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邪王涩妃 第1卷 大结局:三生三世的爱(8000字)
全本小说网 canvas-backpack.net 加入收藏
    二十一世纪。

    晶川市图书馆。

    一名少女跟在一个少年身后,寻找资料。

    女子面容姣好,素面朝天,扎着高高的马尾,看上去好像只有十六七岁的样子,穿着高中的制服,干净而纯白。校牌上写着她的名字:秦如沫。

    少年则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他美丽的不可思议,魅惑的好像一只妖精,随意翻了一本书,就靠在图书馆的窗户旁边,打发时间。

    “小拓,我是来让你帮我找资料的,你怎么又偷懒。”

    “嘘——”少年做了个简单的手势让对方噤声,这丫头怎么总是毛毛躁躁的,他指了指对面墙壁上贴着的‘请勿喧哗’的字样,提醒她这里是图书馆。

    少女冲他吐了吐舌头,转身去寻找自己要找的资料。

    她偷偷看了少年一眼,只见窗帘随着微风轻轻动啊动,少年在窗帘后面隐约。

    少年绝美的轮廓美丽不可方物,这样静静站着,仿佛就能将这世界上任何一个男子比下去。

    妖孽一般美丽的少年,仿佛可以惊艳时光的线条,就这样一直一直沉溺下去的话,也许有一天,就真的到永远了吧。

    也不是不想奢望永远,但是,真的不敢去奢望了……

    经历过那一场穿越,当她回到这个世界,这个年纪的时候,她以为是上天怜惜她的遭遇,给了他们再一次相爱的机会。

    但是,她曾经有意无意,想要去试探,他是否也穿越于那个世界而来,可是她终究还是一个字都没有提起。

    他是姬钧拓啊,是她的小拓,不管他记不记得,都不会变的。

    可是啊,可是呢……有些话是不能说的吧,他一定会以为她疯了。如果她不以为她疯了,那就是,他也疯了……

    十七岁,她居然又回到了自己的十七岁! 如果这只是一场偶然,也一定是上天给她,最美丽的意外!

    “找到了没?发什么呆?”

    姬钧拓的声音忽而从她的耳畔传来,打断了她的思绪。

    秦如沫怔了怔,连忙回过神来,忘记就忘记吧,她想,做一个最单纯的小孩,重新过一次她的青春年华难道不是更好吗?

    “嗯?额——”她望向他,不知他要说些什么。

    “笨蛋。”姬钧拓伸手敲了敲她的额头,“我等一下要去打球。”

    “打球重要还是我重要?”秦如沫突然脱口,才意识到自己问了很奇怪的话。

    果然,姬钧拓想看着白痴一样地看着她,“有人会把自己拿来跟球相比吗?”

    秦如沫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我是说,打球比找资料重要吗?”

    “资料天天都要找,课也天天都得上,你呢,天天都要见,可是球友呢……却很难得聚一次,你说,是你怎么选?”他一副十二分理所当然的样子。

    “……***”秦如沫在心里把这家伙骂了一千遍,随便你随便你,姬钧拓大混蛋,你爱怎么选就怎么选吧!哼哼哼——!

    她转头决定不去理他,却不小心碰撞了书架,这边的书架本来坏了还没来得及修,经不起撞击,轻轻摇晃了一下,从书架上层掉了一本厚重的书。

    砰地一声,惊天巨响,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引过来了!

    “小心点——”姬钧拓连忙拉住她,查看她身上有没有伤。“受伤了没有?说话啊,受伤了吗?秦如沫!!”

    她不说话,他就吼得越发奋力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太帅了,居然没有人来轰他走!

    秦如沫吃痛地从地上爬起来,嘟着嘴巴说道:“不是你自己说的,不要大声喧哗。”

    “…………**”亏他还以为她被书给撞傻了,姬钧拓没好气,“你是猪吗?没受伤就说没受伤好了,你这样别人能不担心吗!?”

    “嘘……嘘嘘嘘……小声一点啦,好多人在看我们耶。”

    姬钧拓还在气头上,冷冷地扫视全场,“看什么看,要不要拍照片发到微博上炫耀一下自己碰见了帅哥脾气!!”

