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江山志 第二卷 站稳脚跟 第176章 还击
全本小说网 canvas-backpack.net 加入收藏
    “陛下,巴郡张仪求见。”

    御林军的声音在勤政殿响起,也打断了秦七世的思维,他沉吟了一下,随即道:“让他来见朕。”

    随即御林军立即退到殿外,“宣张仪觐见。”

    “臣张仪叩见陛下,愿陛下龙体安康。”张仪身着白色长袍,一丝不苟的按照礼仪叩见秦七世。

    “爱卿平身,朕刚刚和诸位大臣讨论到巴郡的事务,还有些许不解,希望爱卿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给诸位大臣听一听,朕也很是好奇,岳爱卿的所作所为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秦七世平静的说道。

    “陛下,这是岳大人交给陛下的信件,还望陛下过目。至于诸位大臣的疑惑,臣会负责一一解答。”张仪从怀中掏出一封鼓鼓囊囊的火漆信封交给太监,不急不慢的说道。

    秦七世拿起小太监交给他的信件,仔细的观看起来,一时间整个勤政殿内万籁俱寂。

    良久,秦七世才缓过神来,刚刚他在鎏金雕龙宝座上的脸色阴晴变化个不停,可把下面的大臣吓坏了。

    “张爱卿,按照岳云给朕的信件看来,哈萨族和乌兹族之间的矛盾是不可调节了?双方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秦七世微笑着问道。

    紧盯着秦七世脸色的诸位大臣这才偷偷的松了口气,看样子,当今圣上心情不错,肯定是岳云信件所带来的,至于信件上具体写了些什么,恐怕在场的人除开秦七世外,没有人知晓,这如同一个蒙着面纱的女子,越发勾起人一探究竟的心思。

    “回陛下,岳大人在战胜哈萨族松步酋长率领的四十万大军时就下了定论,哈萨族一定要赎回这些俘虏,而且他推断乌兹族肯定会起兵落井下石,事实也证明了这一切。岳大人曾经告诫过小人,千万不要小瞧腾格尔草原民族,那些人自幼在马背上长大,战时为兵,闲时为民,跟我们汉族人有着本质的区别。陛下也知道腾格尔草原的历史,上次腾格尔草原战役,哈萨族和乌兹族双方打得不可开交,还是吉利族从中调停,这才让双方偃旗息鼓,但是这次吉利族似乎要有和乌兹族联手的架势,这也大大出乎了岳大人的预料。岳大人不想腾格尔草原出现一个统一的部落,所以和哈萨族大酋长乌玛的弟弟乌云达成共识,这才有了释放俘虏的一幕。哈萨族付出三千万帝国金币和‘平型关’外的‘孟良崮’草场作为赎回俘虏和战败赔偿,希望陛下明察。”张仪不卑不亢的说道。

    “唔,竟然有这样的事?吉利族不是一向自喻为腾格尔草原的中立势力吗?怎么这次和乌兹族搅和到一起去了?难道是因为岳爱卿战胜了哈萨族的四十万入侵者,这才是导火索?”秦七世惊讶的问道。

    对于腾格尔草原的风风雨雨,已经在位近三十年的帝国最高统治者当然心中有素,但是他没有想到一向以中立面目出现的吉利族竟然和乌兹族混一起去了,这样一来,哈萨族的压力就非常大了,这也难怪哈萨族一心想向岳云赎回松步酋长和其他被俘的十几万军队,毕竟这些人一旦回到了草原,恢复了自由,又是一支军队,而且这对于目前处于窘迫情况的哈萨族有着非常重大的意义。

