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二十四小时 正文 第十章
全本小说网 canvas-backpack.net 加入收藏
    后续——番外《白雪公主的毒苹果》

    王后问:“镜子啊镜子,谁是全世界最美丽的人。”

    魔镜回答:“是白雪公主……”

    被嫉妒扭曲了面孔的王后,两次三番,对白雪公主痛下杀手。终于,白雪被一块有毒的苹果卡住喉咙……

    以上,就是安徒生的著名童话《白雪公主》。

    但是,杀死白雪公主的究竟是王后,还是那面根本不该存在于人世间的魔镜呢……

    任何人心里都有一面这样的魔镜……

    像《蓝胡子》中,那扇不可以碰触却又真实存在于那里的门……

    诱惑着,你来伸手推开。

    就在下一秒……

    “我觉得自己不该出现在这个场合。”

    穿着a字裙的少女蜷指抚额,假装看不到华丽堂皇的大厅里冠盖云集的宾客名流。背靠插满紫丁香花球的檀木花架,穿着黑色夜礼服却松散袖口的少年啜了口盛满半透明液体的酒杯,低垂的视线缓缓斜瞟,似笑非笑地扬起狭长的眼角,“不是你自己同意的吗?”

    露出洁白的牙齿,少年促狭地微笑。

    “你这是报复!”少女小小声地说着,提起穿着运动鞋的脚狠狠踏上少年的脚背。满意地欣赏那张骤然变色冒出冷汗的完美脸孔以及像虫子一样扭动其上的精致眉毛。

    事情的起源要追溯到一个星期前。

    安藤雪那位任性的男朋友,拎着皱巴巴的旅行袋出现在她租住的房间门口,宣布他已经离家出走。并在安藤雪出于人道主义精神收留他过了一夜之后,再度宣布他打算出门云游。

    某位少女纤细的灵魂当场爆发,拎着少年的耳朵,逼迫他说出家里的电话号码。

    “总是让母亲为你哭泣担心的人是没有资格活在世上的!”名为安藤雪的魔王攥紧手指关节发出嘎嘎的响动“你究竟有哪里不满而要间歇性地发作这么幼稚的毛病啊!”

    “我就是讨厌那个家!”虽然被居高临下的阴影所笼罩,用胳膊架在头顶阻止魔女靠近的小花般的少年桂木凉依然无比固执地坚持,“不然你就收留我住在你这儿吧。”

    “你不要妄想症升级!桂木凉!”少女脸色绯红咬牙切齿地强调,“结婚之前的夫妻是不可以同室而居的!”

    “噗嗤——哈哈哈。”捧腹大笑的少年毫不留情,“不用担多余的心啊,就算和你睡在一张床上,也不会发生任何不纯洁的事情。”

    “你的意思是说我没有魅力吗?”少女握紧笤帚。

    “既然你有了这种自觉,那就……”少年耸耸肩膀。

    “我只要活着就不可能看着你堕落到要去云游四野的地步!”安藤雪真的生气了,“你给我回家去!”

    “哼……我被那个家吞食掉也没有关系吗?”

    “不要总把自己的家形容成是妖魔盘踞的宅邸!”

    “好啊,那至少你要在我需要你的时候,来保护我。”少年理直气壮。

    “可以对着女孩子说出请保护我这种话……”安藤雪的额角攒动起小小的青筋,“你、你真是无法想象的存在啊……”

    桂木凉确实乖乖地回家去了,但在一周之后却以请安藤雪来指点假期作业的名义把她拐来参加舞会。

    “至少你要和我说一声啊!你看看我穿的是什么样子!”安藤雪羞愤交加,狠狠地以不属于灰姑娘尺码的大脚用力践踏小王子的皮鞋。

    “活该!”尽管被痛扁到眼中含着泪水,桂木凉依然从牙缝里坚持地迸发,“谁让你要阻止我。不能只有我一个人品尝这种痛苦!当然要拖你一起下水啊。”