    众人全都低下了头,只有秦如沫一个人无比尴尬,压低声音对姬钧拓说道:“小拓你是个好孩子啊,你怎么能这么不文明呢,这里是图书馆啊,不可以大声喧哗,不然会被请出去的。明明是你错了,怎么能摆出一副别人应该道歉的表情呢……”

    “闭、嘴!笨蛋!”姬钧拓的唇瓣冷冷地吐出这样的字眼。

    秦如沫低下头去,看见了那本厚重的书,捡起来,居然发现了一个很熟悉的名字——

    “小拓你快看,署名是柏旻漾耶!”

    “笨蛋,不是你说的要小声一点吗!?”姬钧拓的脸色很难看。

    秦如沫立刻捂住自己的嘴巴,但是柏旻漾耶!小拓应该不认识他吧!?也对啦……她有些失落地想了想,但很快又提起精神来,上面到底写了什么?这个柏旻漾和那个柏旻漾是同一个人吗?

    《如沫传》额……应该是网络小说吧。不过……如沫传……这个如沫……该不会是……该不会是她吧?

    好奇心起,秦如沫立刻翻开了书本,上面写的故事让她震惊不已!

    原来原来……

    还有这么多她不知道的事情!

    这不是一场梦,如果说这是一场梦,这场梦已经延伸到了古今外!

    她离开以后,柏旻漾就开始写书了……看样子他成了一个很了不起的写书人,不然他的书怎么会放在如今的图书馆里呢。

    原来倾尘喜欢上了一个顶级杀手,那个杀手和她浪迹天涯了。好劲爆哦,没想到倾尘这丫头居然能追到天下第一杀手,不愧是她教出来的好妹妹!

    哇哇哇,什么什么?含烟和诡居然是一对,好意外哦!但是他们的性格好配哦,而且都是医学上的奇迹……有爱有爱!这个必须顶一下!!

    再往下看,颜星心醒了之后又很快消失了……父王一直耿耿于怀。

    秦甫桦的尸体被戚绝凉带回之后,在某个夜黑风高的晚上不幸在一场大火中连尸骨都没有留下……

    澈变成了皇帝。

    什么?樱宁是以死来交换父王答应诡去救小拓一命的?

    好难过,又好感动,这么多人都喜欢过小拓,可是,就只有她一个人能在他的身边,自己该有多幸运啊,这得来不易的幸福,她一定不可以随便就丢掉。

    接下来的事情,她更加震惊不已——

    没有想到……小拓居然早已在她开启吉茗玥之前,挖出了自己的心脏,只为了救她解开五日烟的毒……

    小拓……

    她的眼睛不知何时已经湿润了。

    姬钧拓的声音又从她的耳畔响了起来,“呐,你要找的资料。”

    秦如沫缓缓抬起头来。

    姬钧拓吃惊地看着她,“你这丫头,也用不着感动的哭吧?”不就是帮她找了一下资料……说到底也不过是因为他懒得在这里继续耽误时间啦。她真的没必要这样感动的。

    “小拓——”

    “我不过是想快点去球场而已,你该不会是以为我关心你这学期会挂科才帮你的吧?”

    小拓就是这样……

    什么事都不说出来。

    因为喜欢口是心非,所以才会产生那么多误会的吧……以前的她真的不懂,但是现在的她,真的懂了……

    那是她的小拓,为了她可以放弃一切的小拓……

    她最爱的,小拓……

    她已经做好了决定——今天晚上向姬钧拓告白!

    *

    当秦如沫将信件塞在他的抽屉中,并且在冰冷的街角等了他好几个小时之后,她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历史好像重演了!

    她抬头去看旁边的街灯,发现果然有两盏灯坏了……

    她的脑海刷地一下,一片空白!

    十七岁那年,她在这里等了他一整个晚上,结果……结果是……他根本就没有出现!

    如今,一切重来。

    她这样一直一直等下去,就会有奇迹发生了吗?

    她的心情变得越来越复杂……

    会来?不会来?会来?不会来——

    真的会像那一次一样,等一整夜,等一场空吗?!

    那时是怎样的心情?从一开始的充满期待,到后来的惴惴不安,从之后的忐忑彷徨,到后来的心如死灰……

    最终,最终,他还是没有出现。

    一小时。

    两小时……

    五小时……

    天快要亮了……

    他不会来了,是不是?

