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四月的星球2 第46章 东西苑对调(8)
全本小说网 canvas-backpack.net 加入收藏
    只有林音形单影只地轻轻推开大门,由于几天连绵细雨而没开中央空调的初春深夜,空旷的客厅寒气逼人,陆西城坐在落地窗前的沙发上仰着头,望向遮住苍白月亮的浑浊云层。

    林音蜷缩在他的身边,倚靠在他的肩上。

    “林音,如果陆西城一无所有,你还会喜欢他么?”

    “那就当做我们乘坐了多啦A梦的时光穿梭机,回到三年私奔那一晚。”林音伸出手,摊开掌心,犹如风吹银铃般美好动人的嗓音回荡在静谧的午夜。

    “手牵着手,一直向前走。如果林音的陆西城一无所有,林音就把她的所有都给陆西城。如果陆西城的林音一无所有,陆西城就把他的所有都给林音。”

    “如果两个人都一无所有呢?”

    “你不是有我么?”

    陆西城怔忡地凝视她,东城西城,多么真实,就在他的怀里。

    “大不了,所有人都搬到东城,搬到江的东边,把你们的房子也盖到江的那一边,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陆西城难以置信地看着她。

    ——为什么不能把我们的房子盖到江的那一边呢?

    “西城,记得小时候,我总是穿着脏兮兮的小裙子,站在江东不肯回家,眺望着西方一大片红房顶的别墅,不停地问爸爸:为什么他们不把漂亮的房子盖到我们这里呢?”

    “是啊,为什么不能呢?”

    “难道你不觉得我们在哪里都一样?”林音侧头,脸颊贴在陆西城微笑的唇角,“只要一直努力、坚强、不放弃、不气馁……”

    轻揽过她颀长的颈项,抚摸她温暖的脸颊,陆西城柔声地微笑,“这就是所谓的野猫脾性?”

    其实,和喜欢的人在一起,不管生活在哪里,都是我们自己的星球。

    霓虹灯挥洒夜空,浮云飘过明月,四月的星球宛如天堂白昼泛发出温柔斑斓的光泽。

    柔和的月光之中,玻璃窗映着虚羽的两个相拥的人影,远方盛放的樱花树下伫立着四个各怀着心事却关切地遥望着高处落地窗的少男少女……

    清晨醒来的时候,陆西城失踪了,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林音的身上披着散发鸢尾香的LV外套,似乎还留存熟悉的体温,掌心里攥着他的Trinity铂金尾戒,敞开的手机画面定格在她在熟睡时他为她拍摄的照片。

    每个男人的心中都有一个英雄,小时候,也许是Superman,也许是令狐冲,也许是威廉,当这个男生长大了,这个英雄是他自己。

    战胜他自己,就是世界的英雄。

    四月的天空是斑斓多姿的颜色,以一种猎鹰飞翔的姿势展开双臂,林音站在西方迎向东方升起的太阳,同一片天空下,同一抹阳光里,思念延续。

    西城,你感受到了吗?

    项南国和梅宁芝没有搬进白宫,他们选择了西城繁华区新建的更豪华的宅邸,当项北将这件事告诉林音的时候,如释重负地抱起了脑袋。

    “以前总认为,给陆西城当打杂的,是因为他住在白宫里,后来大一点点,意识到这与白宫没关系,我本就应该是打杂的。再后来,发现这与打杂的没关系……大概是,朋友,千金难买我乐意。”

    林音收到了白宫邀请函,陆一帆用多年的积蓄将这套柯灵城白宫地皮买了下来,并且信上说:……孩子,作为补偿,请务必入住,如果这种请求难以接受,那么——林音,请求你帮我照看房子,我会按月付薪水。

    无论哪一种请求,对于林音来说都难以接受。

    陆一帆登机的这天中午,她来到了白宫,遇见那个破坏她家庭的始作俑者,反感地慢慢地走过去,他是陆西城的父亲,或许也是陆西城老时的样子。

    陆西城还会回来吗?她可以和他一起慢慢变老吗?

