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七杀 第25章 最可怕的对手(3)
全本小说网 canvas-backpack.net 加入收藏
    冷梦凡冷冷地打断了我的话:“时间到,我最讨厌没有时间观念的人。罗老师,有一点你说错了,我不是在模仿10年、20年前的凶手杀人,没错,我承认我一开始有这种想法,但后来我觉得他根本不屑于我模仿,所以我才会在现场留下魔鬼牌,我不像他,藏头藏尾,我压根儿就瞧不起他,所以我决定完成一部真正属于自己的作品。很显然,我已经成功了,因此,我在最后一张魔鬼牌上留下地址,我要把自己的作品公之于世,我要让世人知道,我跟他是有区别的,所以我把蒲鹏杀了,10年、20年前的凶手杀的都是学生……到时候,所有的人都会知道,这是我冷梦凡的作品,不属于任何人,就连我的爸爸妈妈也会为我感到骄傲的!我最欣赏的就是路西华,他说宁可在地狱称王,也不在天堂为臣……”

    我觉得冷梦凡疯了。

    罗天挣扎着爬了起来,接过冷梦凡的话:“所以你也想学他,宁可死后遗臭万年,也不愿活着碌碌无为,对吗?”

    这次,我站在了罗天的身后,可是当我站到他后面时,我就发现错了,因为我已经听见了箭出鞘的声音,已经感觉到那股箭气是从前面逼过来的,情急之下,我一把推开了罗天,他已经中了三箭,我不能再让他中箭,我不能让他死,没有他在身边,我真的会害怕。

    我很庆幸,这一箭终于为他挡住了,现在想想,跟罗天在一起这么久,我好像从来没有为他做过什么。随着一声:“小烟!”我看见罗天捡起枪对准身后就是一枪,我知道他这一枪打中了冷梦凡,因为我听见了冷梦凡的闷哼,以及她后退时撞倒了什么东西的声音。

    罗天一把将我从叶寒的怀里抱了过去:“小烟,你坚持住,你不能有事,没有你在身边,我也一样会害怕的,小烟……”

    我想伸手去摸他的脸,可是却虚软得无法动弹,我努力地挤出一丝浅笑:“我不会有事的,你……打中冷梦凡了,箭是从前面发出来的,你怎么知道……她在后面?”

    罗天紧紧地抱住我,哽咽着说:“感觉,你知道的,我的感觉从不会出错。”

    说完这句话,他哭了,我从没见他哭过,就连那次在天眼寺他放开我的手时,也没有哭。我说:“你别哭,罗天……我是不是很没用?你……你中了那么多箭还那么坚强,我只中了一箭就受不了……”我只觉得一股热流涌出了喉咙,我想吞进去,我不想让罗天看见我吐血,可是那股热流太多了,一下就涌出了嘴角。

    罗天用手捧住我的脸,哭出了声音:“不是的,你很坚强,小烟,你是我见过最最坚强的女孩子,所以,你这次也一定要坚强,我不允许你有事……”

    罗天后面的话我听不进去了,意识越来越模糊,身体也越来越冷,最后,我什么也不知道了……

    66

    5月31日,清晨。

    我感觉自己已经睡了很久很久,当然,那一箭并没有夺走我的生命,只是让我昏迷了四天,否则,我跟罗天的故事就该到此结束了。

    罗天是在昨天下午醒过来的,醒来后就寸步不离地守在我身边,谁也劝不走,他说要让我醒过来的第一眼就看见他,由此可见,他虽然很木讷,不解风情,但还是很重视我的。

    早上七点钟我醒过来的时候,发现他坐在轮椅上,左手还打了石膏,脸色憔悴得要命。他告诉我,昨天很多人都来看我了,连城、林帆、苏晨阳,就连范老头也来了,他还告诉我,这次是叶寒救了我,是她给我输的血,我才度过危险,不过叶寒已经没事,回宿舍了,说下午再来看我。

    我感动地笑了笑,问他:“冷梦凡呢?她怎么样了?”

    罗天说:“那一枪我没有打中她的要害,所以她已经度过危险期了。”说着,罗天将一支崭新的手机放在了床头柜上,说道,“号码还是你原来的那个。你现在什么也别想,多休息,知道吗?你要听话,啊。”

    我点了点头,不知为何,我的心脏竟隐隐作痛起来,一种非常不详的感觉如潮水般向我涌来,我不安地问他:“今天几号?”

    罗天随口答道:“31号,怎么了?还在担心吗?没事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

    我的不安感却越发浓郁了:“真的已经过去了吗?罗天,你有没有觉得还有一些问题没有解开啊?比如那首古诗、小丑,游戏人物图为什么每一次都不跟魔鬼牌放在一起?按照冷梦凡那样的性格,她应该会把它们全都放在表面,怎么会放在死者的口袋里?还有,那三次的密码暗示是冷梦凡的名字,我总觉得……”

    罗天轻声打断我:“没事的,放心吧,过两天我们会找冷梦凡录口供的。”

    刚说完,罗天的电话响了,他接起来听,脸色一下子就变了:“什么?”

    等他挂掉电话后,我小心地问他:“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他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比刚开始发现冷梦凡是凶手时更难看。半晌,他才喃喃地说:“冷梦凡死了,死亡时间是凌晨4点半到6点之间,死因为注射过量镇静剂。”

    我脱口叫道:“为什么会这样?”

