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密妻 正文 番外
全本小说网 canvas-backpack.net 加入收藏
    ☆、淡淡的幸福1

    重新举行过婚礼之后,在于芬芳的坚持下,米佳和严昊搬回了严家的大宅。说是觉得严昊之前的那套公寓太小了,现在人口多了地方不够住,非要他们搬回来才好。

    严昊留恋的看着这里,这里他和米佳生活了三年多,如果要他选,他并不想离开。

    “我觉得这不挺好的吗,就多了一个严然,人口能多到那里去,真不明白妈的算数是怎么学的。”严昊嘀咕着,所有的不情愿和不满全都挂到了脸上。帮忙收拾着自己衣物,西装外套,裤子,衬衫,领带,分门别类的一一从衣橱里拿出来,好让米佳整理着放到行李袋里去。

    米佳没有转头看他,手上的动作依旧,脸上却因为他的话忍不住露出了笑容。严昊好像变了,不若以前那般一板一眼,有时偶尔会露出小孩子的脾气,她更喜欢现在的他,因为她知道这才是他原本那最真实的一面。

    严昊停下手上的动作,想到什么,抬眼往门口看去,玄关处的鞋架上边,一盏暗色的壁灯挂在墙上,没有很华美的外形,没有精湛的工艺制作,不炫目,也不吸人眼球。但是看着那壁灯,严昊的嘴角却不自觉的微微泛起笑意,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幸福感觉,甜甜的很暖人心。

    他还记得以前虽然和米佳沟通不多,那时候他工作很忙,也很拼,回家的时候往往总是已经半夜,但是不管多晚,回来的时候门口总是有一盏小黄灯亮着,很温暖很舒心,而米佳也总是在他打开门的同时已经从卧房里出来,穿着睡衣,脸上带着浅笑,上前接过他的公事包,替他换下穿了一天的西装外套,柔声在耳边问道:“吃过了吗,要不要我弄些夜宵。”语气不亲昵,却让人听了很舒心。

    嘴角的笑意扩大了,看着那壁灯的目光缓缓的转向那个在一旁折叠衣服的小女人,她经问他说是什么时候爱上她的,他说不知道,但是现在回想他也许有些清楚了,在那看似平静无波的日子了,他对她一点一点的上心,她就像一个带着温暖的人,一点一点的将他的心温暖,他渴望那种被人在意和温暖着的感觉,从最初的渴望到喜欢再到爱上,这个过程不需要轰轰烈烈,却来得真实。

    放下手中的衬衣,上前从身后拥抱住她,将头埋在她的颈间,吸取着她身上特有的味道,呢喃着出声:“老婆……”

    已经很习惯严昊如此的突然‘袭击’,米佳并没有因为他这突然的动作而吓到,脸上的笑意依旧,手上的动作也依旧,随着米佳手上的动作,严昊拥着米佳的身体也随着摇晃着。

    “怎么啦。”米佳随口问着,不一定需要什么答案,话音里还带着浓浓的笑意,她很享受这样的温馨时刻。

    没有抬头,将头埋得更深了些,深深的再吸了口气,“我一点都不想搬。”闷闷的,带着些孩子气,严昊赌气的说道,“要不我们就不搬了,反正就多一个严然,我们可以把那间客房给改一下,改成严然的房间,你说好不好。”

    将最后一件衣服折叠整齐,米佳微笑的转过身,一手圈着严昊的脖子,用手指点了点他的鼻子,朝他呶呶嘴,好笑的说道:“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知道什么?”严昊微蹙眉,没有明白她话里的意思。

    “妈她是怕孤单,所以才要我们搬回去啊。”双手圈着他的脖子,米佳解释道。

    “之前不好好的吗,也没见她孤单啊。”

    唉!他不想搬,这里有他和米佳所有的回忆,无论甜蜜,无论痛苦,这里有他们从开始到相爱的全部,如果能够,他甚至想以后都住着,到时候他们会有孩子,如果是女儿,他会宠着她,不管她想要什么,他都一定想办法满足,他想他们的女儿一定会像她妈妈,眼睛大大的,笑起来还带着深深的酒窝。如果是男孩,那么他会教他学习,教他一切做人的道理,然后教他建筑,教他从商的手段。这些他曾经设想过不止一次。

    “那别墅太大了,自从爸爸走了之后,妈妈她一个人在那么大的房子里一直都很孤单,所以她之前就算不有多不喜欢我也要搬来和我们一起住,因为她怕寂寞,她需要亲人,爸爸走了之后,你就是她最亲的人,难道我们要让妈妈一个人在那个大别墅里孤孤单单的吗?”米佳歪着头,好笑的问道。

    “我同意她来我们这住。”他只是不想离开这。

    米佳踮起脚尖,调皮的凑上前,用牙齿轻轻搭了下他那高挺的鼻子,“我们这三间房间,我们一间,阿姨一间,严然一间,你是想让妈妈过来要睡客厅呢还是打地铺啊?”

