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步步惊心 第十三章 大结局 火之舞韵(结局一、二)
全本小说网 canvas-backpack.net 加入收藏
    火之舞韵还没到上班时间,马杰就急匆匆的跑到局里去了,他说要做点准备工作,剩下宁远在宿舍等着。到了局里,发现很多同事还没来,马杰又站到墙边上,仔细研究起x城的地图来。X城靠海的一边,形状就像半个葫芦,而J岛,就在正对葫芦腰的地方。而干部疗养院,又刚好在葫芦腰上……马杰皱起了眉头。半个葫芦,远看还真的有些像一把弓。张弓搭箭,箭在弦上……马杰想起了关于风水的那个传说。

    黑莲教,究竟怎么打算的呢?从保留下来的资料里可以看出,这次复活仪式,必定是跟火有关。海边风急,如果有材料助燃,火势将一发不可收拾。上次的火灾虽然没查出原因来,但联系到黑莲教的这次仪式,几乎可以断定,是黑莲教的人所为……而且他们把火势控制得很好,烧死了人,但对整栋楼的结构竟然没有什么影响。想到这儿,马杰突然拍了拍脑袋:上次的人,搞不好也是跟吴清一样,被控制住了。因为火势不大,如果在清醒状态下,他们肯定可以逃生……一想到那些人被火活活烧死,马杰就对这群凶残的杀手恨得咬牙切齿。他当警察,一半是为了揭开自己心里的迷团,但更重要的,还是要实现自己的愿望,当一名人民卫士。现在知道这案件是人为纵火,恨不得马上能把这些人绳之以法。但是,面对的是诡异的黑莲教,他们掌握的邪术实在是令人防不胜防,一切还得小心再小心。马杰冷静下来。

    “哟,小马哪,你来这么早!”一个声音在门口响起。马杰回头一看,惊喜的发现,站在门口的,正在局长老林。

    “林局,我有急事要向你汇报!”马杰乐了。

    “你总得让我坐下喝口水吧。”老林不紧不慢的说着,一边打开局长办公室的门。里面却有个人出来,穿着水站送水工人的制服,低着头。老林退后一步,让那个工人先走。

    马杰憨笑了一下,老林走了进去,对马杰道:“坐吧!”自己拿了个杯子,放上些茶叶,去倒水。马杰正坐着,盘算该怎么说,突然听到“咣”一声脆响,转过头去,却见老林呆若木鸡的站着,手里的玻璃杯子跌在地上,摔了个粉碎。地上,一片鲜红。

    “林局?被玻璃割伤手了?”马杰问道。

    “不是,饮水机里怎么能流出血来?”林局毕竟经历得多,虽然纳闷,却还能控制情绪。马杰想起自己当时见了“血”惊慌失措的样子,暗叫惭愧。

    “这正是我想要向你汇报的事。”马杰说道。

    “嗯?”老林的兴趣来了:“快跟我说说。”一边对外叫着:“小王,进来把地板拖一下!”

    小王进来快快的把地板收拾干净了,马杰坐着不吭声,见小王走了,才又把门关上。转过身来,见老林正饶有兴趣的盯着他,不禁脸红,解释到:“林局,你听完我的汇报,你就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小心谨慎了。”一边说,一边还小心的将室内小心的扫视了一边。局长办公室朝南,阳光很好,里面的东西一览无余,也没有看到墙面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才又坐下来,开始讲述自己这段时间来所发现的东西。

    老林开头还很放松,结果越听越担心。这种事情,真的是闻所未闻,匪夷所思。如果这是个故事,他都要说讲故事的人太富有想像力了,这种事情竟然是发生在现实中的?“等等。”老林过去,拿起饮水机的桶,仔细看了看,里面什么都没有。再找来几把螺丝刀,饮水机也拆不开,干脆咣叽咣叽,三下五除二,把饮水机弄了个稀巴烂,水流了一地,还是很恶心的鲜红色,但依稀可以看到,里面还有尚未溶解的东西。老林小心翼翼的将它弄到盘子里,看上去很像塑料袋,只是韧性比较大一些。老林拿了一半泡到刚才的“血”里,又拿了一小点,干脆扔到水桶里,一会儿发现,泡在“血”里的,依然完好;泡到水桶里的,一会儿就溶解了,什么也不剩。