    “男人还这么小肚鸡肠!还有不许你把参加自己家里的宴会说成是莫大的牺牲和忍耐!”安藤雪用力拉扯桂木凉外力作用下扭曲变形的脸。

    “如果不是牺牲和忍耐你干吗生气扯我的脸啊。”桂木凉哇哇叫着试图扳开安藤雪的手指。

    “发生了什么事吗?这位小姐……”

    属于成年男子的浑厚声音响在耳畔。

    安藤雪停下手中的动作,偏头一瞧,穿着不同于场合背景的和服,拄着拐杖的老人正睁着清癯明亮的眼睛,微笑地注视自己。

    “咦?”老人布满皱纹却特别矍铄的面孔,以及鼻子附近的那块标志性的大痣,都给她极为眼熟的感觉呢。

    “这是我祖父。”揉着被扯到通红的耳朵,桂木凉小声抱怨着,躲到始作俑者安藤雪的身后,扬起讽刺般的声调,“——大政客桂木宫良!”

    啊!安藤雪吃惊得骤然睁大眼珠。

    “小子!说话还是没有礼貌。”拿桂木凉完全没有办法似的,老人只是弯了下眉毛,随即和颜悦色地向安藤雪展露亲切的笑容。

    “是凛的朋友吗?欢迎欢迎。”

    安藤雪还没有搞清老人口中的“凛”是谁,就有秘书打扮的男子走过来,向老人一阵耳语并指了指后面的方向,于是老人冲她歉然地一笑,在背身走去之前甩下一句:“凛!好好地招待客人!”

    桂木凉完全不受影响地吐了吐舌头。

    “凛是谁?”安藤雪诡异地盯着他瞧。

    “那是祖父的任性。”桂木凉扯过她的衣袖,宣布她的受刑到此为止,“我们到楼上去吧。”

    “真是太好了。”安藤雪迫不及待地想逃离这种衣香鬓影的环境。

    踏上木制的楼梯,桂木凉居高临下地回瞥一层蝇营狗苟的钻营名利者,冷淡道:“我出生的时候,祖父给我起的名字是桂木凛。”

    “我觉得这个名字比较有日本的味道。”安藤雪紧跟在后,生怕在这迷宫般的大房子里踏错一步而进入不该进入的地方。

    “但是父亲起的名字是桂木凉。”少年眨了下眼睑,长长的睫毛像黑色的绢丝一样,在鼻梁附近的皮肤投射下华丽的阴影。

    “命名之争?”安藤雪不理解地皱了皱鼻子,“反正听起来都是差不多的意思,叫哪个都一样吧。”说起来,她没有见过桂木凉的家人。桂木凉好像很不喜欢他们似的,平常宁肯和她腻在一起,也尽量拖延回家的时间。

    “但是所谓命名,原本是父亲的权利……”慢慢地微笑了一下,桂木凉趴在二楼的回廊,托腮俯望。

    “所以最后你还是叫桂木凉喽。是你父亲胜利了。”安藤雪按住肚子,皱了下眉,她好像开始饿了。呜呜,难得参加一次上流人士的宴会,却像是十二点以后走错场地的灰姑娘。

    “是吗……”桂木凉挑眉微笑。

    “对了,哪个是你父亲?”安藤雪顺着他的视线往下瞧,难得来一次,不认识一下他的家人似乎有点说不过去。

    “我也不知道。”少年依旧托着雪白的面孔,虽然勾起了唇角却怎么看也不像在微笑。

    “他不在吗?”安藤雪理所当然地做出这样的理解。

    “谁知道呢。”少年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转身迈开一步,“喂——你到底过不过来?我房间有糖果可以吃哦。”他回眸眨了眨眼。

    “算你还有点良心。”用提在手里的大布袋向少年的臀部挥去,少女很轻易地放弃继续深究的打算,“哪!还不快点开路!”

