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士为知己 第185章
全本小说网 canvas-backpack.net 加入收藏
    尚还记得在金泉水边,用骨埙吹奏的曲子,轻灵,飘渺,叩动着内心最深处的某个地方……

    往昔的一切随着琴曲从她心中流淌而过。

    曾经有过多少次的生死相随,此时此刻,他又怎么会让她孤身而行。

    霍去病已经不必再多说什么,一切尽在琴音之中,子青已然明了他的心意。

    屋外的人静静站着。

    卫伉、缔素、邢医长、还有游缴们。

    卫伉忽地转过头,朝缔素嚷嚷,声有哽咽道:“站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去想法子凑齐药材。”

    缔素用手狠狠搓了搓脸,飞奔上马而去。

    邢医长立在原地,无限蹉然地叹了口气。

    夕阳西下,缔素依然在官道上驰骋着,运送药材的车队就在他前头不远处。

    凤鸣里,陋室之中,琴音袅袅,平静而安乐。

    子青就半靠在霍去病的背上,她身上的紫黑斑已经蔓延到了手背上。

    “将军,子青先行一步。”她轻轻道。

    霍去病抚琴的手指微微一滞,片刻后,他点头柔声道:“好,去病随后就来。”

    琴音不绝于耳,直至日落。

    三日后,卫伉返回长安,向刘彻禀报骠骑将军死讯。

    刘彻悲恸不已,发属国玄甲军,陈自长安至茂陵,为冢像祁连山,谥号景桓侯。其子霍嬗接替冠军侯爵位,赐表字子侯。

    尾声

    三年之后,惊蛰。

    正是雷雨过后,苍穹水洗般湛蓝明净,一抹彩虹挂在天际。

    盖在井台之上防雨水的两块木板被揭开来,老旧的陶制尖底汲瓶落入井中,轱辘吱吱呀呀地响着,水被拎上来,倒入旁边木桶之中。如此这般上上下下七八趟,方才打满了两桶水。

    一身粗布褐衣打扮的霍去病熟练地套上扁担,往肩膀上一搁,担起往前走。井台上湿漉漉的,而他的脚步极为稳健,并未有丝毫打滑。

    旁边,一个梳着总角的孩子蹦蹦跳跳地蹿过来,“先生,先生!

    他停下脚步,低头看向孩子,也不说话,微微挑起眉毛。

    刚行至家门口,他停下脚步,正欲推门,忽听得马车声响,转头向东边望去……一辆马车正朝着这里驶来,车夫戴着斗笠,压得低低的,也看不清面貌。

    似有所感,他放下挑水的担子,望着来者。

    马车在距他还有一丈远的时候方停下来,车夫伸手将斗笠略抬了抬,露出面目,正是卫伉。

    “到了么?”马车帘内传来一个声音。

    “到了。”

    卫伉忙答道,同时掀开车帘,搀扶着一位发有银丝的老妇人和一个孩子下马车来。

    霍去病定定地看着那妇人,目中泛起水光;那位老妇人亦是如此,将他望着,泫然欲泣欲言又止;独独孩童不明就里,只顾着四处张望。

    “此间多有不便,我们进去说话!”卫伉忙道。他停好马车,推着他们进门去。

    霍去病回过神来,推开门,先将水挑进去。卫伉扶着老妇人,领着孩童随后跟进去。

    木门刚刚关好,霍去病双膝往地上重重一跪,正跪在老夫人面前,“娘,孩子不孝!”

    卫少儿爱怜地伸出手,抚着儿子又黑又瘦的脸,又不敢相信般摸了又摸,仿佛要确定眼前的儿子确实是真真切切存在的,喃喃道:“你还活着,你真的还活着……”

    “孩儿不孝!孩儿不孝!”他声音哽咽着,将头抵在娘亲身上,任由娘亲摩挲着自己。

    里屋的子青听见动静,出屋来,看见卫少儿与那孩童皆在院中,惊喜地怔住,转而快步上前,半跪着搂过那孩童,睁大眼睛仔仔细细地看着他,喜道:“嬗儿!你是嬗儿是不是?!”

    孩童直往卫少儿身后躲。

    卫少儿含泪笑道:“傻孩子,你整天嚷嚷着要找娘亲,现下娘亲就在眼前,你还躲什么?”

    “她是我娘亲?”

