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麻吉变情人 第一章
全本小说网 canvas-backpack.net 加入收藏
    「我的热情,啊!好像一把火,燃烧了整个沙漠~~太阳见了我,啊!也会躲着我,它也会怕我这把爱情的火~~」

    唉,不是只有太阳会怕,举凡听到黎俐忘我高歌的路人哪个不是闪的闪、逃的逃?

    「你给我小雨点,滋润我心窝;我给你小微风,吹开你花朵~~爱情你像花朵,属於你和我,我们俩的爱情就像~~热情的沙漠~~啊!」

    实在难以想像,如花似玉的超级名模居然有副红番鸭嗓,五音不全不说,还是只喉咙发炎的鸭子!可怕骇人的歌声足以把路人吓得鸡飞狗跳。

    长得再美、再怎麽聚光,一听到她「丰富又创新」的歌声,四周马上净空,如果有一天黎俐被狗仔盯上了,或许这是防堵狗仔的神仙妙药呢。

    那她呢?身为超级好朋友的袁巧巧当然也想跑,就算是好朋友,也无法忍受这麽糟糕透顶的歌声好吗?

    问题就卡在她大腹便便还拖着行李,动作不方便,要跑也跑不动,只能认命被摧残。忍着点,就当这是人生的考验吧。

    「我说黎俐,真的有这麽开心吗?」黎俐深知自己的「缺陷」,她向来不唱歌的,看来,黎俐今天真的HIGH过头了。

    黎俐双手插腰,下巴朝着天,漂亮的脸蛋挂着大大的笑,志得意满不可一世极了。「哈哈哈,巧巧,你说我怎麽会不开心呢?哎呀,眼看我结婚有望,老天呐,我怎能不开心呀!」

    黎俐感动地嘶吼着,戏剧张力十足。

    事情是这样的,前不久经友人介绍,黎俐相亲认识了老实可靠,足足大黎俐十五岁的宝忠哥哥,人家宝忠哥哥一看就是值得托付终身的好伴侣,黎俐说什麽都不愿错过这麽好的对象,立马积极交往,还天花乱坠加撒娇,硬是说动了笃信基督教的宝忠哥哥,同意小俩口同居「试婚」。

    嗳,实在没办法,前阵子许多好友同学们一窝蜂嫁人,FB上都是幸福的闪光,看得她心里十足羡慕。

    想想,她工作这麽久了,已经乏了累了,也想找个温柔的港湾依靠休息,偏偏这几年遇到的男人心肠都不好,自然让她感到更加疲惫。好不容易,宝忠哥哥出现了,叫她怎能不像攀着浮木般抓着不放呢?

    「你们认识还不到半个月,就这样试婚好吗?」巧巧难免不放心。

    黎俐可没半点反悔。

    「试婚也没什麽不好啊,以前遇不到好男人,才谨守洁身自爱,不让他们越线半步,反正宝忠哥哥绝对不会是始乱终弃的坏男人,那就敞开大门,痛痛快快追求激情生活,哪有什麽不好?」

    唉,女人长得太漂亮、身材太火辣也是种麻烦事,太多男人醉翁之意不在酒,要的是满足征服的慾望,并不是真正的爱情。黎俐有胸也有脑,对於男人所要的亲密关系,她向来都有把严格检视的标准尺,只是至今没有一个男人通过就是了。

    「那是那些男人想法太龌龊。」

    黎俐呵呵笑。「那你就大可放心了,宝忠哥哥绝对不是龌龊的男人,他喜欢的就是我,无关长相和身材。」

    巧巧仔细想想,也对啦,黎俐个性成熟,年长她几岁的伴侣的确比较适合。

    「那好吧,我可以不用担心了,那你也好心关怀一下我的耳朵吧,别再唱歌了可以吗?好歹我是失婚妇女,你多体恤一点嘛。」

    巧巧手上拉的行李箱正是她今儿个离家出走的「细软」,唉,说到她的婚姻,也不是每段婚姻都能「王子与公主从此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