    和式的房间。

    拉门之后,就是茶色木地板。

    没有床,木板上凌乱地铺着雪白的被褥。高高隆起的棉被外披洒着墨漆般的长发。在头发方面承受过本能刺激的安藤雪当下发出尖叫。

    被扎扎实实抱了一个正着的桂木凉一脸厌烦地提起眼角。

    “桂木梨,不要躲在我房间睡觉,滚回你自己的屋子!”

    “呵呵……但是人家的房间在一楼,那里好吵……”随着懒洋洋慢悠悠的语速,的手臂滑出棉被,半个肩膀都裸露出来的美人让安藤雪瞬间误以为她没有穿衣服。随着桂木凉气呼呼地掀开被子,才发觉她穿了件浅底白花的和服。大概是睡了很久的缘故,腰带歪移,细嫩的脚踝毫不在意地与领口倾斜后裸露出的肩膊一并暴露在外。乌发如纱披散在身体上,垂过腰间老长的一段距离几乎拖曳在地。

    相貌和桂木凉极为相似的美人挑着同样细长的眼角,妩媚地望着安藤雪。

    “呀呀……”修剪整齐的指甲在膝头弹钢琴般地跳动,美人评头论足地上下撩动视线,“迷惑住凉的人,原来就是你。”

    “什、什么叫迷惑……”安藤雪下意识挺直腰背,抓紧手提袋。虽然桂木凉的家世确实让她有点吃惊,但早就猜到他那种别扭的性格肯定有什么原因,故此也不至于到惊愕的地步。

    “你可不要误会啊。”美人毫不在意地抱住双腿,笑笑地抖了抖披散的头发,“我没有说你们不适合,反而很感谢有你这样一个人存在呢。”

    她说话总是妖妖娆娆的。安藤雪自己不是这种人,感觉不太适应。左右看了看,桂木凉这家伙竟然神秘秘地消失了。“凉那个家伙总是喜欢四处乱跑,学校放假的时候,他宁肯出门旅行也不待在家里。”

    这倒是。安藤雪想起她和桂木凉初次相遇,就是在桂木凉的旅行中。

    “最近这样的事,反而少了很多。我就在想,一定有什么人绑定了他,原来是你。”美人端起肩膀,紫葡萄珠般乌溜溜的眼睛似笑非笑地端详安藤雪。

    “请问你是……”安藤雪有点疑惑,出现在桂木凉的卧室,敢睡在他的被褥里,长得又和他那么像……

    “我?”美人轻俏地眨眨眼,“我是他同父异母的姐姐,桂木梨花。不过凉那个爱记仇的小孩子,为了报复我以前管他叫桂木凛的事,就故意省掉那个花字一直叫我梨啊梨的。”

    原来这就是上次人鱼事件中,凉代替相亲的梨花小姐啊。安藤雪心里嘀咕,果然是姐弟,除了脸蛋漂亮以外,个性都一样烂。哎?等下!大脑倒带!刚才她说了什么?同父异母……

    安藤雪迟钝地张大了嘴。

    “呦。这么惊讶吗?”美人慢悠悠地把头发拢到一处开始编成松散散的辫子,“像我们这样的家,这种事情不是很多吗。政客的大老婆都必须是门当户对的大小姐,或是资助企业家的女儿,达成财政联姻嘛。外面找的爱人,才是真正心爱的女人……啊。”她笑靥如花地补充,“不过你不用担心,祖父早就放弃凉了,将来家业由我继承,所以凉自由恋爱不会有人干涉的。”

    “那小孩的脾气我当然很清楚……”安藤雪才不担心自己会成为什么爱人之类的,她只是奇怪,“你们长得真的很像呢。”简直是双胞胎,竟然不是一个母亲生的?

