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酷总裁的刁宝贝 1
全本小说网 canvas-backpack.net 加入收藏
    甲琝苹走进实验室。

    「学姐!为什么会冒烟呀?」学弟一手戴着隔热手套,另一手拿着实验流程单,一脸惊吓地望着微波炉。

    天啊!甲琝苹翻了个白眼,一个箭步上前把微波炉插头拔掉,赶紧对学弟说:「去打开门!」然后她打开微波炉盖,一阵浓烟及烧焦味即刻窜了出来。「你想把实验室烧掉吗?是一分钟,不是十分钟!」她指了指学弟手上的流程单。

    「喔!原来是加热一分钟呀!」回过神来,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

    「学姐!这机器怎么操作呢?」

    转头,一位长相甜美的学妹正睁着天真无邪大眼对她。

    甲琝苹走了过去,不耐却仍仔细地给予指导。

    两个小时后她才终于坐了下来喘口气。一打开计算机,数百篇研究文献瞬间由电子信箱内爆了出来!她重重地呼了一口气,真是受够了这种生活!

    她的父母给她取了个好名字:甲琝苹。而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假 文 凭」,她从小便非常认真,一路表现优异,进入顶尖中学、顶尖高中、顶尖大学,最后又考上顶尖学校研究所进入了顶尖实验室。

    但她从来不是个书呆子,大学之前,她既会玩又会读书,玩社团、谈恋爱、搞联谊、参加各种比赛并得奖……生活可是多采多姿呀!但一切美妙的生活都在上了研究所后终结!

    她有个灵活的脑袋及一双专作实验的手,教授称她为百年难见的研究人才!于是就将她当成研究机器使用,每日开机超过十一小时,日复一日,全年无休。

    转眼她已是博士班四年级了,教授居然还没有要让她毕业的意思!想想加上硕士班两年,这总共六年的时光里,她帮教授巩固了国内权威学者的地位,也为实验室挣得许多收入,但她到底得到了什么?

    大学毕业后她便没再谈恋爱,因为根本没时间!她今年都二十九岁了,难道真要就此加入老处女的行列吗?

    「学姐!怎么办?怎么办?我把整盒玻片打破了!」另一位学弟焦急求救,眼泛泪光。

    天啊!她的灾难到底何时才会停止?

    不行!二十九岁了!她一定要做些突破,她不想再当——处女了!

    ※

    Pub内烟雾弥漫,迷蒙灯光及动感音乐播放,人们忘情地扭动着sheng体,填补彼此空虚的心灵。

    吧台前,甲琝苹目光穿梭人群,企图找到适合自己的人。是有几个看起来还不错啦!但吞吞口水,她真的没有勇气上前要求onenightstand……

    「小姐,妳想喝点什么?」酒保拿着调酒器问。这小姐长相清秀,举止显得拘谨,一点都不像会来Pub的女人。

    喝酒壮胆?真是好办法!「随便调!调杯好喝又浓烈的酒吧!」应和浓烈的今晚,她想。

    酒盛到眼前,她看了看色彩缤纷的液体,满意地扬起微笑。然后,举起酒杯一口接一口喝。

    这酒甜甜的……真是好好喝喔!但,眼前怎么开始天旋地转起来了?

    ※

    房间内。

    玺无文神情严肃地望着床上的人儿。

    这女人居然是处女?她到底有什么企图?以他出众的外貌及显赫的家世背景,一向不乏女人投怀送抱,而他总能精准挑选可以纾解又不至于惹来麻烦的对象。

    但这女人是怎么回事?在Pub里,她喝得烂醉,不知羞耻地以她的sheng体直往他身上磨蹭,他看她长得还不错,也就接受了,没想到竟是个处女!

    她一定有阴谋!脱不了又是一个想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心机女!

    真是失算!玺无文有些懊恼。他会付她一笔不错的费用,但若想缠上他,就凭她,还差得远呢。

    甲琝苹从睡梦中醒来,感觉头晕得厉害,还闻到一股……浓浓的酒味?睁开眼,朦胧间她看见一个身影坐在窗户边。

    定睛一看——是个好帅的男人!哇!好帅喔!

    咦?男人?她想起昨天想终结处女的念头……不会吧?她真的这么做了?

    她稍微挪动sheng体,真的传来一阵阵酸痛。完蛋!她真的做了……

    那么,眼前这个男人,长得那么帅,是……牛郎喽?

    喔……也好啦,第一次献/给这么帅的男人也好。甲琝苹这么想着。

    然后她假装镇定地将手伸出被子,将床旁的衣物捞入被子里,开始穿起衣服。

    这女人居然能在被子里穿衣服?而且还一边睁大眼盯着他,真不知该笑该哭。玺无文虽然不耐,却还是静静等着,准备等她穿好衣物后要与她谈判。

    穿好衣服,甲琝苹下床走向他,愈靠近,就愈觉得心跳加速。哎唷!他是牛郎耶,干嘛为他心跳加速呀!她心里懊恼着。

    终于走到他前方,此时他也从椅子上站起来,挺拔的身高让她必须仰起头看他。

    他身材好好喔……呿!她到底在想什么!

