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兵贼 正文 大结局 青山依旧在,长河滚滚流
全本小说网 canvas-backpack.net 加入收藏
    罗成从马上滚落,流下一地的鲜血,跌跌撞撞的走进北平王府。此刻府中到处都是哭喊一片,城破等于家亡,所有人都在等候命运的判决。武安福等人停在王府门前,大军迅速把王府包围的严严实实。

    走进王府,到处都是哭喊的家眷和跪地求饶的仆人,武安福不想理会他们,一路跟着罗成流下的血迹,来到了王府后院。

    武安福曾经在这里第一次见到罗艺,从那时候开始,就注定和北平罗家有斩不断理还乱的生死情仇,当年的一切恩怨都从这里开始,如今又要在这里结束。

    后园的湖心,只有一条短桥相连着湖中心的一座小岛,岛上一座轻巧的茅舍,罗成的血迹断断续续,一直到那茅舍前断绝。

    武安福等人走到桥头,四面八方都是强弓硬弩,只要一声令下,数千支利箭会立刻把那可怜的茅屋撕扯的粉身碎骨。

    武安福没有作声,只是茫然的看着那茅屋,心里冒出一个不祥的预感。

    茅屋的门轻轻打开来,武安福可以清楚的看到屋里的情形,罗成浑身是血,躺在一位同样身穿白衣的女子怀中。

    本以为会激动万分,却只是心脏的一下紧缩,一切便恢复正常。当年所有的爱恋,都已经随着时间的流淌失去了本来该有的冲动。

    再次面对李漩,武安福出奇的冷静。

    “他死了吗?”武安福轻声问。

    “还没有。”李漩淡淡的道,抬起头来,看着武安福的眼睛。两人之间隔了一座桥,却好像隔了千山万水,却好像紧紧靠在一起,百感交集,叫人肝肠寸断。

    忽然之间,武安福失去了杀人的勇气,虽然他不愿承认自己还想着李漩,可是这个女人就是他的软肋,是他致命的缺点。

    “降了吧。”武安福道。

    李漩笑了,摇摇头:“不要可怜我们,我们的路是自己选的。”

    武安福道:“这又是何必呢?”

    李漩长长的吸了口气,忽然道:“对不起。”

    三个字,十几年,千言万语,最后只有这三个字。往事一幕一幕的浮现眼前,那些曾经爱恋她的过往,那些为了她亡命的生涯,那为了她萌发的雄心壮志,那为了她结下的血海冤仇。原来一切的一切,不过就是三个字而已。

    一直昏迷着的罗成猛地睁开眼睛,费力的站起来,李漩在一旁细心的搀扶着他。罗成看了看武安福那如丧考妣的脸色,笑了起来,也许是扯动了肩膀上的伤口,那笑声里掺着痛楚,听起来叫人毛骨悚然。

    “武安福,你终于还是赢不了我。”罗成道,“你就算赢了天下,也输了她给我。”

    武安福脸色铁青,手上青筋爆起。

    “别说了。”李漩轻声道。

    罗成停下笑来,回首道:“我还是那句话,不后悔。”

    “我也不后悔。”李漩道。

    “那好。”罗成露出最后一个微笑来,英俊的面容让对面的武安福觉得有些自惭形秽。

    一道火光忽然冒起来,茅屋顿时笼罩在火海之中。武安福这才惊觉原来茅屋之中早就布满了硫磺等引火之物,看来这是罗成和李漩约定的赴死之地。

    “武安福,你一生都赢不了我啊!”这是罗成最后的一声怒吼,茅屋燃起熊熊大火,埋葬了英雄美人,一段岁月,一段恩怨,一段永生不能磨灭的记忆。

    武安福站在桥头,脸上感受着那烈焰升腾带来的灼热感,那些白衣飘飘的年代就此淹没。

    大火烧尽之时,北平城里的残兵也全数被歼灭,这最后一个抗拒武安福的堡垒也被攻克。可是武安福却没有半点战胜的欣喜。

    茅屋被烧的干干净净,罗成和李漩的灰烬融在一起,再也无法分开。武安福下令在城外选一块山明水秀的地方将他们二人安葬。

    北平虽然平定,却还有残局要收拾,姜松受了重伤,左臂废掉,再也不能用枪,大仇得报,心灰意冷之下,跟武安福拜别,带着姜焕,远走他乡,Lang迹四海去了。武安福知道他志向不在做官,也不好强留,赠予无数的金银宝贝,长亭之外送他离去。

    辞别了姜松,武安福又和突厥大帅红海秘密会见。突厥数十年来一直为祸边境,中原战乱之时,始毕也曾经支持刘武周和梁师都打算趁火打劫进犯中原花花世界。武安福凭借和红海多年以来的良好关系和金银珠宝的打动,自然还有出兵帮助的承诺,叫红海和始毕争夺突厥的大汗之位。红海虽然是蛮荒之地的小部落首领,如今有了武安福在财力和人力上的支持,胆子也大了起来,立刻兴兵和始毕作战。始毕措手不及,被打的落花流水,逃往西方去了。红海成了突厥大汗之后,和大周成为兄弟之邦,这些都是后话,不用再提。

    北方宁息,武安福正要休息几日,洛阳传来了消息:张紫嫣生产,诞下一个公主这个消息把安福从一直以来的伤感中拯救出来,他把北平的军政交给苏定方刘黑闼打理,率兵返回了洛阳,一路上归心似箭,只用了七八日就飞马赶回了洛阳。

    皇宫门前,武安福匆匆下马,怀着欣喜向宫中而去。一进张紫嫣的寝宫,苏凝云就微笑着迎了上来。

    “皇上,我照顾妹妹,没有迎接,还请恕罪啊。”

    看着苏凝云调皮的样子,武安福笑道:“你就别卖关子了,紫嫣如何?”

