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禁忌之化劫 第15章 尾声
全本小说网 canvas-backpack.net 加入收藏
    在云林的山里,有一间原本香火鼎盛的庙宇,之前信徒是络绎不绝,从山脚到半山腰的小径上,全是叩拜之人。

    因为听说那庙灵验得不得了,有位活菩萨在里头。

    只是,某天有人指称看见了庙里闹鬼,那庄严神圣的活菩萨变成了恶鬼,吓得信众们连滚带爬的逃下山,还有人去报警!只是警察上了山,却不见任何异样。

    当天晚上,那间庙被一把火给烧了。

    火光冲天,在山脚下的人都看得见,消防车上山费了一番功夫,因为看着火光在前头,却发现完全找不到方向;附近的人率先过去灭火,说也奇怪,再多的水都浇不熄,急得居民是慌乱无措,就怕这把火再往旁边烧,会造成山林大火。

    消防车好不容易到了,洒水车一样浇不熄大火,这边儿拼命救,那边儿越烧越旺,只是奇怪,这大火就只烧着那间庙,烧掉旁边一块竹林,其它连一片叶子都没烧到。

    消防人员都说没看过这种诡异的大火,而且那晚明明吹的是东南风,可是庙着火时,连空气似乎都停止流动。

    庙烧得精光后,火自己灭了,还没等消防人员再次以水浇熄,晴空万里的天空就突然打了个闷雷,哗啦的一阵倾盆大雨,彻底的解决了火苗。

    那雨又大又急,冲刷了许多泥土、冲掉了灰烬,也冲出了地底下无尽的枯骨。

    翌日天气放晴,许多骷髅全露出地面,吓得民众不知所措,警方也立刻前来关切,才发现这过去是个乱葬岗,只是尸首之多,让人匪夷所思。

    接着,就有专业人士出面了,捡骨师跟法师,一一出现,超渡****连续做了一个月,总算还给那片山腰一个平静。

    只是,这庙烧毁了,那庙里的住持呢?所有相关的和尚,还有位藏真大师,怎么都不见踪影?几经追寻,到现在还是没有找到下落。

    男孩按着遥控器,希望可以再看到相关新闻,不过事情隔了太久,早已没有任何新闻价值了。

    转眼间,已是炎炎夏日的暑假了。

    「阿呆!」妈妈走了进来,「不要老坐在里面啊,羽凡他们来找你了!」

    「喔……。」阿呆勉强的从床上爬了下来,一脸无精打采的样子。

    「喔什么!年轻人干嘛这样没活力的!」妈妈用力一击儿子的背部,但竟然没打到?

    一抹妈妈看不见的红影挡在阿呆背部,「她」舍不得干儿子被打。

    「谢啦,干妈!」阿呆回头跟母亲吐了吐舌,「还是干妈对我比较好!」

    「咦?学姊!妳太宠阿呆了啊!只是被抽去一些生命力,有必要这么小题大作吗?」妈妈很生气的对着阿呆的左方说着,「妳这样宠下去不行的!以后他……」

    阿呆加快脚步的走了出去,干妈早就飞出去了,一辈子跟看不见的人说话,妈也真厉害。

    『你还好吧?应该快恢复了,四十九天快到了!』穿着红衣的女人灵体,有着清秀的脸庞,心疼不已的看着阿呆,『真抱歉,我没办法帮上忙……』

    「拜托!干妈,妳去了要是被魔吃掉,我会哭死的!」阿呆对着红衣守护灵微笑,「我只是被抽掉了一半的生命力而已,再过阵子我就可以跟一尾活龙一样了。」

    「哈啰!看我买什么来给你!」王羽凡站在万应宫外面,拎着饮料在等他。

    「干妈!帮我看一下,那完全是羽凡了吗?」阿呆存有戒心,迟迟不踏出门坎。

    「是的,神已经走了。」

    所谓请神容易送神难,没人料得到最适合神明依凭的身体竟然是王羽凡!说来也对,她平日就容易被鬼缠着,却又影响不到她,因此神明选她依附的确是明智的抉择。

    只是,神明帮他们的代价,为什么是拿他七七四十九天的精力交换?明明是上王羽凡的身、是表姊他们请的神啊!害得他一整个虚弱,阴鬼上身加纠缠,烦都快烦死他了。

    而且降临之后还没有很快走,「王羽凡」硬是吃了一星期多的水蜜桃,才开心的离开。

    因此王羽凡小姐本尊不但伤口全数愈合,还失去了一个星期的记忆,醒来时还大惊小怪,说她的记忆跳跃,啥都不记得了!

    拿走他的体力就算了,最过份的是,为什么──要让他不能戴眼镜!?

    害得他每天都见到一堆充斥在人世间的鬼,又不能完全不理,真的看了都火大!

    「别不高兴嘛!再几天你就没事了!」王羽凡满脸歉意的看着他。

    「你怎么还是很无精打采?」班代一脸忧容,「又生病了吗?」

    「没有!就是提不起劲!」他微笑着摇头,接过羽凡买的饮料,「你们怎样?骑脚踏车出去玩吗?」

    「嘿呀!希望你快点恢复体力,我们就可以一起去玩了。」她好期待,希望可以快点跟阿呆一起出去。

    「我才不要!上次就是妳提议说要骑脚踏车,才害我们撞上姓赵的、再淌进那个浑水里,害得我现在……!」

    「喂!你自己也想跟那个『卐应宫』了结的啊!」王羽凡才不让他把事情乱推咧。「现在解决了,你要很开心啊!」

    「当我被当成交换给对方的代价时,我会开心吗?」他重重的叹了口气,「还有,我们那件事害得表姊期末报告没写好被当掉,你知道我现在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吗?」