    “之前……之前好像没有这问题。”他记得之前严然和母亲也住这,但是并没有这方面的问题。

    “严然的身份妈妈现在嘴上不说什么了,也接受了他,但是心里不可能是完全没有芥蒂的,当初她当严然是自己的孙子疼着,自然原意每晚疼爱的哄着他入睡,但是现在妈心中有根刺,对着严然,怎么可能还如之前一样。”

    看着她,严昊突然沉默了,他完全没有想到这个问题,他以为母亲接受了严然就能如同之前一样,原来,并不是这样的。细细想着米佳说着这些话,严然毕竟是爸爸和别的女人的孩子,不管他的存在原因是什么,对于一个是自己丈夫的私生子的孩子,妈妈能做到这样已经是不容易了吧。

    手环着她那纤细的腰身,稍稍用力往前一带,让她那柔软的身子紧紧贴着他的,不留一丝空隙,头抵着她的额前,“你总是要比我细心贴心许多,妈她最近疼你多过疼我,整天打电话来让我少加班,早些回来好好陪你,要不就问你说最近有没有哪里不舒服,食欲怎么样,倒是对我这个做儿子的不闻也不问。”声音带着笑,明明该是一句带有浓浓醋意和不满的话语,可是被他说的一点没有酸意。

    米佳脸微红,笑而不语,她知道于芬芳想问什么。而且经过苏雪的事,于芬芳待她真的是腾空了之前心里所有的偏见,待她就像亲身女儿一般,有时两人一起出去逛街,外人只当她们是母女,因为都说婆媳关系是最难的,所以他们不相信有婆媳能好的像她们这样。

    米佳微红着脸的摸样煞是好看,而她对严昊的影响力似乎一点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减弱,更甚至增强了许多。此时两人是亲密的紧贴在一起,她的柔软的丰腴紧紧的贴着他那精壮结实的胸膛,严昊的眼里突然升起一团火焰,那是他对她的渴望!

    低头攫取她的双唇,柔柔的轻吮着她的唇瓣,火热的舌撬开她的贝齿,入侵她的领土,勾撩着她,扰乱她的思绪,吸吮着她口中的甜美。

    他的吻有一种魔力,每每总是让她失去所有反抗的能力,他那独特带着霸气的气息混合着她的,勾起了她那体内蛰伏的。双手勾搂着他的脖颈,米佳像猫儿一样低吟出声。那停留在她那腰间的双手慢慢开始移动,技巧的从她的衣低探入。

    “咚咚……”在两人吻得浑然忘我的时候,那不适宜的敲门声在此时响起。“阿姨,奶奶派来的司机来接我们了。”严然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对于严然,米佳坦白告诉他自己不是他母亲,严昊也不是他的父亲,对于苏雪和严然自己本身的身世,米佳选择了隐瞒,所以严然一直乖巧的叫他们叔叔阿姨。

    米佳羞红着脸急忙推开他,这才想起昨晚婆婆打电话来说今天会派司机老王来帮他们搬东西过去。

    娇嗔埋怨的看了严昊一眼,略带着心虚的冲着门口,喊道:“来……来了……”

    严昊原本很不满自己的‘好事’被人打扰到,但是看着米佳如此娇羞惊慌无措的样子,心情却也还不错,嘴角淡淡的微微扬起,体贴的替妻子整理好有些微乱的衣服,开门一起出去。

    ☆、淡淡的幸福2

    这天阳光明媚,温度适中,不太热也不太冷,严家大宅里,几个贵妇穿戴着光鲜亮丽围坐着麻将桌,桌上除了麻将每个人面前还放着精致的餐点和咖啡,平时一帮贵妇总喜欢围在一起打打牌,聊聊名牌,聊聊自己的丈夫事业做的如何等等……

    坐在于芬芳的上家是泰和集团的李太太,看了眼自己前面的牌,微蹙着眉头,今天她的手气似乎特别的背,一直都摸不到什么好牌,连着不知道输了多少把了,她并不在乎那几个钱,但是打牌就是想赢,一直输让人怎么提的起兴趣。

    那经过专业修整过的指甲上涂着亮丽的鲜红,白胖的手伸上前去,似是犹豫了一下,然后不失优雅的摸了张牌,眼睛暗盍,瞧清了手中的牌,在看看自己眼前的牌,眉头皱的更深了些,甩手将手里的牌打出去,语气明显有着急躁:“贰万。”心里不禁暗骂着,这摸的都是些什么烂牌,没有一张是自己想要的。