    哼!花痴样,果然又是个白痴花瓶。他准备开口谈判。

    甲琝苹却抢先一步,从钱包里掏出钱,用力拍在桌上,说:「你表现得很好!这是给你的,再见!不——是不见!」转身快速地溜出房间。

    跑出饭店又跑入巷子里后,她靠着墙壁喘气。天啊!那是五星级饭店耶,这牛郎还真敢花!那她给的钱会不会太少了呀?

    算了,虽然不知道他的行情是多少,不过那样应该够了吧?甲琝苹释然地微笑,走往巷子的另一头。

    房间内,从错愕里醒来的玺无文将目光从门口移向桌案,拿起纸钞瞪视着。这女人——把他当什么了?而且,他居然只值五百元!可恶!玺无文面色铁青,将纸钞揉成一团用力丢在地上。

    ※

    回宿舍将sheng体清洗干净后,甲琝苹回到实验室。

    「学姐,教授找妳。」学弟满脸好奇地望着她,以往这位实验室的台柱学姐从来不迟到的。

    甲琝苹看了看手表——十点半!完蛋了!她以为现在才七点多。她叹了口气,认命地走入教授办公室。

    「老师……」心虚地打招呼。

    她的教授是一个年已六旬,但依然身材挺拔,没有啤酒肚、没有秃头,看起来玉树临风的老男人,嗯……在他面前最好别说「老」字。

    此时,他正背对着她,面向贴在墙上的癌症分子生物流程图。「琝苹啊!现在几点了?」他的口气平静。

    「呃……十点半……」她的声音比蜜蜂还小。

    「十点半了?妳知道今天有多少人因为癌症而丧失生命吗?」语气依然平静却有点哀伤。

    噢——又来了!甲琝苹在心底哀叫一声。每当她做错什么事,教授就拿出这套「拯救人类理论」来施压她,好像她不认真研究就是杀人一样!

    果然……

    「琝苹啊!我们做研究的目的,就是为人类解开困惑了几千年的谜,进而寻找出能够改善的方法,带领人类远离疾病的苦……」

    这些她听得都会背了,教授难道不能讲些新台词吗?她不耐烦地挪动双脚,腿间一阵酸痛传来,让她想起昨夜……不禁红了双颊。然后,她忽然打了个嗝!

    赶紧摀住嘴巴,不过教授已经听见了,他停下千篇一律的「演讲」,转过身朝她走过来。

    「妳喝酒?」

    「没……没有!我怎么会喝酒呢?呵呵……」心虚地否认。

    「那怎么有酒味?」又问。

    酒味?她明明洗得很干净了呀,噢!一定是刚刚的嗝啦。「喔,我早上吃烧酒鸡啦,呵呵……」

    烧酒鸡?谁会在早上吃烧酒鸡?真亏她想得出来。但教授也不拆穿她,大抵来说,她真的是他的爱将,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做研究人才,她有双神奇的手,别人做不出来的实验她都能轻松完成,其它不论是写论文、国际比赛及会议、申请国科会资料或教导学弟妹,她也都做得极好!但也就是因为这样,他才舍不得让她毕业;她一毕业,怕是实验室大概要垮了。

    教授坐回座位上,找出一份数据。「这资料妳有空看看,接下来我们就来做这方面的研究吧。」

    又来了!她不甘愿地拿起资料一看,果然又是个全世界没人做成功的研究。才刚完成上个研究,马上又要进行下一个,教授总是这样,把她当研究机器人似的……

    「怎么了吗?」眼尖地发现她扁嘴。

    「喔,没有没有!我等等就来读。」赶紧换上狗腿笑脸。毕竟她的毕业生杀大权还掌在他手上……

    拿着数据走出办公室,她叹了一口大气。唉……闷啊!

    「琝苹!」突然,一罐乳酸饮料蹦入视线,吓了她一跳。

    抬头,看见她的同学方志豪。两人是同所同学,但他已经完成博士论文了……

    「我不喜欢喝。」无情地回答,拒绝接下饮料。

    「是吗?但我昨天看见妳喝呀。」他以为她喜欢的。

    「但我现在不喜欢了。」

    「没关系,明天我带别的来!」说完,他离开了她的实验室。

    天啊!这家伙真有不屈不饶的精神,甲琝苹按住额头叹气。

    ※

    「玺字房」顶楼论文室内,玺无文铁青着脸翻阅文献。

    「Shit!」将文献丢回架子上。

    想起那个女子,他实在要气炸了!好歹他也是堂堂全国最大文化百货玺字房的总裁兼全国最大医院「玺方医院」的执行长,居然被当成牛郎!而且还是一个廉价牛郎!

