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霸宋 第四卷  龙腾九州 0195尾声
全本小说网 canvas-backpack.net 加入收藏
    夏伯龙在榆关送走了岳飞,让他将自己亲笔书写的书信一并带回大宋,转交给大宋皇帝赵构。

    岳飞走后不久,岳家军便奉命撤离了河北,宋军在吴阶、吴璘、刘光世三人的督率下留守河北,对河北进行安抚。长城,真正的成为了一道分水岭,一道国界,除了西北原有的夏、宋国界不变外,河北的国界均以长城为界,以内属于大宋,以外属于龙帝国。

    宋军结束了长达十个月的战争,北方大地上一片荒凉,百姓流离失所,或流入龙帝国,或流入黄河以南。

    三月初三,宋朝皇帝赵构将江南两百万人口迁徙到河北,并且减免了河北的三年赋税,兴修水利,调拨粮谷,用海船运往河北。

    三月初四,一支宋朝水军出现在了辽东湾,巡视了一圈后,随即返回。

    三月初五,赵构向北方增兵三十万,以屯田为名,驻守在燕京府一带。

    三月初六,刘光世、吴阶、吴璘举行军演,一度逼向居庸关。

    一连串的消息几乎同时到达了榆关城,让夏伯龙感到了一种十分紧张的态势。

    放下手中的文件,夏伯龙轻轻地出了一口气,叫来了完颜陵,问道:“完颜宗翰可有消息?”

    “启禀陛下,斥候来报,完颜宗翰已经进入了会宁府,暂时没有最新的消息。另外,张俊、李良辅、柳承宗三位将军已经攻克了辽阳府,大将军韩世忠也已经陈兵在了会宁府外,据臣推算,金军已经剩下不到两万人马,已经是穷途末路了,过不久便会投降的。”完颜陵道。

    夏伯龙道:“关内的战事已经全部结束,关外的也要赶紧结束,这几天宋军咄咄逼人,颇有一番愈演愈烈的味道。看来,宋军是想向我军挑衅,以求达到让我军愤怒出兵的目的。你去传谕各处关要,让将士们严加把守,没有朕的旨意,就算宋军到了城墙下面,也不能有一个人闹出事端来!”

    “陛下,难道我们真的就这样忍气吞声?”完颜陵道。

    “有时候忍耐一下是有好处的,赵构将岳飞调走了,整个河北的宋军已经不再可预测之中,只要他们不公然发动攻击,我军就绝对不能出现差错,否则的话,就是我军背盟。大宋国力雄厚,可龙帝国虽然疆域广大,却地方贫瘠,没有那个雄厚的资本。大金一旦平定,百业待兴,我国只能休养生息!”

    “臣明白了,臣这就去传谕各处,将陛下的旨意传达出去。臣告退!”完颜陵缓缓地退了出去。

    夏伯龙在榆关苦苦地等待着大金或被攻克,或者投降的消息,这一等,便是一个月。一个月的时间里,宋军的河北三位统帅,吴阶、吴璘、刘光世率部多次挑衅,宋军水师多次开进辽东湾,这些都让夏伯龙感到了赵构那边给来的压力。但是他现在只能忍,忍住了这一时,就能得到一世!

    四月初一,岳飞率部返回了汴梁,一路上行程之慢,确实让人费解。但是对于岳飞来说,却是很艰难地走完了这段路程。朝廷拨来的粮食突然在海中遇到了海Lang,几十万石的粮食打了水漂,只有一小半运到了河北。河北饥民中有不少契丹人,公然发生叛变。岳飞就地镇压,一面安抚,一面绞杀,用了二十天的时间转战四方,终于平息了这场小规模的叛乱。

    京师的皇宫大殿里,宋帝赵构高高坐在了龙椅上,接见了凯旋归来的大宋兵马大元帅岳飞。

    “大元帅劳苦功劳,平定了河北诸地,又在途中剿灭了叛军,今日凯旋而归,朕定当重重封赏。大元帅,你说吧,你想要什么,只要朕能做到的,朕都给你!”赵构高兴地道。

    岳飞道:“陛下,臣为陛下尽忠,为国尽忠,不求任何封赏。只是,岳家军和大宋士兵壮烈殉国者多人,臣恳请陛下抚恤死者家属,以彰显陛下之恩德!”