    陆一帆这些日子苍老得很厉害,林音与他挨身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喝同一个茶壶的铁观音,看同一片天空下的樱花树,陆伯伯笑起来时很好看,他说:“林音,西城就拜托你了。”

    “陆西城还会回来么?”林音鼻子突然发酸。

    “傻瓜,当然会!”陆伯伯爱惜地揉了揉她的头发,和蔼地说:“给他一些时间,她回来之后会变成有担当的成熟男人。”

    林音目光清透地凝视他,小声说:“陆伯伯,一直很想问您一个问题,也许您会生气。”

    “问吧。”他微笑,“我喜欢爱问问题的孩子,西城小时候问过我好多有趣的问题,比如,为什么不能把房子盖到江的另一边。”

    林音吃惊地瞪大眼睛,那双美丽纯粹如同水晶的眼睛,忽然有一汩汩清泉喷涌而出。

    “怎么了?别哭,告诉我是什么问题?”

    林音抽噎:“为什么,您以前要做那些事呢?”

    “好问题!”陆一帆爽朗大笑,旋即平和了面容,无奈轻轻一声叹息:“在这个世界上,总会有一个位置属于你。处在一个特别的位置,高处不胜寒。有很多不想做的事,不得不做;有很多想做的事,万不得做。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拼了大半辈子,”林音失神地望着他,“陆伯伯……甘心吗?”

    “人生真的很奇怪,一直朝更高、更高的地方看去,几乎忘记了很久以前所谓的目标,看得久了,慢慢的眼前就变得朦胧了……”

    陆一帆恍若陷入沉重的回忆中,林音侧头看他,轻声嗫嚅:“朦胧?”

    “是啊,朦胧。”

    朦胧得看不清儿子为了自己的事业而变成棋子,看不清妻子跟自己最好的兄弟早就私下勾结,看不清曾经喜欢的女人因为自己而怀恨报复……

    当终于有一天豁然开朗,却再也无法回头,只能狠心地把最疼爱的孩子们也牵扯其中……没想到林音的母亲会放他一马,庆幸的是,她在星辰的地位居然在这场大变革之后仍未遭到波动,仍然掌握着大量的财务报表。

    陆一帆苦笑着深吸一口气,总结般地轻叹:“我本来,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林音心存的芥蒂少了大半,“那么,陆伯伯还会回来吗?”

    “当然会!现在我反而轻松了,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旅游,看风景,还有摄影。”

    “拍照?!”林音震惊。

    “那是我童年的梦想,西城遗传了我的大部分基因。”陆一帆的眼神望向窗外远方,似乎在回想很遥远的故事:“在西城五岁的时候,当我看见他给项北拍的照片,一下子就惊喜得热泪盈眶,没有人知道,包括他自己,而我也不能告诉任何人,只能不停地告诉他,你是陆西城,只有你,才能与整个西城为名。”

    “怪不得……”林音恍惚地点头,“西城,他在哪里?”

    “他去寻找勇气,以及过去这么多年来,他失去的东西……好啦,我走了,还要赶飞机。”陆一帆像慈父般望着她,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

    整个四月都在下雨,天空变得很阴霾。

    林音偶尔将自己密不透风地反锁在更衣间里,发愣地看着他穿过的衣服,用过的香水,拍过的照片。偶尔敞开二楼卧室的落地窗,蜷缩在有他熟悉气息的蚕丝被里,让柔软的触感包裹全身。

    偶尔微笑。偶尔哭泣。

    ——我等你。只是简单的三个字。世界上有多少人为它倾其一生。

    林音将陆西城的本本抱在榻榻米上,登陆QQ点击他灰暗的头像,不留言打扰他,不烦心责怪他,只是静静地守着那个一动不动的对话框,傻傻地发呆。一个发呆,就是一夜。

    昏昏欲睡的朦胧之中,她冻僵的身体温暖复苏,一双有力的手臂将睡梦中的她紧紧抱住。

    “你也学会看着头像YY?”

    “林音,好想你。”

    林音猛地睁开眼睛。

    明媚的阳光肆意倾洒在一张俊朗的脸庞上,浓郁的金色光晕干净地勾勒出陆西城脸孔线条毫无缺陷的轮廓。

    她颤抖地伸出手指,在指尖即将触碰到他时,犹豫地顿住了,那个轮廓仿佛金沙堆砌一般让人望而却步,生怕轻轻一触,就会灰飞烟灭。

    眼前这个笼罩在淡淡光晕中的男生,仿佛变成了世界上最虚幻的海市蜃楼,俊美得让人不敢触碰。

    那双温柔的双臂再次拥抱住林音,他的气息,他的温度……林音缓过神,泪如雨下,“混蛋陆西城!”