    身为玺家第二代,他被赋予接管玺方医院的重任,但为了避免年纪太轻招来非议,国外留学回国后他暂任医院执行长,主要负责医院的危机处理及行政事务管理。

    而他真正的兴趣是阅读,他认为阅读是生命中最美好的事情。所以回国后他便创立玺字房,这里面收藏了各类书籍——包括专业书籍及论文。除此之外,他还在每层楼设立舒适的阅读座位,让喜好阅读的来宾可以在最轻松自在的环境下阅读,当然,喜欢的话也可以把架上的书籍买回去典藏。

    玺字房,俨然是大型图书馆,但里头还附有文具区、休闲餐饮区,以及各式精品百货区,可以说是一个多元化的文化百货。在玺无文极力经营下,短短五年内,玺字房即成为国内最大文化百货并且被票选为国人最佳休闲去处。

    整栋建筑只有这个论文室是封闭的,里头收藏着玺无文最有兴趣的各种论文,这儿也是他的专属空间,没有特殊磁卡是无法进入的。

    「Shit!」又咒骂一声。那女人扰乱了他一整天的心思!

    手机铃响,他接起,尽力回复平常的冷静。

    是汪竟斐打来的。

    「好,晚上七点见。」玺无文回,语气里没有任何情绪浮动。

    汪竟斐是国内最大精品百货「Mon百货」的千金,汪家与玺家本是世交,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她美丽、大方又温柔,可他对她却没有特殊情感,不过若真要他挑个结婚对象,他会选她。

    手机又响起,玺无文再接起,这次是医院打来的。

    「收下抗议书,将家属带到贵宾室,我马上过去。」冷静地下了指示。挂掉电话,他起身披上西装外套,离开了论文室。

    ※

    晚上七点,某高级饭店内。

    汪竟斐今天穿了件紫蓝色露肩紧身小洋装,颈间系着粉晶钻炼,凸显了完美的锁骨及美妙曲线。

    她以优雅的姿态走入饭店,很快就看到坐在角落的玺无文,自然地扬起一道甜美的笑容。约会从来不迟到是他的优点之一。另外,他除了外貌出众外,也非常绅士体贴,加上显赫的身世背景,他的一切都很完美,除了有些冷淡之外……从小,她就一直认为自己会成为他的新娘,也不认为除了她之外,还有其它女人足以匹配他。

    汪竟斐还没走到定位,玺无文就起身,朝她走过来。轻拥她,在她脸颊上送上一个轻吻,而后,他转身,体贴地为她拉开座位。

    「今天好吗?」每次总要她先开口。

    「不错。」他礼貌性地扬起微笑。

    「那件医疗纠纷处理得如何?」她今天看到新闻,知道有家属到玺方医院拉白布条抗议。

    「嗯,解决了。」简单而平淡地回答。

    他们的互动总是这样,有礼而平淡。但尽管如此,她还是渴望他。

    ※

    实验室里。

    墙上的时钟指着晚上十点钟,甲琝苹疲倦地打着呵欠。天天都在实验室待到超过十二点才回家,但今天却特别累,可能是因为昨晚的「操劳」吧?想起这个,她脸颊忍不住泛红……

    「学姐?」怎么没有反应?学弟又喊一次:「学姐!」

    还是没有反应?怪怪的耶。

    「喂,你们看学姐怎么了?」学弟一喊,实验室里的七、八位学弟妹都围了过来。

    「不大寻常喔。」

    「是谈恋爱吧?」

    「一定是谈恋爱,才会这么个花痴样……」窃窃讨论着。

    「该不会是方志豪学长吧?」

    「有可能喔!学长天天买东西给学姐吃耶!」

    「对啊!好痴情喔!」

    「学姐真幸福……」

    你一言、我一语,众人的窃窃私语愈来愈大声,且大家都愈来愈靠近,观察着甲琝苹的表情。

    一阵嘈杂将甲琝苹唤回现实,赫然发现好多人的脸贴在眼前!

    「啊!」她受惊尖叫。

    「啊——」她的尖叫声吓得大家也跟着尖叫。

    「你们干嘛?」这些学弟妹搞什么鬼?干嘛把脸贴那么近?而且……他们是什么时候靠过来的呀?

    「没啊,我一直叫妳,妳都没反应……」学弟无辜地说。

    是吗?她怎么没听见?