    “对呀。”美人巧笑倩兮地咬了下食指,“所以我以前都一直骗他说,我们是真正的姐弟。只是因为他是男孩子,所以早早被迎回家里,当正室的孩子。而我这个可怜的姐姐则要和外室的情妇生活在狭小的房间过着偷偷摸摸见不得光亮的日子……”

    “什么?”安藤雪不敢置信,“你和凉说过这种话?”她瞠目结舌。

    “对呀。”美人骨碌碌地转着大眼睛,“那孩子真的相信了呢,因为我们很像呀,连出生日期也相同,他当然以为是双胞胎吧。”

    安藤雪直觉昏眩,这、这个人叫什么姐姐。

    “你为什么这么做?”难怪桂木凉和母亲处得不好。原来他一直以为自己不是亲生的。

    “呵呵。”美人抄起一旁的小扇子摇了摇,挡住溢出的甜美微笑,“人家那时候只是十二岁的小孩子嘛,又一直吃了很多苦,终于好不容易才被接到正宅里呢,那个同天生的却只因为是正室的孩子就可以什么都有的家伙,自然会视他为眼中钉吧……不过,”美人俏皮地露出半边脸吐了吐舌,“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那个笨小孩,现在可是我疼爱的弟弟哦。”

    “难、难不成……”安藤雪脸色铁青地问,“你、你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向他解释那是你骗他的?”

    “当然说过了。”美人叹气摇头,“可惜他好像不相信哦。”

    “都是你的错啦!每个小孩子在小的时候,都会怀疑自己不是家里的小孩!你还偏偏讲那些可恶的话给他听!好恶毒的姐姐!”安藤雪义愤填膺。

    “咧——”美人拉下眼皮扮了个淘气的鬼脸,“那我又怎么说——”她冷漠地恢复无表情的霜雪脸,这种翻脸的速度还真是和桂木凉如出一辙。

    “我也只是个小孩子呀。”美人烦恼般地抱了下头,“为什么我要吃那么多苦?我也会有烦恼啊,想报复不是很合理吗?我一点都不恨凉哦,我只是讨厌那个叫做荆子的女人罢了。因为有她的存在,母亲才无法和父亲在一起呀。让她为儿子烦恼一下,难道不是一种对我那可怜的妈妈的补偿吗?”

    “……”安藤雪额角黑线刷刷,她抱住自己混乱的头,这种大户人家的事她是不想弄得太清楚,也不想说谁对谁错,小孩子是无辜的一类的话,只是……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是她唯一不明白的事。

    “傻瓜。”美人眼角一扬,风情万种,“人家一直在烦恼怎么和凉解释,又怕他生气嘛。但是现在告诉你喽,接下来……”她眨眨眼,“——就交由你烦恼喽,哦呵呵呵——”

    拖着长长的头发飘飘摇摇地走出卧室,美人恶意地一回眸。接着,又眯眼甜甜地笑了起来。

    只留下一个握紧双拳脸色铁青突然间就好想暴打美眉的安藤雪。

    “哪,牛角面包,红豆面包。你吃哪个?”

    托着一个小盘子,像灵巧的猫一样,直到绕到面前才被人惊觉的少年无表情地保持伸出右手的姿势。

    “你干什么去了?”

    安藤雪小心翼翼地揣测桂木凉的脸色。想着,他什么时候回来的,有没有听到自己和那个魔女的对话。

    “你不是喊饿吗。”桂木凉不客气地自己先拿了一个面包撕了一角塞进嘴里,“我下去拿两块点心上来填你的无底洞啊。”他笑笑,趁着安藤雪失神,出期不意地将另一个小面包塞入她口中。

    “唔唔——”安藤雪拨开他的手,被塞得满满的嘴巴一边支吾不清地咀嚼,一边不忘在吞咽的空隙间发表抗议,“——讨厌鬼!”竟敢用那么无礼的代名词来称呼一位淑女。终于咽下最后一口面包,安藤雪张开大嘴,刚想滔滔不绝地教训无礼的小子,却忽然想起桂木梨花泄露的天机而哽住了喉咙。

    “干吗用那种同情的眼神看我?”