    于芬芳看着她刚刚打出来的牌,心中大喜,缺的就是这一张,连忙抓来,满脸的笑意想藏都藏不住,“自摸清一色,李太太,谢谢哈。”和了牌,于芬芳还不忘朝刚刚给她送牌的李太太道谢,完全忽略了人家心中心里的想法。

    “严太太真的是好手气啊,这一下午全给你一家赢了。”坐于芬芳对面的张太太语气里带着酸气,显然心里也多少有些不服气的。

    “呵呵,什么手气不手气的,就玩玩嘛。”于芬芳笑着说道,心情自然是格外的好。

    “不玩了不玩了。”李太太有些不耐的将自己前面的牌全都推开,憋了一下午的气一下全都洒了出来,玩了一下午,没有一次是赢的,而且全都是自己送牌给人家,想想都觉得晦气。“没点意思……”

    见她如此,于芬芳嘴角上扬,意有所指的说道:“李太太该不是在乎那点钱吧?”

    “哼,我会在乎这点钱,真是笑话。”李太太冷哼着说道,故意抬手看看手腕上的钻石手表,借口说道:“我是看时间差不多了,我也已经出来一下午了,也是时候回去陪陪的那可爱的宝贝孙子了。”

    “对了,李太太,说到这个,我到想问问你,你儿媳妇怀孕的时候你们都给她准备些什么营养品啊,我家那个媳妇前段时间去医院检查,说是怀上了,我没什么经验,都不知道该给她准备些什么营养品。”说道孩子,一直没有怎么开口的林太太突然想到,开口朝人家李太太‘取经’道。

    “你家媳妇怀上了啊,我记得刚结婚没多久吧?”张太太插嘴问道。

    “呵呵,是啊,这可把我们家老林给乐坏了。”林太太笑呵呵的说道,满脸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那真的是恭喜呢!”张太太不忘道贺,“哎呀,我家那儿媳妇下个月就预产期了,之前医生B超做过来说是个胖小子呢。”

    “是吗,孙子好啊,对了,你让你儿媳妇顺产,大家都说顺产出来的孩子聪明些,我家宝贝就是顺产的,现在可聪明了,才一岁多,不但家里的人全都懂得叫称呼,晚上他爸爸回来的时候,还会摇摇摆摆的给他爸爸那拖鞋换呢。”现在这种时候,李太太总是不会忘记来夸夸自己的孙子。

    于芬芳沉着张脸,看着她们相谈甚欢的样子,心里有说不出的不高兴,米佳和严昊重新举行过婚礼也已经快一年了,可是米佳的肚子始终没有消息,由于之前米佳流产,自己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愧疚,所以就孩子的问题她一直没敢催着他们,可是人老了,总是想以逗弄儿孙为乐的,在她心里其实比谁都渴望想有个孙子。

    “严太太,你们家严昊结婚不短时间的吧,之前听说前几年就已经结了婚,去年又重新举办的婚礼,这算算时间也有快五年了吧,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呢?”看着她一脸紧绷,李太太故意把话题转移到她的身上,想以此来排解自己一下午的晦气。

    “他们……他们还年轻,并不着急,我,也也不急。”于芬芳故意逞强的说道:“其实小孩子挺麻烦的,哭哭啼啼,晚上让人睡都睡不安心。”说着心虚的端起桌上的咖啡,轻啜了口。

    李太太冷笑,看出她的心虚和不自在,嘲讽的说道:“该不会是……不会下蛋的母,还是严昊他有什么问……”

    “啪——”手中的咖啡重重的往桌子上一放,杯子里的咖啡顿时飞溅洒在桌子上,气氛一下子僵硬住,三人显然被她的举动有些吓到。

    于芬芳狠狠的瞪着李太太,她的话太恶毒,什么米佳是不下蛋的母鸡,什么严昊有问题,她们这些人知道什么,凭什么在这里乱说一气,“我告诉你们,米佳和严昊一点问题都没有,他们就是不想生,不行吗?你们管得着吗?碍着你们什么事了,哼。”起身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在楼梯口正好碰上听闻外面有动静从厨房里出来的管家阿姨,大声的说道:“阿姨,送客!”