    秦如沫俯下身去,将自己紧紧抱住,这样的深夜,漆黑的街道,唯有她,与冷风作伴,曾经说过,要永远坚强,曾经以为,我足够坚强,但是为什么呢,每一次遇见你的事情,就总会变得伤感起来……

    你是我唯一的软肋,是我总也不能触碰的心弦……

    你轻轻一动,我就能弹唱好久,身体也因此疼痛好久……

    如果我在这里,一直一直等着你的话,你就会来了吗?

    很多人把爱给了我,但我却只把爱给你,这就是你特殊的原因。

    很多人把等待给了你,但是你却只把结局给我,这就是我特别的原因。

    但是,小拓,如果你不来的话,我只是等着是没有用的吧?喜欢你所以会变得害羞起来,但是因为害羞而错过的话,连上天都会嘲笑我的吧。

    这是我们的第三世,我怎么能错过你……!

    秦如沫想到这里,朝着学校的方向飞奔而去……

    她不知道的是,此刻的姬钧拓被反锁在图书馆里,他打球回去之后,想起她曾经为图书馆里的一本书看得出神——

    他倒回去,才发现这本书居然是一个叫柏旻漾的家伙写的。他忘记说了,其实,他并没有失忆,过去的事情,穿越的事情,他也全部都记得。只是,他以为秦如沫不记得……

    他在书上看到了很多他不知道的事情,于是不小心看得入迷了,连图书馆清场了都不晓得。

    虽然他的体育很好,但是从三楼跳下去的话……

    他的手中紧紧握着秦如沫的信件,他似乎遇到过这样的情况,那天,他睡在图书馆里了……但是从那天开始,她就变得很奇怪……

    如果今天他睡在这里的话,一切就又会变得无法挽回了吗?

    姬钧拓望向窗外。

    三楼而已,不会死的吧——只是,有点疯狂而已!

    为你连死都死过了,不过跳跳楼而已,有什么不可以的……

    姬钧拓的眼睛危险地眯起,与此同时,秦如沫正在拼命地寻找姬钧拓——

    教室里没有他,操场里也没有,打电话回去问了,妈妈说他不在家……

    那他会去哪里?

    他平时去的地方……

    啊!

    难道是在——图书馆!?今天在图书馆的时候,他看到她翻阅的那本小说时,表情似乎有一些奇怪,难道他记得什么吗!?

    不敢多想,秦如沫飞快地朝着图书馆的方向奔跑——

    图书馆,姬钧拓站在窗口,风灌进他的脖颈,有一些冰冷的触感。

    “不要————”

    一声惊呼掠过姬钧拓的耳畔,与此同时,姬钧拓的双腿已经脱离了窗口。

    半空中,少年的身影如一道美丽的彩虹,画出一条完美弧线。

    “小拓——————”秦如沫失声尖叫,她的脑海里掠过一千一万种影像,却独独不敢去想,他落下来的时候是脸先朝上,还是整个人摔成肉酱。

    然而少年却不偏不倚,刚好落在她的面前,此刻正以男上女下的姿态,将她抱在怀里。

    时间仿佛静止了。

    许久,

    少年亲启薄唇,“地面冷不冷?”

    秦如沫开始低泣,她突然看向他,大声冲他喊道,“你锁在图书馆里为什么不告诉我!!”

    “你觉得这很光荣吗?”姬钧拓反问道。

    秦如沫见他这般态度,更是生气,“你觉得从楼上跳下来很好玩是不是?你觉得让我担心害怕很好玩是不是!”

    “本来也不想的,但是上一次在里面睡了一整晚,第二天你不也还是生气了吗?做错的事情就要及时去更改。”他却笑笑,仿佛一切都理所应当。

    秦如沫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

    上一次?

    哪个上一次?