    马杰恍然大悟,不禁佩服起来:姜还是老的辣。马杰一直对他们怎么捣鬼的想不明白。既然血树汁液能使他们显形,他们又如何能随身携带血树汁液而不受其害呢?原来,他们竟然又发明了一种特殊的材料,只溶于水……难怪每次他们都是把血树的汁液放进水里,混着水一块出来,袋子则遇水后很快溶化,这样,最后也是找不到任何线索。其实这也不能怪马杰,他第一次接触血树汁液时,还并不了解血树汁液显形的原理呢。这一次则是赶巧了,饮水机加热的内室能储存的水量有限,被血树汁液充斥,进水量有限,那个袋子还没有来得及完全溶化,才被发现。这个隐形人倒很有水平,竟然能直接把袋子放进饮水机内室……马杰与老林对视一眼,大叫:“送水工人!”老林拍拍脑袋:“我就说嘛,明明昨天还有水的……怎么今天又送来桶新的……”马杰也怪自己粗心,自己站在门口这么久,没见人进来,突然出去个送水工人,怎么一点都没注意到?马杰自嘲:“专业素质不够,等忙完这案子,林局,你得送我去进修。”“好说,好说。”林局一笑。其实马杰还该想到,以黑莲教控制人思维的能力,想让人疏忽大意,实在是小菜一碟。还是因为黑莲教长期没有教主,这些年发展有限,拥有的能力也有限,而马杰和林局的意志又比较顽强,操控不易,否则,直接就把马杰或者林局的思维改写了,他们也是丝毫不觉。而且黑莲教此次旨在威慑,如果真想下黑手,只怕林局和马杰都防不胜防。

    “黑莲教,还真是个强劲的对手啊!”林局倒吸了口气。

    “不错。据我们这段时间查到的线索来看,想要对付黑莲教,得有个很周密的计划才行……”马杰又向林局引荐宁远:“我有个朋友,这件事情能被揭开,他出了很大的力,我想让他一起参与到我们的行动中来。”“叫一个普通群众参与到这么危险的行动中来,不妥吧?”林局摇了摇头。马杰又将宁远、吴清,以及黑莲教的关系说了一遍,林局终于首肯:“既然这么有渊源,你就把他叫过来吧。”马杰得到批准,高兴的给宁远打电话。

    宁远却迟迟没有接电话,马杰嘀咕:“这小子,忙什么呢?”正想着,电话那头却传来一个清脆的女声:“喂!”马杰一听,惊喜交加:“玲华,你回来了?”“是啊,我回来了。”玲华的声音有些沉痛,但显然已经缓过劲来了。

    “玲华,你别哭了……”宁远的声音从边上传来,他拿过电话,对马杰说道:“玲华刚到。你给你爸妈打个电话吧,玲华是背着他们出来的,这会儿不定多着急呢。”马杰说声:“好的。你带上玲华,赶紧到局里来吧,我们有事要说。”又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原来,他父母觉少,一早起来,见玲华的房门紧闭,以为她在睡觉,也没敢多打扰,就在院子里活动活动,又准备好了早餐。没想到,眼见得日上三竿,玲华还没动静,推开房门一看,里面空无一人,正着急呢,可好,马杰的电话来了,听说玲华已经到了x城,马上跟马杰会合,也松了口气。马杰的父母也不是亲生的,虽然马杰不记得,但他们依旧终日提心吊胆,生怕哪一天他想起来,跟他们疏远,故而一直都很谨慎,这次玲华在家休养,他们可是始终把心提在嗓子口了。马杰这时其实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世,但父母对他一向很好,也知道父母的担忧,干脆对此事不提。

    一会儿,宁远与玲华都到了。马杰又向林局介绍了玲华,玲华坚决要求参与到这次行动中去,她要亲自抓住凶手,为父母报仇,林局见玲华很坚定,也同意了。马杰则是考虑到行动开始,自己不能照顾玲华,更不放心,不如时刻把她带在身边,还安全一点。

    “你有什么看法?”林局掏出烟盒,放在桌上。一会儿,满屋子烟雾缭绕,宁远因为最近愁闷,也快染上烟瘾了。玲华在一边坐着,不怎么说话,只是专心倾听。

    宁远见大家眼光都望着他,抽了一口烟,说道:“我看,首先得注意防火。黑莲教这次仪式,我估计会把整个疗养院化为灰烬。这么大的火,没有材料助燃,显然不可能烧起来。火小了,又不可能把这些房间里的人全都烧死。咱们能控制住不起火,楼里人的生命安全就有了保证。”

    林局赞同的点了点头,显见得很欣赏宁远的说法,继续问道:“还有呢?”

    “还有,我们现在既然知道黑莲教隐形的秘密,咱们可以在疗养院周围布置上一个埋伏圈。隐形人一离开他藏身的环境,马上就会显形,这样,我们就可以防止他们逃跑。而在他们藏身的环境……只要有足够的血树汁液,我们也可以想办法逼他们显形。”宁远顺着自己的思路说下去。

    “不错。随着J岛开发旅游,来往的人越来越多,黑莲教想要取得血树的汁液也不易,所以估计隐形人的数量也不会太多。我们能够取到的血树汁液的量,一定够对付他们的。”马杰点了点头。

    “那,混在人群中的活死人,又该怎么对付?这些人是很不容易分辨的。”玲华突然插了一嘴。

    马杰笑了笑:“还记得我们当时办的入场许可证吗?”

