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狐狸王爷出逃妃 第4卷 当(完结篇)
全本小说网 canvas-backpack.net 加入收藏
    眨了眨眼睛,苏尘茫然的问:“呃,你怎么在这里?”

    夏离奇怪的看着她,“这里是我的寝室,我不在这里,应该在哪里?”

    苏尘倏地反应过来,想到什么,一张脸忍不住滚烫起来,红的似能滴出血来。

    同一时间,她手摸的地方也迅速坚硬灼热,耳边听到夏离闷闷的低哼了一声,吓得她立即就想收回手,但无论如何用力,却仍然无法挣脱夏离的手。

    苏尘正羞恼间,下一刻,一只长腿伸过来,压住了她的双腿。

    她一阵惊慌,侧过脸去看他,就看到他一双眸子闪过一丝幽暗,正灼灼望着她。

    “放开我啦。”苏尘低叫了声,又急又慌。她并不是不谙世事的女孩,对于夏离此刻的反应,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

    夏离若宝石般迤丽溢彩的眸子,此时似乎蒙了一层雾气,眼角有隐约的妖娆。

    半晌,他才暗自叹息一声,松开了对她的箝制。

    苏尘如蒙大赦,以一种逃跑的姿态,快速地下了床。

    还没站稳,寝室的门忽然被人推了开来。

    “你们……这是做了什么?”

    外面的人似乎怔了下,冷酷的声音里夹杂着古怪的意味。

    听到来人的声音,苏尘窒了下,抬头看去,夏冰姿态闲散地踱了进来,凤眸随意扫过她,最后落到凌乱的床榻上,目光隐约有几分的促狭。

    夏离这个时候已经起来,看着夏冰,几分恼怒的说:“你进来做什么?”

    夏冰勾了勾嘴角,凤眸揶揄的扫了他一眼,又看了眼苏尘的方向,“你不会是还没搞定她吧?”

    夏离皱了皱眉,沉黑的眼底闪过一丝的愠色及尴尬,刚要斥责他,却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倒地的声音。

    夏冰看着苏尘,挑了挑眉,“不是吧,被我哥欺负得站不住了?”

    苏尘受不了的大吼一声,“你给我闭嘴,我们什么也没干,纯粹只是睡觉而已。”

    她话一落,夏离的面色僵了僵,夏冰却认真的哦了一声,一副恍然大悟状,不过投向夏离的目光,有几分的鄙视。

    就算夏离涵养再好,这刻也被夏冰给激得差点暴走了,好不容易压制住暴躁的火气,他抿了抿唇,冷静的开口,“这么早过来是有事吗?”

    “自然是有重要的事,不然我也不会打扰你们了。”夏冰漫不经心的说。

    苏尘与夏离却同时抽了抽嘴角。

    “你们既然有事相商,我便先走了。”苏尘觉得自己再在这里呆下去,肯定会被夏冰那些无厘头的话给逼疯的,于是很果断地夺门而出。

    “你来的正好,我正要找你的。”见苏尘走出去了,夏离在桌前坐下,淡声说道。

    夏冰点了点头,“我知道,你想亲自去一趟夜澜城是么?”

    夏离面色有些凝重,“生肌凝香草虽然长在夜澜城,但也就那么几株,且生长在地势险要的雪巅山脉。所以我想亲自走一趟。”顿了顿,说道:“希默从苗疆回来的时候,恐怕我们也能从夜澜城回来。”

    夏冰听到这里,会意点头,“苏尘也要去?”

    “是。”夏离目光看向他,眼底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红烟公主或许能帮我们拿到殒香的解药,她应该会在夏王朝逗留一段时间,所以可以麻烦你接待她吗?”

    夏冰目光一闪,有些厌恶的说:“为什么让我去接待她,我看岳朗这段时间比较有空,你应该拜托他比较妥吧?”