    不说了,多提伤身。

    黎俐轻搭好友的肩膀。「别担心,有我罩着你,反正宝忠哥哥家很大,你住在我们家,我才放心。」

    黎俐虽这麽说,巧巧倒有点犹豫。「还是我去打扰依依比较好?」

    黎俐挥挥小手。「不用不用,依依新店开张没多久,你过去,她又得分神照顾你,我没那麽忙,还是住在我家比较好。」

    黎俐、巧巧和开餐厅的依依,她们是国中到高中的好朋友,巧巧离家出走,好友们当然会敞开友谊的双臂,给予最大的支持。

    巧巧也沾染上黎俐的好心情,戏弄着说道:「唷唷唷,瞧瞧呢,都还没结婚就『我家』、『我家』的叫了,你是指你的租屋处还是宝忠哥哥的家啊?」巧巧明知故问。

    说真格的,黎俐倒是没半点待嫁女儿心的羞涩。「那当然是宝忠哥哥家喽,我的套房已经退租了。」

    巧巧还真的吓一跳。「哇,你完全不替自己留条退路?」

    「嗯嗯。」黎俐举手,握紧拳头。「这一次,没有退路!」

    迈入二十八岁之後,关心她终身大事的长辈多少会劝个几句,她并不排斥结婚,亲朋好友嫁得好的也不算少,多得是幸福美满的小家庭,完全没有社会版上写的暴力和不幸。

    所以喽,她会憧憬婚姻是很自然的事,女人啊,老了,还是想有副可以陪伴、可以依靠的肩膀。

    所以宝忠哥哥绝对是最好的选择!

    黎俐带着好朋友来到宝忠哥哥的家,明明只是一般的公寓,感觉却好温馨好温馨。

    她笑看着未来的家,位在一楼,还有个小小的庭院呢,她闭上眼,呼吸着属於自己的幸福空气,觉得自己的未来将是一片光明!

    「宝忠哥哥在家吗?今天不上班吗?」

    黎俐漾着笑。「宝忠哥哥今天不能请假,不过他有把钥匙给我。」她从肩包里拿出一串钥匙。「当当!」

    巧巧点点头。「那好啊,快点开门,我腰好酸啊!我想喝水~~我想休息~~」

    巧巧嚷嚷着,黎俐赶紧放下行李开大门。「好好好,孕妇最大,等等我打杯果汁给你喝,宝忠哥哥很养生的,冰箱里总有一大堆水果呢!」

    只是——

    「嗯?怪了……」

    「怎麽了?」巧巧问。

    「不是啊……」黎俐试了又试,她看看钥匙,再看看锁孔,有些不知所措。「怎麽会打不开?钥匙根本插不进去……」

    巧巧皱眉。「啊?怎麽可能,我试试,你一定是太兴奋了,连门都不会开了。」

    巧巧揶揄着,接过钥匙,动手试了试,发现真的不能开,钥匙竟连锁孔都插不进去?

    这时巧巧注意到——「俐,这个门锁是新的耶?」

    「啊,真的吗?」黎俐眯眼看,心思一转,立即放心地叹息。「那就对了,一定是宝忠哥哥换了新锁,却误拿旧钥匙给我,没关系,我打手机给他。」

    黎俐拿出手机,拨了号码,响了很久才有人接听。「宝忠哥哥——」

    巧巧看到黎俐如花的笑容像枯萎的花朵迅速褪去颜色,她回话不多,都是对方在说话,没三分钟,黎俐结束通话,面色凝重。

    巧巧有不详的预感。「怎麽了?」

    黎俐低着头,苦笑看着手中的钥匙。「老样子,习惯了。」

    巧巧问:「俐,什麽老样子?什麽意思?」

    呼……

    黎俐打起精神,撑起笑,将「别人」的钥匙丢进他家信箱里。

    看到这儿,巧巧也明白了,她看着好友,等着她的倾诉。

    黎俐只是怔着发呆,隔了好一会儿,才幽幽地说:「刚才电话是宝忠妈妈接的,我不知道他妈怎麽会上台北?他们在哪儿?还是在屋子里?故意换锁防我是什麽意思?ANYWAY,反正她觉得我的工作太复杂,不适合她单纯的儿子。

