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神鬼召来 卷三、暴雨将至 一百九十三、未来(完)
全本小说网 canvas-backpack.net 加入收藏
    庆完本,一万三千余字超大章节,免费哦!

    ………………………………………………………………………………………………

    不知位于何处的亚空间中,世界之石前。

    陪伴引领风岚、血鸦一路走来的迪卡.凯恩开口说道:“让我们重新认识一下吧,我是马赛蒙特,温德。”整个人的气势就一下子变得了。

    他在风岚、血鸦的眼中变得无形高大了起来,似是与天同高,背后又多出一黑色羽翼一白色蝠翼所构成的一对翅膀。

    沛然的气势犹如海浪一般向着风岚席卷而来,其中又还夹杂着一股神奇的力量。只让正在戒备的风岚不等这股气劲逼近,头就突兀的疼了起来。而且感官还非常的强烈,就像是有人拿大锤在他后脑勺上狠狠地来了一下似的。恨不得就这样掰开算了,又或者……头这器官根本就是多余的吧?!

    风岚忍不住呻吟起来,虽是竭力想要忍耐,可人还是不由自主的半跪在地上。他还倔犟的想要抬起头来,就有一些东西伴随着剧烈的疼痛一并涌进了他的脑海。

    无数的片段、景象在他脑中不断的闪过。

    原本只是一名不大普通的大学生……遇见恶魔游戏进入到了里世界……与贞德相遇……成为召唤师……跟安达利尔战斗……更多的恶魔战斗……过程中认识许多新的同伴……慢慢变得强大起来……来到了日本……再次与安达利尔相遇……

    这些毫无疑问的,正是风岚孜孜不断在寻找的,之前所失去的记忆。

    就像是顿悟一般的,风岚……不,应该称之为温德了,终于拾回了自己的记忆。他记起了自己身份,头就变得似乎没那么疼了。不过心中又生出了一股困惑,对于自身的处境有种不明就里的迷茫。

    温德原本的记忆还停留在打倒安达利尔,扭头看见贞德、赵芸的那一幕。随后他就因为体力透支,伤势过重,中毒不轻种种原因而昏迷了过去。

    接下来的事情温德就没有了记忆。不过依照常理而言,他既然最后关头照见了贞德,那安全就不会再是问题,自然会受到悉心的照料才对。

    没道理,随后衔接的记忆会是……孤零零的站在地下大厅的最后深处,背着海龙座鳞衣,手里捧着仇敌安达利尔的脑袋啊!!

    先前失忆时也就罢了,不曾觉得古怪;可这会儿既然记忆失而复得,温德自然是不难看出……他在失忆中的这段经历,纯粹就是暗黑破坏神2的游戏流程啊。他做了玩家所作的那些事情,虽然其中一些细节有些差池,但那又不是重点……

    再取回记忆之后,最让温德感到愕然的是……他居然在无意间改变了血鸦的命运,挽救了她的性命让她不曾堕落,更还叫她成为了自己的追随者……

    跟安达利尔的帝国纠缠甚深,对于其中的强硬派血鸦,温德自然是不会有什么好印象的……

    结果谁能想到呢?居然就这么阴差阳错了……

    温德忍不住回头看了血鸦一眼,这女人还傻乎乎的不明就里,在那边关切的问道:“你没事吧?刚看你很是痛苦的样子……”其实血鸦自身也不好过,她的实力终究还是弱了许多,单只是凯恩……不,是马赛蒙特外放出来的气势就让她难受万分了。

    可血鸦仍是关心温德更重几分。这让温德忍不住记起了这段时间来的经历——虽然未必就是真实的——叹了口气,移了数步挡在血鸦面前为她承当下了这份压迫,“我没事。不过接下来倒是你要小心了,凯恩很强,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照看上你。”

    之前的血鸦虽是敌人,但眼下的血鸦却也没有为恶,温德还是做不出来将同伴置之不理的事情。

    不想他的动作倒让对面的马赛蒙特笑了起来,“你既然已经恢复记忆了,居然还不肯放弃她?这还真让我意外啊。”

    他的话血鸦自然是听不懂的,自是惊喜的叫道:“风岚?你取回记忆了?”

    而温德呢,也没心思与其啰嗦。相比之下,他倒更疑惑另一个问题,“我的记忆是你的原因?”当下就冷笑了起来,“看不出来你倒真是好心呢。”

    马赛蒙特旋即笑了起来,摊摊手,“总要让你死的明白,不是吗?”

    说得很是心善的样子,但这毫无疑问是假话。真正让马赛蒙特不得不这样做的原因,其实是之前的某个比喻:二次元的漫画人物再是凶悍,也是理所当然不可能伤害到三次元的真正人类的。

    这点对于马赛蒙特同样适用。

    温德受限于这个空间之中,固然是被制约被束缚失去了许多的东西,但同时,这个空间自由的规则却也给他形成了无形的保护——不是如此的话,马赛蒙特又何必费心费力陪着温德玩什么角色扮演,想让他潜移默化的同化在这个世界之中?直截了当的就是干,不是更加的干脆利索么?

