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一眼倾心 第一章
全本小说网 canvas-backpack.net 加入收藏
    徐凉轻风由敞开的窗棂拂吹进室内,吹散了些许暑气,伴随着林木间的蝉鸣鸟叫声,令人不禁心情愉悦。

    坐在窗下榆木椅上,一抹美丽身影正悠闲地啜饮着冰凉的酸梅汤,满足地微扬唇角,一面细细打量着坐在黑檀木长桌後,正拨弄着珠圆算盘核对着帐册的女子。

    女子有张清秀白净的小脸,称不上绝美,算是中等之姿,却令人看了十分顺眼。此刻她微扬的菱唇边漾着浅浅的梨涡,看得出来是个爱笑之人,微敛的双眸正聚精会神专注於手上的帐册。

    孟妤嬿一点也不觉得羞愧;原该坐在檀木桌後埋首与帐册奋斗的人应是她,可她却将这烫手山芋丢给别人,悠闲地坐在一旁喝着手上的酸梅汤。

    「静儿,要不要休息一下,先喝口酸梅汤再继续?」孟妤嬿不忘好心招呼埋头拨弄算盘的女子,以免让人觉得她以上欺下。

    公孙静抬头,没好气地睨了眼坐在窗下的孟妤嬿。可真是悠闲啊!一早就丢来几本帐册给她,结果自己却坐在一旁喝酸梅汤。

    「不用了,帐册快核对好了,大少爷交代过午时前要将帐册送过去。」而原该坐在这个位子的正主儿,却将事情丢给她,自己在一旁轻闲享受。

    孟妤嬿接收到她埋怨的目光,美丽的脸上扬起一抹讨好的笑。「静儿,你也知道我最讨厌看这些帐册,你就好心帮帮我嘛!况且大哥也早就知道帐册都是出自你手,既然他都没吭声了,你就当做件善事嘛。」

    公孙静好气又好笑地瞪了她一眼,语气十分认命:「所以我这不是在帮你核对了吗?」

    孟妤嬿瞧她喝了口酸梅汤,又继续埋头苦干的模样,决定好心透露一个消息给她。

    「静儿,我二哥今天会留在城东的钱庄。」

    闻言,公孙静双眸发亮,抬头对上她促狭的美眸,白净的双颊泛红,微恼地低嚷:「大小姐!」

    孟妤嬿掩嘴轻笑,双肩抖动,不敢笑得太放肆,怕惹恼了公孙静,就不再帮她核对帐册了。

    「好了,我不闹你了。你快将帐册核对好,舖里也没什麽事情,你不用赶着回来没关系。」言下之意,就是准她在外头爱逗留多久都可以。

    公孙静精神一振,赶紧低头专注於手上的帐册,不再理会她调侃的神情。

    孟妤嬿笑望她白净的侧颜,脑海中不禁回想起两年前的事来。

    两年前,二哥带着公孙静前来彩云坊要求她给她一份差事。当时的公孙静一身缟素,瘦弱苍白的模样令人不忍;更没想到的是,留下来的公孙静会和她一见如故,两人名为主仆,私下却成为好友。

    经过三个月的观察後,证明灵巧聪慧的公孙静学习能力很快,领悟力强,且记忆力很好,凡见过一面的人,她都能记住;加上她的好脾气及逢人笑口常开,甜美白净的模样不费吹灰之力便轻易收服了大家。

    不只是她,就连七位娘亲对她的印象也极好,更难得的是五位兄长对她亦十分友善,这在孟府里可是从未发生过的事。

    会造就公孙静如今的身分十分特别,虽然名为孟府的下人,但又比一般下人的地位要高些,除了有她这位大小姐特别关照她,再者二哥对她的态度也让人捉摸不清,稍有眼力的人,更不敢为难公孙静了。

    想到二哥,望着公孙静脸上的笑容加深了。静儿对二哥的心思,可真是司马昭之心啊!

    这个心思全写在脸上、不懂作假的丫头啊。就在孟妤嬿陷入回忆时,公孙静一目十行,纤指飞快地拨弄算盘,一刻钟後,合上帐册,对着坐在窗下发愣的人笑得一脸甜美,菱唇边梨涡浅浅。

    「大小姐,我帐册都核对好了。」

    「很好。那就劳烦你亲自把帐册送去钱庄给我大哥。你这几天替我二哥做的那件孔雀蓝衣袍,要不要也顺便拿给他呢?」孟妤嬿对她的做事效率十分满意,更加庆幸自己两年前留下了她,否则自己哪能有如今的轻闲呢。