    “陛下因明,岳大人也跟我们讨论过关于腾格尔草原的事情,现在腾格尔草原的最大势力有二股,一个是哈萨族,另一个就是乌兹族,由于双方实力差不多,每年在腾格尔草原都要举行大规模的混战,以期望能够打倒对方,但是到目前为止,它们的力量还是十分相近的,双方都没有压倒性的优势。而这一次巴郡成功狙击了哈萨族的东侵计划,更使得哈萨族伤筋动骨,这才给一向善于抓紧机会的乌兹族大酋长爱德华机会,一个一统整个草原的机会。吉利族眼看乌兹族一统腾格尔草原的机会到了,倒也跟乌兹族眉来眼去的,这让岳大人十分担心,所以才决定用俘虏交换帝国金币。一个统一的腾格尔草原并不符合巴郡和汉唐帝国的期望,所以岳大人从大局考虑才决定接受哈萨族乌玛大酋长的提议。”张仪冷静的回答,完全没有了刚刚见到岳云那种结巴的现象,这也是托仲景的医术实在高明。

    “陛下,张大人,这么说来,哈萨族和乌兹族正在腾格尔草原大打出手?”问话的是帝国政务大臣何中兴。

    “何大人,小人从白玉府出发的时候,哈萨族和乌兹族正在草原上大打出手,一天内,双方损失的战士超出十五万,这是这些年来最严重的损失了,这还不算前几天哈萨族偷袭乌兹族损失的人马以及乌兹族强行击溃哈萨族的人马。根据我们的统计,哈萨族和乌兹族这次大战到目前为止,双方损失都已经超过十八万人。”张仪对这位帝国重臣十分的尊敬,所以语气也很是注意。

    “张大人,那哈萨族和乌兹族以及吉利族各自的动员情况有详细的情报吗?还有上次西陆府出现的苏斯比帝国安插的探子又是什么情况?”叶问天对于腾格尔草原的事情也十分的上心,因为那个地方的一举一动是直接关系到汉中三郡是否平稳的关键,这让他不得不重视。

    “叶大人,腾格尔草原的情况我家大人也没有详细的情报可以说明,但是从双方交战的规模来看,我看哈萨族和乌兹族的动员程度恐怕是全族动员了,至于吉利族,我们还没有得到消息,毕竟腾格尔草原民族对于外族人的防范很是严格,至今为止也没有能够打探到什么具有价值的情报。至于上次西陆府的苏斯比帝国探子一案,我们已经彻底查明了,至于具体的情况我知道的也不多,但是我听我家大人说过,这个卷宗已经提交到大理寺了,叶大人难道没有看到卷宗?”张仪惊讶的问道。

    在来中州之前,岳云就跟张仪以及萧何、张良商量好一些东西了,既然朝中有些大臣肆无忌惮的攻击、诽谤自己,那么自己也无须客气,一些能够用上的手段当然要推上前台,不但要用,而且要用在恰到好处的地方,比如说现在叶问天正好问道关于苏斯比帝国探子一案。

    岳云知道何中兴和叶问天很是厉害,但是他毕竟没有和那二人打过多少交到,印象也不是很深刻。但是萧何和张良对于何中兴和叶问天却一点不敢放松,那可是被称为帝国双臂的人,是秦七世最为信任的手下,一个主管政务,一个主管军事,二人相辅相成,为汉唐帝国费劲了心血,以二人的智慧肯定会问及关于西陆府的苏斯比帝国探子如何能够爬到高位一案,如果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恐怕在帝国皇帝秦七世面前,岳云照样会被二人指责,与其这样,还不如让他们二人把矛头对准一向和自己不对付的蔡京等人,何况蔡京就是负责法务的大臣,大理寺也在他的管辖范围之内,要么不做,要做就要让蔡京吃个大亏。

    听到张仪反问的话语,再看到他那疑惑的表情似乎不像说谎,叶问天瞬间就明白了其中的关键。看来岳云确实是将西陆府的探子案上报到大理寺,至于大理寺为什么没有把自己点名要的卷宗送来,肯定是出于蔡京的授意,这个自私自利一点不顾大局的混蛋,真是汉唐帝国的悲哀,不管了,正好借此机会好好的羞辱下这个蔡京老贼,免得其一天到晚在自己面前蹦跶,什么都装成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陛下,苏斯比帝国探子在巴郡混到高位,不是岳大人及时发现,后果不堪设想。臣本想从中找出一些蛛丝马迹,奈何到现在都没有看到大理寺的卷宗,还请陛下定夺,此事事关重大,既然苏斯比帝国十几年前就能在巴郡埋下暗子,那么在人口众多的中州,苏斯比帝国肯定也不会放弃。臣以为,既然苏斯比帝国都能这么做,那么克鲁斯共和国肯定不甘落后,可能有些人早已经爬到庙堂的高位,这事关国家命脉,臣恳请陛下彻查此事。”叶问天一脸的铁青,愤怒的目光毫不掩饰的看向蔡京。