    所以说马赛蒙特不是不想而是不能,就是现在,他强行展露真身依旧有着后遗症。身穿着海龙座鳞衣的温德可以隐约感觉的到,除了世界之石所在的亚空间,整个暗黑世界都在马赛蒙特变身后开始崩溃。

    这是他过于强大所造成的。

    而温德取回记忆,也是同样因为类似这样的原因。

    当然,对于马赛蒙特的说词温德本来就是不信。哪怕他到现在还没能完全掌握住状况,但失忆时对马赛蒙特的怀疑,回想起泰瑞尔居然是伊丽莎白——说起来温德是听有点付费的,就算非得“美人救英雄”,也该是贞德或者赵芸才符合逻辑吗——都足以让温德认定马赛蒙特是自己的敌人。

    对于敌人,直接打倒就是了。

    在此之前的那一段时间,温德虽是品尝了失忆这样不爽的经历,可也正所谓有得就有失,失去记忆的这段冒险,也让他本质变得更加纯粹,结果这战斗着一路走来,反倒把意志磨练的更加精纯。

    他对马赛蒙特的解释只是冷笑,哪怕感受到这个恶魔的强大也依旧无所畏惧。

    “那我就谢谢你的好意啦!”

    话声中已然展开行动,一张金光构成的大网在温德面前悄然形成。这是圣斗士们的看家本事光速拳。哪怕就理论来说是意志扭曲现实的机巧,温德击出的每一拳并没有真正达到光速的动能。可刹那间的十数万计,累计起来依旧不可小觑。

    换作是在此之前的三大魔神,在温德这一击下也只能暂避其锋,否则的话不死也将重伤。

    然而马赛蒙特面对这重重拳影,却是连眉头也不曾皱一下。看着迎面而来的铺天巨网,马赛蒙特轻声说道:“神说:要有光。”

    于是金光构成的光幕就在他的面前出现了,温德击出的每一道拳劲击打在上面,就似石沉大海一般,除了掀起一道波纹外再无其他表现。

    马特蒙特又还叹道:“这么鲁莽,你们果然千百年来从未变过。”

    温德本就对马赛蒙特防御有些头疼,听见他还在说风凉话自是更觉烦躁,忍不住回道:“不过是依托我们想象而存在的东西罢了。在这里说大话不怕闪了舌头吗?”

    温德暂时性的停止了攻击,将自身力量再往上催谷了一番,右拳再次打出,海龙座鳞斗士的绝学海浪滔天就被他使将了出来。

    层层海浪向着马赛蒙特勇气,光幕在无穷无尽的攻击下也开始黯淡。马赛蒙特眉头轻皱,身后那对诡异的翅膀猛的一张,再次说道:“神说:天下的水要聚在一起,使旱地露出来。”

    温德打出的海浪滔天只是以海浪的形式而存在,哪里是真正的水?可偏偏,马赛蒙特这话甫一说出,温德的攻势就不由自主的一滞,原本无穷无尽的海量气劲就真随着马赛蒙特的意愿偏到了一边。

    温德不禁气结,“装神弄鬼的混蛋,你真以为自己是耶和华吗?”虽然对宗教很不感冒,但有贞德这样一位同伴,圣经这样神棍小说,温德还是多多少少的看过一些的。自是能够听出来,马赛蒙特在不断引用那里面的开篇。

    马赛蒙特将温德攻击不断引偏的同时,也终于做出了攻击。他说:“光。”身边就有数十个金色的结晶体浮现,开始将无数道光柱向着温德所在处射了过去。

    那光线还没有小指粗细,可偏偏内力蕴含的力量却是强的惊人。温德以水镜之墙占着可以对光折射反弹的便宜,依旧只能勉强只能挡下十数道便的重新制造。

    可以说马赛蒙特甫一出手,温德就抵挡的很是艰难。说苦苦支撑绝不为过,还得听这家伙继续聒吵,“这也有什么好奇怪的?我本就是吾主最为忠心的仆人啊。”

    (就你这模样也想说是天使?)

    温德光是防御就费劲大半的力气说不出话来,马赛蒙特倒似知道他心中所想一样,继续说道:“很奇怪吗?千万年前吾主命令我引领世人,可等我看见你们时你们已经堕落,无可救药了!唯有净化才是唯一的解决之道,新生须得从末日毁灭中诞生!!”

    这话温德听的耳熟,略一错愕,忽然间恍然大悟,“末日教派就是你搞的鬼?你就是真正的幕后真凶?我呸!你还有脸提拯救?被你所教唆的那些人的所作所为,究竟制造了多少起无辜的灾难?”

    愤怒里,温德的实力超常发挥。扬手中制造出的新的水镜之墙,既高且厚,竟是硬生生的将马赛蒙特的攻击尽数折还了回去。

    这变故有些出乎马赛蒙特的意料,闪躲间稍有些狼狈,可就这依旧没有忘记说话,“你等皆是吾主的羔羊,生死岂不本就该由我等决定。”

    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温德给气笑了,“好大的口气!我倒想知道,便是换了耶和华本人,也有没有脸说这等的话——归根究底,你们不过源自我们的想象罢了!”