    两个同学没人说话,选在学期末搞这种事,的确是太太不明智了。

    「咦?」班代忽然直了直身子,往右手边看去,「欸……是赵先生。」

    他们三个人站在骄阳底下,看着熟悉的车子缓缓驶来,的确是赵友志。

    经过调养,他背部被撕烂的皮肤已经做过几次换肤,算是手术完成了,身上的伤好得很快,但是心里的伤却不是那么容易痊愈。

    他带了初次跟阿呆他们见面时的那家豆花来,班代去搬了折迭桌,他们躲在庙宇屋檐下面吃豆花、喝饮料,倒也非常畅快。

    但赵家在事情过后,并没有恢复正常生活。

    安安跟柔柔已经对母亲心生极大的恐惧,连他的父母都一样,即使廖舒雅身上的魔物已经走了,孩子却再也无法跟母亲相处。

    他躺在医院的时间,廖舒雅的父母亲负责照顾他们夫妻俩,廖舒雅整整睡了快一个月才醒来,一醒来就是无止尽的哭泣;至于她的父母,也很后悔当初的迷惘,竟把魔物当菩萨,还让女儿不吃不喝的被利用,甚至引以为傲。

    在父母细心的调养下,廖舒雅日渐丰腴,总不像被上身时的可怕,但是她心底受到的创伤,却似乎再也无法平复。

    她得不到孩子的爱,想抱安安却被拒绝,孩子们视她如恶鬼,吓得嚎啕大哭;而公婆也自己到外头租屋,不愿与她多说话,尔后她夜里常做恶梦,总是梦到那时的事情,哭喊着「不要占我的身子」。

    接下来,她的梦境延伸到白天,变得疑神疑鬼,只要有个影子就会歇斯底里的以为是小鬼,只要有人来,就会逼问对方是不是「卐应宫」派来的。

    到后来,除了他亲手端给她的东西外,她什么也不吃,她怀疑有人会下毒、会下药;所以她也不再出门,因为一出去,好像就会遭受到可怕的事情。

    「所以你太太现在……?」王羽凡试探性的问着。

    「她一个人关在房里,现在连客厅都不出来了。」赵友志也瘦了许多,「我打算搬新家,她现在对那间屋子也很害怕。」

    「是不是该带去看医生?我想可能是忧郁症了!」班代也提议着。

    「那也要她愿意出门才行,我不想再绑住她。」赵友志悲哀的说着,「连她爸妈来看她都会被她拿扫把打出去了,我想……要等她痊愈,还要一段时间。」

    气氛陷入僵硬,大家都不敢再说些什么;弄不好,说不定廖舒雅一辈子都是那样。

    「你知道什么是大劫了吗?」打破沉默的,是阿呆。

    赵友志抬起头,看着坐在他对面的高中生,泪水再也无法克制,啪哒就滴入了豆花里。

    「点那个平安灯、求那个签,说要化劫……,」他连连点着头,泣不成声,「到小庙去给八字啊……那才是当初所谓的大劫啊!」

    那签说得一点也没错,当初解签人说,舒雅今年不但有血光之灾,从意外到病痛全部都有可能,家庭的话,恐怕会四分五裂……。

    如果不去那小庙,大劫、和签上所写的,也全都不会发生了!

    到头来,正常的家庭生活已不复在,正常的人生也不存在,他必须全心全意的照顾妻子,几乎也无法好好工作了!

    「虽然为时已晚,但是,万应宫还是愿意让您为家人,点一盏平安灯。」阿呆站了起身,平和的看着赵友志。

    赵友志紧咬着唇,泪珠滚滚而出,恭恭敬敬的朝着阿呆点了头,随着他的引领,进入了万应宫的大庙里。

    他虔诚的祈求家人平安,安安跟柔柔顺利长大,妻子能够早日恢复正常。

    这是触犯禁忌的代价,他不得不承担,只是如果再来一次,他多希望可以听妈的话,当机立断,不去不知名的小庙!

    光明灯安置妥当,赵友志双手合十,再三请拜。

    「我可以问吗?」到离开时,赵友志忍不住问了,「那个藏真师父跟解签人呢?为什么连警方都没有他们的消息?!」

    阿呆挑了挑眉,耸了耸肩。

    「你知道为什么世界上那么多人,那个魔物偏偏挑你的妻子当容器吗?」阿呆反问了赵友志。

    「因为什么八字合、磁场对,还有什么顺眼!」

    「没错,容器不合,会发生很可怕的事……超级可怕!」阿呆嘴角挑起了笑意,「像是活着腐烂这种事,说不定也会有呢。」

    他看着天空,在万应宫以西有一条小溪,那儿最近臭气冲天,黑影笼罩,他想,可能有两个正在腐烂的活人,跟烂泥和在一起,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吧。

    然后也差不多该找个时间,再去跟那位魔物谈谈条件了!现在的他趋于弱势,最好是乖乖滚回家比较明智呢。

    「等我恢复后,我们到那边那条溪流去玩。」「骑那么远啊?」王羽凡有点讶异。

    「阿呆,你无缘无故要去哪里做什么?」还是班代聪明,因为班上有同学住那儿附近,总说那里最近怪怪的。

    阿呆没说话,只是笑而不答。当然要请羽凡去,必要时吓吓那魔物也好!

    他们回首,瞥了一眼赵友志,跟他挥手告别。

    赵友志轻轻的笑着,朝着三个高中生,深深的一鞠躬。

    他的大劫,就是进那庙宇化劫开始。

    但是他相信,劫数总有雨过天晴的一天,只要他撑下去,终于有一天,妻子一定能恢复正常的。

    明年,他要带着全家,一起到这间万应宫来,再点一次平安灯吧!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