    夏离面色不变,“他有他的事,陈佩珊最近一直缠着他,我怕他分身乏术。”说完,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用有些祈求的眼神看着他,“苗疆一族本就神秘莫测,加上路途甚远,希默此去苗疆能不能拿回解药,谁也无法预测?如果红烟公主能从兰皇后手上拿到解药,那么苏尘的生命就多了一层保障。”

    见夏冰面色微微有些松动,夏离垂下眼睛,继续说道:“还有轩辕皓的死,必须要有一个合理的说辞。身为掌握了轩辕国一半以上兵权的红烟公主,她说的话,会很有说服力。我这样说,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夏冰眼底划过一丝不自在,径自站起了身,冷冰冰说道:“我知道了。”出门的时候,脚步顿了顿,“柳娴儿对你并未死心,她已经撺掇她爷爷向父皇请旨向你催婚,你自己要有所准备。”说完,已经走了出去。

    夏离眼睛微微阖下来,眼底闪过一丝冷意。柳娴儿对苏尘做的那些事情,他还没有追究她,没想到她却对自己还不死心。他现在已没有时间与她纠缠,必须要尽快解决掉她。

    想到这里,他扬声喊道:“灵隐。”

    灵隐无声无息地从门外走了进来,单膝跪在他身前,“主子。”

    “去一趟柳府,想办法毁了柳娴儿的闺誉,此事勿必要弄到人尽皆知。”夏离沉声下着命令,眼底掠过一丝残佞冷酷。

    “属下明白,立刻着手去办。”灵隐恭敬说道,很快退了出去。

    ……

    望着对面神色冷酷的男人,红烟仍然不敢置信,没想到他会来见自己。

    衣袖下的手,有些紧张地握了起来,眼睛悄悄看了他一眼,见到他突然望过来,顿时像受惊的小兔子般,迅速地垂下了头,眼底掩饰不住地闪过一丝慌乱。

    夏冰冷冷盯了她一眼,直接开门见山的说:“解药的事情有什么眉目了?”

    红烟觉得自己很奇怪,对于他冷冰冰,近乎质问一样的语气,她竟然没有感到丝毫的生气,而是很小心的说道:“我知道幽皇后喜欢炼制丹药,无意中看到过她放置丹药的地方,已经命我的心腹去取来了,相信不久,就会有消息的。”

    夏冰修长的眉毛微微挑了挑,不置可否,语气仍然冷酷道:“贵国太子不知所踪……”

    红烟立即说道:“太子皇兄被刺客截杀,很可能凶多吉少。这件事我已经命信使加急禀报回去了。”

    夏冰凤眸轻阖,嘴角却勾起一丝笑意,不再多言,端起桌上的茶杯浅啜了一口。半晌,起身说道:“公主在夏王朝,有什么事尽可来找本王。”

    红烟望着他走出去的修长挺拔的背影,久久没回过神来。

    “公主。”身边的侍婢轻轻喊了一声,她才如梦初醒般,嘴角浅浅的笑意绽开,如花朵般绚丽夺目。

    翌日,夏离带着苏尘便出发去了夜澜城。

    两人一骑,开始了漫长的路途。

    苏尘这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出远门,靠在夏离怀里,看着日出日落,青山绿水,忽而心里漫过许多的感动。微侧过身去,看着身后的男人,小脸上浸润过一抹幸福,眼睛里更是划过一丝眷恋。

    如论将来如何?这一刻,她想她是爱这个男人的!

    放心地倚靠在夏离的怀里,身后这个男人的怀抱便是她一辈子的依靠。

    夏离低眸看着怀里的少女,眼底划过一道迤逦的光彩,“你在唱什么?”

