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就是爱上你 正文 第82-83章
全本小说网 canvas-backpack.net 加入收藏
    第八十二章

    郑伟谦难以置信的看着林玄璇,怀疑着自己刚才听到的是不是真的。她是说她不愿意吗?不愿意嫁给他为妻!!可是为什么?她不是千方百计想要嫁给他吗,那现在?

    “你……说什么?”郑伟谦纳纳的问出口。

    林玄璇一副意料之中的样子,微笑着把刚才的话重新说一遍:“我说,我不愿意。”

    “什么……意思?”郑伟谦还是有点不敢相信。

    “就是,我不要嫁给你了,我们不结婚了。”林玄璇笑着给他确定的答案,今天就让她疯狂一回吧。

    其实早在当初他们车祸的时候她就清楚了,他不爱她,这辈子都不会。后来方颜生病了,而她是唯一能救她的人,也许当时她还有心存不甘吧,所以才提出这样可笑又无聊的条件。可是当他想没想就答应她的要求的时候她就死心了,她知道他从来是一个骄傲的人,从不会因为别人的威胁就容易妥协的人,可是他答应了,那时候她就知道她彻底输了。后来先做了手术,而且手术很成功,她以为他会过来跟她说他不会和她结婚,反正这时候方颜的手术已经成功了,如果真的这样,她也没有办法。她一直在等他过来,可是几个月过去了他一直没有行动,所以她去找他,如果他当面说不想和她结婚不想娶她的话她会答应,然后潇洒的走开,可以他说时间她定他都愿意配合,是啊,她一直都知道他是一个重承诺和信用的人,又怎么会突然反口呢。好吧,既然这样那就让她来反悔吧。她不傻,明知道他不爱她还要一头栽进去陪了自己的幸福的事她不会做,可是爱他这么久都没有得到他的回应她真的有点不甘心,所以她计划了今天的逃婚。在准备婚礼的期间,奶奶、哥哥、爸爸和小雅不止一次的劝她,好几次她都想告诉他们她的想法,最后还是忍住了。最让她意外的是今天母亲和她说的那些话,她很高兴母亲能想通。其实如果当初郑伟谦没有答应她的要求,她想她还是会匿名去捐骨髓给方颜的吧,她认为自己不是一个真的很坏的人,就拿她当做一个陌生的普通人,她想她也会愿意救她,更何况那个人体内还留着一半和她相同的血。

    她一字一句说得清清楚楚,郑伟谦也听得真真切切,牧师被弄得一愣一愣的,现在是怎么样,女方是想当场悔婚吗?今天这场面可不小呢。那些观礼的人也骚动起来,纷纷议论着这是怎么回事,在场的记者也蠢蠢欲动的拿出自己随身携带着的‘傢伙’一副随时准备上前的样子。

    郑伟谦怔怔的看着她,表情有些呆滞,脑袋里还在消化着她说的话。

    林玄璇看着他如此模样,笑着上前拥抱住他,这是她给他的告别拥抱,在他耳边她低声说道:“我放过你了。”说完放开他,拿掉那戴在头上的轻纱,提着婚纱的裙摆,转身娇笑的往外跑去,清脆悦耳,银铃般的笑声回荡在每个人的耳边。在经过教堂大门的时候,她转身冲他喊道:“去找她吧,我祝你们幸福。”

    大家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一幕,等众人回过神来的时候,林玄璇早已经消失在大家面前,跑得无影无踪。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那些八卦的记者们,当发现新娘已经逃走的时候,他们当机立断兵分两路一路去追新娘,一路马上窜到郑伟谦面前问道:“郑先生请你说明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郑先生,林小姐这算是逃婚吗?”

    “郑先生,林小姐说的‘去找她吧,我祝你们幸福’是什么意思,请解释一下。”

    “郑先生,你和林小姐出了什么问题吗?还是说林小姐爱的人根本不是你,今天的婚礼本就是逼与无奈?”

    记者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完全没有给人喘息的机会,这时候整教堂乱成了一团,逃婚,这种状况不是应该出现在电视和小说里吗?

    没等大家从新娘逃婚的状态中走出来,这边沉默许久的新郎突然展露出笑颜,拨开前面的记者,冲父母说道:“爸妈,我先去北京。”然后纵身拔腿就跑了出去。

    这又是什么况,新郎也跑了,不是跑去找新娘而是说要跑去北京?还是说他事先知道新娘会去北京吗?