    被当场直接撩下来的几位于芬芳的麻友,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其中当属李太太最为气愤,嘴里还不停得嘀咕着说道:“哼,真是有毛病,自己媳妇生不出来,还不准别人说啊!我看八成就是不会下蛋的母鸡。”

    闻言管家阿姨不悦的皱了皱眉头,几年相处下来她早把米佳当做自己的女儿看待,自然是听不管外人如此说米佳,沉着脸上前,冷着语气说道:“几位太太,请你们出去,我们严家不欢迎你们。”

    “你——”李太太气极,一个下人也来跟她呛声,他们严家还真是了不起,“哼!”狠狠的甩下手臂,转身离开。张太太林太太也有些不满的白了眼管家阿姨,起身尾随着李太太离开。

    ☆、淡淡的幸福3

    米佳有心事,这点严昊很肯定并且坚信着。

    湿漉着头发严昊从淋浴室里出来,看着呆坐在床声的妻子依旧维持着自己刚刚进浴室前的同一个姿势,再看看手中的毛巾,怔愣了好一会儿,最终抬步朝妻子走去。

    习惯真的是件可怕的东西,它一点一点侵蚀着你的生活,平时没什么,等你发现的时候它已然已经成为你生活的一部分,再去抗拒,已经不能适应了。

    将手里的毛巾塞到那个还在胡思乱想发呆的人儿手里,一个用力一把将她拉起,亲吻了下她的嘴角,“帮我擦头发。”

    每晚洗过澡之后让她拿着条毛巾把头发擦干似乎成了种习惯,以至于今天从浴室里出来没有看到她如往常一样接过他手里的毛巾来将他的头发擦至半干,总觉得像是有件很重要的事没有完成一样。

    米佳是个体贴的好妻子,平时晚上在书房里忙工作她总是会陪在一旁看看杂志,小说,或者上网,待他杯子里的茶喝尽,总是在第一时间给他倒上新的。晚上不管多晚她总是陪着他,等他一起入睡,由于不舍她陪着自己熬夜,也因此公司的里工作他总是尽量在公司完成。

    米佳回过神,冲丈夫柔柔的一笑,拿着毛巾替他擦拭这的头发。

    “刚刚在想什么。”严昊闭着眼,享受着妻子的服侍,悠悠的开口。

    手上的动作一顿,表情闪过一丝无奈,“没,没什么。”

    见她不想说,严昊也不逼迫,闭着眼感受着她那纤细的手指用柔柔的力道在他发丝间游走。

    米佳有些无奈的轻叹,今天下午回来她就觉得家里的气氛有些不对,婆婆沉着脸,晚饭都吃不到几口就回了房。而且就连管家阿姨也异常的沉默,脸上连笑容都看不见,最好趁管家阿姨在厨房洗碗的空档,再三追问下管家阿姨才把下午的事跟她简略的说了下。

    其实她怎么会不知道婆婆喜欢孩子,有一次管家阿姨的孙女过来家里玩,看见小女孩于芬芳欢喜的不得了,又是抱又是亲的,硬是留人家在家里玩了好几天,而后每隔段时间总要和管家阿姨说让那小丫头再过来住段时间,她从来不曾给我她压力,但是米佳知道她真的是很想抱孙子的,其实她又何尝不是呢,好几次午夜梦回,她总会梦到自己那个无缘的孩子,她梦见他喊自己妈妈,张开小手要自己抱抱,她多想,多么渴望,可是才一靠近,他就消失了。

    “怎么了?”不知何时米佳已经被严昊抱进了怀里,整个人跌坐在他的腿上。

    “啊,没,没有。”米佳回过神,冲他干笑着。

    严昊看着她,许久抬手轻拭去她那眼角的泪,“为什么哭。”

    “啊!”这才意识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流泪了,慌忙的抬手胡乱擦拭着。

    严昊拉下她的手,与他十指相握,眼睛定定的看着她,一字一句的问道“为什么哭。”

    “沙子…沙子进眼睛了。”米佳睁眼说着瞎话,最好这被打扫的一尘不染的室内房间里会有沙子,而且还会飞进她的眼睛。

    严昊轻叹,倾身探前,唇吻上她的眼眉,吻去那残留的泪水,一点一点密密麻麻的落在她的脸上,很轻柔,很珍惜。

    米佳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推到在床上的,他的吻很惑人,灼热而又细密。

    严昊除去她的束缚,让她整个人如初生婴儿般跃入他的眼帘。他搂紧她,不留一丝缝隙。

    略带这破茧的手在她身上游走,让她不住的颤栗,说不清是快乐还是难受,抱着他的头,手指插入他的头发,轻声呢喃着:“昊…”

    他并没有急于进入她的体内,一遍又一遍的亲吻的着她任何难以启齿的地方,他清楚她所有的敏感部位,让她在自己的身下战栗,轻吟,娇艳盛开。

    “昊…”米佳觉得自己简直快喘不过气来了,抓着严昊想推开手却下意识不住的将他拉得更近了些,呜咽着,轻喘着,“昊,我…”

    严昊将自己的坚硬温柔的进入她的湿润,同时也结束了对她的折磨和自己的折磨。米佳双手紧紧攀着他后背,感受他在自己体内,陪他一起沉沦。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人的气息慢慢由喘息渐渐变得缓和,米佳疲惫至极,一句话都说不上来,只能靠着他胸膛一点一点调整自己的呼吸。

