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神秘事件调查员真实口述 第35章 琥珀墙 (2)
全本小说网 canvas-backpack.net 加入收藏
    我们惊讶地看着那尊湿婆神浮雕,只见在毁灭之火喷射而出的同时,那尊湿婆神浮雕原本微微闭着的眼睛,此时竟完全地睁了开来,瞠目欲裂,射出两道森冷的光芒,仿佛是对我们这群打扰它修行的人,感到非常地恼火。

    “眼睛!这琥珀墙里面全是眼睛!”铃香儿有些惊恐地叫喊起来。

    只见一只又一只黑色的眼睛从琥珀墙体里面显现出来,每只眼睛都有巴掌那么大,瞳孔都是血红色的,里面仿佛还隐隐有血丝正像树枝一样的分叉蔓延。成千上百只眼睛在琥珀墙里面冷冷地看着我们,我们只觉浑身上下一片冰凉,就像是被无数的怨灵紧盯着,想要移动一步都很艰难。

    这个时候,就见张东明神情蓦地一滞,然后摇摇晃晃地朝着那束毁灭之火走了过去。

    “你在做什么?快回来!那火焰会要了你的命!”史铁男紧张地叫喊道。

    但是张东明竟然置若罔闻,仿佛根本没听见史铁男在说什么,一脸痴呆地朝着那毁灭之火走了上去。要是他再往前走几步,非被那毁灭之火烧掉脑袋不可。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铁破军从旁边急纵几步跑过来,猛地将张东明扑倒在地上,然后转头对我们叫道:“大家快闭上眼睛,那些眼睛有古怪!”

    铁破军的话音就像闷雷一样在我们的耳畔炸响,我只觉耳朵一阵嗡嗡地刺痛,脑子里顿时清醒了不少。这个时候我才惊讶地发现,虽然我刚还在劝阻张东明,但我自己竟然也神不知鬼不觉地朝着那毁灭之火靠了过去。幸好铁破军及时阻止了我们,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我擦了一把额上的冷汗,不敢再去看那面琥珀墙,墙壁里的那些恐怖眼睛肯定有迷惑人心智的魔力。我们当下全都转过身去或者是闭上眼睛,反正不再去看那面琥珀墙,只要不与那墙体里面的眼睛相对,我们就不会受到迷惑。

    半晌之后,就听倏的一声,那毁灭之火好像是熄灭了,我们虽然闭着眼睛,但是我们能够明显地感觉到洞穴里的光亮一下子黯淡下来。

    当我们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那面琥珀墙就像一块血玉,在黑暗中泛出暗红色的光芒,将洞穴映照得凄凄惶惶。而那墙体里面的眼睛,也随着毁灭之火的熄灭而全都不见了踪影,仿佛刚才我们所看见的一切,只是一场奇妙的浮光掠影。

    我们冷汗涔涔地重新走到琥珀墙前面,诡异的红光笼罩着我们。

    突然,我们脚下的地面忽然猛烈地晃了晃,然后传来沉闷的隆隆声响。

    “地震了?”我们惊诧地环顾四周,却没有发现周围的石壁有任何的冰裂和颤抖。

    “不像是地震!好像是从这琥珀墙里面传出来的!”祝虎把耳朵贴在琥珀墙上,神色疑惑地对我们说道。

    轰隆隆!轰隆隆!

    那沉闷的声响在这洞穴中听起来十分刺耳,脚下的地面不停地颤抖着,就像压路机碾过地面的感觉一样,震得我们腿肚子发麻。

    与此同时,只见那面琥珀墙慢慢地向里倾斜过去,就像是一块巨大的翻板。片刻之后,整个琥珀墙翻转了一百八十度,外面的墙面翻转到了里面,原本里面的墙面现在却翻转到了外面。

    就在里面的墙面翻转到外面的时候,我们不约而同地发出了一声惊呼。

    里面的墙体,不,现在应该是说外面的这面墙体上,竟然镶嵌着数十个骷髅头。那些白森森的骷髅头就像宝石一样给镶嵌在墙体里面,但又不似刚才那湿婆神浮雕一样完全在墙体里面,这些骷髅头属于是半露半掩。白森森的骷髅头在暗红色光芒的笼罩下,折射出一种诡异的光泽。

    我们瞠目结舌地看着这些骷髅头,心中没来由地感到一阵恶寒,用骷髅头当做宝石镶嵌在墙壁里面做装饰,我们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些骷髅头可都是人类的脑袋呀!