    记者惊愕过后忙着要追上去,却被林一凡在半路拦下,他将本来之前准备犒劳他们的红包分发给他们,还保证说对于今天的婚礼,下午林氏和英伦会举办一个记者会,到时候会回答大家所有的问题。如此他们也不好在多说什么,只能悻悻然的等待下午的记者会了。

    再看林家和郑家的人,并没有因为这场婚礼闹剧而不高兴,相反的两家的人都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因为他们都知道,如果他们两人真的结合了一定不会幸福,所以这样的结果反而好。只是,他们两倒是走得潇洒,留下这些烂摊子全都要他们来处理,郑嘉伦一想到下午记者可能会问道的尖锐的问题就不住的摇摇头,抬头看见林振阳皱着眉头,目光正好与他相遇,两人相视一笑。

    下午三点五十分郑伟谦站在北京方家的别墅前面,手里拿着脱下来的新郎礼服,领带松垮的挂在脖子上,头发因为奔跑早已经凌乱,额头还渗着奔跑后的汗水,整个人有些狼狈。心里带着激动和狂喜,郑伟谦伸手想去按那上面的门铃,却发现自己的手不住的颤抖着,他知道这是因为他太激动了。他没有事先打电话给方颜,他想给她惊喜,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里。

    深吸一口气,郑伟谦按下门铃,没多久门被打开了,开门的是陈妈,之前陪老太太去医院看方颜的时候,郑伟谦也在,所以她认得他,只是讶异他现在怎么会在这,而且还这样狼狈的样子。

    “郑少爷?”

    “陈妈,我……我找方颜。”郑伟谦说道,脸上带着难掩的喜悦,为等一下就可以见到她,也为以后可以不必再分离。

    “呃?”可是小姐在一个月前就走了,她想这么说,可是看他的样子还是先让他进来再说吧。“先进来吧。”让开道让他进来,给他倒了茶,然后去找方君行和白韵出来。

    “伟谦?”方君行意外在今天在这里见到他,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今天应该是他结婚的日子才对吧。

    “舅舅。”之前在医院他就跟着方颜这样叫方君行,这样的称呼让他觉得他离方颜好近,他喜欢这样叫。

    “你怎么在这?今天不是……”

    “我来找方颜,她在休息吗?我想去看看她?我能进去吗?”现在在他只想先见到方颜,今天这一切对他来说发生的太不真实了,他要看见她才能确定这到低是不是真的。

    “呃。”方君行看看白韵,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和他说。

    “伟谦,你先坐下,颜颜她回美国了。”白韵这么对他说道。

    第八十三章结局

    方颜站在小洋房前,门前的水泥空地旁边那些杂草顽强的在水泥地的连接处一棵棵冒出来。距离上次来这已经有一年半了,当初他们在这里相遇,开始了他们的缘份,虽然现在看来是有缘无份的,但是这段感情是她要珍藏一辈子的,她并不后悔。

    “小姐?”一位中年妇女冲方颜走来,方颜认得她,这几天她站在这几乎天天都会碰到这位妇女,想来是这附近的居民吧。

    “你是在叫我吗?”方颜有些不确定,比较他们不认识。

    中年妇女走到她身边,看了看房子,然后转身对她微笑着,“这家住户在一你多前就已经搬走了,你是想他们这家什么人吗?如果是的话我可以帮你试着联系看看,我记得他们应该是全家搬到上海去了。”中年妇女热心的说道,她就住在隔不远的那栋小洋房里,这女孩是三天前来的,这三天来她去买菜或经过这里每天都会碰到她,就这样站这看着前面的房子,有时候笑笑,黯然的垂下眼眸,她想她可能不知道这家人已经搬迁了,所以在等吧,等这一家人的出现,于是她今天朝她走过来,想说帮帮她也好。

    对于她的热心方颜很感谢,微笑着说道:“我没有找人,我之前在这里住过,我很喜欢这里,现在要离开了,所以想过来看看。”

    “原来是这样啊,瞧我多管闲事了。”中年妇人笑着说道。

    “不不,没有的事,很谢谢您。”方颜真诚的道谢,她喜欢这里的民俗文化,这里的人总是待人真诚热心,说起来她也算是半个小镇的人,母亲的祖籍就是这里的,所以才要求说死后回这。

    两人客气得又聊了一会儿,中年妇人想起什么,然后就先走了。

    方颜看着眼前的洋房,手下意识的摸索着右手无名指上的戒子,以后她只能偷偷的思念那个男人的温柔和两人一起时的甜蜜了。那人在三天前已经成了别人的丈夫,配偶栏上写的已经是别人的名字,所以她只能暗地里怀念他们之间的一切了,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在这个开始他们缘分的地方,那现在就让他多看几眼这个地方吧。

