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雍正风云1711 正文 第六十三章:老李头 聋子
全本小说网 canvas-backpack.net 加入收藏
    就在八阿哥处心积虑的蓄谋想加害于陈家辉时,陈家辉却对此一无所知,还兴致勃勃的在与年羹尧试探当中。

    年羹尧与陈家辉在夜幕中策马而行,虽然两人心中对彼此都抱着试探的心思,却也不觉尴尬,只是默默地都不开口说话罢了。

    两人出了城门,周围的一切便渐渐地觉得有些荒凉,在城里本来因为夜晚就不多的人,在城外就更加少了。不过借此两人策马而行,倒也惬意无比。

    年羹尧行马在前,陈家辉略熟马技紧跟其后,虽然马上有些颠簸,但对于陈家辉来说却也算不得什么。望着高高挂起的满月,陈家辉突然想起他在现代时的种种,不觉心里有些感慨,顿生惋惜,不觉间竟然幽幽的叹了口气。

    这叹气声虽然不大,却被离自己不远的年羹尧清晰的听到。年羹尧回过头来,看到一脸忧伤的陈家辉,虽然对他没什么好感,但两人独处不觉有些惺惺相惜感,便大声对陈家辉安慰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前方三里处应该有个小酒馆看,酒馆老板是年某一个朋友,想来他那里应该有酒。喝了酒,你就会觉得好些了。”

    陈家辉看不到自己的表情,并不知年羹尧是在安慰他。听了刚才的话,以为年羹尧对自己的态度有所改观,不禁暗暗松了口气,赶忙回道:“是吗?有酒喝?听的我酒虫子都出来啦。”说完,陈家辉对着月色,放开嗓子“哈哈”大笑两声,这声音让听起来好爽无比。

    年羹尧听到这笑声,脸上也微微泛出了笑意,不禁手下加大了力度,唤了两声马儿,加速的跑了起来。

    两人同行,快马行进三里的距离到也没有Lang费多少时间。只见远远的在月亮底下,照印出巴掌大小的茅屋。周围的屋子虽然并不华丽雄伟,但清朝时的建筑技术早已不是简单的泥巴糊墙,到了康熙时期老百姓的生活水平普遍提高。所以这茅屋盖在此地却很是刺眼。

    茅屋显然是用黄色的泥墙堆砌而成,屋顶的茅草也是显得很久没换过,大约一个小孩子高的窗户边上用白色旗帜(因为很久没洗看上去又旧又脏),旗帜上还明显的有些破角儿,上面用黑笔写着大大的酒字。

    陈家辉远远的望了一眼,架马赶上年羹尧,在其侧旁忽又问了一句:“是哪个屋子吗?”

    年羹尧头都不转,略带不快的回道:“到地方告诉你,那么多话干什么。”

    陈家辉吃两个闭门羹,心里有些不愉快,但自己身处陌生之地,眼前又是自己实为欣赏之人,却也微笑着不予计较。

    见到年羹尧果然在那暗黄色茅屋前下马,陈家辉便知道年羹尧口里所指的小酒店就是这里了,便也欣然到屋前下马、拴马、整理身衣准备进店。

    已是深夜,风凉席席的,小酒店已经关门,想来店老板早已关门休息。年羹尧站在风中,毫不客气的“哐哐”凿门,便凿便扯开嗓子喊道:“老李,老李赶紧开门。”

    看到这里,陈家辉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他从来没有见过年羹尧如此行径,只觉得年一直是个既懂诗书又晓武术的双向人才,他这么“飞扬跋扈”倒是第一次。

    约莫半柱香功夫,原本死寂一般的屋子里终于传出了动静。细细听来,陈家辉听到里面有“沙沙”的衣物摩擦声,想来是里面人正在穿衣服。还不待里面的人穿好衣服,年羹尧便又动起手来,那门仿似要被他砸坏颤抖了两下,只听“哐当”一声,门打开了。从门里面走出一个佝偻着背身穿着粗布蓝衫子的老头,那老头便是年羹尧口中的老李。

    “老李你怎么这么慢才开门,我都馋你这里的酒了。”年羹尧不等老李招呼,便径直走进茅草屋,着手熟练地翻起紧放在茅草屋墙根底下的十几坛酒。

    那老李听年羹尧这么说却也不开口反驳,只是乐呵呵的去拿酒碗,对眼前的陈家辉却也是理都不理,转了头就往后院走。

    年羹尧杂七杂八的翻了两下,想必里面都是好酒,直接搬两坛过来立放在暗红色的旧桌子上。茅草屋子小,所以里面的桌子也只有了了五张,陈家辉看到方坛子的桌子,便知这是年羹尧欲坐的地方,就也麻利的走了过去。岂料,年羹尧却不直接喝酒,放下酒坛子后,又转向茅草屋另一侧的柜子里,熟练地打开柜子,从里面翻出了几碟下酒的小菜。陈家辉一看,无非是一碟花生米和炒黄豆。拿出来之后,年羹尧乐呵呵的对陈家辉说道:“喝酒,喝酒,今日让你尝尝难得的美酒,保证你喝了不忍听杯。”说罢,自己率先拆开了酒坛,随之一阵淡淡酒香便悠悠传了开来,飘散在巴掌大小的茅草屋里。

    年羹尧自顾自的喝了一口,仿似还不过瘾,又连喝了几口才好爽的喊道:“好酒,好酒,真是好酒呀,鄙人好久都没有喝过此酒,今日定要喝个痛快再走。”

    年羹尧说完,“噗通”一声坐了下来,又伸出手来给陈家辉示意:“你也坐,你也坐。”语气虽然不敬,但却是无心之举,再者说陈家辉来自现在也不会计较这些,便“听话”的坐了下来。

    年羹尧一直都在喝酒,时不时停下来,吃两口花生米和炒黄豆。陈家辉拿起筷子先尝了尝小菜,虽然味道一般但却包含了难得的乡村之气。陈家辉常年生长在城市,这次偶然穿越到秦朝却也是身份地位极高的皇子,所以对于这些小菜吃着倒也觉得爽口,不觉多吃了几口。

    “吃,吃,你怎么总吃,这好酒为何不喝?难道你没听过古来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吗?这么好的酒不喝真可惜”年羹尧说罢,又自顾自喝了起来。

    陈家辉听了这话,知道是年羹尧口里说的是李白在《将进酒》里的名句,看到这酒,心里也欢喜三分,便拿起来浅尝了两口,发觉这酒味道比清朝平常酒馆里的就度数高了一些,但却比不上现代的酒那么猛烈,所以他便不担心喝多了会醉。虽然这酒算不上美酒,和现代的酒相差甚远,却发散着淡淡的菊花香味儿,很是有特色。

    陈家辉刚刚放下酒坛,便看到驼背的老李头手里拿着两个花碗儿,步履蹒跚的走了过来。走近了桌子处,稳稳的放下了手里的两个碗。

    “老人家谢谢你呀。”陈家辉很是客气的说道。但陈家辉却发现,老李头却根本没有回音,仿佛根本就没听见一样。

    “他听不到的,他是个聋子。”年羹尧兀秃的喝了两口,便草率的说道。

    “哦,难怪会如此反应。”陈家辉心里默默地想着,却也没有说话,拿起手里得酒又喝了两口,觉得味道比上次好了一些,脸上也带了淡淡的笑意。但望着老李头又慢慢回去的背影,停了口皱起了眉头。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