    “紫嫣一切都好,怎么皇上不问问小公主?”苏凝云摆出一副不解的样子。

    武安福道:“就算有了公主,我又怎么能不体贴你们?”说着来到了张紫嫣的床前。

    张紫嫣一见武安福,就要起来,武安福连忙安抚她道:“你辛苦了,好好休息将养身子要紧。”

    张紫嫣露出个幸福的微笑:“皇上还没看公主呢,快去给皇上把媚娘抱来。”

    “媚娘?”武安福一怔。

    “是啊,是我们姐妹商量着给公主起的小名,皇上还满意吗?”苏凝云道,“你不知道啊,小公主的媚眼很是妩媚,倒比她妈妈还要好看娇俏呢。”

    张紫嫣红了脸去怪苏凝云乱说话,武安福却一脑子的糨糊。

    武媚娘?

    那个权倾一朝,纵横天下,亘古一帝的女皇帝武则天吗?

    原来自己如此的努力,也逃不过历史的捉弄吗?武安福忽然笑了。

    “皇上笑什么?”二女不解的问。

    武安福自然不会说出心中所想,笑道:“我只是想起当了爹爹,心里高兴。”

    不多时宫女将小公主武媚娘抱来,武安福抱过来一看,只见女儿眉眼之间果然妩媚动人,虽然还没满月,却已经可以看出来将来会是个出类拔萃的美女。

    “媚娘漂亮吗?”苏凝云问道。

    “不但漂亮,还很厉害呢。”武安福哈哈笑道。

    “哦?”二女奇怪不已,“皇上说的是什么意思?”

    “你们永远不会懂的。”武安福高兴的将女儿举起来,这未来的女皇,头一次被个男人深情的亲了一口。

    若干年后……

    永昌十五年,皇宫后花园里一片热闹景象。重阳佳节,秋高气爽,洛阳正是锦绣时节,天下在永昌帝武安福的治下一片兴旺发达。四海之内安定祥和,四方如突厥,吐谷浑,南蛮,吐蕃,倭国也都尽数臣服。大周天下,创造了史上含有的繁荣盛世。

    “追我啊,追我啊。哈哈。”清脆的女儿声飘过,武安福扭头看过去,就见顽皮的公主武媚娘在花园里露出个脑袋来,冲着一旁有些憨厚的李治笑着。

    等李治跑过去,武媚娘早就消失在花丛里。李治找不到她,急得直搓双手。武安福看在眼里,不禁笑了起来。

    “皇上,让公主和李治走的这么近,不太好吧?”十几年来,孙思邈已经不是头一次说起这个问题了。自从大周建立,孙思邈一边为官一边继续钻研医术,如今已经写了数本医术,救活了无数的病人,为人尊称为“药王”。

    “孙先生,有些事情,你是不懂的。”武安福笑道。

    孙思邈叹口气:“他毕竟是李世民的儿子,皇上又只有这一个女儿,将来若是被李治知道一切,只怕……”

    武安福正色道:“身后事,你我那么在意干嘛?孙先生,咱们老了,日后必将是他们的天下,咱们养老就是了。”

    孙思邈恭敬的道:“皇上心胸开阔,佩服。”

    武安福笑笑,挥手道:“李治,过来。”

    李治听见皇帝召唤,连忙跑过来。

    “你觉得媚娘好看不好看?”武安福问道。

    “好看。”李治没有丝毫的犹豫,傻乎乎的道。

    “那你想不想让她做你老婆?”

    “想。”李治开心的道。

    “好,等你们长大了,我就把媚娘嫁给你。”武安福说道。

    “谢谢皇上。”李治乐得开了花。正在这时,花园里又传来了武媚娘的声音:“李治,你在干嘛啊,快来追我啊!”

    “来了。”李治留给武安福一个憨憨的笑容,转身跑去了。听着两小在花园里的嬉笑,武安福对孙思邈道:“先生,这是天命啊。”

    留下一个深邃的笑容,武安福站起身来:“开宴!”

    这一年,风调雨顺,国泰民安,中华盛世,缓缓拉开帷幕。

    至于未来的历史如何变化,如何在留给后人的史书上写下这段英雄辈出的故事,如何评价这些强者的风姿,谁又能说的清楚呢?

    青山依旧在,长河滚滚流,英雄的故事遍地流传,这就足够了。

    (全书完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本书到此结束,请留意兵贼后记和接下来的新书预告,希望大家能继续支持我,谢谢。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