    赵构道:“嗯,这是必须的。大元帅,你是我大宋的栋梁,是我大宋的中流砥柱,连续立下如此大功,朕想了好久,决定封你为王……”

    岳飞立刻跪在了地上,打断了赵构将要说的话,道:“陛下万万不可,自太祖太宗以来,功劳再大,也未曾有过异姓封王的先例。臣已经被陛下封为了侯,做个侯已经满足了……”

    “既然如此,那这件事就此作罢。朕赐给大元帅黄金五万两,美女三十名,以彰显朕对有功之臣的厚爱。”

    “陛下,臣只怕……”

    “就这样定了,大元帅再推辞不受,就是抗旨不尊!”

    “臣遵旨!”

    “好了,你起来吧!”赵构道。

    岳飞站起了身子,从怀中掏出了一封书信,捧在了手中,道:“陛下,这是龙帝陛下托臣转交给陛下的亲笔书信,说半年之后,居庸关上会晤……”

    “夏伯龙?你居然见过他?将信呈上来!”赵构道。

    当信被太监转交到赵构的手上时,赵构便拆开了信,看到信上面只写了简单的十个字,便哈哈哈地笑了起来。他将信合上之后,对岳飞道:“岳大元帅!这信你可曾看过?”

    “臣自接信以来,从未打开过!”

    “嗯,那就好。大元帅在汴梁休息休息,半个月后赶赴西南,朕已经在那里给大元帅准备好了兵马,大理弹丸小国,就交给大元帅了。”

    “那陛下是否去和龙帝陛下会晤?”

    “这事你就不用操心了,朕如果要去的话,会带着你一起去的。”

    “臣告退!”

    几天后,金国在龙帝国的包围下,被迫投降。

    夏伯龙亲自到会宁府会见完颜晟以及大金一班子的旧臣,都在他的安排下,得到了妥善的安排。自后,夏伯龙颁布几项休养生息的法令,减免辽东一带的赋税,并且将会宁府作为陪都,亲自治理辽东一带。

    由于龙帝国政令松散,没有太多章法,符合了少数民族粗犷的生活方式,致使投降的女真人、契丹人得以安居乐业,没有出现什么反叛的情况。

    三个月后,大理国灭,大元帅岳飞返回京师汴梁。

    ————————————————————1129年,九月一日,居庸关城外十里亭。

    “陛下,大宋皇帝真的会来吗?”柳承宗站在夏伯龙的身后,看着面前的原野,问道。

    夏伯龙点了点头,道:“他要是不来,他就不是赵构了。”

    “陛下的一封书信会如此厉害?到底在上面写了什么?”柳承宗问道。

    夏伯龙呵呵笑道:“朕只写了十个字!”

    “哪十个字?”柳承宗问道。

    “杀了我,你就是天下之主!”夏伯龙一字一句地道。

    柳承宗听后,呵呵笑道:“陛下真是高明,这样一来,赵构就不会不来和陛下和谈了。只是,臣对赵构并不抱太大希望。”

    “我也是,可是为了永远免受战火,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夏伯龙道。

    正说话间,亭子的南面道路上翩翩行驶来了两骑,一个是赵构,一个是岳飞。

    赵构脱去了龙袍,一身便装,带着也是一身便装的岳飞,策马来到了亭外。

    下了马,夏伯龙起身相迎,与赵构、岳飞一阵寒暄。

    赵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径直走进了亭子,坐了下去,道:“我来赴约了,有什么话尽管说吧。”

    夏伯龙也坐了下去,道:“见你一面可真不容易!我叫你来,无外乎是为了两国之间的事情,这几个月宋军接二连三的挑衅,难道是想违约背盟吗?”

    “我大宋的军队在自家领土上举行军演,又怎么能叫挑衅呢?我看了你的信,正是为了信中那十个字而来的。正如你所言‘杀了你,我就是天下之主’。”

    柳承宗听到赵构的话,便握紧了拳头,眼睛紧紧地盯住了赵构。

    岳飞的目光则紧紧地盯住柳承宗,因为他知道,柳承宗虽然没有携带武器,却依然是个很危险的人物,他必须提防着柳承宗。

    “如今天下两分,大宋在南,龙帝国的北。我想,这些日子岳飞也对你说了我的最初想法,你觉得如何?”

