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吊鬼室 第9章 绳子 (2)
全本小说网 canvas-backpack.net 加入收藏
    我顺从的将眼皮闭上,心想着她应该是要在我身上施法,开启我的阴阳眼吧!

    随即,我的眼皮感到一阵冰泠,好像有金属贴在我的眼皮上面,这让我的心头颤抖,想象得出是她将手上的匕首搁在我的眼皮上面,只要一个不小心,我的眼珠子很可能会受伤,所以我不敢乱动,全身僵硬得像是石雕像。

    她口中呢喃着一串咒语,随着咒音停止,她才把匕首拿开我的眼皮,可是她没让我睁开眼睛,所以我也不敢自作主张。

    半晌时间,周围变得安静,就在我觉得奇怪的时候,一股气息呼在我的眼皮上面,纪晓巧对着我的眼皮吹了一口气,我能嗅见淡淡的香味,这让我的心跳冷不防的漏了一拍,耳根子倏地发热。

    “好了,睁开眼睛吧!”纪晓巧说道,我这会儿才敢打开眼睛。

    我还来不及害羞,便被眼前的景象给吓傻了,整个一楼的走廊全是血迹,彷佛是刚发生过杀戮的凶案现场。

    我抬头看向纪晓巧刚才一直注视着的天花板,那个位置有一大块黑色污渍,就像是之前从阿光和顺生脖子的伤口流出的那种黑浊色污血。

    “那是什么?”我惊讶的问道。

    “走,到楼上去。”纪晓巧说完,和我一同往二楼的方向跑去。愈往二楼靠近,血迹愈是鲜明。

    同时,我还看见了之前所见到的网泡,那些包着人头的骇人网泡,这次定睛一看,数量似乎有增无减。

    我的四肢有些发软无力,不过这一次因为有纪晓巧和她的狼妖在旁边,所以我还能支撑得住,不至于吓得晕倒过去。

    到了二楼,放眼望去,整个走廊全然变了样,它不像是走廊,而像是一条冗长巨大的咽喉,我们就像是站在一只大蛇的喉咙处,随时会被吞咽下肚。

    墙壁是凹凸的鲜红色,就像是食道壁一样,甚至会产生蠕动,而那些宿舍房间的门板上面悬挂着血丝肉泥,让人不敢伸手触碰。

    地面和天花板有些凸出的疙瘩,这些疙瘩里面全是虫子或是尸体的断肢。

    我看了反射性的肠胃一阵翻滚不适,想要呕吐。不同于我的反应,纪晓巧丝毫不受影响,彷佛对眼前的情况思空见惯。

    我这会儿才明白,原来她眼中的世界是这个样子,我平常虽然可以看见异象,但我毕竟不是阴阳眼,所以看得不如她清晰、真确。

    意识到这一点,我心里顿时生起佩服与同情,因为纪晓巧的年纪看起来比我还小,而且她又是女孩子,究竟她是如何面对这一切的?我一个男人都快受不了了,她却要坚强的活过来,难道她平常所见的世界都是这么污浊恶心吗?

    “看。”纪晓巧伸手指向一道房门,叫我看过去。

    我这才停止脑中无关紧要的思考,朝着纪晓巧所说的方向看去,那一个房间的门板竟然会起伏律动,就像是心脏的跳动,一鼓一鼓的律动着,并且散发出浓浓的黑气。

    黑色的浓雾在门缝撩绕,就像房间里头有着浓浓的黑气,正在酝酿着要爆发。

    我先是一怔,随即想起了那个房间就是23A房间,也就是阿光他们口中所说的“封锁的房间”。

    那个房间果然有问题!

    纪晓巧笔直的走向那个房间,我因为害怕,所以犹豫了几秒才跟上,但是我刚要靠近那个房间,纪晓巧就伸手示意我不要再靠近。

    我停下脚步,疑惑的看着纪晓巧。

    “别过来,这里的鬼气不是你能承受的。”纪晓巧说道。虽然这话听起来像是瞧不起我,可是我仍觉得她是好意在关心我。

    我点了点头,站在一旁看着她,“你小心一点。”

    我说完,纪晓巧又露出那抹不自然的神色,她似乎是一个不常被关心的人,所以一旦接受到别人的关心,就会有些别扭害羞。

    纪晓巧点了点头,随后看向房间门,她的左手手指一掐,在胸前掐了一个指诀,随即将右手按在起伏律动的门板上面。

    她的手掌一接触到门板,门板竟冒出一股白烟,并且传来一声凄厉的尖叫:“啊──!”

    我愣了一下,惊恐的看着纪晓巧。纪晓巧的右手一用力,砰的一声,门板不再律动,死死的定回门框内,白烟淡去,尖叫的声音也停止了。

    那一声尖叫仍在我的脑海中回荡,使我想起之前陈明龙自杀的时候,我和阿光他们也在一楼听到尖叫声,莫非那时候的尖叫不是来自小黑,而是……这个房间所传出的?

