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恶男诱惑 第九章
全本小说网 canvas-backpack.net 加入收藏
    过了好一会儿,两人才由剧烈的中平复,江莲恩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在草地上与聂靖远欢爱。

    幸好半山腰只有他们一户人家,否则她真的不敢出来见人了。与他在一起,最后好像总是这样,她真的不晓得该拿他怎么办。

    「宝贝,」他亲吻她的嘴,「老天,感觉真好!」

    他抚摸她柔软的,这感觉才对嘛!只有跟她在一起,他才会这么满足。

    「你怎么……怎么来……」她不知道该从何问起,所以话语说得断断续续的。

    一提到这件事,他好不容易消退的怒火又冒了上来。

    「你竟然给我辞职?」他怒瞪着她,「你为什么这么做?」

    「你不要吼好不好?」她抚摸他的胸膛,不明白为什么欢爱时他总是这么温柔,可是平时却这么霸道又目中无人。

    「你真的很会惹我生气。」他压低声音道。

    「是你让我生气,你告诉我,你厌倦我了,要去找别的女人,我只好走罗!」一提到这件事,她的心情开始转坏。「你起来!我不想这样跟你说话。」

    「休想!」他仍然压着她。「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厌倦你了?是你先惹我生气,我才说了气话,而且我说的也不是这一句。」

    「你说你并不是非要我不可,这句话还不够白吗?」她推他,「走开!」

    想到自己说的气话,他开始顾左右而言他,「那是因为你先惹我生气。」

    「我惹你生气?这话你说得出口……」

    「好了,」他吻住她的嘴,「我不要跟你吵。」

    她生气地捶他两下,但没抗拒他的吻,见她软化下来,他才又开口说道:「那天的事是我不对。」

    她惊讶地看着他,没想到他会这么说。

    「我来的路上,我爸已经把我臭骂了一顿,反正这件事是我不对在先。」

    来这儿的路上聂宽鸿骂得可凶了,除了江莲恩的事,由于聂靖远挂了父亲的电话,所以被骂得狗血淋头。

    她更讶异了,「董事长骂你,为什么?」这件事跟他有什么关系?

    「他是个老狐狸。」他没好气地说一句,「就是他跟我说你辞职的。」

    「为什么他会知道?」她疑惑地拧着眉心。

    「当然是他在公司的心腹。」他翻身将她抱到身上。「不过他不肯跟我说是谁讲的。」

    「可是为什么要跟董事长报告我的事?」虽然她知道董事长很喜欢她,但做到这地步会不会太离谱了?

    「你知道他为什么硬要你当我的秘书吗?」他抚摸她光滑的背,一面将她背上的杂草拿开。

    「我有想过他是故意要为难你。」他们父子的相处模式就是吼来吼去、斗来斗去,当时聂靖远不想她当他的秘书,董事长就偏要她留在他身边,她没想太多,只是单纯地认为他们父子在斗气。

    反正聂靖远不要的,董事长就偏要,两个人像小孩子一样,大小事都可以呕气。

    「他不是要为难我,至少主要目的不是这个。」当时他也以为那是父亲故意要气他的方式。「他主要是想将我们两个凑在一起。」

    她的下巴差点掉下来,「怎……怎么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

    「董事长不是喜欢谢芝妍,想把你们两个凑在一起?」

    他挑眉看着她,「谁说的?」

    她顿时心虚了,「没……什么,同事间的八卦。」

    「这是几百年前的事了,我跟芝妍只是朋友,我跟她不来电,她自己有喜欢的人。」

    「是吗?」她还是心有怀疑。

    他观察着她的表情,「你在意?」

    「谁在意了!」她直觉地回道。

    他却笑了,「你在吃醋吗?」

    「臭美!」她尴尬地红了脸。

    他笑得更贼了,「早知道你在意我,我就不会在那边喝干醋。」

    「什么干醋?」

    「就是那对曹家兄弟。」他说。

    她沉默下来,眉心也蹙起。

    「我们吵架的开端不就是因为他们吗?」

    「我……」

    「听我说完。」他抚摸她的眉眼,「上次吵架我要负大部分的责任,如果我知道你在乎我,我就不会发脾气了,我说我不要我们之间卡着一个鬼魂,那是我的真心话,但我应该给你时间,不应该逼你。」