    “是啊,还有你爹爹。”

    嬗儿疑惑地看着眼前的两个大人,慢慢伸出小手,试探着在子青脸上触碰一下,然后摸了摸,忽地咯咯笑起来,响亮地唤了一声:“娘!”

    只这一声,子青泪如泉涌。

    “娘,抱!“他清脆道。

    子青将小小软软的孩子揉入怀中,失而复得地珍惜着。

    里屋有个粉嫩嫩的女娃娃摇摇摆摆地走出来,奶声奶气地唤道:“爹爹,爹爹……”

    霍去病抢先一步将她抱起来,抱到卫少儿面前,笑道:“瞧,您的小孙女,曼儿。”

    卫少儿伸手抱过来,看这女娃娃粉雕玉琢,眼睛圆溜溜地看着自己,又惊又喜,朝卫伉嗔怪道:“你怎么没告诉我还有个小孙女?”

    卫伉笑道:“这事我也不知道,上回见面的时候还没她呢。走走走,怎么都站着说话,咱们进屋去!”

    当下,霍去病抱起嬗儿,卫少儿抱着曼儿,大家都进屋去。

    茶汤沸腾,热气上升。

    众人彼此讲述着当年别离之后的事情。

    霍去病一直陪坐在母亲身旁,道:“……药材送来的时候,青儿已经陷入昏迷,命悬一线,汤药都是硬灌进去的,当真是好险。”

    “幸而还是救回来了,”卫伉道,“是我出的主意,索性就回禀陛下他们都已经死了。”

    “你们的胆子还真大……”

    卫少儿犹记得自己听见儿子死讯那瞬的感觉,仿佛天塌地裂。

    “孩儿不孝,此举全因逼不得已,陛下不肯饶过青儿,定要她死,我们也只能出此下策。再说,若我还在朝中,陛下又要逼着我出战,我真的倦了……”霍去病朝母亲歉然道。

    子青舀了茶汤,恭敬地呈至卫少儿面前。

    卫少儿打量着他们所住的屋子,简陋得很,与昔日的骠骑将军府相比起来自是天差地别,又想起方才霍去病自己挑水,叹了口气道:“你们这日子过得也委实苦了些。”

    “粗茶淡饭,未尝比不过锦衣玉食。”霍去病微笑道:“我每日教亭中孩子们读书习字,日子过得比在朝中时平静安逸。”

    子青又舀了茶汤,呈给卫伉,谢道:“将嬗儿带来,很不容易吧?”

    “这事我两年前就答应过你们,却一直等到现在才好不容易等到机会。驿馆大火,我便将嬗儿偷了出来,用另一具孩子尸首来替代,才总算是弄妥此事。”卫伉道。

    “会不会给你惹什么麻烦?”霍去病问道。

    “放心,我弄得干净妥当。陛下又去了淮南,没人会来追究此事。”

    霍去病方才稍稍放心,又关切地问道:“舅父身子可还好?”

    “他还是老样子,近年来愈发喜欢一个人待在梅园里摆弄棋盘,朝中的事也不太理会。”

    霍去病轻轻叹了口气,“他可恼我?”

    “这事我一直都瞒着他,直到去年才敢说,可他像是早就料到了,只说了句‘这孩子……’就再没问过半句。”卫伉奇道。

    想着舅父说这句话的神情,霍去病忍不住微微笑开。

    一时已近日暮,卫伉还得带着卫少儿再赶回去。

    霍去病、子青带着嬗儿、曼儿立在夕阳下,目送马车远去。

    “爹爹,你好久都没有回家去了,我们什么时候回家去?”嬗儿问道。

    霍去病将他抱起来,“我们的家就在这里。”

    “不对不对,我们家在长安,很大很大的房子才是。”

    “不管是什么房子,不管房子在哪里,只要爹爹和娘亲在,就是家。”

    霍去病拿下巴蹭着嬗儿,抱着他进屋去。

    子青牵着曼儿,也随后进去。

    暮色中,炊烟四起。

    征和四年,刘彻终于幡然悔悟,深愧之前穷兵黩武,致使天下百姓流离失所,颁《轮台罪己诏》,其中写道:“朕即位以来,所为狂悖,使天下愁苦,不可追悔。自今事有伤害百姓,靡费天下者,悉罢之。”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