    陆西城抱紧了她:“让我好好抱抱你。”

    “我好想你,你这混蛋!!!”

    林音终于恸哭失声,陆西城笑了,心中却泛起一阵痛楚。

    “你是怎么进来的?”林音咬住嘴唇,不小心瞟见梳妆镜里的自己——憔悴的模样,没化妆的脸,乱蓬蓬的头发、哭肿的双眼以及透明真丝睡裙若隐若现的身体,尖叫一声:

    “你怎么不敲门?”

    “我?十八年来从没敲过这扇门……”陆西城无辜地皱了皱眉。

    “这里现在是我的卧室,你以为还是你家吗?”林音恼火地站起身,又低下头看自己的身体,突然抓住他的外衣,“脱下来……嚏……脱下来!”

    “喂……我的衣领,勒住脖子了……你是制服控吗?”

    毫不客气地把他的外套披在身上,林音还含着泪朝陆西城翻了个白眼,仰起头,朝门口一伸下巴,“出去,这里是我的地盘。”

    “是么,是谁说让我搬到东城去,永远和她在一起的?”陆西城勾起唇角,一步一步地逼近她,她一步一步地后退……

    最终,林音在一阵激烈到几乎跳出胸口的心跳声中,靠在墙壁上。

    陆西城的两只手撑住墙壁,将她围在怀中,精致的脸慢慢地贴近她,鼻息扑散在她的长长的睫毛,轻声呢喃:“是谁,说把她的所有都给我的?”

    “唔,你这个流氓!”

    林音的心脏简直就要跳地麻痹了,陆伯伯所说的这种有担当的“成熟男人”也太不靠谱了吧?就在他的嘴唇缓缓靠近她的刹那,林音突然弯下腰,从他胳臂下脱逃,然后一把抓起钥匙冲出房门,将陆西城反锁起来。

    “砰!”

    陆西城气急败坏地捶门大吼,“喂,放我出去,你干什么?”

    林音“稀里哗啦”地摇晃着手里的一串钥匙,得意地仰起脖子,“放你?可以,但是你要保证,从今天开始,乖乖听我的话,让你往东,你绝不往西,我饿了你就给我煮饭,我渴了你就给我泡茶,我冷了你给我……”

    他怒吼:“你冷了我就把你连人带衣服扔进浴缸里好不好?活得不耐烦了?该死的野猫,放我出去!”

    她尖叫:“发什么脾气?不想出来了是不是?是不是有想念蜘蛛在内衣里爬的感觉啦?”

    “我……没发脾气……”

    “不许敷衍我!”

    “我哪有。”他的恼火变成央求,“好,好,听你的……”

    “还有呢?”不怀好意地露出亮晶晶的贝齿,林音眯起灵动的美目,“怎么称呼我?”

    “……听你的,女王殿下。”陆西城忍气吞声地压低声音:“现在能放我出去了吧?”

    “唔——”林音心满意足地点头:“……呀,拿错钥匙了……”

    ……

    这是怎样一个境况?

    灰姑娘攻占了王子的城堡,并把王子囚禁在地牢之中。

    陆西城蹲下身,从歪在房门旁边的旅行包里拿出一个泛了锈迹的金属盒,这是他这几天回籍贯老家的城镇树下挖出来的。

    掀开盒子,陆西城静静地在卧室里席地而坐,仰靠在墙壁上。

    一张一张来自遥远时空的泛黄的摄影照片,拍摄技巧纯熟的影像里,东西双城交错堆叠,照片里是车来车往的跨江大桥,年轻的男人拿着相机将一个小男孩高举过头顶遥望东城,以及身后不远处一棵棵盛放的樱花树下,一家三口手牵手眺望西方的笑脸。

    “陆西城?”

    “原来,一直在这里。”

    那么接下来,他们会如童话中一样,永远幸福地生活下去吗?

    让我们拭目以待。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