    腰间突然伸出一双手,讲天牢牢的圈进一个熟悉又温暖的怀抱。靠着那宽广的胸膛,她可以感觉到那颗心脏在强有力的跳动着,耳边传来急促的呼吸也同样告诉她身后的人刚才跑得有多急,有多紧张。

    方颜不敢动,甚至不敢呼吸,更没有勇气转过身去确定那身后的人。只是傻傻的这样子站着,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就这样一颗接着一颗的滚落下来。

    手慢慢的覆上那紧圈住自己腰的手臂,同时她明显感觉到那腰间的力量被身后的人加重了,熟悉的触感让她忍不住哽咽得问道:“是……是你吗?”声音带着不确切,还带着一丝丝惊喜,此刻的她多怕这种感觉是她的幻象,像海市蜃楼般会稍纵即逝。

    郑伟谦将头埋在她的颈间,熟悉的气味和手上的感觉都告诉他这一切都是真的,在他没日没夜寻找三天之后,他终于将她拥在怀里了。

    “你真是让我好找。”埋在她颈间,郑伟谦呢喃出声,声音带着沙哑和疲倦,语气却透露出点点不满。

    “真的……是你?”方颜仍没有勇气回头,这样的感觉太不真实了,她一下难以接受。

    郑伟谦将她板过身来,让她面对着他,然后低头狠狠吻住她,不似以往的温柔,霸道的强撬开她紧闭着的贝齿,长舌几乎是迅速缠上她的,强行邀着她与他一起共舞着,像是想要向她证明什么,又像是让自己确认什么。熟悉的亲密让方颜不自觉的在他的霸道中慢慢的回应着。

    直到两人快要喘不过气来的时候,郑伟谦才不舍的放开她。手抚上她微红的双颊,带着暗哑的嗓音温柔的说道:“现在确定了吗?”

    方颜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凌乱着的头发,带着疲惫的面容,那先生的胡渣已经悄悄在他下巴蔓延开来,却丝毫不减他的帅气,更是给他添了几分成熟男人的味道。她确定是他的,但是脑袋却不听使唤的摇了摇头。

    “不确定吗?那我们再确定一次。”说完唇又紧紧覆上她的,这次似像刚才那般急躁和霸道,先是轻轻的触碰着她的双唇,慢慢的勾画着她那优美的唇线,然后在她微启开嘴的时候迅速的将舌头探入进去,轻轻的探寻着她的,然后接触着,搅拌着,吸允着。

    “这次确定了吗?”眼中还带着迷离,深深的看着她。

    方颜喘息着点点头,她确信了,这样的亲密只有他才能给她。只是他为何在这?

    像是已经洞悉了她内心的想法,郑伟谦主动说道:“婚礼上林玄璇想通了,我们没有结婚,所以我来找你了。”说着将她紧紧得拥在怀里。

    方颜伸手回抱着他,眼里含着泪水说道:“真的吗?”

    “真的。”郑伟谦也红了眼眶,将她抱得更紧,“以后我们再也不分开。”这是对自己的保证,也是对她的承诺。

    “嗯。”流着泪,方颜用力的点着头,这次她再也不要放手了。

    两人相拥着,许久才放开对方。方颜伸手触摸着他那带着疲态的俊脸,有些心疼的说道:“瘦了。”

    “嗯。”因为她不在身边,他每天都逼着自己努力工作,好让自己忙着,没有空余的时间去想她。

    “怎么知道我在这?”来这她谁都没说,这几天她把手机关了,谁都没有联系,让自己沉寂在往事的回忆里,回忆着他们之间的一切。

    “感觉,感觉你会在这,所以来了。”郑伟谦这么告诉她。

    方颜笑了,她喜欢这样的说法,不管是真是假。

    他没有说他当初去了北京,也没有说他连夜赶赴美国,也不告诉她因为着急找她他有去了香港,也不说最后是在方睿的提醒下才来了小镇,在去过她母亲坟墓前才确定她真的在小镇,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找到她了,他愿意给她制造些浪漫,只为她那美丽的笑颜。

    “你住在哪?我好累。”找到她了,握紧了她的手了,他才发觉这几天他几乎没有时间去睡觉,现在困意排山倒海般来了。

    看着他的疲惫,她有些心疼,伸手牵过他的,微笑着说:“我带你回去。”

    郑伟谦微笑着同她前往,这种感觉很好很幸福。

    夕阳剪影下他们的身影,那是一对恋人幸福的倒影。

    ——全文完——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