    “当。”苏尘说道,嘴里轻声哼着曲子。

    夏离凝神听了一会儿,心里一动,嘴角勾出一丝笑意,轻轻咀嚼着她歌词里的意思,“你的笑容是我今生最大的眷恋……”

    苏尘侧过身去看他,嘴里轻声唱道:“让我们红尘作伴,活的潇潇洒洒,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对酒当歌,唱出心中喜悦,轰轰烈烈,把握青春年华……

    夏离眉眼俱亮,紧紧抱着身前的少女,专注的眼神,仿佛眼前的少女,便是他的全世界。这一刻,万里河山,也敌不过她的一个笑靥。为此,他愿意倾尽所有换她一个真心的笑容。

    骏马奔腾在天地之间,身后的一切渐渐化为细小的尘埃。

    夏离墨色的长发被风扬起,与苏尘的发纠缠在了一起,仿佛要纠缠生生世世。

    番外

    苗疆。

    时间飞快,一转眼三个月过去了,夏王朝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新皇登基已有月余,据说皇后乃昔日离王府的一个女仆。然而新皇对其却甚为宠爱,为她空置后宫,三千佳丽只是虚设……

    南宫希默来到这里已有四个月,殒香之毒的解药,早已有了眉目,然而他却并没有急着赶回夏王朝。

    手里握着月前收到的信笺,俊雅的容颜中笼罩着淡淡的愁绪,就如这苗疆成年雾蔼的天气般,他的心里也已笼上了挥散不开的阴霾。

    他担心的那个人,不再受殒香之毒的折磨,这是他最为欣慰的事,他祝愿那个如精灵般慧黠的女子,一世安好,圣眷不衰!

    “公子,皇甫小姐来看您了。”柳阳在身后禀道。

    南宫希默收回思绪,淡漠的应道:“嗯。”

    柳阳看着公子波澜不惊的表情,心里微微叹了声气,转身出去迎接皇甫小姐了。

    ……

    销金楼。

    自从夜莺回来之后,整个销金楼的众人便处在水深火热之中,谁也不敢靠近后花园的方向,生怕一个不小心会成了楼主出气的对象。

    对于最近夜莺喜怒无常的脾气,销金楼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因由。

    容奴很是纠结,手里拿着夜澜城寄来的急信,不知该不该去禀报夜莺。

    夜莺手上拿了一个酒坛,靠在花园的凉亭里,乌黑的眸子微微眯起,几分慵懒泄出眼角。

    “城主,夜澜城有加急信。”纠结半天,容奴最终还是走进了花园,对着凉亭里那个醉生梦死的人禀告道。

    夜莺微抬眼皮,瞅了她一眼,喃喃说道:“容奴,如果将青衣队派出去,将苏尘从夏王朝皇宫掳出来的机率有多大?”

    容奴闻言,差一点栽到地上,瞅见自家主人那认真的表情,嘴角抽了抽,半晌,才恢复镇定,以一副轻松的口吻说道:“据说离皇有一个暗卫队,大小战役无数,个个骁勇善战,所向披靡……我们的青衣队与他们对上,以容奴推算,最多也只能打个平手吧,而要将苏皇后从夏皇后掳出来的机率……小之又小……”

    夜莺叹口气,抓起酒坛,径自灌了一口,看到容奴手上捏的信,说道:“信上写了什么?”

    容奴汗颜,很欣慰主子终于还是记起来了,连忙将信递了过去。

    夜莺懒懒地打开信,慢条斯理的看着,在看到后面的时候,整个人差点暴走,修长的手指死死捏着信笺,眼睛危险的眯了起来,“这是要逆天么?本城主在这里,她幽若心居然以本城主未婚妻的身份入住了城主府?那些侍卫是死人吗,就那样让那个女人住进去。”

    夜莺要暴走了,来回踱着步子,脸上的表情气急败坏。

    容奴被吓的一愣一愣。

    她自然知道幽若心是谁?

    她可不就是苗疆新一任的圣女吗?她怎么成了城主的未婚妻了?

    “不行,我得亲自回夜澜城一趟,亲自将那个无耻的女人赶出去。”夜莺愤怒的咆哮一声,突然急惊风似地走出了凉亭。

    容奴只来得及喊道:“那还要不要掳劫苏皇后?”

    “等我回来再说。”夜莺匆匆丢下一句,使消失在了销金楼。

    ————————END——————————

    谢谢大家的观赏!继续支持哦!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