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黄巾张狂 第七卷终·尽信书不如无书
全本小说网 canvas-backpack.net 加入收藏
    后赵.裴松之着,齐.司马光注《前赵书》。卷一《太祖本纪》曰:

    太祖武皇帝,巨鹿杨氏人也,姓张,讳狂,字无忌,汉留侯良之后。祖父千,千子谈,谈早亡,太祖为伯父角所养。少聪慧,学剑大成,兼修道法,为张氏子弟第一。南华老仙异之,潜为太祖师,授以《遁甲天书》三卷,是为《天》《地》《人》。

    【光注曰:《无忌别传》云:狂本剑客,尝挑战冀州,遇颜良,大败,几乎不免。张角以为匹夫,出之兖州。】

    中平初年,角以太平道起事,号令百万黄巾,事在《宗室列传》。太祖奉角之令,执掌一方,初不利,后聚合徒众周仓等五百人入颍川,降服王果,典韦归顺。【光注曰:黄巾之起,大方万人,小方五六千。执掌一方而得五百人,可谓惨败矣。故赵太祖之起,亦凡人尔。王果无赫赫之功,以其为元勋,得列青史,是为识人之明。】

    惜颍川黄巾帅波才,不慎为汉将皇甫嵩、朱隽所破,大部溃逃。赖太祖临危不乱,仓促间力挽狂澜,破汉军追兵,得精壮二千余人。于禁、沈富、乐进、谢逊、陈蹙、韩当等皆在其中。

    太祖以颍川战事不利,当广揽士卒,引军东归泰山,臧霸来投,复与青州帅管亥合。管亥将健壮万人,入兖州救援,太祖为先锋,所在无可当者。适逢皇甫嵩破兖州帅卜己,管亥战不利,走青州。太祖无奈,北赴巨鹿,于途中得程昱为军师,关羽、太史慈为将。

    【光注曰:《无忌别传》云:程昱初识狂,是为囚俘。狂以二子相胁,程昱乃从之。】

    时董卓代卢植为将,与角、宝、梁等战于广宗。卓军颇能战。几败角军。时太祖兵忽至,遂解角围。角以太祖才高,咨太祖当世之事。太祖得南华老仙指引,纵论天下,无有不中。角叹服,愿为王前驱,遂以黄巾所得资财巨亿相赠。太祖知时机未至。汉室犹有春秋,引军入太行山暂避。后角病死,宝、梁等果为皇甫嵩所败。

    【光注曰:有太平道孑遗言,宝其时假死脱身,藏匿财货巨亿。赵太祖日后兴起,得黄巾遗财之力极大。】

    太祖居太行山。生聚人民,训练士卒,众皆附鄢。得军民百万,汉室不能制,求拜太祖为太行校尉,得举孝廉。众将归者甚多。敬德皇后以太祖有为,夜奔归之。赵云、张燕、眭固、褚飞燕等由是得主。

    【光注曰:真定至今流传“无忌抢亲”一事。皆口耳相授,不立文字,以为赵太祖讳。《无忌别传》云:眭固先从狂,后以狂御下严苛,复弃之。】

    后汉室无能,并州匈奴胡叛乱,骚动全境。太祖不忍华夏之地沦为狄胡牧场,引军入并州。吕布等将慕义而从之,破美稷王庭,斩伪单于首,尽灭乱胡,并州遂得以安。鲜卑宴荔游闻太祖至,钦慕不已,率众来归。献女淑妃以示顺服。太祖以此得为北地柱石,名闻天下间,为万众敬仰。

    【光注曰:《无忌别传》云:狂之征匈奴,适逢游侠刺杀单于。众胡无首,侥幸成功。后于夫罗夜袭狂军,锋指狂面。狂以关羽典韦等死战得脱,反斩于夫罗。】

    其后灵帝驾崩,幼天子继位。何进诛宦,事败身死,以至于董卓进京,秉持朝政,事在《董卓传》。太祖闻而叹息,知汉室衰微,掩有恢复天下之心。

    袁绍、袁术、曹操等以董卓擅权,举兵反于关东。是时并州地方动荡,不臣豪强官吏多有思变者。太祖以并州危急,从权理事,联合上党太守张杨共赴国难。并州遂定。张杨、郭缊等以太祖功高望厚,共举太祖为并州刺史。时朝廷亦知并州非太祖不得安,昭告太祖主并州。