    莫非……

    莫非他说的是上一世?不,确切的说,是上上一世……

    “所以,你根本就记得以前的事情是不是!!”秦如沫一字一顿,她注意着他的表情,生怕漏掉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可他却玩笑般的说道:“嗯,所以我会飞的。”以此来告诉她,其实穿越的事情他也记得。

    他笑得格外好看,仿佛妖艳的罂粟,美得动魄惊心。

    秦如沫愣住了!她从来没有想过,原来,他也穿越回来了!这一场穿越,她和他因为一块吉茗玥而意外穿越,竟然又因为吉茗玥的开启而重新穿越回来……

    但是,他害得她好苦!他一直都没有提起过穿越的事情,她还以为他根本就失忆了……!

    想到这里,她胡乱捶打着他的胸膛,以示自己此刻的情绪波动有多强烈!

    “姬钧拓——姬钧拓大混蛋,混蛋,大混蛋,姬钧拓你这个混蛋——你知道不知道我有着急,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害怕,你知不知道……”

    说到后来,她居然带起了哭腔……明明只有几个字,但是她却道不尽其中的心酸……

    “知道的。笨蛋。”他缓缓地,温柔地接过了她的话。秦如沫诧异地看着他,他的声音好轻好轻,居然一点也没有凶她,他浅笑着,缓缓俯下身,轻轻吻了她的脸颊,然后抚了抚她的脸庞,看着她的眼睛,真诚地说道:“全部都知道了的。所以才一刻都不能等,必须到你的怀里啊……”

    因为全部都知道,所以即使要吃再大的苦头也在所不惜……

    秦如沫将信将疑地问道:“真的是因为会轻功,所以才跳下来的吧?”

    不然他真是疯了!

    姬钧拓轻咳了一声,“是因为记得自己会轻功,才跳下来的。”

    抽搐。

    他的记忆虽然还在,但是他还不敢拿自己的生命去开这样的玩笑,他的生命有多宝贵,和她在一起有多难得,他怎能不去珍惜。

    所以,纵使他有印象自己在古代时会轻功,也不敢轻举妄动。只是随着时间越来越近,他想起了太多往事,也终于管不了那许多。只是不知道,如果他从楼上跳下来的时候不小心变成了瘸子,她还会不会继续爱他到这一世的终结……

    他爱了她两世,好不容易才能又到她的身边,这颗心脏跳动的频率有时候都会让他觉得不太真切,明明那般孤注一掷,曾毫不犹豫地用匕首刺进自己的胸口,狠戾地挑开自己的心脉,亲手挖出自己的心脏给她……

    此刻,这颗心居然又在他的心里这样安稳地跳着,若不是她也记得那场穿越,他还记得最开始时他们的互相纠缠折磨,他甚至要怀疑过往一切不过只是一场梦境。

    是因为记得自己会轻功才跳下来的?这个笨蛋,神经病,疯子!!

    秦如沫的心里又是生气又是疼惜,万一他出事要怎么办?他难道想让她再痛苦一次吗?

    “你没事吧?”她连忙要检查他的身体状况。扭伤了没有?摔伤了没有?骨粉碎了没有?!

    看她这样紧张,他尴尬无比,“没事的,只是……脚好像崴到了——”

    =_=!

    真是活该!秦如沫在心里这样愤愤地说了一句,但又无比担忧。

    “我送你去医院!”

    说着,秦如沫吃力地扶起姬钧拓,少年懒洋洋地搭在少女的肩上,一瘸一拐地走着,但他的表情却很是享受,好像自己不是扭伤了,而是中奖了。

    两个人朝着医院的方向走去。

    街灯一盏一盏,散发着微弱但温馨的光芒。两人的影子渐渐被拉长。

    多久没有这样亲密地搀扶,可以去同一个地方,不管那个地方是哪里,只要是和你一起去的话,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事情……

    也不知沉默着走了多久,秦如沫忽而开口叫他,“小拓。”

    “嗯?”他微微侧过脸来,听她要说点什么。

    他的侧脸好美,虽然街灯并不明亮,但她却感觉到了他温热的呼吸在她的耳畔起伏,好暖,不,应该说是好烫!

    她的脸颊顿时发烧!