    “一派胡言!”

    马赛蒙特呵斥道,双手一扬身边浮现的光质结晶体变得更多,而且除了金色的之外,还多了不少幽暗深邃的晶体。它们同样在放射光线,可能源却与金色的截然不同。金色射线可以归诸于神圣之力,可这黑色的射线,则就是不折不扣的负能量死亡之力了。

    马赛蒙特居然拥有着两种截然不同且互相矛盾的力量,这让温德在吃惊之余抵挡起来也愈发的艰难。他先前将攻击反弹回去,仗得是心中一口怒意。可那虽强却不能持久。这时意尽,水镜之墙也在毫无征兆间被马赛蒙特的集火攻击所击碎,温德瘁不及防挨了正着,整个人就身不由己的倒飞了出去!!

    受到攻击温德如遭雷噬,剧烈的疼痛铺天盖地的向他袭来。换作一般人就算不死只怕也会昏厥过去,可温德竟是强忍住这股痛感身在半空时,反手向着马赛蒙特击出了一拳。

    这下既突然,威力也颇是强大。马赛蒙特没有料到温德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反击,一时不慎没来得及防御,被温德拳劲狠狠砸在面门。砰的巨响声中,脚步也是一阵踉跄。

    不过归根究底,还是温德受创要更严重些。他向后飞出了近百米,落地后一时半会也狼狈的爬不起身来。

    只能眼睁睁看着马赛蒙特抹去嘴角的血迹,一步步的向他走来,“让人称赞的力量与意志,可惜却是坏的,作为人类你们根本不需要这些。”马赛蒙特看向温德,眼中居然还有点惋惜,“就像你,如果老实按照我的指引行动,岂不是不必承担这份痛苦了吗?”

    “我对当狗没有兴趣。”

    温德挣扎着爬起身来,发现海龙座鳞衣的胸甲处都出现了些许裂不由得皱了下眉。

    他再次摆出交战的架势,马赛蒙特看了,摇了摇头,“就是因为你们的狂妄,所以才应该受到惩罚!”

    “比如末日吗?”温德冷笑,“你还真把自己当根葱啊。”

    “末日只是过程而并不是结局,我们真正的目的是把那些可以挽救的人挑选出来,指引他们走上正确的道路。”马赛蒙特也并不介意跟温德多说一些,因为此时此刻,温德的确是特殊的,“只要信奉我们,就可以得到庇护,不需要努力,难道不好吗?”

    “所以说,成为你们的口粮,被圈养的动物,就是我们的应该得到的未来?”

    温德冷笑连连,真是话不投机半句多再也没有了跟马赛蒙特交流的兴趣。这是一方面,另外更重要的原因还在于,以马赛蒙特之强,温德也实在是没有了分心的富裕。

    其实现在的温德实力是顶强的,就是遇见第二次全盛期的安达利尔,他也自忖可以拿下。而且付出的代价还不会太多,绝不会像真正遇见安达利尔时那样狼狈。这样的评价,温德自身的实力大概可以归诸到超凡低段到中段的程度。绝对是在他昏迷前的人们不可想象的。

    然而温德却仍不是马赛蒙特的对手。无论他再怎么努力,马赛蒙特也都显得游刃有余。温德甚至看不出这敌人的深浅,交战到此时,有且仅有一次成功击中到马赛蒙特。

    这样的差距说起来是很大的了。

    但温德却也没有放弃、退缩这样哪怕一丝的心思。

    不是因为伊丽莎白在离开时的摆脱,温德现在还没有完全搞懂伊丽莎白的目的以及所谓的限制人类力量的枷锁是什么。他只是单纯的讨厌着马赛蒙特,无论是目的还是做派,都让温德打心底感到厌恶,想要除之而后快。

    当然,理想跟现实一向是有差距的。

    就像是温德再怎么努力,看上去都很难做到这点那样。

    无论他再怎么倾尽全力,费劲心思,十余分钟的交战下来,也没能对马赛蒙特造成太大的威胁。更甚至,就连马赛蒙特的全力都未曾逼出来。

    跟马赛蒙特作战,温德主要所使用的技巧还是海斗士的招式。以战意催谷而出的力量,在持久战方面确实有着相当卓越的表现。他的攻击连番使出,一次次累计下来,怕是能将大地都夷为平地。

    然而马赛蒙特与温德作战,自始自终所用使用的,就是光状的防护罩,意念引导力量偏斜的力场以及神圣之力跟死亡之力复合的射线。

    略有些单一,但却也绝对实用。

    温德几乎无法攻破马赛蒙特的两种防御,而对于马赛蒙特的攻击,水镜之墙应付起来却是显得捉襟见肘。

    结果十数分钟的战斗下来。

    温德已经记不清自己被马赛蒙特击中了多少次,哪怕战意不曾衰减,可伤势却也逐渐的影响到了他的实力。

    而且这样的状况还有着进一步恶化的趋势。

    于是,当温德再一次被马赛蒙特击中,倒飞出去一时里爬不起来后,躲在一旁,实力根本无法插手这场战斗的血鸦,也再也按奈不住了。

    说起来,血鸦对于眼下的状况也是有些困惑的。不明白温德为何就会跟凯恩反目成仇。不过温德跟马赛蒙特的交谈并没有特意避开血鸦,所以马赛蒙特话里行间对人类的蔑视狂妄,血鸦还是明确能够感受得到的。