    【光注曰:赵太祖定并州,杀戮过甚,昭余祁为之变色。州中世家巨室,庶无遗类。并州人以白布包头,当送葬礼,遂为习俗。】

    其后诸侯混战,朝中亦逆党丛生。允以心腹李肃设谋,暗杀丞相卓,祸乱朝纲。卓将李傕、郭汜、张济、樊稠、贾诩等闻朝中有变,回师拨乱反正。祸首王允伏诛。未料西凉叛军韩遂、马腾趁京师变乱而入,傕、汜等走奔太祖。朝廷权柄为遂把握,汉室亡无日矣。事在《李郭张贾传》。

    冀州富庶,为雄侯觊觎。公孙瓒、袁绍连年征战,民众苦不堪言,共邀太祖入主,以安河北。瓒闻太祖至,惶然而退。绍以太祖兵少,负隅顽抗,太祖屡败之。时恰逢秋疫,绍以流言惑民,突袭巨鹿。太祖亲将兵以拒之,阵斩绍将高览。绍兵虽多,无能为也。绍以兵败无颜,气急生病。袁军气沮,李傕、郭汜、太史慈众将得太祖令,分头进击,大破绍军。绍兵败伤重不治,旬日而亡。事在《二袁传》。

    【光注曰:赵太祖之入冀州,以董昭为内应。昭本袁氏吏,暗通太平道,以为间。太祖定冀东,谓昭功高,以并州刺史相授。后群臣议功,多以昭“献河北、首劝进”故,当为第一。昭上表自隐“献河北”之功,以脱叛臣之名,太祖从之。】

    冀州已定,幽州刘虞与公孙瓒相互攻伐不休,民皆厌弃。时太祖以张燕入幽州,郡县大吏投奔甚众。瓒为虞部将所杀,虞亦被创。张燕驱兵大进,擒虞等三月平定幽州。唯辽东太守公孙度不服王化,窃地自守,十年后,方为张合所灭。

    初,黄巾举义,实为汉室失德,重用宦官,士人出仕不利。太祖于此知之甚详,既定冀州,以察举征辟制度不利寒士,首创科举之制,以才取人。天下寒士闻太祖创举,多有感恩戴德。区区顽士诽谤不已,旋为众心压灭。

    安定六年,汉帝东归,七月,改元光正。

    袁绍子谭,以其父部曲,窃据青州。不服王化。太祖见其残民害物,遣乐进、李傕、郭汜、郭嘉众将南渡黄河以讨之。谭贪而无能,一战被擒。谭将田丰、郭图、臧洪战死,张合降顺,淳于琼南走兖州。青州定矣。

    曹操合诸侯孙坚、吕布等,入寇河北,害校尉于毒。陷元城、馆陶、平恩诸县,杀刈甚多。太祖怒其伤民,命臧霸反攻。霸一战定琅琊,布闻讯来战,复为于禁击破,退守东海。太祖以大军入徐州。破广陵太守陈登。登与太祖有旧,兵败复来投,献郯县。布以妻妾被俘,无战心,领徐州诸将降。

    时诸侯不以自家德薄,漠视汉室,各自称王称公。太祖掩有并、冀、幽、青、徐五州。并司隶半州之地,万民归心。董昭以下三十六人共同上书,推太祖为王。太祖以天下有德者居之,不敢擅立。众臣再议,太祖不得已,只以赵公自居。

    太祖既为赵公,立制度,定典籍。语在《书.官制》。

    光正三年春,汝南袁术失德,民变四起。太祖以术暴虐万民,遣谢逊击之,溃其军。术以千人走寿春,旋气病而死。曹操与太祖相据,引兵袭太祖粮道。为孙礼、郝昭、韩当合力击破。操受伤奔逃,三月后被擒,兖州平定。刘表与孙坚合兵,战徐晃、李傕、郭嘉等于陈留。表将甘宁、张济、贾诩诸人。本为太祖伏子,临阵倒戈,坚、表大败。后五月,坚战死鲁阳,豫州平定。