    “嗯?不是叶爱卿提醒朕,朕几乎忘记这件事了。蔡爱卿,大理寺为什么没有将卷宗交给叶爱卿?你是怎么当这个法务大臣的?我记得在岳云白玉府保卫战胜利后,你就对此人一直看不顺眼,到底是什么原因?难道是因为私人恩怨,所以岳爱卿提交上来的卷宗就给你扣下了?”秦七世脸色极其难看,作为雄心勃勃的他当然知道苏斯比帝国对于自己的国家的威胁,更为可怕的是,竟然有大臣私下看不顺眼对方,竟然拿国事开玩笑。

    “陛下,冤枉啊,卷宗的事情臣并不知晓啊,大理寺最近忙于审判‘黄巾教’的问题对于很多事情都疏忽了,臣有罪啊。”蔡京眼见情况不妙,立马痛哭流涕的承认错误。他听懂了秦七世的话语中所蕴含的警告的意思,也明白这个巴郡的张仪在其中起到了一个不好的作用,加上叶问天的推波助澜,要不是自己见机行事的快,恐怕后果就很严重了。

    “你知道就好,别把私人的恩怨夹杂到国事当中,在场各位都是帝国的中流砥柱,朕不希望看到你们内斗不止,都明白吗?”秦七世一脸的威严。

    “陛下英明,臣知晓。”众位大臣异口同声的回答,如同排练过般整齐划一。

    关于苏斯比探子一事已经告一段落,而关于巴郡军政节度使释放俘虏一事,众位大臣虽然私底下争执还是不断,但是看到秦七世将岳云的信件传递给何中兴和叶问天等几位大臣看过后,也都不做声了。原因很简单,岳云为帝国开拓疆土了,自从秦三世以来,还没有哪个帝国皇帝能够再次给帝国的版图增加一块地域,而岳云偏偏做到了,虽然‘孟良崮’的位置在地图上甚至都找不到,这也无妨秦七世开疆拓土的雄心,就算这时候秦七世去见先帝,他也可以很自豪的告诉列祖列宗,他为帝国开疆拓土了。

    众位大臣当然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跟秦七世过不去,反正该赏的意见赏赐下去,只要当今圣上没有意见,那一切都好办,由此看来这位最年轻的帝国英雄确实不简单,他准确的揣摩出了圣意。

    张仪是面带笑容的出勤政殿的,秦七世的话语还在耳边回响,“张爱卿,给岳爱卿带话,朕希望他好好干,替朕守好帝国西方大门,也替朕谢谢他的礼物,朕很高兴。”

    看来帝国皇帝对自己主公希望很高啊,不过想想也是,能够为帝国开疆拓土的人有几个?何况自从秦三世以来,就没有哪一任皇帝能够扩大帝国的版图,这个愿望在秦七世手中实现了,他能不高兴吗?张仪的心情非常的愉快,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天子容颜,自己也不枉这一生了。

    张仪走后,勤政殿中的讨论还在继续,主要是关于如何保住章邯老将军的十万将士问题,众人都明白章邯老将军对于帝国的意义,但是很多人现在都巴不得见章邯兵败被杀,起因就是这个章邯太过于方正古板,得罪的人太多,他在位时没有人敢挑衅他,因为他是帝国三大上将的第一上将,在他归隐后依然没有人敢动他,因为他的门生遍布军中各处。

    讨论了整整一个上午,秦七世综合了几个大臣的看法,下了一道密旨,让章邯乘坐水军船只撤离战场,以做休整。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