    这让她隐隐感到不安。

    更别说,这一路相伴着走来,血鸦终究是跟温德的关系要更加的亲密。

    所以眼看着温德不敌凯恩,血鸦终究还是按耐不住的出手了。哪怕明知道一行动势必就将暴露自己引起注意,只怕有去无回,可她还是义无反顾的举起了信心。

    血鸦搭箭开弓,因为有所觉悟的缘故,倒让弓术在这有所突破。刹那间她所射出的箭矢不下百支,且每一箭都蕴含着血鸦跟信心所拥有的最强力量!

    不过血鸦也没有奢望这能给凯恩造成伤害,毕竟温德的结果就摆在明面上,让她明白自己与马赛蒙特的实力差距是遥不可及的。她只希望能够给凯恩带来些麻烦,哪怕只是一点点,也能为温德换取时间,趁机得到喘息。

    血鸦的出手对马赛蒙特来说是有些突然的,虽说以他的实力不至于感知不到血鸦的存在。但彼此实力上的差距,也让马赛蒙特有意无意的忽视了血鸦。

    甚至连血鸦开始行动时,马赛蒙特还依旧漫不经心。

    结果,血鸦所射出的箭矢居然出乎了所有人意料的,击穿了马赛蒙特的防御,射中了他的身体!!

    噗、噗、噗、噗、噗!

    刹那间如雨箭矢射中了马赛蒙特的身体,带起了一丛丛的血箭。看起来颇是夸张,可实际上伤害又是算不得大的。哪怕血鸦已经倾尽了全力,可大多数的箭矢在射破了马赛蒙特的肌肤后就停止了下来。

    但这结果,对马赛蒙特心灵上的冲击,又是前所未有的大。

    他呆呆望着血鸦,一时里甚至忘了防御,“不过是只蝼蚁罢了,你居然能够伤到我?!”很是不可思议的样子,直到连血鸦都有点手足无措起来,他才另外有所发现,“原来是这把弓的原因啊。因为温德无意间让它在这里具现,结果倒让它有了突破规则的能力。”马赛蒙特打量着信心,评价说:“的确是把好弓。”不过他也是不会任由这弓继续留在这里的,张张手就欲将血鸦连同信心一并毁灭,忽然间又住住了。

    “说起来,你跟他之前似乎也是有着一段的孽缘啊。”

    马赛蒙特沉吟着自言自语,数秒后忽又笑了,“那么就让我看看,如果你也恢复记忆的话。又该如何面对这份关系。”

    马赛蒙特向着血鸦遥遥一指,一股神奇的魔力向着血鸦飞了过去。紧跟着,血鸦就如温德之前那样,感受到了难以忍受的疼痛,并在这疼痛中,取得了一份记忆。

    那份身为安达利尔手下,堕落罗格领袖,与温德交战的记忆。

    马赛蒙特这样做,自然是不怀好意的。他想看看血鸦在知道“真相”后该如何自处,还想看看温德面对亲手送出去的礼物时会抱有什么样的表情——虽然说话冠冕堂皇,可实际上,马赛蒙特心理阴暗不乏一些低级的恶趣味。

    不是如此的话,他也不必猫捉耗子般,跟温德战斗到此时。

    马赛蒙特的想法很快有了结果,困扰血鸦的头疼出现的突然去的也快。大概三四秒钟的时间,当她大汗淋漓的喊出,“不,安达利尔大人!!”的时候,一切都不同了。

    从新站起身来的血鸦,身上气质一下子就变了,变得锐利如同出鞘的长剑。不过眼神倒还有点迷茫,因为她跟温德先前一样,刚刚接受了大量的记忆而暂时有些掌握不清状况。

    但这种状态也没有持续太久。

    很快的,血鸦的目光落在了温德的身上就再也没有离开过,“是你?!”短短两个字,说得很有些刻苦铭心的感觉。

    也让温德在这瞬间感到了一阵苦涩,哪怕不曾后悔自己的决定,对于眼下这样的状况也是有点头大的。

    他不知道该用什么的表情来面对曾经的敌人,如今的同伴,对于血鸦的询问就默不作声,没有回答。

    倒是一边马赛蒙特唯恐眼下的情况不够戏剧化,还在那里煽风点火着,“没错,就是杀死了你大人安达利尔的温德。而且还不止一次,而是两次哦。”

    血鸦看向温德的目光更冷,不复之前的崇拜之情,“他说的是事实?”温德不禁被她看得有点不自在,耸耸肩答道:“啊,没错。在我出现在这里之前,的确又杀死了安达利尔一次。”

    温德没有否认,马赛蒙特便充满期待的对血鸦说道:“我说的没错吧。怎么样,想不想亲手杀死他,为你的大人复仇呢?”