    「我真搞不懂,怎麽现在大家都把模特儿想得这麽复杂?甚至还怪罪那位朋友,怎麽会让我和她儿子牵上线?呼,这理由太熟悉了,我都不知听过多少遍了,镁光灯下的女孩都成了洪水猛兽了!」

    黎俐语气平淡,但每个字却有说不尽的疲累。

    巧巧很不平,跳出来。「太过分了吧,那庄宝忠呢?!」这种时候不用对那个混蛋用上尊称!

    「不知道,宝忠妈妈只要我把钥匙放信箱或是丢进垃圾桶,昨天我和她儿子商量的事都不算数,还有,她希望我不要再缠着她儿子不放,否则就会跟媒体爆料我的恶行。」

    「什麽?!」巧巧一手托着肚子,简直快气炸了,她伸出另一只手。

    「把电话给我,那个刻薄的女人肯定没见过什麽叫做恰查某,是怎样?可以这麽污辱人的吗?!看上她儿子是他们家祖先有积德,是他的福气,也不想想自己是什麽条件,凭什麽这麽看轻你?!还想和媒体打小报告?简直就是王?八?蛋!」

    巧巧一肚子火,黎俐心情却很平静,毕竟才认识一个星期,说「爱上」太沈重,她只是觉得宝忠哥哥忠厚老实,会是个好老公罢了……

    唉,她不是洪水猛兽,美丽的女子更不是个个都是坏心眼、人人唾弃的狐狸精!

    她不敢让巧巧知道,宝忠妈妈口口声声称她为狐狸精,说她想诱拐她老实的儿子,还想变卖中南部的田地,到台北买豪宅让她享受……

    这什麽跟什麽啊,真让巧巧知道,巧巧准杀到台中找宝忠妈妈吵架,顺道还会找脾气也不是很好的依依一块儿去……说到依依,对,依依——

    既然分手了,也没必要留在这里徒增伤心,黎俐打电话叫计程车,两个女人加两大件行李不好随手拦车。

    巧巧这时想到——「俐,退租的套房不会这麽快租出去吧?」

    黎俐耸肩。「我是和房东说我要结婚才搬走的,现在就算套房还没租出去,我也没脸回去了。」

    唉,果然,黎俐骨子硬,绝对不会回去。「那是要住饭店?还是皮绷紧点跟我一道回娘家?」

    巧巧问题也不小,老人家观念旧,嫁出去的女儿就像泼出去的水,女儿挺着大肚子回娘家可是天塌下来的大事,所以她不能回娘家。

    黎俐将手机丢回肩包。「那就投靠依依喽。」

    她展露灿烂的笑容,开玩笑!打从初恋失败後,之後的每一段感情,她都不曾因为男人离去而伤心难过,顶多也只是叹息自己乖舛的命运。

    说到那初恋……啊,别去想了,宝忠妈妈的理由让她想到,当年学长的妈妈也曾批评过她的面相,她说太漂亮的女人……呼,别想,别想,别去想了。

    巧巧一惊,却也立刻认同。「依依咖啡小屋二楼还有两间空的客房。」

    「你一间,我一间,刚刚好。」

    「况且依依新店刚开张绝对需要我们的帮忙。」

    「没错,那是当然的,有道是团结力量大。」

    「我可以帮她管帐、报税通通没问题。」

    「我可以帮她吸引男客,咖啡小屋需要阳气,一屋子爱慕依依的女客人成何体统?」

    「哦,太好了,那就走吧。」

    「嗯嗯,LETS GO!」

    计程车刚好到了,两个被男人伤过的女人加上两大件行李,哦哦,还要加上巧巧肚里的小宝宝,正好塞满一辆车。

    投奔之旅正式展开,她们坚信被男人重伤的伤口,绝对会在三人友谊的慰藉下迅速抚平,投奔依依是最正确的选择!