    轰!公孙静双颊火红,羞窘地瞪着她。「你……你怎麽会知道?」

    大小姐怎麽会知道她偷偷替二少爷做了件孔雀蓝衣袍?她这回明明就躲起来偷偷做,就怕大小姐又要取笑她了。

    孟妤嬿莲步轻移地来到她面前,随手翻了下她核对好的帐册,毫不客气地取笑她:「你这丫头脸上根本就藏不住心思,又怎麽可能瞒得过我呢?」

    「大小姐!」她不依地跺脚,小女儿娇态尽现。

    「好了,快去吧!我叫阿成陪你去,你身上带着帐册,自己小心一点。」

    孟妤嬿不再逗她,缓步走到一旁的木柜,拉开抽屉,从里头取出一件孔雀蓝衣袍,再拿起桌上的帐册,一同用锦布包裹好。

    见状,公孙静彻底无言了。大小姐竟连她将衣裳藏在哪里都知道!双肩无力地垂下,羞窘得抬不起头来了。

    孟妤嬿将包裹递给她,好笑地看着她羞赧的神情,推着她一同走出厢房,往外头走去。

    「大小姐,我回来时会再买些好吃的给你吃。」公孙静接过包裹,与她一同走过穿堂,往舖子前头走去。

    「好啊!我想吃陆老伯卖的麦芽饼。」

    两人一路谈笑来到舖子前,孟妤嬿叫来一名正在搬布匹的高大伙计,吩咐:

    「阿成,你陪静儿去趟钱庄再回来。」

    「是,大小姐。」

    阿成连忙停下手上的工作,护送公孙静走出彩云坊。

    *

    「成哥,不好意思,要麻烦你送我去趟钱庄。」

    公孙静白净的脸上漾着一抹甜笑,双眸因笑而形成两道弯月,对着身旁的男人说。

    两人并肩走在十字大街上,此刻已接近午时,街上来往行人较少;一方面是人潮聚集在酒楼或是客栈,另一方面则是走在大太阳底下,也的确够热煞人。

    阿成双耳发红,憨厚的脸上有些不自在,尴尬地搔了搔头,以高壮的身形为她遮挡些许阳光。

    「不客气。静儿,你要送什麽东西去钱庄吗?」阿成好奇地问,双眼忍不住偷瞧身旁的白净人儿,暗地里希望这条路不要太快走完。

    「大小姐有东西要转交给大少爷,要我替她跑这一趟。」公孙静将包裹捧在胸前,因为是帐册,所以无意多说。

    好在阿成也无意多问,眼看只与彩云坊相隔一条大街的钱庄就在眼前了,阿成鼓成勇气询问:

    「静儿,要我等你吗?」

    「不用了。成哥你先回去吧。」公孙静走到钱庄门口,笑着对他扬手挥别。

    阿成憨厚的脸上掠过一抹失望,朝她颔首後,高大的背影有些落寞地离开。

    公孙静旋身正欲踏进钱庄内,双眸迅地发亮,因瞧见一道修长身影就站在门後,不知已站了多久,於是开心地朝他奔去。

    「二少爷!」白净小脸上有抹娇羞的笑靥,双眸底的欣喜十分明显。

    「怎麽这时候来?」孟义鹏深邃黑眸望着她小脸上的羞意,俊朗的脸上平静得令人看不出他此刻的情绪。

    「大小姐叫我送帐册过来给大少爷。」公孙静举高手上的包裹,表示自己没有偷懒。

    「跟我进来。」

    孟义鹏只消一眼就知道包裹里头绝对不只一本帐册,大妹会叫她送来,这麽做的目的也太明显了。看来他得找一日警告大妹。双手负於身後,示意她跟上来。

    公孙静脚步轻快,开心地跟在他身後,沿路还不时和钱庄里的人打招呼。

    「王管事好。」

    「小周好。」

    两人分神朝她咧嘴一笑,再继续忙碌处理客人提钱的事,以眼神示意她快跟上。

    公孙静跟在孟义鹏身後走进内堂,孟义鹏随即旋身朝她伸手,公孙静开心地打开包裹,先是将帐册递给他,接着双手捧着孔雀蓝衣袍来到他面前。

    「二少爷,这是我亲手为你做的衣裳,你看喜不喜欢。」

    孟义鹏随手接过,放置一旁,俊朗的面容微沉,语气有丝不耐:「以後别再做衣裳给我了,把你份内的事做好就好,别再做这些不属於你该做的事了。」

    公孙静白净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双眸委屈地望着他,粉唇抿了抿。「我都是把份内的事情做完,才找时间做这件衣裳的,并没有偷懒啊。」