    血鸦根本没有理他,只是继续盯着温德,沉默了许久,才忽然问道:“你那个时候……已经取回记忆了吧?为何还要保护我?”

    言语中虽是还有恨意难掩,可听见血鸦这话,马赛蒙特却也露出了错愕的表情。

    温德反应也是不满,马上意识到了血鸦内心深处动摇。心中自身一动,发现自己还有机会把她争取过来。然而想了又想,开口时他却没有多说,只是简单的陈述着事实,“不管我们之前是什么身份,我始终都无法对自己的同伴下手啊……”

    血鸦也听得有点意外,怔了一下才再问道:“哪怕这里明明只是虚假的?”取回了生前的记忆,血鸦自是也能明白,她在这个世界所作所为究竟有多么的可笑。她不怀疑温德同样明白这点,反而有些不理解他为何还会这样做想。

    “世界也许是虚假的。但我们的记忆却也真实存在啊。哪怕我们是受到了愚弄,但这一路走来,我们的信任总该是真实的吧?”

    温德还想再说什么,一边马赛蒙特意识到事情没按他所想的去发展,却不愿再放纵下去,“够了!”他向温德发起了攻击,还不忘继续对血鸦说道:“你就是这样尊敬你的大人的吗?!”

    “我不否认我崇拜着安达利尔大人,长久以来在里世界时,我一直认为她的所作所为就是正确,我必须执行的。”血鸦回过头来看向马赛蒙特,冷冷的说道:“可是,除此之外,却另有一份记忆在提醒着我。安达利尔究竟是怎么样的货色!如果不是她,我们的家园就不会遭到破坏,我的姐妹也不至于流离失所!我有许多的亲人同伴就死在她以及她的爪牙之下,你觉得,我应该对安达利尔的死感到悲伤吗?!”

    马赛蒙特怔住了,喃喃解释说,“你应该清楚的,这个世界只是虚假的。”

    “是吗?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何我心中的悲伤却无法遮盖住在得知安达利尔身死时的那份喜悦呢?”说着,血鸦忽地流下泪来,可就算如此,她的嘴角、她的面容,却依旧是微笑的模样。

    狼狈躲闪马赛蒙特攻击的温德看得分明,百忙里也不禁吹了声口哨,对着马赛蒙特戏谑的道:“瞧瞧,将我们称之为羔羊的您,似乎从来就不曾了解人类呢。”

    “住口!”马赛蒙特恼羞成怒的喊道。

    一边血鸦同时也瞄了温德一眼,“我能算是人类吗?”

    “呃。”温德这才意识自己的记忆还没彻底摆脱先前的经历,血鸦其实是恶魔来着,而他呢,对于恶魔是个怎么样的态度,作为老对手的血鸦无疑也是十分了解的。当下就怔了下,才不怎么肯定的应道:“勉强可以算是吧,至少跟我一路走来的……应该是!”

    血鸦自是能听出他话里的话头,好笑的摇了摇头,表情又冷了下来,“不要以为我们的恩怨就这样了结了,温德!”说得蛮凶悍的,不过理所当然又有转折,“不过我现在,更对这个玩弄我们的家伙不爽呢!”

    温德就笑了,痛快的应道:“没有问题啊,只要我们能够从这里出去,就遂你心愿又如何。”

    对于这点,血鸦倒比温德还有信心,“我们肯定能够做到的!”

    血鸦举起信心也加入到了战团当中。不得不说,马赛蒙特戏没看成,反而真给自己制造了个敌人——取回记忆的血鸦不比之前,实力也在高阶低段上下。这也许对马赛蒙特来说还算不得什么,但血鸦,再加上温德所送给的信心,就让他有点难受了。

    不是神器胜似神器的信心,对于马赛蒙特的防御有着很好的穿透效果。再加上血鸦此时提升的实力,俨然对马赛蒙特形成了一定威胁,无法在置若罔闻。

    而他就是想将血鸦彻底除去,那也要问一边的温德答不答应!

    温德暂时放弃了进攻,一时半会倒也能将马赛蒙特的攻击完全挡住。而血鸦的攻击虽然不多,威胁倒是实打实存在的。

    如此一来,马赛蒙特虽是还占上风,倒也不似之前那般轻松愉快了。除了之前那几招之外,他也不得不将更多的力量展现了出来。

    ………………

    光芒普照!!

