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潇然梦下部 第112章 番外之后记 礼物 (2)
全本小说网 canvas-backpack.net 加入收藏
    第67章番外之后记礼物(2)

    看到那个标了"1"号的箱子吗?用贴了对应号码的钥匙打开它。对了,就是垫在最底下的那个,取出来,打开了吗?……记着,乖乖按顺序来,不许先开其它的!

    卫聆风笑得甚为无奈,很是鄙视自己得将那些小箱子都一一取出,才打开标着"1"号的红木箱。翻开,他有些呆愣,那竟是……厚厚一叠画。

    卫聆风探手将厚厚一叠画小心翼翼的取出来,捧到案几上,然后一张张翻看,却越看越是惊心。这些画有的精致传神,画的是不同地方的种种风土人情、街道建筑、山川地理,看笔法精妙绝伦分明是祈然细心绘下来的。有的画,笔触简洁带着冷峻,画的多是习武招式,出招形态以及兵刃铸造,显是步杀的手笔。剩下的三分之一笔法稚嫩,画工潦草,却带了勃勃生机,其中有形状古怪的各式船舶,也有各式衣着美食,不用说自然是冰依留下的啦。

    卫聆风默默地听着纸张页页翻动的声音,竟觉得无法抑制心里那股暖流的奔腾。这上百张的画,张张细致,浸融心血,绝非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

    他粗略地将那些画翻完,重新地放入1号箱中。取出信来,继续细读。

    看到那些画了吗?总想着要有数码相机该多好,我们三个就不用每到一个地方就画的如此辛苦了。恩,接着开2号、3号、4号箱。这里分别是祈然收集整理的医书,步杀融会的武功心法,还有我记录的各色佳肴烹制方法。不要觉得这些没用,其实对一个国家来说,这些都是很基本的民生,你可以把好的提取出来,传授给专人,然后在民间多方流传,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5号、6号箱中的东西都是祈然一人整理的。好像是他阅历了如此多国家之后,总结出来的许多对你施政有好处的方案,以及每一个地方详细的风土人情,管理文化等等,你可以对照那些图细细研究一下,应该会对你有好处。

    7号箱中是我们在艾非而国吃到的一种可长时间保存的美食,特地捎去让你尝尝。8号箱中是我们在伊修大陆看到的一种很奇异的小佩剑和……

    ……

    16号箱,呼,终于到最后一个箱了。卫聆风,听祈然说元月十六日是你的生辰,所以我是在这一日让杰森带出的。虽然不知道这个木箱何时才能到你手中,但还是要跟你说一声:生日快乐!……

    卫聆风浑身狠狠一震,竟止不住眼眶的发红,手指的颤抖。上个月八号,宫中曾举国庆祝他的生辰,甚至大赦全国三日。可是,却无人知道,那个日子是卫聆风的生辰,而非萧祈轩的。只是短短的一句生日快乐,只是简简单单的一箱礼物,仅此……而已。他淡淡一笑,已然恢复了平日的冷静,继续读下去。

    最后这个箱中,是我单独送给你的生日礼物。你打开来,里面是一本我精心杜撰和收集的笑话……好吧!我承认我很无聊,可我实在是想不出能送你什么。除了快乐,你还会缺什么呢?什么也不缺了啊。所以,这里的三百六十五个笑话,就算不能让你开怀大笑,至少也能让你稍稍展颜吧。一日一篇,一年后,我定会想法托人将第二本笑话、我们三人的礼物以及正在编纂的《无游天下录》送去给你。以后,每年的每年都是如此,直到……我们回来的那一天。

    卫聆风,最初的梦想,最早的渴望,你,握在手中了吗?不是对天下权势的贪恋,不是对至尊宝座的向往,而是……心底最深处的那份憧憬和愿望。如果,你已经在一步步向你梦想的迈进了,那么,还有什么理由放弃,还有什么理由让自己不开心呢?