    远处,正在咖啡小屋忙得不可开交的向依依猛地打了一个大喷嚏。

    幸好戴着双层口罩,做餐饮的卫生最重要了……嗯?变天了吗?她怎麽感到一股不寒而栗的寒气?

    X

    包子姐姓包,独身贵族,年纪在四十五岁到五十五岁之间。有三个数字是她不爱讨论的——胸围、体重和年龄(应该很多女性同胞都拒绝讨论这三个数字吧?)

    包子姐是个在影剧界喊水会结冻的王牌经纪人,旗下一堆美到维纳斯翻脸、帅到阿波罗发火的模特儿、歌手以及演员,当然争气点的,能够三栖、占有一席之地的乖宝宝也不是没有。

    无论如何,在她旗下的艺人都是她惜命命、当成自家孩子来疼惜的宝贝,这些孩子也很争气,在各自的领域都有不错的成绩,偏偏有个恨铁不成钢的黎俐,包子姐认为她拥有百年难得一见的天分,只要她肯认真点,别净想着——

    「宝贝,听姐姐一句话,靠山山倒,靠男人男人跑,唯有靠自己才最可靠,也不见得一定要嫁人,尤其是经由相亲决定对象,不要以为相亲能够找到真命天子,那风险才大;你看包子姐身旁没半个碍眼的男人,偶尔谈个小恋爱,这样不也很好?」

    这里是包子姐的办公室,完全的中国风,还有小桥流水,据说具有风水功能。通常包子姐接见要不接案子,要不生日祝寿过年报喜,当然还有一个重要功能,听包子姐「谆谆教诲」。

    今天严格来说还是她的特休日,原本为了庆祝和宝忠哥哥试婚,她请了一个星期假,没想到特休才第三天,就让包子姐召进公司,包子姐当然不会知道她被放鸟的事,所以今天的功能当然就是「谆谆教诲」。

    黎俐点头,百分百赞成包子姐的理论。

    没错!只有靠自己最好,但她结婚又不是只想完全依靠男人,让他承担所有的责任。依靠是双方面的,你依靠我,我依靠你,只要夫妻同心,才有幸福的未来。

    「我倒认为婚姻是互相的,不一定是谁要靠谁,只要夫妻齐心,生活自然幸福快乐。」黎俐表达了对婚姻的看法。

    「所以你还是认为所谓的真命天子、要相互依靠的男人,用相亲真的找得到?」包子姐完全不相信,当然也不认同她的做法。

    黎俐倒是认为这个老方法很好。「长辈过滤过,总是有一定的品质保证。」她之前相亲都是经由亲朋好友介绍的。

    包子姐叹口气,说句实话,黎俐宝贝若是能放下这些杂务,努力工作才最好。

    其实拜倒在黎俐宝贝石榴裙下的富商公子哥不在少数,只可惜宝贝对那种镀金的阔少不感兴趣,对嫁入豪门这档事,更完全嗤之以鼻,比起镶金的华贵,她反而喜欢小家庭式的简单生活。

    「所以你和你的宝忠哥哥进展得如何啊?」包子姐实在不想提及这个问题,但又不能不问,要是黎俐宝贝真的二十八岁就跑去结婚,她也只能怨叹「天妒英才」啊!