    桂木凉不爽地眯眼,“难道你真的相信桂木梨那通胡言乱语了?”

    “哎?你知道?”

    “废话!她一定和你说,她是我同父异母的姐姐,是情妇生的小孩儿。还有什么小的时候虐待我这个弟弟现在活在深深的悔恨中间……”桂木凉嫌恶地拍掉手上的面包渣,“怎么真有笨蛋相信啊。”

    “哎——”安藤雪一时间表情极为丰富,“难道……”她呆呆地问。

    “她骗你的啦。那个大话精。”

    “什么?”安藤雪发出不知道是松了口气还是愤怒的尖叫,“她为什么要骗我!”

    “大概是看你傻乎乎的好玩吧。”

    “这叫什么理由嘛!”

    “那女人天生就是骗人精……谁叫你要信。”

    “呼——”双腿发软,安藤雪骤然脱力般地倒坐在地板上,拍了拍胸口,“太好了。”

    “太好了?”

    “我还以为自己走进残酷童话世界了呢。”抬起头,少女露出大大的笑脸,“是谎话,真好呢,凉。”因为这样,你就不会不幸福了呀。

    “……”抿起嘴唇,少年无表情地注视少女的脸,半晌,忽然偏过头,不想让她看到自己害羞的样子。

    “呵呵,果然是我想太多了。”那边抱住双膝的少女歪着脑袋在说,“果然嘛,再怎么有钱的人,也不可能像电视剧里演的一样啊,对不对,凉?”

    “是啊……”

    少年低柔地回应,慢慢地垂下眼睛。

    “幸好是谎言呢……”唇边爬起诡异的凉凉的微笑。

    “姐姐……”

    小小的少年露出脑袋的一角,好奇地看着出现在客厅里打扮得像洋娃娃却面无表情的少女。

    “大人们叫我来陪你玩。”小少年扬起甜甜的笑脸,好奇地眨着眼,试图接近突然多出来的姐姐。

    “你知道吗……”一直沉默的好像人偶般的美丽少女忽然露出甜美的微笑,“其实你和我一样,都是被带回来的小孩哦。”

    “带回来的……”

    “对呢。”姐姐好甜蜜地笑着,卷卷的黑紫色长发系着鹅黄色丝带,像童话里的公主一样,拥有美丽的容貌温柔的笑容以及好听的声音。

    公主说,“你知道那里是什么吗——”她指向放在柜子上的照片,桂木凉的母亲桂木荆子正在相框里优雅地微笑着。

    “那是妈妈。”

    “傻孩子。我是说你妈妈脖子上戴的那个项坠呀。”姐姐很温柔地拉起他的手,往前走了几步,“你看,就是这条项链,你妈妈每天都戴着它吧。”

    “对呀。”

    “你不知道那里面装了什么吧。”姐姐笑眯眯地回头,“其实,那个可以打开的项坠里装有你爸爸的照片哦,是你亲生父亲的照片哦。你根本就不是这个家的小孩儿,我才是爸爸的亲生女儿。”

    “你骗人!”小孩子立刻反击,“我一直都住在这里。”

    “但是爸爸一点都不爱你对吧。”女孩子恶质地微笑道,“他只爱我的妈妈还有我呀,原因就是你是他的妻子和别的男人生的孩子。他根本就不在乎你。”

    “骗人骗人!大话精!如果那样的话,我就不可能住在这里了。对了,祖父、祖父最疼我了!”少年激烈地反驳。

    “嘿嘿……”少女眨眨狡黠的眼睛,“那是因为,那个所谓别的男人,其实就是祖父呀……这是我妈妈告诉我的。”

    “你、你骗人!”男孩子只能呆呆地重复这句话,眼里含着泪水。

    “不相信的话,你就去打开你妈妈的项链坠啊。”少女得意洋洋地交叠起双臂,“呵呵呵——去看看那里面,装地到底是谁的照片。”

    “骗人!骗子!”男孩子愤怒地握拳冲女孩子挥了挥,想要迫使她停止那种刺耳的笑声。

    “哎呀……凉,你怎么可以欺侮姐姐!”