    无论走得多远,走了多久,天和大陆终究是我们的家,我们的归处。卫聆风,希望你能好好治理这个国家,好好对待你的子民,更希望……你能幸福快乐。

    此致!

    天和1264元年1月16日凌晨三点(?)

    水冰依字

    卫聆风小心地将信纸折起平放在手心,良久都只是这么面露微笑静静地看着。心底有细细的暖流在窜行,淡淡地几乎察觉不到的温暖,让他说不出的舒适安心。

    转瞬,他又觉得自己好笑,居然会有一瞬间庆幸,自己从来未被她们……遗弃。

    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心思,卫聆风忍不住抬手拂了拂额角,笑得三分苦涩、七分无奈,还有一分异样的沁人心脾。朕定是被那丫头带坏了,他如是想着。

    晶莹修长的五指拾起那本装订精致的《开心每日》,为那幼稚的封面又呆愣了许久。随即摇头轻笑,卫聆风一手执书,另一手动作优雅的翻开第一页,清秀娟雅的墨黑字迹瞬间映入眼帘。

    开心第一日。

    一日旅行船在海中遇到风暴,游客扔掉了船舱中所有的东西,却还是不能阻止船的下沉。旅行船有八人,李大,李二,李三,李四,李五、李六、李七和一个小孩。他们中必须有几人跳下海去来阻止船的下沉,可是谁都不愿意放弃求生的希望。于是最终他们决定以讲笑话的方式来决定生死,抽签决定讲笑话顺序,若是讲出的笑话能让所有人都发笑,便不用跳海自杀。

    第一个抽到签的是李三,他虽自叹霉运,但一想到自己平日能说会道,倒也不怕。三角眼滴溜溜转了个圈,开始绘声绘色地说道:

    "从前有三个人,张三、秦四。王二麻子,一起在冬天结伴出行,路上因为太冷,投宿在一户农家避雪。但农家屋子太小,只能挤进去两个人,另一个必须睡猪圈。于是三人划拳,张三输了,只能去睡猪圈。过了一会儿,张三捂着鼻子跑了回来,说那猪实在太臭了,他受不了,宁愿冻死。秦四没办法,只好换他去猪圈。过了一会儿,秦四也捂着鼻子跑回来说,那猪不是一般的臭,他也宁愿冻死。王二麻子无奈之下,只好自己去猪圈。过了一小会儿,那头猪跑了过来说,那个人是谁啊,实在太臭了。"

    满船的人哄堂大笑,李三正得意之际,却发现李五一脸迷惘,脸上没有一丝笑意。绝望之下,他只好纵身跳入了海中。

    今天的笑话讲完了,预知后事如何,请听明天分解。

    卫聆风微微一哂,心道:好笑不觉得,愚蠢倒是真的。想着,便毫不在意地往后翻了一页,权当无聊……

    我说卫聆风,没听我的劝告是吧!又翻过来了是吧!好,那你就继续看。

    卫聆风一愣,心里莫名突了一下,该不会被这丫头算计到吧?定了定神,他又觉自己杞人忧天,于是继续看下去。

    开心第二日。

    李三跳下海后,船扔在下沉,下一个抽到签的是李大,他虽不如李三活跃,却也讲得有模有样:

    从前,有个姓张的当官的人,他的性子特别急,有一天他去拜访同僚,正在喝茶叙话,有个仆人匆匆上堂禀道:"不好了,家乡来信,大人的姐姐死了。"这个姓张的立即嚎啕大哭,伤心欲绝,他的同僚在旁边哭了一阵,见它如此悲切,不禁问道:"我姐姐死了,你哭这么伤心做什么?"姓张的吃了一惊道:"方才急着哭没注意到,原来是你的姐姐啊,我也正奇怪呢,我根本没有姐姐啊!"

