来,现在我们已经是完全没有关联的个体了。”

    “你是说,以前你在我的体内?”卓灵瞪大了眼睛。

    “是啊,所以我们长得一模一样。”无敌不明白她在惊讶个什么劲,明明连火种都点燃了,表现却还像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女生。

    “难怪雷洛从小就那么照顾我,原来他是把我当成了你!”卓灵笑嘻嘻道,“他真的是把你当成师父看吗?我看师生恋还差不多吧!”

    这下轮到无敌手足无措,表现得像个小女生了。

    众人重新苏醒已经好几天了,雷洛推动时间线。让一切回到了风平浪静的节点上,茫茫虚空中已经没有黑洞的存在。

    当晚众人照例凑到一起,坐在桌边架起火锅喝酒。听到雷洛说又要出门时,全场鸦雀无声,张扬吃吃道:“不是吧老大,你又准备上哪里冒险?好歹让我们多活几天,再跟你去送死吧!”

    “没你们的事。我自己去西域转一圈,那边有个朋友。”雷洛回答。

    女妖镇的生活依旧宁静祥和,自从雷洛失踪后,杰西卡就从城里搬来,跟安茜姨妈一起住,并没有回去的打算。

    又到了播种玉米的季节。杰西卡穿上工装裤,在农场里开动拖拉机,忙忙碌碌,把原本白皙的皮肤晒成了小麦色。

    她一直都在试图让自己更忙一点,再忙一点,医院有加班的时候,总是冲在第一个。想通过这种方式来遗忘雷洛。

    但是已在心底深处萌发的种子,已注定不会枯萎。所以她只能在痛苦中一天天捱着日子,迅速消瘦下去,两只原本灵动的大眼睛里盛满了忧郁。

    安茜姨妈看出了什么,常常劝解,却始终起不到效果。

    这天杰西卡忙完了农场的活计,换了衣服去医院,老爷车开在半路上却抛了锚。在那里要死不活地喘着粗气,就是不肯挪窝。

    就在她一筹莫展的时候,十多辆重型机车停在了路边,为首的骑士留着乱蓬蓬的长发和胡子,目光先后停留在杰西卡的胸前和"qiao tun"上,吹了声口哨:“嘿,小妞。需要帮忙吗?”

    自从本地飞车党被雷洛一个人扫平之后,已经很久没有过这样的家伙出现了。看他们风尘仆仆的样子,杰西卡猜想大概是那些居无定所的游荡者,在危险程度方面。他们比普通飞车党还要可怕一些。

    “不需要,谢谢。”杰西卡并不害怕,在经历过那么多事情之后,她不知道还有什么能让自己重新感觉到是在活着。

    “别那么见外,大家互相熟悉一下,就能成为很要好的朋友了。朋友之间互相帮忙是应该的,比方说我可以帮你修好这辆破车,比方说你也可以帮我解决一些生理上的问题,用嘴或者用别的都没问题,我这个人很大度的……”为首的骑士跨下车来。狞笑着向杰西卡逼近。

    下一刻,他所说的生理问题,差一点就被他自己的嘴解决了。

    一个大活人凌空而起,自己折成两半的场面,可不多见。其他骑士目瞪口呆地看着这名同伴像是在被撒旦折磨,脑袋塞进了裤裆里,腰骨断裂的声音清晰可闻,险些吓得尿了裤子。

    “这个妞已经有主了,你们实在想要调戏,就调戏我吧!”雷洛从老爷车后面走了出来,如同凭空出现。

    杰西卡一下子捂住自己的嘴,难以置信地盯着他,眼泪簌簌而下。

    “妈的,干掉他!”骑士们被巨大的恐惧引发了攻击行为,纷纷掏出枪来。

    雷洛抬了抬手指,马路上陡然起了一阵远超十二级的狂风。以路中央为界,杰西卡这边连只蚂蚁都没被吹走,那边却是像水洗过一样干净,十多辆重型机车连同骑士一起飞出老远,撞在树林里发出沉闷不绝的砰砰声响。

    “这么看着我干什么,不认识了吗?”雷洛早已变回当初在西域时的模样,笑嘻嘻地对杰西卡道。

    “你前面……前面说我有主了?”杰西卡的关注点似乎很奇怪。

    “对啊,是有主了,你难道不打算跟着我吗?”雷洛伸出一只手。

    杰西卡又哭又笑,跳到雷洛身上,双腿盘住他的腰,给了他一个火辣辣的吻。微风拂来,女孩的双马尾在身后轻轻摇曳,路边绿油油的麦田美如画卷。

    ※※※

    另一个位面,另一条时间线。

    “小姐,这么晚了。您应该睡了。”女管家轻声劝道。

    娜塔莉坐在弟弟的房间里,怔怔看着空荡荡的室内,像是没听见对方在说话。

    血启位面全面毁灭,至今已经快满一年时间了。

    小因巴斯仍然是音讯全无,娜塔莉一天天的憔悴下去,整个人失魂落魄,家族生意全面放手,交给女管家打理。

    从第一天开始,娜塔莉就有种不详的预感,觉得自己会再也见不到弟弟了。如今预感已成事实,残酷无情如同刀锋,每时每刻在割着她的心。

    娜塔莉原以为将弟弟留下的物件,全部扔掉烧掉,便能避免睹物思人。可她高估了自己的脆弱程度,现在每天晚上不在弟弟的房间里呆上几个小时,她根本无法顺利入睡。

    “小姐……”忠心耿耿的女管家犹豫片刻,咬牙道,“其实少爷在失踪之前,就已经不是原先的少爷了。我一直在暗中观察他,发现他是完全不同的生命存在,强大得可怕。考虑到您的原因,我才没有采取必要的武力。而且后来我渐渐发现,他没有要加害您的意思,甚至曾经保护过您,这让我觉得……觉得他比真正的少爷更适合呆在你身边。可惜那毕竟不可能,您跟他是两个世界的人,请您一定要坚强起来,忘记有过这么个人存在。”

    “我知道,他不是真正的弟弟。”娜塔莉木然道,“没人比我更了解弟弟了,他不会那么体贴人,没有那么细心,也不会真正的关心我。弟弟应该是在酒馆那次意外中死去了,我不清楚后来的他究竟是什么,只知道我很想念他,就像想念弟弟一样。只要他能回来,我会把他仍然当成亲弟弟看待的。”

    女管家微微动容,正要再劝,房门已被人从外面推开。

    娜塔莉闻声望去,只见日思夜想的小因巴斯正站在门外,冲着自己咧嘴而笑。

    “弟弟,我是在做梦吗?”娜塔莉颤抖着站起身,美丽的脸庞不知不觉已被泪水爬满。

    女管家踏上一步,似乎是对“小因巴斯”有所防范,想想却又退了回去。

    “对不起,之前一直骗了你,我叫雷洛。”雷洛道。

    娜塔莉充耳不闻,奔过来用力抱住他,“你还会离开我吗?请不要再离开了,不管去哪里都把我带上,哪怕是地狱!”

    “这一次,不管我去哪里,都会带上你的。”雷洛轻声回答。

    娜塔莉仰起头,痴痴看着他的脸庞,窗外有几片白蔷薇花瓣随风飞过。

    ps:书还是提前结尾了,因为成绩不好,本该早就结束的。谢谢订阅到今天的每一位,谢谢大家。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