    罗天皱紧了眉头:“我不知道,不知道。”然后,他的目光突然变得锋利如刀,全身剧烈地抽搐了一下,“难道是他?不可能的,怎么可能?他不是已经……”

    我惊怵地问:“什么不可能?到底是谁呀?”

    罗天的神情变得格外沉重,脸色惨白如纸,额头上竟冒出了汗水,那样子就像发现了一件让他极其恐惧的事情一样。

    是什么让他如此害怕?

    罗天没再搭理我,用手推动着轮椅,像是想出去。这时,一个护士敲门走了进来,她微笑着对罗天说:“罗队长,您的信。”说着,便将一封信交给了罗天。

    罗天紧张地问:“谁送来的?”

    护士说:“一个小男孩。”

    待护士走后,罗天很快地拆开了那封信,我发现他脸上的肌肉似乎都在痉挛,然后一下子瘫软在了轮椅里,像一只斗败的公鸡。

    我让罗天把信给我看,他犹豫了很久才将信拿给了我。

    罗队长: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叶寒已经危在旦夕,她是本次游戏中我的最后一个猎物。不过你别尝试着想挽救,因为,你没有时间了。

    这个结果你是不是直到现在才想到?是我的错,应该给你一点提示的。

    我给你写这封信一共有两个原因,第一,我想告诉你,那些在死者口袋里发现的密码其实是我留下来的,因为冷梦凡是个让人很讨厌的家伙,我最讨厌别人模仿我了,而她又模仿得那么蹩脚。不过呢,我虽然讨厌她,但也不介意做一个看戏的观众,她是不屑于我亲自动手的,说到这个,你挺让我失望的,那一枪没有打中她的要害,非得让我亲自出马,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扮演过医生了,穿上白大褂的样子让我感觉自己像一个小丑。

    我不是一个基督教徒,所以我不喜欢别人把我的游戏称之为“七宗罪”,我讨厌给某些事物加上特定的称谓,这个我很早就告诉过你的女朋友了,可惜她的智商好像有问题,我说什么她都听不懂。

    如果别人一定要认为那是“七宗罪”的话,我也没办法,反正我已经厌倦了这种10年一次的游戏,倒不妨把今年的游戏人物名单跟你说一遍——高敏(淫欲),刘小惠(贪婪),周子扬(懒惰),宋静茹(愤怒),丁强(暴食),冷梦凡(傲慢),叶寒(嫉妒)。这些都是冷梦凡帮我挑选的猎物,只有这一点她让我比较满意,所以,叶寒你已经救不了了,我不能辜负了冷梦凡的一片好意。

    至于第二个原因就是,我觉得你是个挺有趣的人,也是个挺有趣的对手,我决定再跟你玩一个游戏,至于这个游戏是什么,我想,你很快就会知道的……

    蒲鹏

    2008年5月31日

    看完信我整个人都是懵的,好半天也缓不过神来,叶寒……我扔掉信纸,抓起床头柜上的手机迅速地拨打了叶寒的号码,可是却没人接听。

    我的眼泪一下子就滚了出来:“为什么会这样?蒲鹏不是已经死了吗?为什么会这样?”

    罗天木讷地摇了摇头:“不知道。”话音落下来的同时,他猛颤了一下,“我知道了,死的那个是陈冬阳,也就是教你们班听力课的陈老师。”

    我这才想起来好几天以前陈老师就没来学校,说生病请假了,原来蒲鹏早就算好了冷梦凡会杀他,所以提前抓了陈老师,让陈老师做了他的替死鬼。我困惑地问:“可是……冷梦凡不是傻子,蒲鹏跟陈老师只是在体型上有些相似,长得却不像,又怎么能骗得过冷梦凡呢?”

    罗天说:“蒲鹏是我目前见过最可怕的一个对手,他能在如此严密监视下杀死冷梦凡,可见他是一个智商非常非常高的人,也许会懂易容术,所以才骗过了冷梦凡。”

    我的脑子里轰轰直响,全身发冷,冷梦凡说她瞧不起10年、20年前的凶手,殊不知,她早已被蒲鹏玩弄于股掌之中,她只是蒲鹏游戏中的一颗棋子。

    这时,罗天的电话又响了,他接起来,淡淡地说了一句:“我已经知道了。”挂完电话后,他告诉我警察局的人说死者的DNA不属于蒲鹏。

    正说着,我的电话也响了,我惊跳了一下,以为是叶寒打的,也许她还活着,所以看也没看号码,我就焦急地按了接听键,谁知却听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声音,是个女子,她说:“古小烟,你还记得我吗?”

    我愣了愣:“你是……不好意思,我没有听出来。”

    对方很大方地笑了笑:“没关系,不过我想告诉你一件事情,你一定有兴趣的。”

    也不等我问她是什么事情,她便低声地说了一句话,然后收线。

    我一下子愣住了,呆若木鸡。罗天赶紧问我:“怎么了?谁打来的?”

    我失神地看了看罗天:“不知道,但她说……她知道我奶奶和杜巧月的秘密……”

    我只觉得整个人恍恍惚惚的,意识也变得模糊不清。奶奶和杜巧月,她们到底有什么秘密?而给我打电话的那个女人,她又是谁?

    我感觉自己掉进了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里,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

    噩梦,又要开始了……

    ——全书完——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