    凌乱的被单下两人的身体还纠缠着,严昊调整好姿势,让她在自己的怀里躺得更舒适些,手轻抚着她的后背,那如丝般的触感让他几乎爱不释手。

    “告诉我,刚刚为什么哭。”手有一搭没一搭的在她后背来回轻抚,妻子有心事,做为丈夫,他必须弄清楚。

    微愣,米佳不语,只是摇头,搂着那精瘦腰身的手搂得更紧了些。

    严昊轻叹,将她拉起身,深深的看着她,亲吻她的眉,眼,鼻,最后回到你柔软的双唇,轻喃着问道,“米佳,我是你的谁?”

    米佳一愣,不解的看着他。

    “我是你丈夫,这世上我是你最亲密的人,可是你有心事却一个字都不愿意跟我说。”严昊搂着她,下巴抵着她的发心。

    “我…”她只是不想他为他操心,她不想他为公司忙的同时还要分心她的事。“我…我只是不想你替我担心。”

    “你是我的爱人,是要和我共度一生的人,我们能分享的不仅仅是快乐,还有忧愁。”严昊一字一句的说着,声音很有磁性。

    枕着他的胸膛许久都没说话,就在严昊以为她睡着的时候,只听见耳边传来幽幽的声音。

    “我想宝宝…”

    ------题外话------

    番外欠了很久,也不知道还有没有人看…。

    ☆、淡淡的幸福4

    在印度洋宽广的蓝色海域中,有一串如同被白沙环绕的绿色岛屿—马尔代夫群岛。许多游客在领略过马尔代夫的蓝、白、绿三色后,都认为它是地球上最后的乐园,而有些西方人更喜欢称马尔代夫为“失落的天堂”。

    “好漂亮!”看着眼前这白色的沙滩,仿佛置身在梦境中的景色,让米佳不禁直叹这儿的美丽。

    男人从身后将她拥进怀中,下巴抵靠着她的肩膀,唇在她的耳边轻轻偷了个香,低沉又魅惑的问道:“喜欢吗?”

    “嗯。”米佳重重的点头,转身,手轻搂着他的脖颈,踮脚轻轻的啄吻他的唇,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喜欢,好喜欢。”

    看着她着美丽的笑靥,严昊觉得这一个星期来的连续加班是多么的值得,他喜欢她的笑脸,如果可以,他想让她一直这么笑着,再也不愿意看到她在他怀里默默无声的流泪,那样几乎是在凌迟他的心,他不舍。

    “可是,你的工作怎么办,前几天去公司,秘书小姐告诉我说最近有个建案要投标,现在出来,真的没事吗?”他有多忙她在清楚不过,她知道他是怕她胡思乱想所以才会突然说要带她出来旅游散心。

    伸手拨开那被海风吹乱的头发,拥着她朝沙滩上的躺椅走去,“我是公司的老板,底下还有很多各个部门的经理和负责人,而且各个都是高薪聘请过来的,不是所有的事都要我亲力亲为,我请他们可不是做摆设,他们也要替我分担的。”

    “真的没有关系吗?”米佳还是有点不放心,她知道在工作上自己帮不上他,所以她尽量少让自己麻烦到他。

    “对我来说你才是最重要的,如果这次建案投不到标那就下次,没有什么可以和你比,明白吗?”严昊看着她,一字一句的说道。

    真的是不想哭的,不想感动的,可是他的话犹如一股暖流直抵她心底那最柔软的地方,让她觉得自己是这世上最幸福的人,被人爱着珍视着。

    “傻瓜,哭什么。”严昊轻笑着,替她拭却脸上的泪水,打趣着说道:“我这次最最重要的任务就是陪严太太好好的玩,开开心心的度假,你可要好好配合合作才行。”

    “呵呵。”米佳破涕为笑,重重的点头,学着他说道:“那我的工作就是要配严先生好好的放松,休息,你也要努力配合我才行。”

    “嗯,为商之本,互惠互利,行,成交了。”

    在马尔代夫最享受的是就是看海!