    在纪晓巧的压迫之下,门板恢复了正常,不再像是有生命般的鼓动。而纪晓巧的额际间也渗出汗水,彷佛消耗了非常大的力气,虽然在外人眼中看来,她只是将手掌压在门板上面罢了。

    纪晓巧的左手依旧掐着指诀,丝毫没敢放松,一会儿,她喘了一口气,似乎在休息调整气息,之后她才又把右手搭在门锁上面,好像是要打开房间。

    我这时才想起来,那个房间是锁住的,而且钥匙早就不见了。我刚要提醒她,可是门锁竟然喀的一声,让纪晓巧给打开了。

    我先是一阵迷惑,但是很快就想通了,其实那个封锁的房间根本就没上锁,是我们误会它有上锁,所以从来都没有试过要去转开门锁,只是单纯的想着要先找出钥匙,而没发现它的房门其实只是被掩上,而没被锁住。

    我们产生这样误会也是正常的,毕竟没住人的房间通常会反锁,加上传说中,这个房间是封锁的,就更加不会有人闲着没事做,想要打开它试试。

    在我讶然之际,纪晓巧已经推开了房门,里头的黑气瞬间像恶灵的魔瘴扑向纪晓巧,想将她扯入房间里头。

    “小心!”我下意识的大喊一声。

    “喝!”纪晓巧的速度极快,握着银色的匕首向浓厚的黑雾砍去!

    “嘎──”的一声,乌鸦般沙哑的怪叫刮过我们的耳膜,黑雾顿时被割开,里头同时喷出黑浊的液体,溅往门口四周。

    一会儿时间,黑雾便从房间消逝,纪晓巧瞪着房间里头看。我见已经没有危险,于是移动身子靠向房间门口。

    房间里头的景象叫我骇然,但也让我恍然大悟,明白这一阵子的自杀事件从何而来。

    四人房的寝室中央悬着一条麻绳,麻绳的下端已被割断,但是上端仍然缠在灯座上面,这景象就像是耗子自杀的那一幕。

    这个房间里曾有学生上吊自杀,虽然学生的尸体已搬走,但麻绳却还留在原处,未被学校处理掉。

    麻绳下方有一道面目狰狞的鬼影,它就飘浮在绳子下端,用恶狠狠的眼神注视我们,我看见恶鬼的模样,顿时记起之前就是它缠在耗子的背后。

    而麻绳的左右两侧,还有两道青凛的鬼魂,它们像是被束缚住,各有一条无形的绳子纠缠在它们的颈子,我一眼就认出这两道青凛的鬼魂是谁,它们分别是耗子和陈明龙!

    耗子和陈明龙的鬼魂被困在这个房间里,他们的表情痛困,像是还停留在窒息死亡的那一刻,然而它们彷佛没有意识,一点儿也没发现我们的存在,在它们的认知中只剩下了痛苦、不安、害怕的负面情绪。

    “不要妨碍我。”房间中央的恶鬼忽地说道,他的声音低沉可怕,彷佛是来自地狱的呼喊,它的影像明明就在我们前面,可是声音却远得像是从深渊里传上来的。

    我不由得打了个寒颤,惊恐的看着恶鬼。

    纪晓巧紧紧的握着银色的匕首,眉头紧紧皱起,好似打算要和这只恶鬼奋力一搏!

    我还来不及劝阻她,纪晓巧的身影已经飞奔而出,直冲进23A房间里头。恶鬼见状,同时伸长了五指利爪,向纪晓巧的脖子掐过去,像是要拧断纪晓巧细白的颈子。

    就在恶鬼与纪晓巧快要接触到彼此的同时,房间顿时产生变化,周围的景象在瞬间扭曲变形,变成一股巨大的漩涡,我心头一惊,直觉这一道漩涡会将纪晓巧的灵魂撕碎。

    这是恶鬼的陷阱!它是故意要引纪晓巧进入房间里头。

    “不要!”我大喊一声。

    一直站在门口观看的狼妖此时也终于按捺不住,宛如察觉到危险,它纵身化成一道白影飞入房间里面,加入里头的混战。

    狼妖的速度非常快,我甚至看不清楚它的动作,只见它跃到纪晓巧和恶鬼中间,挡住恶鬼对纪晓巧的攻击,同时尾巴一扫,将纪晓巧的身子推出房间外。

    纪晓巧随着这股力道被推出房门口,直接撞到我的身子,我们两人同时摔倒在地上。

    狼妖的妖力明显胜过恶鬼,房间里头的漩涡如同被打破的镜子,裂成了数百块碎片,接着化为铅粉消逝在我们眼前,房间再次回复正常。

    当我看清楚情势的时候,恶鬼已经被狼妖的獠牙咬住。

    此时不只是房间的景象正常了,就连走廊上面的斑斑血迹也逐渐消失,那些恶心的画面如同潮水一般退去。

    狼妖的牙齿用力一咬,恶鬼发出嚎叫,一道声音高亢的像是用铁钉刮花玻璃,尖利的令人心底发颤。

    随后,狼妖一口吞噬了恶鬼的魂魄。不到几秒钟的时间,我便看见房间里面的另外两道鬼魂发生变化。

    耗子和陈明龙的表情变得缓和安祥,束缚着他们的无形绳索松脱了,他们的影子渐渐淡去,最后也从房间里头消失了。

    狼妖走出房间,它一边走着,一边舔舐嘴角,好似饱食了一顿美味。

    纪晓巧从地上站了起来,她将银匕首收好,不改一惯的冰冷态度对我说道:“好了,答应你的事情处理完了。”

    说完,她转身便要离开。

    我见她脚步有些蹒跚,心想应该是刚才摔倒的时候扭到脚,于是反射性的唤住她:“那个……你还好吗?”