    随之进入客厅的男子严厉地喝止住他,并立刻把女儿拢在自己的臂弯里,“梨花,你没有事吧。”

    “爸爸……梨花好害怕,弟弟说这里不是梨花的家,要让梨花滚回到妈妈那里去。”少女瞬间变成楚楚动人的样子,弯长的睫毛上挂着晶莹的泪珠,“爸爸,梨花要回妈妈那里去!”

    “梨花……”男人难过地说,“但是妈妈已经……总之。”

    他严厉地瞪向儿子,“绝对不可以欺侮姐姐!”

    “是她在欺负我!”

    看着女孩子在爸爸的肩膀冲他顽皮地扮鬼脸,少年气得肺都要炸裂了。但是爸爸却还是偏袒着那个新来的大话精。

    “爸爸根本不爱你。因为你不是他的孩子呀。”女孩子含着恶毒而甜蜜的微笑说出的话语,像有魔法般地植入少年心中。

    “不相信我的话,就去打开那条项链的坠子呀。看一看,里面的照片究竟是谁。”恶意的咒语日夜在耳畔反复低回。

    虽然只要鼓起勇气,走进妈妈的房间,打开那条项链的环扣,就可以否定那个可恶的谎言。但是……

    眼角有一颗痣的和服美女,凛冽而美丽的样子,低头浅浅微笑的风韵。自己最喜欢最向往的母亲,如果真的是魔女口中不洁的女人……

    究竟为什么,害怕去确认一个谎言呢。

    是担心失去在这个家中立足的地位,还是怕毁灭母亲在心中美好的形象。又抑或,其实他是个胆小鬼。

    冷淡而疏远的父母,貌合神离的夫妻。以及父亲偶尔嫌恶他的眼神,还有祖父对自己异常的偏宠。

    一切都让已被植入心中名为怀疑的种子,近乎偏执的茂盛。

    日积月累。

    他不想去信任任何一件东西。

    “凉,凉。”少女执拗的呼唤拉回思绪游离的少年。

    “嗯?”淡淡地扬唇,他展露毫无破绽的微笑。

    “我觉得你好冷淡的样子……”安藤雪困惑地伸指,擦去沾在少年唇边的面包屑。平常的桂木凉虽然习惯板着脸,却最喜欢和她争吵不休,孩子气很重。今天回到理应让他最放松的家里,他反而像只猫一样陷入紧绷的防备状态。

    “这地方令我头痛。”捂住额角,桂木凉闷闷地说。在安藤雪担心地靠近时,他却忽然抬头飞快地伸出舌头舔了下安藤雪的唇角。

    “你,也沾到点心了哦。”

    撑着膝盖,欠身的少年挂起一个恶质的微笑。察觉到隐藏其间疲惫的勉强,安藤雪并没有发火,“你到底在害怕什么?”少女怔怔地问她狡猾却脆弱的恋人。

    “我在怕……”沉默半晌,垂着眼帘的少年撩起幽诡的视线,左右手的食指同时向外一翻,“《蓝胡子》。”

    “蓝胡子?安徒生童话?”

    传说有一个非常富有的男人,因为长着足以覆盖面孔的青须,而被大家称为蓝胡子。蓝胡子把家里的钥匙交给新娶的女人,并叮嘱她说唯独最尽头的门绝对不可以打开。新娘无法抵御禁忌的诱惑,趁蓝胡子不在家时偷偷地打开了被吩咐不可开启的门,结果发现……

    “阿凉,我听梨花说你带朋友来了。”

    优雅的女声响起。安藤雪随着桂木凉手指的方向回头,正巧看到容貌秀美的女子侧身打开拉门。

    “啊,你好。”