    黎俐脸色一变,唉……不提还好,一提就让人想叹气。她和巧巧投靠了依依,宝忠哥哥也没再联络,算了,就当没缘分,她打算休息一段时间再重起炉灶,再相亲。

    「失败。」她幽幽地说,沮丧极了,虽然明白包子姐肯定是幸灾乐祸,却也不能不坦白。

    包子姐想当然是大乐呀,但还要表现出很惋惜的样子。「哎呀,怎麽会这样呢?」

    黎俐叹气。「反正就这样喽。」

    包子姐假慈悲地安慰,摇钱树如果能不嫁人最好,二十八岁而已,至少再拚个十年都没问题。「别难过,有的是机会。」

    黎俐也清楚包子姐的想法,更晓得在安慰的背後,包子姐有多开心,她不忘提醒包子姐。「我不会难过,没关系,休息一阵子後,再安排相亲就行了。」

    啊?还没放弃啊?!

    「你真的那麽想结婚啊?!」包子姐哇哇叫。

    「如果有不错的对象,为什麽不结婚?」

    包子姐额头一拍,头痛极了。

    算了算了,再怎麽劝也是狗吠火车没用的,摇钱树能摇一天是一天。说到这儿,黎俐宝贝之前拍了好几个很有话题的MV和一系列超商广告,行情整个看俏,一堆制作人抱着企划书找上门。

    宝贝呢……个性略微孤傲,不可能参加游戏性质的综艺节目,歌唱节目更是连沾个边都不用想。

    不过,倒是有一个企划案让她觉得很有意思,黎俐宝贝聪明反应快,她坚信宝贝绝对能够担纲重任。

    「对了,宝贝,包子姐帮你接了个新案子,你既然和宝忠哥哥……那就努力工作喽,要不要来试试?在家休息也挺无聊的。」

    因为和包子姐硬拗来一个星期的假,所以公司这一星期的秀约和代言约早早都排定了,就算现在没事想回来工作,也不可能插单……

    「出国走秀?」这是她唯一想到的可能。

    「不不不,这可是完全不一样的东西。」包子姐由办公桌上层层堆叠的卷宗里,拿起最上头的那一个,放在宝贝面前。「喏,这个,你看看。」

    黎俐打开卷宗,学生时代训练出来一目十行的功力至今还是很厉害,她没两下看完整份企划案,下巴差点没掉下来不说,美丽的双眼睁得圆圆的。「包子姐,这……『名模下乡LONG STAY』?!」什麽鬼啊?!

    「呵呵呵,这可是深度的旅游类节目哦,看主持人下乡,更能精确体验并且宣传在地文化,这可不是一般娱乐公司制作的综艺节目哦,行政院农委会还提供技术指导,带有半官方性色彩哦。」

    黎俐指指自己,彩绘水晶美甲熠熠闪亮。「你要我去?」她十指不沾阳春水,如果跑去玩泥巴铁定很精彩……

    「是啊,」包子姐笑呵呵。「观众都爱看美女香汗淋漓的模样,这当然也是卖点,虽说半官方性质,还是有收视率的压力。」

    黎俐挑挑眉。「是看美女跌进田里,一身泥巴,哇哇哭叫吧?」

    包子姐呵呵笑。「哎唷哎唷,宝贝反应实在太可爱了,怎麽会呢?制作人怎舍得让你跌进田里呢?况且呢,人家这是茶园,比较不容易跌出一身泥巴啦~~」

    黎俐放下卷宗,缩在沙发里,不评论,不表态,但光看那疏离感就知道兴致缺缺。

    「所以?你的想法呢?」包子姐问,一边想着要不要用合约逼宝贝就范?这是个好机会,她的公司从没进过这样有深度,可以拿金钟奖的案子。

    但在黎俐看来,这只会变成一场闹剧,她耸肩,直接关上谈判大门,没正面回绝就不叫违约。

    「所以呢?」包子姐又问。

    黎俐双手一摊,随便包子姐想怎样,主持人心不甘情不愿,摆脸色闹脾气,看这节目要怎麽录!包子姐是她老板,制作单位会找包子姐协调,不会找她。

    包子姐也不是省油的灯,知道硬逼对她没用,看来不使出悲情攻势是不行了,她先长长地叹了口气,双眼遥望远方,困顿地皱着眉头,大有忧国忧民的沧凉。

    「哎……景气实在是很差,制作单位也越来越谨慎,演艺圈不爱用新人是大家都知道的事,资源有限嘛!但是啊,如果案子进了我们公司,你是知道的,包子姐怎麽说都会替那些小朋友留些机会你说是不是?