    这里的娱乐以水上活动为主,潜水是最佳的选择,但是悲哀的是两人谁都不会。但是在米佳看来这一切并不遗憾,她认为其实旅游并不是玩疯,玩累,和心爱的人一起牵手漫步在这迷人的沙滩,偶尔划水,偶尔冲浪,或者乘坐木舟或快艇游览各个小岛,乘着玻璃钢底船潜入海底看鱼,体验完全不同的经历。

    为了这次的旅行,严昊真的是做足了准备功夫,旅游指南,网上查资料做功课,了解每一个旅游景点和特殊,甚至为了给她一个惊喜,特地从另一对夫妻那高价订了那位于希尔顿度假酒店的海底餐厅,在这就餐整个人仿佛置身在那缤纷绚丽的海洋世界,颜色鲜艳的成群珊瑚鱼紧贴着四壁通透的餐厅游过时,甚至给人一种置身于鱼缸内的错觉,而而鱼在外面往里看。

    他们并没有预定酒店,而是订了那极具马尔代夫特色的‘水上屋’。每间屋子都是独立的,斜顶木屋的样式,原生态的草屋顶,依靠钢筋或圆术柱固定在水面上。屋子距离海岸大约10米左右,凭借一座座木桥连接到岸边。

    “这真美!”米佳双手抱膝坐在那木质的地板上,夜很静,依稀可以听见海浪拍打木板的声音。

    严昊端着红酒在她身边坐下,轻揽过她让她靠在自己的胸膛,轻声附和,“是很美。”

    “再多待几天我就真不想走了。”米佳轻笑着说。

    “那就不走了,我们在这住下来,我们在这也开家度假屋,来接待世界各地来着游玩的人。”

    “呵呵,那要把妈妈和严然他们接过来。”靠在他怀里米佳娇笑着说道。

    “嗯,都接过来。”

    这话没有人会当真,但是听着很是悦耳,让人心动。

    米佳笑着抬头,亲吻他的脖颈,亲吻那深深的喉结,亲吻他的脸,他那高高的鼻梁,紧贴着他的薄唇,吐气如兰的轻喃:“昊,谢谢你。”谢谢他的珍爱和疼惜,这个假期她真的很快乐,也很幸福。

    米佳很少主动,但是每一次都让他心动不已,反手扣住她的头,一手搂紧她的腰,一手紧扣着她的后脑,长舌滑入她的口中,缠绕着她的,执意要邀她与之起舞,她尝到他嘴里的红酒的味道,醇醇的酒香就着他的热吻回味弥漫在她整个口腔。

    亲吻似乎已经满足不了他的,严昊是一个喜欢掌握的人,很快他就反客为主,双手拨开去她身上的衣物,沿着脖颈一路往下,留恋在那让他为之迷恋的柔软。

    “嗯……”米佳难受的轻吟,胸前的凉意让她有些无措,揪着他的头发,有些艰难的轻唤,“昊……”

    严昊抬头,重新覆上那娇艳的红唇,啃咬,吮吸,暗哑这嗓音,低沉的在她耳边说道:“我们……进去。”

    下一瞬,米佳整个人已经揽腰被抱起,一阵短暂的眩晕之后,回过神来,人已经躺在房间的大床上,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这是自己深爱着的人啊!米佳低低的笑着,抬手环着他的脖颈,对准他的嘴,献上自己的红唇。

    窗外海风轻抚这海面,海水小弧度的拍打这木板,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题外话------

    努力更新番外中~

    ☆、淡淡的幸福5

    莫振勋进来的时候,米佳独自一人坐着,翻看这手里这几天连夜做好的账目和报表。

    “抱歉,临时有个客户要求改设计图。”说着将手上的那西装外套脱下,随手扔在一旁的沙发上,快步走到米佳的面前坐下。

    “我们不用这么客气吧。”米佳笑道,将手上的账目和报表递上前给他,“这是这个月的账目和报表,你看一下,没有问题的话我直接上报了。”

    罗丽结婚了,奉子成的婚,而预产期就在下月,这个月开始放产假,而‘莫氏’那边,由于莫怜萱的出国,许多事现在都由莫振勋代为打理,两边忙得是不可开交,所以找临时代理做帐第一个就想到了米佳,毕竟米佳之前在‘新雅’待过,对于公司的业务要相对比其他人要了解许多。

    莫振勋只是随意翻看了下,没有细看,直接合上报表和账目,说道:“没什么问题的,你直接报上去,这段时间麻烦你了。”

    米佳笑笑,问道:“怜萱还没回来吗,该去了有半年了吧?”

    “嗯,以前天天忙在公司里,也没什么机会出去,这次出去,估计玩疯了。”说道妹妹,莫振勋不自觉的眼神都柔和了许多,语气里也带着浓浓的宠溺。

    “你——”米佳刚想说些什么,却被身后的敲门声打断。

    “叩叩。”秘书端着咖啡进来,“振勋,你的咖啡。”声音娇娇柔柔的,看着莫振勋的眼神更是无比柔情。

    米佳挑眉,她刚刚叫的不是莫总,而是振勋吗?

    莫振勋皱了皱眉,冷然道:“放下吧,在公司一律叫我莫总,我不喜欢公私不分。”

    小秘书两颊爆红,抿了抿嘴,有些委屈的点了点头,退了出去。

    待秘书离开,米佳看着他,不禁有些讶异,“你……”

    “你想说什么?”