    孟义鹏深吸了口气,黑眸锐利地瞪着她,决定一次把话给说清楚。

    「这两年来,你前後做了几件衣裳给我,你有看过我穿过一回吗?认清你自己的身分,别再做衣裳给我了。」

    伤人的话宛如利刃般狠狠地刺进公孙静的胸口。

    公孙静双眸泛红,清秀白净的小脸迅速刷白,语音有丝哽咽:

    「知道了。我以会不会再帮二少爷做衣裳了。」朝他弯身一福,正欲转身离开,在看到站在外头的高大身形时低唤了声:「大少爷。」便含着眼泪离开。

    孟应虎冷厉的打量了她一会,侧身让她离开,精锐的目光望向里头一脸若有所思、盯着那件孔雀蓝衣袍发愣的大弟,眉头不由得皱起。

    「老二。」

    「大哥,你什麽时候来的?」孟义鹏收摄心神,瞧着踏进内堂的大哥。

    「静儿刚才离开时眼底似乎含着泪水。」孟应虎眸光刺探地注视着他,方才那一幕,这两年来他已经看过许多次了。

    「是吗?」孟义鹏神情未变,翻阅着公孙静方才送来的帐册。

    两兄弟站在一起,眉目间有些神似。孟应虎向来冷厉严谨的脸庞令人望而生畏,而比起时常冷着一张脸的孟应虎,孟义鹏就让人觉得好亲近多了。

    俊朗的五官刻划出温文儒雅的线条,但一双不输他大哥精明深沉的眸子,一看即知此人不容小觑。

    「这个月到期的有几笔欠款,你去处理一下吧。」

    孟应虎口中的处理,当然不是简单的催债那麽简单。从紫檀木桌後第一格抽屉抽出一本欠款的帐册递给他。

    「这事我会处理,大哥放心。」孟义鹏伸手接过帐册。

    孟应虎拿过桌上公孙静刚送来的彩云坊帐册,翻阅了下,暗忖大妹现在倒是愉懒惯了,完全信任公孙静,帐册几乎都由公孙静一手负责。

    公孙静的为人,这两年来大家都看在眼里,是不怕她在帐册里动手脚,也相信她没有那个心机,因她的心思全放在一个人身上。

    「对於静儿,你有什麽看法?」

    「能有什麽看法?不过就是个下人罢了。」孟义鹏语气淡然,无一丝特别。

    孟应虎瞥了他一眼,收起帐册,大步离开内堂。「我去趟城西钱庄。」

    孟应虎走後,孟义鹏的目光再次落在那件孔雀蓝衣裳上,俊朗的脸庞莫测高深,迟迟未移动身形。

    *

    「唉。」

    一声低叹出自站在红木长桌後的清秀白净人儿,就见她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小手无意识地抚摸着摆放在长桌上的各色织锦,看得角落里的两人窃窃私语。

    「静儿是怎麽一回事?不是开开心心地去趟钱庄吗?怎麽回来後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秀儿一脸困惑。这丫头那副模样万一被进来的客人看到了,影响生意,可怎麽办才好!

    「这还用问吗?铁定是二少爷不领情,才会让她变成这模样回来。」小慧想都不用想,毕竟这是两年来时常发生的事。

    「这静儿怎麽就看不破呢?二少爷是什麽身分,她一个下人,怎敢妄想高攀呢?」秀儿抚额叹息。

    「可能是静儿曾被二少爷所救,又让二少爷带来我们彩云坊工作,所以才对二少爷有了不一样的感情吧。」小慧猜测地说,不免佩服起公孙静的勇气和锲而不舍。

    要知道孟府在这白虎城可不是一般的人家,若说孟府在白虎城能呼风唤雨可一点也不夸张。孟府如今的掌权者孟应虎人称「虎爷」,为人冷厉严酷,不苟言笑,在他的带领下,几位弟妹分别负责孟家不同的产业。

    白虎城里的钱庄就由孟府分别独占城东、城西、城南、城北,无人敢与其争锋,而钱庄向来是由虎爷和二少爷负责。

    三少爷和四少爷则一同负责当舖生意,五少爷目前跟着前御医章老在学医。至於彩云坊,就由大小姐和七位夫人共同打理,底下的四位小姐因尚年幼,并未分配工作;不过想当然尔,待四位小姐长大,也会负起打理彩云坊的事情;更别提孟家分布在各行各业的产业,拥有这麽大家产的孟府,又怎会看上一个下人呢?