    马赛蒙特身边的光质结晶体数量已经超过百枚,又在他精心操纵下汇聚到了一处,做了一次齐射。

    刹那间整个亚空间都被这耀眼的光辉普照,把血鸦挡在身后,温德唯一所能够做的,也就是竭尽全力维持着一面水镜之墙不让它破坏。

    却是没有想到,除了明面上的光线之外,马赛蒙特这招还另有玄机。就像是有光时就有阴影,同样的,马赛蒙特所拥有的另外一种能源死亡之力,就接着光线的掩护自地面深处悄然袭来。

    温德发觉时已经被其牢牢攥住,刹那间,唯一所能够做到的,也就是用水镜之墙作出副“棺材”,将血鸦团团护在其中。

    “你?!”虽是并肩作战了一段时间,可血鸦对于温德的应变还是感到相当的惊讶。身遭重创的温德听见了她的惊讶,便勉强冲她笑笑,“有什么好奇怪的。你比我更弱,更需要保护不是吗?”

    “可是……”

    血鸦心中五味杂陈,一时里不知道该说什么,愣了一下,才意识到无论是她还是温德的状态,都没道理在这庞大的攻击面前还有闲暇说话,“这是怎么回事?”

    她困惑的问道,让温德也发应了过来,“啊,这是我的特殊专长!居然跟你也产生联系了!”

    “特殊专长?”血鸦自然是不大了解的,不过温德也很快给她说明了,于是半懂不懂的断定道:“靠这个,我们可以进行力量上的分享对吗?”

    “……差不对算是吧……”

    特殊专长的出现成为了一次转机,靠着心灵上的链接温德与血鸦的配合变得更加默契,而力量的共享,也终于让温德不必过于分心血鸦而能投入到战斗当中。

    结果就是,马赛蒙特的这一击杀招,不但未能解决到了敌人,反还让温德、血鸦柳暗花明的看见了那么一丝丝希望……

    ……………………………………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都到了这个地步,还始终不肯倒下?!”

    看着面前温德、血鸦两人,摇摇欲坠几乎跟个血人似的。马赛蒙特的大招完全吃了一遍,可最终却也未能彻底解决到他们。一直气定神闲的马赛蒙特终于沉不住气了,他气急败坏的大喊着,“明明你们的伤势都该死亡了,为什么你们还能站着?!”

    说起这点温德其实也是有些困惑的,有好多次,他都觉得不行了,可转念一想,“我应该在坚持那么一下的”居然就真有一股力量从疲惫的体内油然而生。很是神奇的样子,只让他也百思不得其解,只能将其归诸为,“大概是我这个人比较偏执吧……”

    马赛蒙特抓狂的喊道:“这算是什么狗屁理由!!”

    “好吧。”温德耸耸肩从善如流,“那么就请把他看成是人类韧性的具现吧。若非如此,我们又怎么能够走到如今这样的地步呢?”这话温德也是不信的,可怎么说,既然打倒马赛蒙特的希望已经很是渺茫了,那么气气他也是好得嘛。

    反正温德就是想得。

    却是没有料到,他这话刚刚说话,居然就有人打一边应下了,“不是韧性,而是希望哦。正是你们从来不肯放弃,所以无论受到的攻击再怎么厉害,也是始终不会倒下。”

    温德一怔,在马赛蒙特惊呼“是谁?!”声中也扭头看去,就见在这亚空间的半空中,伊丽莎白假借着泰瑞尔的形象舒展双翼,去而复还。

    刹那间温德心中不胜欣喜,能有援兵赶来自是好事一桩,可跟着就担忧了起来:哪怕有宗师级专长,可实际上伊丽莎白在他这等级的战斗中是起不到太大作用的。

    马赛蒙特同样这样认为,看清是伊丽莎白后,反倒冷静了下来,他冷笑着,“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你这只小耗子,好不容易从我手下逃出一死,你居然还敢再送上门来?”

    伊丽莎白对于马赛蒙特的嘲讽并不在意,而是自说自话道:“马赛蒙特,明面上地狱恶魔中的一员,可实际上是耶和华的仆人,身处地狱勾引凡人堕落视为考验,不过现在看来,漫长的恶魔生涯让你堕落了啊。”

    “一派胡言!”马赛蒙特嗤之以鼻,“吾主的教诲我从未忘过,只是你们……已经不配在继续聆听吾主的教诲了!”

    “随你怎么说吧。”伊丽莎白显然不是来辩论的,她摇摇头马上就放弃了,只是继续说道:“不管你的打算究竟如何,可实际上都已经弄巧成拙了啊。如果是在现实,以我们的力量是没可能打倒你的。可你偏偏选择了这里,想要在不动声色间将温德解决,结果就给了我们以机会……”

    马赛蒙特大笑,“就凭你们这些连牙都没有长出的羔羊?”

    “是的。这里是灵魂的世界也是心灵.的世界,相比与我们脆弱的,心灵则要强大出许多。”伊丽莎白冲着马赛蒙特甜甜一笑,飞快飞到温德面前,在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而说来也是巧了。但以心灵而言,只怕没有人会比温德更加强大了,他一定能在我们取得胜利的!!”

    马赛蒙特像是听到了笑话般笑得更加夸张,而伊丽莎白则在这话说完后,身形又变得朦胧了起来,只来得及再说了一句,“接下来就拜托了……”便彻底消失了。

    这情况,也让温德一阵无语:你是干嘛来了?就是为了亲我一下?这还不如打酱油呢!又或者是,换成贞德也好啊!!