    虽然经历过很多事,但是此刻的他仍是十几岁的模样,而她也是这般青涩懵懂。

    此刻在她左边的这个人,是她喜欢了三生三世的人呢……

    他拥有温热的呼吸,滚烫的体温,浓烈的热情,绝美的容颜。

    有时,他说的话让人觉得很是讨厌,但是她却总也无法真的彻底远离,因为这样的讨厌,是因为深深地的喜欢……

    因为喜欢,所以才不愿从他口中听到她一点的不好。

    她希望他的眼里,她是最美的,虽然她也知道自己并没有那么美丽。

    她希望他的心里,她是最好的,虽然她也知道自己有时候简直任性的不像话。

    她想他能包容她所有的缺点,她的骄傲任性倔强和无理取闹。

    因为那个人是他,因为心里有他,因为想要自己喜欢的人,可以将自己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她的身上……

    因为是那样的渴望,从他的眼里看到唯一,而那唯一的影像就是自己……

    是因为,我喜欢你呢……

    小拓……我是不是从来没有告诉过你?今天是我想告白的日子,可为何话到了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呢?我是不是从来都没有认真地和你说过一次,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的这件事,必须要说出来给你听才行的吧……

    但是,话在她唇边转了一个圈,她问出来的却是那般猖狂,“你喜欢我吧?”

    她有些意外自己这样问出口来,但是既然已经问出口了,她更期待得到他的答案。她的心突然跳得好快好快好快, 本以为早已生死相许就不会那么紧张,没有想到,面对他时,她永远都是这么紧张。

    他似乎一点也不意外,而是反问,“你说呢?”

    秦如沫积攒了好久勇气,终于脱口说道:“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不管你会怎样回答我都好,我都想要告诉你,我喜欢你……

    但是,他却还是那么一副魅惑而慵懒的模样,道:“不用说也知道。”

    不用说也知道吗?

    这样的回答很真诚,但是却好像也很随便!

    秦如沫幼小的心灵有些受伤,“我今天晚上可是特地跑来跟你告白的耶,你这是什么反应啊。”=_=!

    他看向她的眼睛,在她耳旁轻声道,“爱是不用说明。”

    明明是那么轻,为什么她却觉得全世界都只剩下他的声音?

    爱是不用说明吗?

    “不,爱是必须说给你听。”秦如沫坚决地看向他。

    不说的话,别人也许会不知道的吧,就算会知道,也可能不确定的吧,不说的话,就很容易被错过呢。再也不想错过你了……所以,一定要告诉给你听。

    “好吧。笨蛋。”他轻轻笑了,唇角魅惑地扬起,散逸出丝丝宠溺。

    秦如沫想到什么,好奇问他,“你离开那个世界的时候,给我写信了吗?柏旻漾说,在我的墓下面,埋着两封信。”

    “两封?你也写了一封吗?”

    “嗯,你写了什么?”

    “写了什么呢?什么都写了……”他轻轻地笑了。

    什么都写了啊……

    因为什么都想写,所以不知道要写什么,因为是你,所以能懂我,因此我一个字也不写,你也看得到上面的万语千言……

    “也是呢……”她傻傻地笑了。

    “那你呢?”

    “我啊,也什么都写了啊……”她的笑容变得格外美丽。

    *

    几年后,公元二零一三年。秦如沫和姬钧拓在进行了几年的爱情长跑之后,终于交换了手中的戒指,正式成为夫妻,次年,他们产下一对龙凤胎,男孩的样子极似他们往日一位旧友,而女孩的容颜亦像极了他们的一位故友。

    于是,他们将这一对兄妹分别取名为雪狼和樱宁。

    儿子居然这么像雪狼,秦如沫也很震惊。其实书中曾有记载,一只雪狼等着他心爱的主人小娘子三百余年,终于决定不再等待。

    他知道即使自己再等三百年三千年,她爱的人也不会改变,于是,他在等了她几年之后,突然想到,投胎成为她的儿子,也是能得到她无限宠爱的。于是这个想法在脑袋里快速分裂,小狼也无法阻止,随他去人间轮回,好好玩上一遭。

    至于樱宁,她本该成魅,不能投胎,但她在蜿蜒洞游荡数年之后,得神丹一颗,吃下之后居然灵魂凝和,可以重新投胎。她当然不知道,这个神丹是当初雪狼为凝固秦如沫的灵魂无果而残留下来的……