    结果仍是满船皆笑,唯有李五一人茫然。李大悲啸一声,无奈之下也只能跳下海去。

    今天的笑话讲完了,预知后事如何,请听明天分解。

    卫聆风微微眯了眯眼,修长白皙的十指莹莹如有融光,迅速拈起书页翻过。

    卫聆风,你也太没有帝王风范了吧?怎能如此没耐性,无涵养呢,都叫你别往下翻了还翻。我如此衷心的建议你不听,待会可别后悔啊!

    卫聆风嘴角抽了抽,不再管那些废话,继续念下去:

    开心第三日。

    船仍在下沉,第三个抽到签的是李七。李七不善言辞,结结巴巴的说完了一个故事:

    有个人很爱学习,他变卖了财产,到很远的地方拜师学了三年杀龙的技术。回家后,乡亲们问他究竟学了什么,他就比划着给大家表演怎么按住龙头,踩住龙尾,怎样从龙颈上开刀……乡亲们笑了,问他:"什么地方有龙可杀呢?"

    说完,余下众人无一人发笑。李七灰心之下正准备跳下船去,李五却忽然爆发出一阵大笑。

    众人不由奇怪,于是问他为何发笑。

    李五抹掉笑出来的眼泪说:"我在想,刚刚李三那个笑话好好笑哦!"

    看到这里卫聆风忍不住抿嘴一笑,心道:这个笑话倒也别出心裁,也亏冰依想的出来。正思索间,发现这一篇仍未完,空了两行下面还有故事,于是噙着淡淡的笑容继续念下去:

    李五虽然发笑,但李七毕竟输了,当然仍要跳下海去。船的下沉之势变慢,眼看只要再抛下个人就能安全返航,于是,剩下几人继续抽签。

    忽然李六脸色一变指着墙角的小孩,骂道:"哎呀,这里还有个更傻的呢!聆风,还不过来抽签!在那对着本书笑什么笑,你以为你姓卫,就当自己是皇帝了?!"

    ^_^,今天的笑话结束了,卫——聆——风……PS:以后两天你就没笑话看了。

    空旷明亮的寝殿中,大大小小的红木箱子放了一地,案几上堆满了各种书籍珍品。而那个日日可见在案前批阅奏折的优雅男子,此刻正低垂了头,双手握拳贴在面前的书页上,从下方望去还能看到他克制不住,微微抖动的双肩。

    芊芊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还未等她开口,上头的男子已然抬起了头。脸上的笑意虽敛去了不少,情绪却显然还没从某些地方脱离出来。俊秀非凡的面容微微泛红,带着一分喜悦,两分懊恼,还有七分深不可测。

    芊芊忍不住问道:"皇上,是莹若来信了吗?"

    卫聆风点点头,指了指地上已经被他翻得七零八落的箱子,道:"这些都是她托人送来的。里面有些东西是给你和心慧、心洛的。"

    "是吗?"芊芊欣然一笑道,"那臣妾先谢谢皇上,也谢谢莹若了。"

    卫聆风淡淡点头,含笑将手边的书籍小心理起来。

    芊芊探头望了一眼那本蓝色封皮的书,忍不住踏前几步,好奇道:"皇上刚刚看的什么?怎的如此开心。臣妾也想分享……"

    "咳——"卫聆风脸上的狼狈之色一闪而逝,干咳了一声,迅疾如电地把那本《开心每日》塞入奏折最底下,仍觉不放心,左手漫不经心地压在上方,面色淡淡道,"也没什么。不过是本无聊的典籍。青衣,朕今日有些累了,就不召人侍寝。你也回去歇着吧。"

    芊芊眼中一暗,盈盈拜了下来,柔声道:"是,皇上。"

    芊芊退去后,卫聆风颇为无奈地扫视了眼从来都是干净空旷的寝殿,今日竟被自己弄得如此这般凌乱。正待召人来清扫,心中忽然一动,他缓缓收回了手。

    眼里泛起微微柔和的星光,带了几抹思念的酸甜苦辣,卫聆风最终长叹一口气,召人进来伺候更衣就寝,却未许他们清理殿中的一纸一物。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