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潇然梦上部 第107章 番外十 冲破时空的思念
全本小说网 canvas-backpack.net 加入收藏
    第88章番外十冲破时空的思念

    三个月后。

    百花争奇斗艳的御花园中,我一身紧身服饰,正举剑与人对抗。

    “啊——”我膝盖一阵麻痛,再架不住砍下来的剑,跪倒在地。

    “娘娘!”成忧慌忙撤回长剑,急切道,“娘娘可有伤到?”

    “没有!”我悻悻地敲了敲膝盖,啊地一声呻吟出声,气愤地道,“不打了!这膝盖一日治不好,我一日不可能恢复以前的身手。”唉,好怀念现代的高科技手术啊!

    “娘娘其实不必担忧,有皇上保护娘娘,想必娘娘……”

    “是是,我知道你家主子最天下无敌了!”我凉凉地损道,“可是夫妻毕竟也是一个夫一个妻,又不能合体,我总还得学会自我保护的方法吧?否则,卫聆风出外,我便是跟了去,也不过徒然成为他的负担。”

    成忧嘴角轻扬,沧桑的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忽然没头没尾地道:“谢谢!”

    我一愣,诧道:“谢什么?”

    “谢谢你让皇上如此开心,臣以前当真从未见过皇上每日都过得这般有生气,就好像是忽然间活了过来一般。”

    我淡淡一笑,转过身真诚地看着他,声音不高不低,却带着浓厚的感情:“你谢我做什么呢?我留在他身边,并不是为了他好,而是我发现自己已经离不开他。成忧,我才要谢谢你一直守护着他,从未放手。”

    “对卫聆风来说,你如师如友,甚至如父。”我轻轻拨开额前的碎发,笑得清浅婉约,“也许他没有发现,你也没有发现。一直以来,你都是他精神的寄托。所以,真的谢谢你!”

    成忧怔怔地看着我,半晌没能说出一句话。在我不耐烦决定离开的时候,他忽然冷漠地开口道:“你真的想学武功?”

    我心中一喜,唰地回过头去急道:“你有办法?!”

    成忧眼中的笑意一闪而逝,却还是板着付面孔道:“臣的确知道一种治疗受损经脉的心法和外功。不过,娘娘要想清楚,这种功法一旦起练就必须坚持七个月,期间辛苦臣也不多赘述了,而且绝不能有一刻的间断。否则,原本的努力成果无踪影不说,更是再无第二次机会。娘娘可愿尝试?”

    我沉吟了半晌,猛地抬起头来,笑道:“好,我愿意尝试!”

    大汗淋漓地回到落影宫时,某皇帝已经悠闲地坐在大殿中一边喝茶一边批阅奏折了。

    我将剑搁到他身边的案几上疲惫地道:“我先去洗个澡。”

    卫聆风点了点头,批阅奏折的手并没有停下来。我扫了眼他略显憔悴的面容,忍不住暗自摇头,最近看他真是忙疯了,当皇帝可真不是个好职业。

    洗完澡出来,我将已经冷掉的饭菜端到他面前,见他抬头看我,指了指,道:“吃饭。”

    卫聆风轻轻一笑,俊秀绝伦的脸上虽有疲惫,却掩不住那温柔之情。

    “来人!”他喊了一声,“将这些饭菜热了再端上来。”

    我愕然地看着他悠闲笑着的面容,由着他将我揽在怀里,在腿上坐下,诧异道:“你是为了等我才不吃的?”

    卫聆风不答,将脸埋在我颈间轻轻嗅着沐浴后的香气,才抬头道:“饿了吗?朕让他们准备了花蒸酿,是真正取自邺城的大米所煮,一会多吃点。”

    邺城……我怔了怔,便是原汀国。那个我与祈然擦身而过的都城。

    “冰依。”卫聆风忽然低低唤了声我的名字,扣住我的下颚,深吻下来,贴在我腰间的手,缓缓收拢,向要将我融进他体内。

    感受着他微微的不安,我在心底暗叹了口气,伸手搂住了他。

    半晌,唇分。卫聆风将我抱在怀里,由着那些侍女太监将饭菜送进来,又面红耳赤地退出去。

    我脸上红了红,尴尬道:“我……我们吃饭吧。”

    “冰依……”良久无声的卫聆风忽然淡淡地开口道,“你和祈然定然有很多好的回忆,朕确实不希望你时常想起他。却不能因为朕的不想,而剥夺你那些回忆。所以,很多事,只要能让你开心,只要你喜欢,即便会让你想起他,朕还是会去做。”

    “冰依,朕绝不会让你后悔放弃自己的世界,留在朕身边。”

    感动、温馨、幸福,还有生死不渝。我伸手紧紧搂住他脖颈,喃喃笑道:“卫聆风,你真不适合说这些话。不过,我听了很开心。”此生,我还有什么可遗憾的呢?