    「糟了!是高老夫人来了,那老夫人可是很难缠的。」秀儿惊叫。

    此时门口停下一辆马车,从车厢里头让人扶持走出来的是满头白发的高老夫人和她的媳妇高夫人。这高老夫人可是白虎城县令的娘亲,脾气古怪难以伺候,就连高夫人在面对婆婆时也是唯唯诺诺,就怕惹得她老人家不快。

    「这彩云坊是快倒了吗!怎麽客人上门来了,不但没有一个人出来迎接,竟然还有人站着发呆!」高老夫人一踏进彩云坊,那中气十足、刻薄的话语传遍整个舖子,也惊醒了发呆中的公孙静。

    公孙静连忙绕过长桌走了出来,来到高老夫人和高夫人面前弯身一福。「老夫人、夫人好。」

    看到公孙静终於回神,原本抱在一起发抖的秀儿和小慧终於松了口气,赶紧装忙碌地拿着抹布东擦擦西抹抹,一面竖起耳朵来偷听。不能怪两人偷懒,实在是高老夫人太过难缠,也只有公孙静能够应付得了她。

    「好个头!一踏进店里,不是看到偷懒发呆的下人,就是看到躲在角落发抖的丫头!孟家大丫头人呢?怎麽可以把彩云坊交给这些没用的下人呢!」老夫人手拄拐杖用力撞击地面,发出笃笃笃的声响来,喝斥着公孙静,精明的眼扫过角落装忙的两人,只见角落的两人更往内缩成一团。

    「老夫人,我泡杯您喜欢喝的菊花普洱茶让您消消气好吗?对了,我方才去街上买了几块咸蒸糕,您要不要也嚐嚐?」公孙静一点也没被她的坏脾气吓到,仍是笑得一脸甜美,忙着帮她沏茶。

    「好一个偷懒的下人,竟然还溜到大街上去。」高老夫人嘴上不饶人,继续数落,瞪着她忙碌的背影。

    公孙静将沏好的茶倒进茶碗,连同糕点放在一旁的小桌上,笑着走上前扶着气呼呼的高老夫人落坐红木椅上。

    原本气怒的高老夫人也奇了,竟任由她扶着坐到椅上,并接过她递来的茶碗。角落里的两人见状,着实松了口气,暗地里再次佩服公孙静有办法搞定那难缠的高老夫人。

    「老夫人,我这回泡的菊花普洱茶可好喝?这茶可是用山泉水泡的喔。」公孙静笑问着高老夫人,也替高夫人倒了杯茶,高夫人含笑接过,一边笑看两人的互动。

    「差强人意。」老夫人冷哼,主动伸手拿了块咸蒸糕吃了起来。

    「老夫人、夫人,要不要看看我们彩云坊这季新推出来的织锦花样?十分特别呢。」公孙静拿了匹妃红的织锦,还有杏黄的绸缎,分别摆放在两人身旁的桌上。

    「这种颜色怎麽会适合我这个老人家,你这丫头到底会不会做生意啊!」高老夫人继续找碴,瞥了眼那两匹布料,继续喝她的茶。

    「老夫人,这匹妃红织锦颜色十分适合您,您穿起来会显得格外年轻有精神;还有,谁说您老了?等衣裳做好了,您穿在身上,保证让您年轻十岁。」公孙静不理会她每回来存心找麻烦,迳自在脑中盘算这回该替老夫人裁剪什麽样款式的新衣裳才好。

    「好吧!话是你说的,要是做出来的衣裳我不满意,你这个丫头就给我皮绷紧一点。」高老夫人边吃糕点边放话。

    公孙静仍是笑得一脸甜美,一点也没有被她吓到,走到长桌後,从最下面的一格抽屉取出一本册子来,翻了几页,将册子递到高老夫人面前。

    「老夫人,我早就想好了,这回我想帮您裁剪这样的新衣裳,衣领和袖口用金线滚边,衣襟的盘扣我打算用蝴蝶扣,相信老夫人一定会喜欢。」

    老夫人眼露惊讶地看着用炭笔在册子上画好的衣裳样式。一直知道这丫头在这方面十分有天分,彩云坊的衣裳每季都由她参与设计,就连彩云坊最受欢迎的水纹薄纱也是这丫头两年前来到彩云坊工作不久後想出来的,为彩云坊带来惊人的利润。