    “两国合二为一吗?主意倒是不错,只不过施行起来未免太过艰难了,毕竟你的属地不可能成为我的属地,而我的属地也不能成为你的属地。即使是勉强在一个政权之下,迟早也会生出乱子来。”

    “你说的这些我都想到了,所以,我才建议成立党派,建立议会,实行共和制度,两党轮流执政,共同治理一个国家,使国家繁荣昌盛,国内远离战争……怎么?怎么好端端的会头晕?”夏伯龙正说话的时候,突然感到了头晕目眩,四肢无力。

    “陛下……”柳承宗刚喊了一声,也突然觉得四肢无力,和夏伯龙一起瘫软在了地上。

    “陛下,这是怎么……怎么……”岳飞也是一样症状,跌坐在地上,有气无力的。

    “哈哈哈!”赵构突然爽朗地笑了起来,眼睛里透出了两只凶狠的目光,道,“师父,我再叫你最后一声师父。我忘记告诉你了,这种是无色无味的的毒药,我带在了身上,只要你们闻到了,就会四肢无力。杀了你,我就是天下之主,我确实是按照你所给我的信来做的。是你自己要死,并非是我要杀你。”

    “你……你怎么变得那么阴险?”夏伯龙道。

    “阴险?这都是跟你学的,你当初还不是利用我朝上爬嘛?”

    “哈哈哈……不愧是我教出来的徒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今天这里就只有我们四人,你要杀的话,就杀吧!”

    “陛下,不能杀龙帝,杀了龙帝,龙帝国就会陷入大乱,战争就会再次烧起,那些少数民族会再次复国……”岳飞突然抱住了赵构的腿,用尽全身的力气,叫道。

    赵构一脚将岳飞给踢开了,大喝道:“你是我大宋的臣子,居然帮助外人说话?闪开!今天就是龙帝的死期!”

    声音落下,赵构从怀中逃出来了一面镜子,在夏伯龙的面前晃了晃,道:“夏伯龙,你看这是什么?”

    “天……天机镜?你从何得来?”夏伯龙吃了一惊,因为他从来没有将自己是穿越者的消息透露出去过,那赵构又是如何得知天机镜的。

    “哈哈哈!你想不到吧?有几次你夜里做梦的时候总是喊着天机镜的名字,我一时好奇,便让人私下打听,原来这面小小的镜子,居然有穿梭时空的能力。你放心,我不会杀你的,我要将你传送出去,送到另外的一个时空里。”

    “你……你好卑鄙!”

    “咦?我这是成全你啊,你做梦都在找天机镜,天机镜的,说什么我要回去,我要回去。那我只能满足你的心愿,送你回去了。”

    赵构话音落下,便将天机镜的镜面对准了夏伯龙,右手晃了晃,当即便见到从镜子里发出来了一束光线,照在了夏伯龙的身上,正向四周扩散。

    “不要!陛下不要啊……”岳飞猛然从后面扑向了赵构,使出了自己全身的力气将赵构拿着镜子的手推了出去。

    赵构猝不及防,正在高兴之中,哪里料到后面会扑上来一个人,手中的天机镜便脱落在地,身体也向前倾倒,“啊”的一声大叫,向前翻滚了两个跟头,一头撞在了亭子里的木柱子上。

    不巧的是,那天机镜正座落在木柱的下面,镜面朝上,发出的光线越来越强,将蹲坐在镜面上方的赵构全身罩住,突然闪出一道白色而又明亮刺眼的光芒,让其他三个人都睁不开眼睛。

    “啊——”赵构的一声大叫之后,响彻了整个亭子,只存在了零点零一秒,整个人便被天机镜吸了进去。

    白光消失,声音消沉,赵构也不见了……

    “陛下……陛下……哪里去了?”岳飞茫然四顾,找寻不到赵构的身影,便问道。

    夏伯龙有气无力地道:“你放心,他只是去了另外一个世界了,不会有事的。”

    一年以后,龙帝国和大宋合二为一,在经过多方努力之后,终于实现了两党共和制,龙党、宋党,轮换执政。

    十年后,世界各国都臣服于了汉人的脚下……

    ————————————高崇入云的房屋,宽阔而又平坦的道路,奇形怪状而又有着四个轱辘的铁架子,各种各样衣着的人群,在一切都很陌生的世界里,穿着古代衣服的赵构站在道路边,彻底地迷茫了。

    “这里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

    (全书完)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