    宁远当然记得,小李连夜去办的。“办的入场许可证上,我做了点手脚。活死人的特征就是体温低,接触过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来。再加上许可证上的标志,我们可以把他们迅速分辨出来。不过需要的人手多了些……”马杰说着,看了看林局。

    林局正全神贯注的听着,见马杰看自己,马上表态:“人手没问题,全局的人,任你调动。”

    “好,有林局的支持,肯定马到功成,事半功倍。”马杰抓紧时间拍了一句马屁,接着又提要求:“不过,还有件事,需要您帮助……”林局笑着斜了马杰一眼:“下回,你还是别恭维我了,恭维完了就是要求,这也太俗了一点。”

    马杰一笑,旋即正色说道:“我想请您向上级申请,派一架直升机来支援……当然,与爱地亚文化公司接触时,名义应该是为海节增加气氛,到时,将有直升机洒彩纸活动。”

    “好主意!”宁远马上就想明白了,看了看自己童年的伙伴,又一次感叹,时光真是雕琢人的大师啊,当年有些胆小的阿敏,现在机智百出,真不敢相信现在的马杰与当年印象中的阿敏是同一个人。

    “嗯?”玲华还不甚明白。宁远解释:“可以把血树的汁液,混在彩纸中洒下来,叫他们没有防备。这样,隐形人马上就会显形了。”“嗯,这主意确实好。”林局又一次用赞赏的目光看向马杰,真是长江后Lang退前Lang,把这次事件结束,自己就可以退休了。玲华也明白过来,钦佩的看着马杰。

    “好,咱们马上分头行动吧。”林局说完,开始打电话申请直升机支援。马杰则兴奋的拉上玲华宁远出去,先是把局里所有的水桶里的水都倒掉,控干水,又打电话租了条快艇,招呼宁远与玲华帮忙,还带上小燕,登上快艇,向J岛驶去。“拿这种水桶干嘛?”玲华不解。马杰宿舍被“血液”浸泡时,她意识已经不是很清醒了,故而没什么印象。

    “如果不注意密封,这些血树的汁液将很快挥发光,所以我们要装在桶里并且密封。这种水桶的口小,会减少血树汁液与空气接触,尽可能减少血树汁液的损耗。”马杰嘴里解释,眼睛却全神贯注的盯着J岛的方向。

    驶过疗养院方向时,看见有些船只停在海边,有些人鬼鬼祟祟的从船上往下搬东西,马杰心里觉得不安,幸好这时离岸不远,手机还有信号,赶紧打电话安排小李过去检查。

    不长时间,到了J岛。快艇在码头上靠住,几个人上得岸去,扛着水桶,去找血树。

    菩提树数量有限,伴生的血树数量更有限。而且这种血树,还真是奇怪的东西,它的汁液为何具有这些功效,也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小燕对这些感兴趣极了。菩提树在J岛外就很少见,血树则是只有在J岛上发现过,因为流的汁液像血而得名,但百姓对它只有惧怕,不敢多接触,竟然被黑莲教用来做这种事,黑莲教里,真是不乏天才。其实如果小燕知道黑莲教的其它秘密,更要大跌眼镜了,但马杰觉得这些秘密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所以没有告诉她。

    “找到了!”小燕欢呼:“这些就是血树!”宁远看过去,就在菩提树的树荫下,生着一种很怪的,像灌木一样的植物,只有一人多高,枝叶也非常细小。这树,咋长得这么奇怪?宁远有点纳闷,问马杰道:“你觉不觉得这树长得像什么东西?我有点印象,却想不起来……”马杰也点了点头:“像珊瑚?”

    小燕闻听,退后一步,看了看,又惊叫一声:“你们不说,我还想不起来……这一说才发现,它长得可真像人体的血管哪!”

    玲华正在凝神看着,听小燕这一说,不禁哆嗦了一下,她眼前,又浮现出自己父亲血肉模糊的脸来。

    马杰过来,搂了搂玲华的肩,又轻轻摸摸她的头,说道:“咱们赶紧收集汁液吧。”

    仔细一看,血树上有许多小孔,就像是人扎过针后留下的疤……想来是黑莲教也知道血树资源有限,不能再生,故而每次抽取汁液都小心翼翼的吧。

    小燕轻轻的用针桶扎了一下,马上就有“血”流了出来,赶紧用桶接住。“血”汨汨流个不止,不一会儿,通体鲜红的血树,颜色渐渐变淡,就像是献血过后又营养不良的人脸……苍白惨淡。

    “够了够了!”玲华见血树变得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