    「丫头,你早就替我想好了要做的衣裳款式?」高老夫人话里暗藏着一丝激动,直瞪着摊在她面前的画册。

    「当然啊!老夫人可是我们彩云坊的贵客,就不知道老夫人喜不喜欢呢。」公孙静白净脸上笑得十分甜美。由高老夫人脸上的表情看来,她已猜到答案了。

    「静儿,你倒是十分了解我娘喜欢的衣裳款式。」高夫人看着画册,也不由得眼露钦佩,赞叹出声。

    「哼,衣裳给我用心去做,做好由你亲自送来给我,若是我试穿後不满意,你这丫头就要小心了。」高老夫人站了起来,嘴里仍是没有好话。

    「是是是!我会亲自送去给老夫人的。」

    公孙静扶着她站起来,走没几步,高老夫人脚步陡然停下,朝她扫去一记锐利目光。

    「你这丫头是没吃饭吗?现在仔细看来,好像比上次我来时瘦了一点。怎麽?彩云坊没给你饭吃吗?孟家的人苛刻下人了吗?」高老夫人握住她的手腕,又摸了摸她白净的小脸一把,声音大了起来。

    「有吗?哪有比较瘦!」公孙静轻拍自己的小脸,该不会是这几天忙着做衣裳给二少爷而忘了用膳,所以才瘦了点?

    「还愣着做什麽!去马车里把那一盒糕点拿过来。」高老夫人对着一旁的媳妇命令着。

    「好的,娘。」

    高夫人用衣袖掩嘴窃笑,三步并作两步地赶紧走出彩云坊,等她再回来时,手里已多了盒糕点,盒子上头还盖着菱形红印,上头写着「春满楼」三个红字。

    「哇!这是青龙城里最受欢迎的春满楼糕点,老夫人您是特地送来给我吃的吗?」公孙静双眸发亮,吞咽了口口水,这可是她最爱吃的糕点。

    「什麽特地送来给你吃!你这丫头以为自己是谁啊!这不过是我不想——」

    高老夫人话说到一半,即被公孙静扑上来的一个拥抱给截断,老脸有丝不自在,双眼流露出疼爱的目光,看着抱住她的公孙静。

    「多谢老夫人!我一定会开心地吃完。」公孙静离开高老夫人的怀抱,主动勾住她的手臂,两人并肩走出彩云坊,送高老夫人坐上马车,笑着朝她挥手道别。

    而躲在彩云坊门外一摊卖胭脂的小贩後、遮住身影的一男一女,将方才高老夫人踏进彩云坊和公孙静的互动全尽收眼底。望着公孙静开心地捧着糕点走进彩云坊里,嚷嚷着大家快来吃,一点也没有藏私,也难怪公孙静会受大家喜欢。

    「二哥,高老夫人的难缠,连我都投降了,可她和静儿的互动倒是挺有趣的,看得出来高老夫人很喜欢静儿。」

    孟妤嬿也十分讶异公孙静竟能搞定那古怪的老人家。虽然老人家一句好话也没有,但公孙静却一点都没放在心上,该说她是少一根筋,还是脾气太好?也因为如此,高老夫人一家常来彩云坊订做衣裳,也带来不少官夫人的生意,大家全都指名要找公孙静,看来彩云坊可不能没有公孙静了。

    「静儿的确是个很特别的人。」

    孟义鹏的心情十分复杂。该说她脸皮太厚,没认清自己的身分?还是从不将主仆的身分放在眼里?想起她面对他们这一大家子时的态度,始终维持在不卑不亢之间,一点也不像是个下人啊!就连在面对冷厉的大哥时也不见一丝畏怯,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二哥,我真的要感谢你。若不是你两年前将静儿带到彩云坊来,要我无论如何都要给她一份差事,否则我今日只怕没有那麽好命了。」

    孟妤嬿苦笑。公孙静在做生意方面的确要比她来得有头脑,且还会设计衣裳,甚至设计了让彩云坊大赚的水纹薄纱,让彩云坊每月营收可观,一扫彩云坊之前在她手中经营时,即使有七位娘亲的相助,每月却也只能勉强打平,害得她每月结帐时总怕被大哥叫去书房单独谈话。

    而这一切的改变,公孙静功不可没。更难得的是,她一点恃才自傲之心都没有,每日笑口常开,唯一会让她心情消沉的也只有二哥了,想到这,她不免怨怪地睨了眼身旁的二哥。

    「有时我也会想,这丫头到底是打哪来的。」

    孟义鹏一开始的确暗中观察着她,虽不到防备,但人毕竟是他引荐而来,自然会多上一些心。可这丫头心思全写在脸上,十分好猜,让他最後连丁点防备都不留了。

    只不过到现在他仍是好奇她的来历,毕竟公孙静的言谈举止以及见识一点也不输给大妹,实在不像寻常人家可教养出来的。

    「二哥,我先进去吃糕点了。」孟妤嬿话一说完,便赶紧走进彩云坊,就怕迟了会吃不到。

    留下一脸深思的孟义鹏。

    「公孙静,你到底是打哪来的?」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