    渊源的确是很奇怪的事情,虽然难以用科学解释,但也不能否认其存在。

    待两位小朋友满月的时候,两人抢起了一本书,参加他们满月酒的人都在笑他们以后一定是学识渊博的学士。

    谁也没有发现,两个孩子同时争夺的,是一本叫《如沫传》的古典小说。

    书的最后一页,有位处于深宫的老女人独坐窗前,脸色蜡黄……

    世人称她为淑妃。据说,她是姬王爷唯一一位正妃,但姬王却在立她为正妃之后,再没有去见过她。

    姬王已逝七年有余,姬王府早已变成医馆,而当年争权夺利的女人本该被送入庵堂为尼,然澈帝仁慈,大赦天下。又传淑妃身染重疾,不治将亡,淑妃才得以在宫中颐养天年。

    亏得含烟医术精湛,加上诡医如虎添翼,两人珠联璧合,居然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延长了淑妃多年的寿命。

    原本活不过五年的淑妃,已经又多活了两年,但日日以药为食,渐渐不喜说话,也很少踏出庭院。

    虽然得以延年,淑妃的身体也越发孱弱,她经常夜夜噩梦,梦中男子在她面前自刎而亡,只为成全她对名利的追逐。

    这一场一厢情愿的追逐……

    梦中的她残忍地对他说:萧郎,你说,你的心是我的,所以,我今日要它,你给是不给!

    梦中的他,淡然面对,没有丝毫犹豫,说,既然你要,我便挖出来给你!

    窗外大雪纷飞,淑妃双瞳无神,这一夜,她又梦见了她的萧郎。这一夜,她仿佛听见了当年,如姬在她耳旁的叮咛。

    那一年,她意气风发,对她说,“如沫妹妹,这一局,终究是我赢了!”

    那时候,那女子浅浅笑开,“那么,终你一生,定要好好珍惜着得来不易的妃位。”

    那时的她刚得了正妃之位,也刚失去最爱她的男人。

    “我也睁大眼睛看着你呢。看着你没有权势在手,仗着王爷这份恩宠,能逍遥几日。很快,王府就会出现很多新人,王爷的眼睛就会看向别处,光阴荏苒,你,能美貌几日?恩宠,是这世界上,最易失的,如沫妹妹,你可好好记得,我今日这番话!”

    梦中的女子依旧淡淡——

    “淑妃何必杞人忧天?明日即便天塌下来,也该过好今日。与其等着看别人的人生究竟会不会发生那些你想象中悲惨的事情,倒不如,好好地去过你自己的人生。”

    “等着瞧吧,秦如沫,总有一天你会明白,情易逝,只有权势地位才是真!”

    秦如沫巧笑嫣然,“嗯,我等着瞧呢。你可别死得太早,否则还没看到我悲惨的一天就挂了,该有多遗憾。”

    ……

    ……

    她们为数不多的兵戎相见的场景,无数次在她耳际重演!

    她曾那般信誓旦旦地对她说过,总有一天她会明白,情易逝,只有权势地位才是真!

    但是……

    但是时光荏苒,到了今天……他们都已死去多年,而她也在这冰冷的大房间里独守了多年的空房,做了多年的噩梦。

    望着窗外大雪纷飞的景象,淑妃终于感觉到阵阵寒意,“如今,我终于相信,有权有势又如何,不过梦一场。”

    如这大雪,此刻积得再厚,过不了多久也会融化到片甲不留。

    但是……

    但是啊。

    萧郎,我懂了……

    我懂了,却再也回不去了……

    翌日,落雪成白,淑妃逝于窗前,经确诊,因不抗严寒而亡,享年廿三。

    ———————————————以下内容并不收费———————————————

    【《邪王涩妃》星心的形状/著,全本小说网独家首发。2013。01。24,全本完】

    声明:本文独家首发并完结于全本小说网,不授权任何网站转载,不授权任何贴吧个人修改我的文。

    星心新浪微博http:/weibo。com/xxdxz1989

    本书唯一正版地址:http://canvas-backpack.net/list/4.html 言情小说ID:/184030。html

    感谢一路走来亲们的支持,谢谢,祝大家新年快乐!

    推荐星心完结小说《极品王妃闹王府》《撒旦哥哥放开我》已出版小说《欺诈猎人美男团》《暗夜天团》。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