    然而温德又马上发现自己错了,而且是打错特错!

    他这话说出,就发现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在他心底响起。

    赵芸戏谑打趣道:“你看看,我就说了吧。他第一个想到肯定是你。哈哈哈,也不忘你这阵子消沉,以泪洗面啊。”

    贞德似乎是恼羞了,居然难得的反击道:“别光说我,你又能好到哪里去?被你泄愤杀死的兽人有多少了?以至于那帮没头脑的家伙看见你,也都知道马上大叫:白罗刹!白罗刹!”

    温德听得又惊又喜,好一会儿才醒起问道:“你们……都还好吧?”

    “哼,反正是比你这个背信弃义的家伙要好上许多了!”赵芸对于温德之前接触契约还是感到不满,而贞德也是差不多如此,“不要以为,那件事情就这样结束了啊。”

    虽然没能看见她们,可光是听见这话,温德额头就微微起了冷汗。

    而在心灵的链接中,跟温德有了联系的,又还是不光只是贞德与赵芸。

    “master,您还好吗?”阿尔托莉亚有些拘谨的问候着。

    橘红汽水则很兴奋的大叫,“老兄,你可一定要回来啊!我如今可厉害了,新的部件也棒极了,你一点要亲眼看看才行!”

    “主人,我们一定会成功的。”露娜还是一如既往的言简义骇。

    在此之前,温德从未跟露娜、橘红汽水他们产生过联系,骤然听见他们的声音,那么也有些错愕。

    “很意外是吗?”梁玉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做到这点是不太容易。可不管怎么样,我们的确是成功了。”

    接着,李维、凌飞、魏野等等好友的问候也一一到来,只让温德在匆忙间,都无法一一分辨给予回应。

    而除了这些熟悉的外,一些不怎么熟络的,居然也能加入进来。

    就比如说上杉谦信,在此之前温德只见过一两次的女性,就很是客套的对温德说道:“我谨代表我的同伴,感谢您以及您的同伴,对于我们日本的帮助……”

    倒让温德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但这其实也无所谓,因为伊丽莎白所带来的这个变化,本来就不是为了交谈的。

    当伊丽莎白的声音也在心灵链接中响起,她就催促道:“让我们行动吧。击败那个家伙,如何打破世界之石!!”

    跟着,无数的力量就顺着链接向着温德汹涌的流淌了过来。数量是那样之多,以至于就算每一个人仅仅只是一滴水,也能汇聚成汪洋大海!!

    在这些力量的援助下,温德的力量一路攀升,很快就达到了不可思议,就连马赛蒙特也无法望其项背的地步。

    马赛蒙特这才意识到了不妙,可此时已经为时晚矣。

    被伊丽莎白点醒,温德很顺利的变出了一支箭矢,就是那支加注了绝对的信心,必中必杀,在心灵.的世界中先后击杀了疑之煞、安达利尔乃至迪亚波罗的箭矢,又从身后血鸦手中接过了信心长弓。

    搭箭拉弓,瞄准了吃惊、不解、困惑等等神色交杂的马赛蒙特,松开了弓弦,“就这样结束吧!!”

    …………………………………………………………………………

    马赛蒙特死了,亚空间也开始逐渐的崩塌,唯有世界之石还静静的漂浮在远处没有变化。

    不知什么时候,心灵链接已经中止了,就连血鸦说了一声再见后,打这个空间中消失了。

    只有温德还处在在这里,远远的望着世界之石,明白自己还有一个任务必须得要完成。

    他沿着不断有石块坠落的石桥,不紧不慢的向着世界之石走去,忽然又停了下来,“我们也算熟络了吧?说起来,我还得承你不少的人情。我觉得我们这关系应该保持下去,而不是逼得我不得不跟你兵戈相见,你觉得呢?”

    周围明明没人,温德这话也不知道是对谁说的。

    可说来也怪,在他说完后没过几秒,居然就有一个苍老且威严的声音真从温德所穿的鳞衣上面穿了过来,“已经瞒不过你了啊。”

    豁然是海神波塞冬!!

    温德也不意外,认真的回道:“以我现在的实力,察觉到这点不算难事吧。”

    “也是呢……”

    温德跟波塞冬一起笑了起来,好一会儿后,温德才继续问道,“那么您的意见呢?”

    “……说起来,我并不讨厌人类呢。”

    波塞冬回道,或许是做出决定的缘故,语调竟也略显得轻松。

    温德也松了口气,认真的说道:“谢谢。”

    “没什么。如果你能不这么意外的话,那就更好了。”

    温德有点尴尬,“这也不能怪我。要知道,你的名声可实在是不太好啊。”

    “什么叫不太好?”波塞冬不满的回道:“那个嫉妒美杜莎便吓诅咒的丫头都能被誉为正义的化身,凭什么我就非得是邪恶boss不可啊!”

    “哦,原来你在希腊神话里就是真善美啊?”

    “喂!我比宙斯那小子要克制不少的吧?”