    五年冬十一月,太祖以甘宁为水军都督,南下荆、扬。刘表战败降服,刘备逃奔交州,为交趾太守士燮所拒,浮舟入海,不知所终。

    六年秋,关中韩遂兴兵反乱,为于禁所平。遂部将阎行斩遂首级献上,封定西伯。后将军赵云入凉州,击破羌胡,尽复华夏故地,斩首以万计。

    初,太祖伯父角造七星宝刀,名: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摇光,谶曰“七星会,汉室毁”。太祖见角,得授天璇。破袁谭,得天权、玉衡。降吕布,得摇光。擒曹操,得天枢、天玑。斩韩遂,得开阳。至此,七星会矣,识者皆然之。

    汉帝以觽望在赵,乃召髃公卿士,告祠高庙。使兼御史大夫程武持节奉玺绶禅位,册曰:

    “咨尔赵公:昔者帝尧禅位于虞舜,舜亦以命禹,天命不于常,惟归有德。汉道陵迟,世失其序,降及朕躬,大乱兹昏,髃凶肆逆,宇内颠覆。赖武王神武,拯兹难于四方,惟清区夏,以保绥我宗庙,岂予一人获乂,俾九服实受其赐。今王钦承前绪,光于乃德,恢文武之大业,昭尔考之弘烈。皇灵降瑞,人神告征,诞惟亮采,师锡朕命,佥曰尔度克协于虞舜,用率我唐典,敬逊尔位。于戏!天之历数在尔躬,允执其中,天禄永终;君其祗顺大礼,飨兹万国,以肃承天命。”

    乃为坛于开封。庚午,太祖升坛即阼,百官陪位。事讫,降坛,视燎成礼而反。改光正为初升,大赦。以河内之山阳邑万户奉汉帝为山阳公,行汉正朔,以天子之礼郊祭,上书不称臣,京都有事于太庙,致胙;封公之三子为侯爵。

    初升元年十月癸酉,太祖招合旧部及太平道祭酒欢宴于祥光楼。时天干物燥,仆役不慎失火,焚毁祥光楼。【哈哈!】太平道祭酒及旧部九十二人遭难。太祖亲为之流涕,各为厚葬。随后以太平道敝位空缺,变革道宗,是为新道源起。

    【光注曰:以一国君主,付旧臣于祝融,而束手无策,宁为信乎?赵太祖以太平道掣肘,故一火焚之矣。】

    二年七月,汉中张鲁降。太祖合并五斗米道于太平道,以张鲁精研道书,命为道宗。事在《诸道传》。蜀中刘璋恐惧,派张松为使献降表。太祖封刘璋安乐公,以高顺为将,平定南蛮诸部。

    …………

    四年五月,征西将军赵云攻入西域诸国,尽复前朝故地,建西域都督府。六月,镇北将军张合破公孙度父子,建东北都督府。

    …………

    八年春三月,太祖派大将军张燕北上,驱鲜卑千里,斩首四万,获牛羊马数十万。北方安定二十余年。

    …………

    十一年夏六月,立皇子源为太子。以诸葛亮、司马懿、陈泰为太子舍人,后俱为名臣。

    【光注曰:司马懿入仕之初,赵太祖暗忌之,尝对后言:“此子鹰视狼顾,日后诚恐难治。”后劝太祖立除之。太祖又言:“纵为英雄,无用武之地。”遂罢忌惮之心。懿殚精竭虑,鞠躬尽瘁,终为“赵初四相”之一。】

    …………

    十二年春,太祖以京城运转不便,欲开凿大运河。朝堂诸臣皆曰不可,唯诸葛亮一力支持。太祖以亮精通造作,委亮水工,升工部侍郎。亮出鄢,语左右曰:“吾一生功绩在此矣。”二十年,大运河始成,运转方便,且不劳民工。后世论“赵初四相”,亮独占鳌头,为千古名臣。崔琰、司马懿、陈泰皆不及也。

    …………

    十八年七月甲子,太祖以年老倦政,退位为太上皇。太子源继位,改元熹明。

    …………

    十二年四月戊戌,太祖偶感不适,帝与后亲往侍奉。夏五月丙辰,太祖疾笃。丁巳,太祖崩于嘉德殿,时年七十一。六月戊寅,葬首阳陵。自殡及葬,皆以终制从事。

    全书完

    PS:只能到这种程度了。文言真不好写。

    正在构思新书,已经毙掉几个开头。

    多谢关注,下一本书大约要两三个月以后,才会正式上传。希望各位读者到时候能够支持一下。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