    女人温柔地向安藤雪颔首微笑。

    和桂木凉蕴含讽刺的浅笑以及桂木梨花不怀好意的笑容不同。这个女人的微笑是让人觉得非常舒服的那种,蕴含着一个“妈妈”所应具备的味道。安藤雪直觉地叫了声:“阿姨好。”

    “你是凉的女朋友吧,好可爱呀。”女人眯起狭长的眼角,露出温暖的笑容。

    “哪里……”安藤雪不好意思地傻笑,“您才是,看起来很年轻呢。”

    “和年轻的女孩子一比,就已经是老太婆了。”她眯眼微笑,“凉,去拿茶点来。这孩子总是不懂得招呼别人。”

    “我习惯了。”安藤雪耸耸肩,和桂木凉要客气的话,那可就太辛苦了。

    “其实他最近好很多……”望着桂木凉不情愿地出去,这位母亲才微微一笑,拉住安藤雪的手,“谢谢你。是你劝他的吧。他总是喜欢到处乱跑。”

    看着美丽如同人偶的女人露出寻常母亲的神色,安藤雪羡慕地想起自己的妈妈。这世上有不会担心子女的父母,也有像凉那样添麻烦的孩子。

    安藤雪很想知道桂木凉为什么和家人闹矛盾,又觉得这种事不便问出口。最好还是等他亲自告诉她。她觉得那样比较好。

    “呀……”

    视线一飘,女子看到什么似的站了起来。

    “已经凋谢了呢……”

    走到摆放花瓶的灯台,她抱歉地望向安藤雪,“失陪一下,我先把花换掉,再回来好好聊。”眯起眼睛,女子嫣然微笑,“要告诉我阿凉在学校里的事哦。”

    好年轻好可爱的母亲。

    安藤雪不觉微笑着点点头。

    不一会,捧着枯萎的蔷薇走出去的夫人,出现在安藤雪视野可见的花园里。站在落地的窗帘旁,安藤雪倚着墙,俯视淡淡的阳光中,身着和服的优雅美人,看着她细心弯腰挑捡蔷薇的样子,不觉有些感动。

    对于孩子屋里的一支花都会细心挑捡的妈妈,虽然有佣人却自己亲手为儿子打扫房间的母亲,真不知道桂木凉究竟哪里不满意。

    “她都出去了,你还不进来……”她头也不回地向身后说。

    “原来被你发现了呀……”手持果汁杯的少年只好走了进来。

    “你妈妈很担心你呢。”

    “我可从来没有干涉过你家的事。”少年意有所指。

    “那并不是因为你懂得礼貌。”安藤雪挑衅地扬起唇角,“只是因为你是个胆小鬼,什么都怕去触碰。就是因为这样,误会和矛盾才会化解不开。”

    “哼……别天真了。蓝胡子的新娘在打开门后,发现门背后是六具尸体,都是被蓝胡子杀死的前任妻子。如果她不这样好奇,也不会遇到被杀的下场。”

    “那是因为她不遵守自己的诺言呀。”安藤雪据理力争,“如果有第八个新娘,如果这第八个新娘可以好好地与蓝胡子沟通,我不认为他会对她也做出残忍的事。”

    “别傻了。你忘了青柳碧吗?”他不屑地冷哼,“爱情那种突然到来却总会消失的东西可以凭依吗?”如果会,父亲就不会出轨,世上也不会有桂木梨花这个人的存在了。所以他问青柳碧,人怎么可能对爱过的人动下杀机呢,而青柳碧当时的回答因为爱情消失了。这种可以消失的东西要怎样确认是真实存在过的呢,母亲和父亲相爱过吗?那么为什么会冷淡到形同陌路一样……而自己又究竟算是什么,他真的搞不懂。