    “那也不过是五十步跟百步的差别而已……”

    “……”

    温德跟波塞冬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居然熟络的像是多年不见的朋友。过了一阵子功夫,波塞冬才收起话题正经了起来,“好了,我知道你有不少的疑问。想问就问吧。”

    “那么我就不客气了。”

    在波塞冬的解释下,温德总算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原来他是被安达利尔最后的诅咒而弄到这里的,而这个暗黑世界实际上是他在现实所进入到的那个亚空间冬木镇中所见到的,圣杯的内部空间。

    马赛蒙特利用大量人类死去所产生的魔力所制造出来的亚空间的确是不简单,它可以以构造本源的方式,轻易的将外层空间中摩拳擦掌的强大存在带入到现实之中。那里的安达利尔就是一个例子,如果不是温德制止了的话,安达利尔之后还会有更多的强大魔王,比如督瑞尔、墨菲斯托、迪亚波罗、巴尔等等一一出现的。

    温德他们能够走到这一步真实运气,如果不是温德骤然突破了限制,安达利尔感觉到了威胁而做出了这样的选择。也许人类的命运,就真如马赛蒙特等那些恶魔所期望的一般了。

    但现在却又不同了。

    静静漂浮在温德面前的世界之石,的确是开启制约的一把钥匙。如果破坏了它的话,人类就能得到与神魔匹敌的力量。

    这无疑是非常贵重的。

    可温德还有点困惑,“为什么会这样呢?它明明只是‘虚构’出来的东西啊。”

    “说到虚构我们又何尝不是如此?就算明知道它是想象,可一旦它出现了,那它就也会拥有了力量与对应的能力。这就是规则,就连我们也无法违背的本源。”依托在海龙座鳞衣上的波塞冬笑笑,“没什么难以理解的。就像是潘多拉之盒,在放出无穷灾恶的同时,最后不也暗藏着希望吗?这,本来就是你们应该得到的。”

    话声中,不能久留的波塞冬逐渐的远去,感应不到了他的存在,温德也不再犹豫,上前击碎了那块据说保护着人类,但又制约着人类力量的世界之石。

    …………………………………………………………………………

    在昏迷了两个多月后,温德终于从沉睡中醒来。

    迎接他的,不止是贞德、赵芸、血鸦等等同伴,还有一个变得多灾多厄的世界。在那一天的变故之后,绿皮兽人入侵现实也变得越发的突然。时至今日,恶魔、召唤师、里世界这些事情已经不再是秘密,暴露在了世人的面前。

    很多人对此无法理解,一边抱怨着政府的隐瞒,一边无助的恐慌着。可也有少数人,在得知到真相之后,毅然决然的走上了对抗恶魔包围家园的最前线,成为了温德新的同伴。

    在这两个月期间,人类与恶魔的战争从未停止过。不止是日本,就连欧洲西海岸、非洲、东亚、美洲东西两岸,都陆续出现了包括绿皮兽人、泽格虫族、不死亡者等等可怕的族类。

    它们是那样的可怕,绝非普通的人类可以抵挡。所以虽是有无数战士英勇战斗,可战线却也在节节败退。

    而在这其中,最为糟糕的也许就是日本了。因为是恶魔大规模出现最早的地点,这里的人们完全是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时至此刻,日本本岛已经近乎沦陷。

    大量的日本民众逃亡海外,日本政府官员在美国的帮助下于美国建立了流亡政府。可惜,它并没有得到广泛的支持。因为日本还有民众坚持着,奋战在与恶魔战斗的第一线。他们集团的领袖,药师寺凉子一边号召坚持,一边宣布:“放弃了自己国土与国民的混蛋,有什么资格代表日本呢!”居然也赢得了大量的支持。

    加上国内并没有收到太多冲击的总部,也在倾尽全力的支援着药师寺凉子,无论是宣传还是实质的控制都很有些优势。

    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药师寺凉子也许真的能够成为日本第一人女性兼恶魔的首相也不一定……

    当然,那样的事情就算真的发生,也是在遥远的未来当中了。

    对于刚刚苏醒的温德来说还有些漫长。

    可是该怎么说呢,虽然恶魔还在这个世界中肆虐,哪怕所罗门七十二魔神以及更多可怕的怪物也都纷纷现身在这个世界当中,情况看起来是颇有些岌岌可危的。

    但是,温德既然已经苏醒了过来,世界之石也已经被打破,制约人类的枷锁已经不在。未来便也不再模糊难以预测。哪怕它依旧漫长与艰辛。可温德与他的同伴们,也只需要沿着那条被希望所照耀的道路,坚定的走下去便是了。

    就算是魔、神,也都无法阻挡他们前进的脚步。

    ……………………………………………………………………

    嘛,我知道一定会有人说我烂尾的。

    可是怎么说呢,虽然的确是放弃了不少的内容,但这个结局其实还是不错的——反正我感觉是这样。

    于是就这样吧!!

    完本啦,结束啦,终于可以休息啦。

    然后鞠躬感谢同学们的支持,抱怨我会当听不见的。^^

    等过两天休息好了,也许会写个后记什么的吧……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