    “卫聆风,我要跟成忧学习一种能治疗我膝盖的武功。”我吞下嘴里的菜,道,“以后,可能会回来的更晚,你别再等我了。”

    “能治疗膝盖?”他微微一愣,“是什么武功。”

    “不清楚。”我撇了撇嘴,无奈道,“总之要坚持七个月,而且很辛苦就是了。”

    卫聆风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并不说话。

    这种功法确实要比一般的辛苦,早起贪黑不说,一天更是开不得口说几句话。天天不是汗流浃背,就是冰寒彻骨。

    三个多月来我日日被成忧折磨,都怀疑他是不是存心打击报复我了。只是我忙,卫聆风似乎比我更忙。每日回去都见他在伏案办公,只有在我吃饭的一小段时间,他才会放下奏折,看着我进食,而自己少饮几杯。

    晚上,我累得够呛,一沾床便沉沉睡去。而他能休息的时候,多已经是半夜。白天醒来常常是他叫醒我,接着我们便是各走各的路,他去上朝,我去练功。

    这日我练功练的已如入定般,全身真气更是被控制地如指臂使,好不惬意。忽然胸口猛地一阵气闷,胃酸汹涌般翻滚,我连忙控制好全身窜行的真气,脸色一阵发白。

    “娘娘,没事吧?”成忧一把扶住我,以真气探视我体内的体息运行,奇道,“并没有出什么岔子,娘娘觉得哪里不舒服?”

    我轻皱起了眉低头沉思,胸闷恶心,头晕目眩,这种情况也不是一日两日了。难道是这具身体出了什么问题?

    “娘娘,如有不适,还是休息半天吧。只要每日运行过真气一遍以上,还是可以见效的。”

    我点了点头,一边往回走,一边思虑着,到底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卫聆风。可是,至今仍不肯定究竟是不是身体与灵魂契合出了问题,如果不是,岂非害他瞎担心一场?

    对了,上次卫聆风说有永远锁住灵魂的方法,后来又没提,究竟是什么呢?

    恶——,胃酸又一阵翻滚,我面色苍白地走进落影宫,丫鬟们看到我吓呆了,忙扶住我,另一个匆匆赶去叫卫聆风。

    我伸了伸手想拦,没力气,算了!我叹了口气,在椅子上坐下来,心道:最好是请御医来先确定是不是身体的问题,可是叫御医的话卫聆风肯定会知道……

    等等——

    我呆了半晌失笑出声,握拳垂了自己脑袋一下,骂道:“没见过你这么笨的人,老是忘了自己是医生。”

    我挥了挥手让那些看傻眼的宫女太监下去,凝神静气,中食指搭上腕脉,闭上眼,仔细感触。

    十秒钟后,大殿中静寂无声。

    一分钟后,我呆呆地放开手,彻底被吓傻了,半晌才喃喃出一句:“不是吧……”

    一柱香不到的时间,门砰的一声被推了开来,卫聆风一脸紧张地冲进来,见我呆呆地仿佛灵魂出窍般,脸色都白了几分,一把抱起我,哑声道:“冰依?”

    我像木偶般松开掐在腕脉上的双指,看向他。

    “冰依!”卫聆风脸色骤然一变,忽然猛地攫紧我的双肩,低吼道,“你是冰依?!”

    “痛!”我低低呻吟了一声,随即垮下了脸,看着他小心翼翼地道,“卫聆风,我们打个商量吧。”

    卫聆风一怔,随即豁然松了口气,抱着我坐下来,悠然笑道:“又有什么鬼主意了?”