    “你和她……那怜萱……”米佳欲言又止,“算了,感情的事你们自己知道,别人给了不意见和建议。”

    “什么意思?”莫振勋蹙眉,有些不明白她这话里的意思。

    “没什么,当我什么都没说吧。”看了看手表,拿过桌上的文件,“时间差不多了,那我先把这些资料送去,先走了。”说着转身准备离开。

    “我送你。”莫振勋起身,送她出去。

    等电梯的时候,看着她略有些显得苍白的脸,不免关心道:“你的脸色看上去不太好。”

    “是吗,可能这段时间有点累吧!”突然眼前一阵眩晕,让米佳整个人险些站不住。

    见状,莫振勋忙扶住她,“你没事吧?”

    “没……没什么,只是有点晕。”米佳安抚的冲他笑笑,头一下子好像突然变的沉沉的,应该是昨晚连夜赶这报表没怎么睡的缘故。

    “需要我打电话给严昊吗?”莫振勋有些担心的说道。

    “我没事,可能是昨晚……”话还没说完,米佳只觉得眼前一黑,整个人无意识的往身后倒去。只隐约的听见身旁莫振勋大声的喊着她名字,可是想睁眼,却一点力气都没有……

    眼皮还有些重,口有些干干的,想抬手却使不上力,只觉得被人紧紧的握着,不留一丝缝隙。

    “米佳,醒了吗?米佳……”她听见身边有人在轻唤着她,柔柔得,很温柔。她努力的睁开眼,眼前模糊的脸逐渐由模糊到清晰,俊脸依旧,下巴冒着新生的胡渣,看上去有些疲惫,只是那双眼晶亮的非常有神。

    昨天还在北京开会,突然接到莫振勋的电话,电话是他在医院打的,说米佳在医院,当时他吓的心脏几乎都快停止了,一年多前的那场车祸真的吓怕他了,几乎有些不敢问出口为什么,沉寂了许久才听见电话那边莫振勋带着笑意的恭喜他,说米佳怀孕了。这样大悲和大喜,巨大的落差让他口不择言在电话里将莫振勋狠狠的骂了一顿,然后会都没开交代都没有的从会议现场火速赶到机场订了最近的一趟航班赶回了上海。

    “昊……?”伸手想去摸他,有些不确定,她记得他不是去北京出差了吗?

    “是我。”拉过她的手放在嘴边亲吻着。

    环境有些陌生,她记得她刚刚在等电梯的,只是眼前突然一黑,其他的事就不记得了。轻皱着眉头,“这里是哪,你不是去北京了吗?”

    “不去了,以后我天天守着你,哪都不去。”伸手温柔的将她额前的碎发拨开,欠身在她额前落下一吻,喃声说道,“米佳,谢谢你。”

    捧着他的脸,有些疑惑的问道,“怎么了?”

    看着那略带着疑惑的脸,嘟囔着小嘴,严昊忍不住欠身细细的啄吻,眼,眉,鼻,嘴,一处都不放过。最后大掌拉着她的小手,最后覆在她那此刻还平坦的小腹上,“米佳,我们有孩子了!”

    米佳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只是愣愣的看着他,手下意识的紧紧贴着小腹,像是要感受什么。

    “我们有孩子了。”严昊深情的看着她,一字一句的重新说道。

    这是高兴的事,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应该是欣喜若狂的,他们多期待要个孩子,一次一次的的满怀希望,一次一次的失望落寞,此刻有种不真实的感动,“真的吗?”她想笑的,可是眼泪好像从来就不受她的控制,一下就满了眼眶,然后一滴一滴的顺着她的脸颊往下落。

    “傻瓜。”严昊笑骂她,倾身一点一点的吻去她脸上的泪,唇贴着她的耳际,“当然是真的,我们……我们就要当爸爸妈妈了!”

    ☆、淡淡的幸福6

    严昊真的是说道做到,整个怀孕的过程几乎是寸步不离的陪着米佳,工作全都在家里的书房进行,每周会有公司的部门主管来家里进行列会,连一些非常重要的会议,开放投标,房展等等全都由公司的副总负责出席参加。所以每次公司的副总见到米佳,总是免不了要抱怨说她怀孕比他自己的老婆怀孕还要辛苦,工作量不在一倍的加,而是几倍几倍的增加。

    面对公司一些主管的抱怨米佳也很是无奈,她珍惜,小心肚子里的孩子,但是她并不娇气的,也不曾一次跟严昊说让他别担心安心去工作,严昊总是笑,然后拥着她,手小心的覆在她的肚子上面,轻柔的说道,“理解我初为人父的激动心情,我们已经错过了一个孩子,这个孩子对我来说就如同至宝,我片刻都不想离开,我想陪着你和孩子,这个过程我一天一秒都不想错过。”