    那些骷髅头的大小比例几乎都差不多,看样子这些骷髅头还是经过精心挑选的。也许这些骷髅头,就是洞穴里面这些无头干尸的脑袋吧。

    史铁男面容冷峻地看着这些骷髅头,一言不发,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我们凑上去看了看这些骷髅头,但见这些骷髅头都是经过精心打磨的,头盖骨十分光滑,忍不住就想伸手去摸一摸。

    “别碰!”史铁男忽然厉声喝止道。

    我们蓦地打了个哆嗦,迅速缩回手臂。

    史铁男在琥珀墙前面来回走了三遍,忽然停下脚步,对我们说道:“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这些骷髅头应该是一个阵法!”

    “一个阵法?”我们疑惑地看着那些骷髅头,在我们眼里,那些骷髅头的排列根本无迹可循,就是一片凌乱,感觉就像是随便镶嵌上去的,哪里看得出有什么阵法。

    史铁男指着墙壁上的那些骷髅头说道:“你们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地数一遍,看看这些骷髅头是不是不多不少,正好是六十四个!”

    六十四个?!

    “一,二,三,四,五……”我们当真数了起来,数了一遍之后,我当先点了点头道:“没错!是六十四个!”

    “嗯!我数出来也是六十四个!”张东明说。

    铃香儿道:“那就没有错了,我数出来也是六十四个!”

    祝虎不解地看着老九:“这六十四个骷髅头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史铁男点点头,沉声说道:“这六十四个骷髅头看上去凌乱的排列,其实是组合成了一个高深莫测的阵法——八凶八冥阵!”

    八凶八冥阵?!

    虽然我们不懂得什么阵法,但是光听这阵法的名字就已经让人感觉心惊肉跳了。

    我们问史铁男这八凶八冥阵是怎么回事,史铁男告诉我们,这八凶八冥阵是一种古老的阵法,可以用石头,也可以用木桩,都能够排列出这八凶八冥阵,前提是这些东西一定要摆放在相互对应的阵眼,不容有半点儿偏差。

    就拿我们现在碰到的这个八凶八冥阵来说,是用骷髅头来摆的阵,在这六十四个骷髅头里面,有三十二个骷髅头称为天数,另外三十二个骷髅头称为地数。天数与地数里面各有八个骷髅头,也就是八凶以及八冥。如果不小心碰到了位列在八凶这八个阵眼上的骷髅头,那么后果将不堪设想。当然,如果触碰到了八冥这八个阵眼上的骷髅头,那么就能够破解这个八凶八冥阵。

    其实说白了也就是,要想破解这八凶八冥阵,就需要找出那八冥阵眼上的八个骷髅。但是要想从这六十四个骷髅头中找出八个安全的骷髅头谈何容易,稍微走错一步,就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危险的事情,我们当下都有些想要放弃了。

    史铁男看着我们道:“如果不敢破解这个阵法,那我们只有沿着来路返回,当然,前提是你们有信心能够干掉套洞外面的那只怪物!”

    我们都见识过那只怪物的厉害,想起阿瓦萨他们惨死时候的景象就不寒而栗,所以史铁男提出这个建议之后,我们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

    史铁男道:“既然这样,那你们还是选择破解这个八凶八冥阵了?”

    我们彼此互望了一眼,皆尽点了点头,至少去破解这八凶八冥阵,我们兴许还有一点儿活路,要是走出套洞,只怕立马会丢掉小命。

    史铁男从背包里摸出战术手套戴上,为了安全起见,他让我们离那琥珀墙远一点儿,然后他在琥珀墙前面站定,开始思忖着破解这八凶八冥阵的办法。

    我们的心“咚咚咚”地敲着战鼓,紧张地看着史铁男的背影,心里都在默默地祈祷老天保佑。

    史铁男嘴里不知道在低声念叨些什么,好像是某种口诀,就见他神色凝重地盯着那琥珀墙,半晌也没有动手。

    我们的心都跳到了嗓子眼,手心里尽是冷汗,但谁也没有发出半点儿声响,生怕打扰了史铁男的思路。我们的脑袋可是全都系在史铁男的裤腰带上,是死是活就看他的表现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洞穴里的空气渐渐变得浑浊起来,我们能听见彼此呼吸的声音,沉重而急促。