    「你叫我什么事?」若无其事地回答。

    「老师找妳啦。」

    「喔。」她听了点了个头,起身准备走向教授办公室。

    「学姐,妳谈恋爱了唷?」一位不知死活的白目学弟问。

    「乱说什么!」甲琝苹瞪了他一眼。「去把细菌室清洁消毒干净!」

    「噢!为什么是我?」

    在白目学弟阿文的哀嚎声中,甲琝苹头也不回地走进教授办公室。

    ※

    「老师。」进入办公室,她有礼地问候。

    「琝苹,明天中午师母想请妳吃个饭。」

    虽然说师母一向对她很好,每次来实验室时都会带好吃的东西给她吃,但干嘛没事请她吃饭呀?「师母想跟我吃饭?」她发出疑问。

    「师母很喜欢妳,妳不会连一顿饭都不愿意赏脸吧?我也会去喔。」讲到最后一句,特地提高语调,诱饵似的。

    就是老师去,她才不想去啊!她在心中嘀咕……

    「怎么样?」教授问。

    「喔……好。」啊不然咧?他是教授耶,怎么能不给他面子……

    「对了,那份研究资料看完了吗?有没有什么想法?」

    果然三句话不离研究。她又不是神,这么难的研究哪有办法一天内理出头绪?「有些地方不大清楚,还需要多读些数据。」

    教授理解地点点头。「那这样吧,明天吃完午饭,我直接带妳过去玺字房,那里会有妳需要的数据。」

    「嗯。」那儿的确是收集资料的好地方。

    ※

    隔日中午,无云的晴朗气候提升了人们的心情。

    由于实验无法中断,甲琝苹必须等实验告一个段落后才能前往餐厅。

    「老师、师母,对不起!我来晚了。」气喘吁吁跑到餐桌前方,赶紧向两位「大人」致歉。

    教授及他夫人不但一点都没有不悦之色,还满脸的笑容。

    此时,一位男士不知不觉走到身边,为她拉开了椅子。

    呃,这是谁?甲琝苹疑惑地望着这位长相斯文的男子。

    「喔,这是我们的儿子,钟敏祥。」教授夫人热情地介绍着:「敏祥,这是琝苹。」

    「妳好。」钟敏祥有礼地问候。

    甲琝苹也礼貌性点头微笑。

    「敏祥刚从国外回来,准备到玺方医院工作。」教授说着,脸上满是对儿子的骄傲。

    「是医师吗?」她只是找话题。

    「是啊,敏祥是医师。」教授夫人笑瞇瞇代答。

    甲琝苹没再找话题,略显尴尬地吃着食物。

    见气氛尴尬,教授赶紧找话题:「琝苹很会做研究哦,是学术界难得的研究人才,而敏祥又是医师,你们以后会有很多机会合作。」说得笑脸盈盈。

    接着教授及夫人便以接龙的方式,话题不断绕着两人转。

    就算琝苹再迟钝,也能察觉他们的意图。她抬头看看坐在对面的钟敏祥,他正优雅地用餐。不愧是上流社会的人,连吃饭都这么优雅,他身材挺拔,长相斯文,去医院一定能迷倒一堆护士及女病患吧?

    是很优秀的男子,不过还是那天那位牛郎帅一点……

    沉思的同时,钟敏祥抬起头,正巧对上她眼眸。但她却还在沉思中……

    「琝苹?」教授对沉思的她喊。

    回神,目光正好对上钟敏祥的,让她羞窘地低头闪避。

    钟敏祥扬起微笑,她真是个可爱又有趣的女孩。

    ※

    晚餐后,钟敏祥送甲琝苹来到玺字房。

    「我陪妳进去吧?」等她下车后,他关上车门,顺便按下防盗锁。

    她赶紧婉拒:「不用麻烦了。」又不熟,他若陪伴会很尴尬。

    「不麻烦,我很乐意。」

    「不……真的不用了,我习惯自己一个人读资料……」

    「喔?」他深深地望她一眼。「那好吧。」

    他望着她走进玺字房大楼,直到身影消失,他脸上扬起自信微笑,转身坐入车内。

    来到论文楼层,甲琝苹认真寻找着需要的文献,但怎么找都找不到她认为可信且完整的数据。

    一小时后,她突然想到……听说玺字房顶楼有个论文收藏区,里头有特别的论文资料……

    就碰碰运气吧!她进了电梯,往顶楼去。

    鬼鬼祟祟地来到顶楼,确认没人发现后,她站在一个透明大门前,看见里头的豪华摆设,空间的旁边有个走廊,由于角度障碍,她无法看清楚里面有什么……这里应该就是收藏论文的地方了吧?

    她看了看玻璃门边的磁卡感应器,拿出学生证到感应器前晃了晃,没反应;她又掏出住房卡、实验室门卡、悠游卡测试,也都没有用……

    将所有钱包内的磁卡都试过后,她沮丧地叹气。真是没办法了,看来今天的进度要挂零了……

    她没精打采地沿着墙壁走,走到那房间的后方,忽然发现一扇半开启的小玻璃门!

    啊!真是天助她也!她小心翼翼地左右观望,确认没人后,侧身滑入门内。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