    闻言,米佳再也说不出反对的话了,其实她也是享受和珍惜他在身边的,虽然对副总很是抱歉,但是允许她就这么自私一回吧。

    米佳的孕像出现的很早,三个多月的肚子看着就如别人5个月那般大小,但是各项检查全都是合格的。每一次产检都是严昊陪着去的,在怀孕4个月的时候医生安排了米佳做B超,结果是令人意外的,更是惊喜的,米佳怀的是双胞胎,而且还是龙凤胎。

    两人激动的相拥,那种心情是说不出的激动和高兴,流着泪,米佳在他耳边轻声的说道:“是他回来了,昊,是他回来了,是不是……”

    严昊拥着她,紧紧的拥抱着,红着眼眶,点点头,肯定的说道:“嗯,他是舍不得爸爸妈妈,所以回来了。”

    除了米佳和严昊,最开心的莫过于于芬芳了,从得知米佳怀孕开始,索性牌也不打了,整天就忙着手准备着小孩的衣服,鞋子,儿童床,玩具等等一切她能想到的东西,学着上网,去逛一些准妈妈的论坛,记下一些怀孕要注意的事项,查询孕妇的营养餐,变着法的每天和管家阿姨煮着东西来给米佳吃。甚至还拿起了一些童话书,说是要以后孩子出生后每天晚上给他们讲故事,一天一个都不要重复。

    10月,不冷不热的月份,下午米佳挺着大肚托着腰在大厅里来回走着,严昊和公司的一些主管正在书房里讨论下个月北京房展的事,于芬芳在房里午睡,管家阿姨在花园里侍弄着那些之前她栽下来的花花草草。

    一手托着腰,一手扶着肚子,米佳穿着拖鞋在那柔软的地毯上来回走着,脸上始终带着恬静的笑意,现在的她就像个笨笨的企鹅,蹲不下去,低头也看不到自己的脚。

    由于肚子太大,没走几步就有些累了,蹒跚着步履慢慢的朝一旁的沙发走去,身体向后,小心翼翼的在沙发上坐下,突的肚子一个阵痛,里面的小家伙似乎睡醒了,开始活动了。摸了摸自己那圆滚滚的肚子,“淘气!”说话时连眼睛都带着笑。

    在沙发上坐了会儿,突然觉得有点渴,起身想去厨房倒牛奶喝,脚下摸索着拖鞋,半天也没有摸索到,米佳有些挫败,摸着肚子喃喃的说道:“宝贝,你们说妈妈是不是很没用啊,自己连个拖鞋都穿不了。”

    像是听懂了母亲的话,两个小家伙大幅度的动着,好像是在表示同意。

    米佳笑骂,“两个小坏蛋,连你们也笑话我。”

    不过今天似乎有些不对劲,肚子里这两个宝贝好像不是在和她嬉戏,阵痛一阵一阵的,突然米佳觉得自己下身有液体顺着她的大腿流下来,是要生了吗,预产期明明是下个月才是啊!

    严然下午没课,没有和同学出去玩,背个书包直接回家来,才推门进来,就看见米佳坐在沙发上脸色有些发白,表情有些痛苦,忙跑上前,“阿姨,你怎么了!”

    米佳手紧紧抓着沙发的扶手,困难的说道,“快……快去,去书房找叔叔下来,说,说阿姨…快生了……”阵痛来的很快很猛,几乎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严然有些吓到,怔了怔,猛的反应过来大喊着朝楼上书房跑去,“叔叔,叔叔……阿姨要生小宝宝了,阿姨要生小宝宝了……”

    担架床上,米佳的小脸刷白,阵痛折磨得她几乎说不出话来,汗水打湿了她的头发,紧紧的贴着她的脸。

    严昊紧紧握着她的收,如果可以,他多么喜欢自己去替她承受。

    “米佳,我们破腹吧。”再这样看着她痛下去他真的快疯了。

    米佳摇头,抓住他的说,大大的喘着气,“不…不要,破腹对孩子不好,我……我可以的。”

    “可是你……我不忍心你这么辛苦。”

    “不辛苦,不辛苦的,这,这是我们的孩子,再疼再痛我都快乐。”

    “米佳……”抓住她的手放在嘴边亲吻着,这个女人,要他怎么不爱她!

    在整整阵痛了六个小时后,米佳被推进了产房,严昊陪同着。许是闹腾了整个下午,两个小家伙终于不在折磨他们的母亲了,整个生产过程非常的顺利,姐姐先出来的,然后半个小时后弟弟也呱呱落地,脐带都是严昊亲手剪下的。

    ——全文完——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