    「黎俐宝贝啊,这些大制作人都是记恨专家,还很会牵拖,我们哪得罪得起?你替包子姐想想,人家指定要你,我该怎麽拒绝?你一个人拒绝没事,那之後呢?没案子怎麽办?公司里的小朋友怎麽办?包子姐要卖什麽老脸去安抚这些大制作人呢?」

    黎俐当然也不是省油的灯,很明白包子姐演的是什麽戏。

    「几天?」她很乾脆。

    包子姐也不拖拉。「分上中下三集,应该不用一个星期。」

    「什麽时候开会?」

    「明天。」

    黎俐起身。「我明天会到,包子姐再把地址传LINE给我。」

    说完话,黎俐转身走人,今天还算她的休假日,她得赶回咖啡小屋帮忙。她发现,在咖啡小屋工作好玩多了,演艺圈果然是工於心计的复杂地方。

    包子姐开开心心地拿起手机回覆邀约,能让黎俐宝贝接到这个企划案真的太好了!

    说不定还能开启黎俐主持生涯的康庄大道,如果宝贝能当上名主持人也好,就算结了婚,这棵摇钱树还是能继续摇!

    X

    「老大!」

    山坡上年轻的女孩挂着笑意,双手围成环状当成扩音器对着满山的茶园放声叫唤着:「老大~~你~~在~~哪……哎哟喂呀!」

    褚禹安,外号褚小么,褚家最小的女儿,她摸着头转身。「靠——」咬牙切齿的想看看在她的地盘里,谁这麽不要命胆敢巴她的头!

    啊,还会有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当然就是她家老大……

    褚小么立刻化身成可爱小狗,在大哥面前讨好地摇尾巴。「大哥是您啊,累不累啊?我帮你倒水~~」她赶忙把由家里拎来的水壶虔敬送上。

    褚颂元接过小妹的水,仰头大口饮用。

    小么看着帅气的大哥,那衬衫底下结实的胸肌,哦~~每个动作,哦~~每根肌肉拉扯的线条,哦~~哪怕只是仰头喝水都是力与美的极致表现呐!

    小么眼冒星星,陶醉在大哥的男色里,果不其然,一掌又赏了过来,小么抱着头尖叫抗议。「我要跟老妈说,大哥一直巴我头,我要是变笨了谁负责!」

    褚颂元揉揉小妹的头,禹安才上大学,学的是艺术,最近在画人体素描,对人体很感兴趣。

    「那我是不是要和老妈告状,你一直看着我流口水?」

    小么哇哇跳着。「大哥,那是看得起你好不好,代表你身材好啊,要不然我为什麽不去看茶园里其他男生专看你一个?!吼,大哥,你就答应嘛,外聘模特儿贵松松,我们穷学生根本付不起嘛,你就帮个忙,让我们画你嘛~~」

    褚小么盯着自家大哥流口水绝对没有恋兄情结,单纯只是因为课业需要,但大哥就是不愿配合牺牲男相,当然,人体素描是不穿衣服的唷,全班女生同样对大哥流口水,天天逼着她不要辜负所有人的期待。

    褚颂元身高一百九十公分,高头大马腿又长,长年在茶园工作晒太阳,黝黑发亮的肤色搭着完美的肌肉线条,绝对比在健身房锻链出来的白斩鸡不知优上几百倍。别说小妹流口水,农庄方圆五百公里的女士哪个看到大哥不会流口水?