    “爱情,是一种魔法,”手指撩动橘色的窗帘,安藤雪像童话里的长发公主,静静地伫立在暖黄色的阳光里,“只是魔法或者有限期。对我来说……”她忽然直直地望向桂木凉,“即使身中无法解除的魔法,如果可以和你在一起……”这是第一次,她这么清晰地向桂木凉说明她对他的心情。两个人自然而然地走到了一起,以为有些话无须说明也可以相互理解,但是,言语之所以存在一定有其意义。

    “所以,我很希望自己可以让你凭依。”

    她完全转过身体,背在身后的手抓住窗帘,面对面抬起头凝视桂木凉,略带哀愁的视线。锁定了那个胆小的总想逃避的少年。

    在深情的心情剖白里,少年再也无从闪躲。

    “不要否定你自己,不要否定爱情……”少女难过地说,“因为那样的话,你就等于否定了我此刻的心情。我不知道永远是什么,我只知道每一个现在都是一种永恒,我只知道你的母亲和我的母亲都是在那个永恒中诞生下我们。我们即使自认为没有得到足够多的爱,也是一段爱情的证明。我绝对不会再否定我自己,尽管我也曾经困惑过你现在所困扰的问题。”睫毛闪动,在脸上造成错落的阴影,背对阳光而立的少女,好像从来没有像这一刻这样美丽过。她对他说,每一个现在都是一种永恒。她说他的存在,就是爱情曾经存在的证明。

    语言,可以种下恶毒的诅咒,也可以成为解救心灵束缚的魔法。

    桂木凉透过少女的肩,望到了阳光下,慎重地挑选一支蔷薇的女子。尽管看起来不太像,但那是他的妈妈……

    突然,女人眉稍紧蹙。眼角的小痣疼痛地轻扬,桂木凉的心也跟着在瞬间被骤然刺伤。

    “妈妈——”他下意识地推开窗子大声呼喊。

    “……没有事。”怔了一下,女子抬起头,不好意思地微笑了,“只是被花刺到了。”

    雪白的手指,殷红的血珠。

    让安藤雪忽然想起《白雪公主》。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美丽的王后,在怀孕的时候,不小心被针刺伤了手指,血流到乌檀木上,王后说:希望我的孩子,皮肤像窗外的雪一样白,嘴唇像血一样红,头发就像这檀木一样乌黑……

    人在怀满爱意的时候,总是遗忘自身所受的伤害。

    而在受到伤害的时候,有时也反过来忘记自己其实一直被爱。

    她看到别扭任性的少年出现在窗外正对她的位置,拉起了母亲的手指,她看到那位漂亮的妈妈缓缓抬头撩起发丝抿唇微笑。

    如果这是一个童话。

    有白雪公主和毒苹果。

    却从一开始就并没有过恶毒的继母。

    魔镜是什么……

    安藤雪不知道。但她知道她的心中也隐藏着那样一面镜子。

    在脆弱的时候,以为倾尽全力也无法打碎它,但其实……

    推开的窗子,飘入少年终于低低问出口的话:“妈妈……”

    “嗯?”

    “你一直戴着这条项链……那个可以打开的环扣中装着的是什么呢……”摇曳的带刺的蔷薇花丛中,少年颤抖着终于问出迷惑已久的疑问。

    “哎?讨厌,你怎么发现的。”女人捧住红起来的脸颊,“这个是凉出生时的脐带。因为传说一直戴在身边的话,不论凉走到那里,妈妈都可以得知凉是不是很安全。讨厌啦,这种迷信的事……”眼角带颗小痣的女人捧住脸颊,不好意思地转过头去,以至于没有看到儿子瞬间涌出眼眶那滴透明的泪水。

    流出的眼泪在阳光下很快被蒸发。

    安藤雪知道,那不仅仅是一滴泪水。

    伴随一起消失的,还有那块……

    卡在白雪公主喉咙中长达数年的毒苹果。

    现在,有毒的苹果终于吐出来了。

    那么公主和王子呢……

    安藤雪握紧手指,用力微笑,“当然和天下所有童话一样……从此,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

    —完—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