    我连忙环上他的颈项,换上一副讨好的笑脸道:“我想彻底把膝盖上的伤治好。”

    卫聆风愣了愣,随即眼中露出疼惜的神色,收紧了揽住我的手:“你不是正在治吗?”

    “那就是说你答应了?!”我好像生怕他反悔一般欢笑道,“所以喽,无论如何你都会让我随成忧学完那套功法。”

    卫聆风忽然松开了手,与我扯出一段距离,漂亮的眼眸微微眯起,带了几分危险的气息看着我。忽然忍不住嘴角轻扬,一脸你最好坦白招认的表情,随意道:“冰依,你最好别跟朕玩花样。”

    “我哪敢啊!”我连忙一副指天誓日的模样,慎重道,“我发誓,练功期间我一定会很小心的。”

    卫聆风微侧了脸斜视着我,脸上的猜忌和怀疑表情更甚。漆黑的眼眸深邃沉暗如夜,里面象有无数睿智的光芒在闪烁沉淀。

    忽然,他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垂了下去,目光停留在我平坦的小腹上。

    “冰依!!”他大叫了一声猛地抬起头来,脸上的狂喜和难以置信,与刚刚深沉难测的他简直判若两人,“你怀孕了是不是?!”

    “你怎么知道?”一脱口,我就知道糟了,还没来得及掩饰,身体已经被他紧紧抱在怀里,紧紧,紧紧,紧到像要把我揉碎融化了塞入他体内。

    “冰依,你终于不会再离开我了,永远不会!”

    发丝紧紧贴在锁骨上,竟敢到一阵湿热,我瞬间呆滞了,眼泪再控制不住夺眶而出,猛地伸手抱紧了他。他身上熟悉的龙涎香及体而来,环绕了我整颗心。

    原来,锁住灵魂的方法就是孕育一个小生命。原来,他一直都是以这样的心情,等待着我永远留下的这一天。

    忽然,他倏的推开了我,推完仿佛又觉得重了,忙上上下下查看了几遍,才站起身来,向外喊道:“来人,将太医院中中所有的御医都招来这里!”

    “不用这么夸张吧?”我连忙抓住他的手,他反手抓住我的,俊秀绝伦的脸上唇角轻扬,掩饰不住那无边的喜悦,却又带着几分慌张和不知所措。

    我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卫聆风,你不会是第一次当父亲吧?”

    卫聆风脸上的尴尬一闪而逝,他优雅却温柔地笑着抱紧了我,低声道:“朕不是第一次当父皇,我却是第一次当父亲。冰依,无论他是男是女,管他百年基业由谁继承,朕发誓一定会让我们的孩子过得自由,幸福。”

    我忙不迭地点头,笑着把脸埋入他胸口,这个我当然相信,不过……

    “来人。”卫聆风又唤来了宫女和太监,脸上挂着悠闲的笑容,却让底下的人全体紧绷,“以后,娘娘无论走到哪里,你们都要跟到哪里。若有什么差池……”

    “等一下!”我急了,拽住他的手,道,“你刚刚答应过让我练功的。”

    卫聆风挑了挑眉,挥手让战战兢兢的宫女太监下去,转过身姿态优雅地弯身抱起我,往床榻走去。

    “卫聆风,我跟你说真的。”我拽住他的衣襟,急道,“我想把膝盖治好。”

    “练功?”他嘴角微扬,将我在床上放了下来,随即自己侧身躺下搂住我,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似危险非危险,“冰依,你别做梦了。”

    这话说得欠扁的轻描淡写,让我一肚子的理直气壮和怒气楞是发不出来,真想一拳敲掉某皇帝脸上那天塌下来也在他计算之中的淡定笑容。

    “冰依,你也别动什么歪脑筋。朕会去警告成忧,若他再敢教你,朕便将他打发去飞鹰,永世不得回宫。”卫聆风脸上的笑容更甚,低下头在我唇边轻啄了一下,柔声道,“朕宁可就这么抱你一辈子,也不愿冒任何一分险。”

    妈妈的,太没天理了,这种怪物到底是谁生出来的?

    我看着他脸上宠溺、怜惜而又幽深难测的笑容,忍不住打了个抖。我仿佛,已经可以预见,自己将来被他制地死死的悲惨模样。

    不过,或许也会很幸福呢?你们说,是吗?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