    “没事。”她简洁的回答我,脚步没停下的继续往楼下走去。

    我跟在她身后,可是因为狼妖在她身边的缘故,因此我不敢靠得太近。一回想起刚才的情景,我仍心有余悸,觉得刚才的打斗太过惊心动魄,短短几分钟的时间,狼妖及时迅速出手解决了这次的事情,但若狼妖的速度再慢上个几秒,纪晓巧可能就会出事了。

    “纪、纪小姐。”我不知道要怎么称呼她,最后只能用这种生疏的方式叫她。

    她没有响应我,直接走出了宿舍,然后往校门口的方向前去。

    我跟在她后面,直到快走到校门口的时候,我才又说道:“谢谢你,这一次真的很谢谢你。”

    听到我的道谢,纪晓巧总算停下了脚步,她侧着脸回头看我,好像有话要对我说,可是又犹豫着要不要启齿。

    我没问她要说什么,只是静静的等她做出决定,我总觉得这样是两人最好的相处模式,因为她好似不习惯与人有太亲近的关系。

    一会儿之后,纪晓巧才说道:“你会继续当舍监吗?”

    “啊?”我呆愣了一下,没想到她会这么问,说实话,经过了刚才的事情,相信任何人都无法继续留在宿舍内当舍监,但我却觉得她希望我能留在宿舍,虽然我不明白原因是什么,不过我傻傻的点了点头:“嗯,可能会。”

    纪晓巧闻言,接着说道:“好,你继续待在那,有事情打电话给我,如果觉得宿舍出了怪事,立刻通知我。”

    听她这么一说,我忽地觉得自己骑虎难下,如果我这个时候又反口说要辞职,好像刚才是在耍她似的。

    我皱起眉头,为难的说道:“好,如果有事情的话,我会通知你。请问……是不是宿舍怎么了?”

    我记得她刚来的时候,明确说过除了处理阿光和顺生的事情之外,她不会再帮我其它的事情,所以我很好奇究竟是什么原因改变了她的态度。

    纪晓巧看向宿舍的方向,好一会儿才对我说道:“那里不单纯,就连那一只恶鬼……也不单纯。”

    “什么意思?”我一下子会意不过来。

    “那只鬼脖子上的勒痕不正常,他生前不是自杀的,是被杀死的,它的勒痕不在下巴和颈子的交接处,而在颈子的中间,所以他是被活活勒死后,才被布成置上吊的情况,又或者……它是被鬼害死的。”纪晓巧说道。

    我顿时感到毛骨悚然。

    “有人在操控恶鬼,想利用这间盖在极阴之地上的宿舍做坏事,不过对方应该没想到,会被我坏了他的好事。”纪晓巧露出生气的表情说道:“我要查出后面的主使者,就算查不出来,我也不能让他的计谋得逞。我猜,他近期应该会再有动作,我想让你留在宿舍帮我监视。”

    我听得头晕,万万也没想到事情竟然这么复杂,听起好像是在说,其实这一次不是单纯的灵异事件,而是背后有另一个主谋者在进行某项阴谋。

    万一真的是这样的话,我要是继续留下来岂不是太危险了!这次我因为要救阿光和顺生,已经无意中破坏了对方的计划,要是我又留下来,对方一定会想办法铲除掉我。

    我害怕得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是又想到要是一切就像纪晓巧所说的,如果我就这样逃走,这些住宿的学生只怕会全部惨遭对方的毒手。

    就在我犹豫不决之际,纪晓巧从口袋中拿出了一个玉佩交给我:“这个给你,它可以防身。你自己……要小心。”

    她像是不常对别人说出关心的话语,所以表情有些别扭。

    我接下她递给我的玉佩,小小的,只有一个五元硬币大小,可是握在手心里,却有股暖流直渗入我的血液,暖流随着血液流进我的胸膛。

    我紧握着这枚玉佩,好像能感受到一股勇气,最后我点了点头,说道:“好,你也要小心。回去之后用热水泡一下脚,再冰敷一阵子,这样会让你的脚踝舒服一点。”

    纪晓巧闻言,露出淡淡的笑容,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她的笑容。

    我送她上了出租车,看着她离开,不由得感到一丝怅然,不过现在更让我烦心的事情还在后面,宿舍究竟藏着怎样的秘密,又酝酿着什么样的阴谋?我看向宿舍的方向,心头不禁再度浮上烦乱与恐惧。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