    终于,史铁男咬了咬嘴唇,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似的,缓缓伸出手去,按在了其中一个骷髅头上面。然后只听他沉喝一声,手臂使劲儿往里一推,就听“咔”的一声轻响,那个骷髅头整个地没入进了琥珀墙里面,就像门上的锁扣一样。

    我们屏息凝神地看着史铁男,生怕他万一有个什么闪失,我们也全都玩完了。虽然在来西藏之前,我已经做好了要和危险抗争的准备,但是我却万万没有想到,事情会完全偏离了我们预期的轨道,发展成为现在这个样子,已经开始不受我们的控制了。

    咔!

    史铁男又推进去了一个骷髅头。他每推一下,我们的心弦就要跟着颤抖一下。当他推进去了四个骷髅头之后,他的速度明显有所加快,很快又推进去余下的四个骷髅头。在推完八个骷髅头之后,史铁男长长地吁了一口气,迅速地退到了边上,脸上的表情凝重得就像化不开的乌云。

    “你们看!你们快看呀!”张东明第一个叫喊起来。

    只见那凹陷进墙体里的八个骷髅头忽然泛起了诡异的幽蓝色光芒,那白森森的骷髅头此刻看上去就跟那神奇的水晶头骨一样,瑰丽多姿,迷离炫目。

    那八个骷髅头之间隐隐浮现出了白色的线条,就像流光一样,将这八个骷髅头串联在一起,组成了一个奇怪的图案。

    我们瞠目结舌地看着这一幕奇异的景象,如若不是亲眼所见,真的很难想象这个世界上还有如此神奇的事情。就在我们凝目观看的时候,那八个骷髅头忽然在墙体里面发生了移动,迅速组成了一个类似于钥匙的奇妙图形。

    刷!

    一道幽蓝色的白光从钥匙上迸射出来,我们不得不用手挡住了眼睛。

    紧接着,那把钥匙猛地往里一沉,就听隆隆声响,那面琥珀墙上忽然出现了一道闪电形状的裂痕,然后那面墙体沿着那道闪电状的裂痕,朝着两边缓缓开启。

    我们怔怔地愣在原地,半晌也没有回过神来。

    在那面琥珀墙的后面,出现了一个黑洞洞的豁口,就像是一张大嘴巴,静静地等待着我们。

    张东明由衷地赞叹道:“如此精妙的机关,实乃我平生第一次见到!”

    我点点头道:“大概谁也不会想到,在这千年干尸洞的最深处,还有这样一条密道!”

    史铁男当先走到豁口前面,招呼着我们过去。我问史铁男要不要戴上防毒面罩,这豁口后面千年没有开启,空气中的浮生物只怕已经变成了致命的细菌。史铁男摇摇头说不用,这里面有空气流动。

    我们走到豁口前面,果然感觉里面的空气并不浑浊,也不沉闷,甚至比这套洞里面的空气还要清新几分。

    祝虎问:“万一这条路是条死胡同怎么办?”

    史铁男白了祝虎一眼:“既然有空气流动,怎么可能是死胡同呢?”说着,当先钻进了琥珀墙后面的豁口。

    祝虎自知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当下埋着脑袋,跟着队伍往里面走去。

    我们刚刚走进豁口,就听隆隆声响,后面的琥珀墙竟然自行关闭了,在琥珀墙关闭的一瞬间,我们从缝隙里又看见了那弯红色的月亮,它正在套洞外面冷冷地看着我们。

    我们在心里和那红色月亮说了声拜拜,就听“轰”的一声,琥珀墙完全闭合了,所有的光线也跟着瞬间消失,我们又陷入了一片混沌的黑暗当中。

    史铁男告诉我们,等那琥珀墙体上面的松脂再次凝固的时候,墙面又会恢复成我们最先看见的那个模样。我们不禁暗暗叹服,古人的智慧很多时候真的是深不可测呀!

    (未完待续)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