    「你在茶园大声嚷嚷就是为了这个?」

    小么勾着大哥的手臂,蹭着蹭着,哦这手臂线条、哦这手臂线条!好有力,好结实,好好画唷~~

    眼看着大哥手又举起来,小么立刻抱头哇哇叫。「当然不是啦,是农会的总干事又来找你了啦~~」

    褚颂元皱眉。「人呢?」

    说人人到。「理事长,我在这儿!」胖胖的总干事擦着汗挥着手由山坡那头跑了过来。

    褚颂元是乡农会的理事长,去年选举时农会几乎是一片倒的支持他,地方耆老也都赞同让年轻人来闯闯看,希望在地文化和农特产品能有不同以往的推广方式。

    这一年来,褚颂元倒是有不错的成绩,让原本还怀疑给年轻人主事不妥的地方长辈也都迅速臣服。

    总干事气喘吁吁,茶园是依山势栽种的,理事长通常都在茶园里忙着,要找他就必须爬山,他这种体格爬山是很辛苦的事。

    「理事长,这个啦,有关电视节目要来我们这里LONG STAY做专题报导的事,初步的企划出来了,制作单位想问我们有没有什麽想法?」

    褚颂元一直很支持这件事,这是最迅速打响乡里知名度的方法,所以从制作单位拿着初稿来找他时,他当下就立即同意全力配合。

    他接过总干事递给他的企划书,总干事喘着气继续说明——

    「制作单位也很有诚意,找的主持人完全出乎大家想像呢!理事长您猜猜是谁,她可是知名模特儿,连我女儿都说她漂亮到让女人都心服口服,就是那个什麽巴黎的黎,什麽什麽……哎,年纪大,名字听过就忘了,反正就是很漂亮、身材很好的那一个!」是说哪个名模不是漂亮身材好?

    「黎俐。」

    小么接了口,轻轻地说,也瞧见企划上黎俐的照片。

    总干事双手一拍。「对啦,就是这个名字啦!原来褚小姐也是她的粉丝哦?」

    小么叹口气,别说粉丝了,家里电视只要播到她的新闻都是立刻转台的,这个名字在家里是个禁忌。

    虽然那时她还未满十岁,但记忆却很深刻。

    黎俐是大哥黑暗的过去。

    褚颂元看着企划书上的照片,面对镜头的她,漂亮、自信,和过去一样,并没多大的变化,岁月对她是慈爱的,给了她智慧的锋芒,却不留下痕迹。

    他手拿着企划书,拇指接近她的相片,只要往旁挪一下,就可以碰触得到。

    这些年来,这是唯一一次,他能有机会盯着她的照片瞧,心中的惆然感可以预料,显然岁月的脚步对他并不仁慈,否则他应该忘得一乾二净才是。

    「哥……」

    一向表情温和平淡的大哥,总是挂着浅浅微笑的大哥,这下全变了,笑?哼,怎可能?大哥表情凝重,连黑眸都深不可测……

    「要请制作单位换人吗?」小么小心翼翼询问。

    不知情况的总干事,闻言立刻建言。「换人?不好吧,她现在很红耶,找一个红透半边天的主持人对我们不是比较有帮助?」

    小么忧心忡忡看着自家大哥。

    褚颂元将档案夹交还总干事,平静的说:「企划案我没意见。」

    褚颂元转身走回茶园,继续他的工作。

    总干事不知怎地,被理事长怪里怪气又阴鸷的气场给吓出一身冷汗。

    啊呀呀,现在是怎样?人家理事长没说重话,没骂人,什麽都没做,他却畏惧成这样?到底是怎麽了?

    「理事长不喜欢名模哦?」

    小么叹口气。「爱不了就是恨喽,叔叔懂不懂?」

    「啊?什麽?」

    「不懂?」

    「啊?什麽?」

    「回去问问你女儿吧!」

    小么拍拍总干事的肩膀,像小鸟一样飞离,总干事搔搔头,望着理事长弯身工作的背影,啊,他还是一头雾水……

    爱不了就是恨?

    这是啥?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