    她眨着双眼,有些不敢相信他会说出这么理性的话。

    看穿她的心思似的,他笑道:「是我爸骂醒我的,他说我是个自大的混蛋,你跟那男的青梅竹马,从小到大,多少年的感情,你花了八年好不容易才慢慢走出来,我才跟你交往几个礼拜就要求你将他完全忘记,我的确太自大也太没人性了。」

    听见他少有的温柔话语,她的眼眶开始泛红。

    「如果我是他,我会很高兴你一直将我放在心上。」他温柔地吻她,「或许就是因为你这种执着,我才会费尽心思想得到你,但人总是自私的,当我跟你在一起后,我就希望你眼里、心里只有我一个。」

    「我知道。」她吸吸鼻子。

    「每次只要他弟弟一出现,你就不想见我,说要一个人静一静,我只要想到你心里又在为他难过,我就会忍不住生气。」

    她愣了下,这才明白原来之前她说想一个人静一静,他会这么生气,他以为她是想一个人默默凭吊曹令文吗?

    这就是他为什么不喜欢她跟曹令齐出去的原因吧!他一定认为她跟曹令齐出去后,就会想到曹令文,因而不想见他。

    「我知道跟一个已经死去的人吃醋很没理性,可是我就是控制不了自己。」他再次将她压在身下,「我只要你想着我一个人!」

    他霸道的语气让她微笑,她轻抚他的脸。「我是想着你啊!我真的有把你放在心上,有时候我说想一个人静一静,只是心里烦,不是因为令文的关系,那天晚上我是气你,所以才不想跟你说话。」

    「你气我什么?」他皱眉。

    「你对令齐很不客气,我不喜欢你这样。」她的手覆在他嘴上,阻止他说话。「你听我说完,我对你生气,是因为你对他的态度,这跟令文真的没关系。我气你对一个晚辈这么凶,我可以处理他对我的感情,可是你非要插手,还想教训他,难道只要有人喜欢我,你就想揍人吗?」

    他想了下,承认他的确会想揍人。

    由他的表情,她知道自己的猜测是对的,她不高兴地瞪他一眼。「你对我这么没信心吗?」

    「不是。」他吻吻她噘起的嘴,「我就是不喜欢有人对你有企图。」

    「你真的很霸道。」她想坐起来,他却不让她动。

    「我答应你以后会收敛。」他揉搓她的,「我也还在适应对你的占有欲,我对其他女人都不会这样。」

    他的话让她生气,但又有一点欢喜,一直以来她总担心他对她不知有多认真,只是玩玩,还是对她放了感情?如今听见他的话语,她的心总算踏实了些。

    感觉他的有复苏的迹象,她连忙说道:「别在这儿,我爸妈他们应该快回来了。」

    「会先听见车子的声音的。」他一点都不觉得这有什么好担心的。

    「靖远……等一下……」当他含住她的……

    两人汗水淋漓,呼吸急促,心跳如雷,他的心回荡着她诉说的爱语,她爱他……她爱他……天!他怎么会这么笨,竟然没察觉到她的爱意?他心满意足地抱着她翻身,享受着拥她入怀的美好。

    空气中弥漫着两人欢爱的气息,他微笑地抚摸她的背,这感觉才对啊!他不要别的女人,他只要她!

    她佣懒无力地靠在他身上,挪动着找了个舒服的位置。

    「以后不许你这样偷偷跑掉。」他抚着她因汗水而略湿的发丝。

    「我没偷偷跑掉。」她满足地打个呵欠。「是你说不要我了。」

    「我什么时候说过不要你?」他不高兴地瞪她一眼,「你很会胡思乱想。」

    「我哪有胡思乱想?你说得很清楚,你不是非要我不可。」想到这句话,她心里还是不舒服。

    「我……」他一时哑然,但随即说道:「那是气话。」

    她轻叹一声。「我不知道,说不定那是你心底的真心话,也说不定你过一阵子又拿这句话来气我,男人都是这样的不是吗?没追到手前当宝,追到了就变草了。」她拿草丢他。

    他拨开脸上的杂草,「别闹。」

    见他脸上沾着杂草,她忍不住笑出声。「我已经想开了,哪一天你厌倦我了,我就走得远远的,再也不见你……」

    「你胡说什么?」他不高兴地说:「再有下次我真的会打你一顿。」

    「你要什么样的女人部有……」

    「我只要你一个。」他堵住她的嘴,经过爱芸的事后,他发现他不要别的女人,他只要她一个。

    她回吻他,一边说道:「我也只要你一个,以后你不要再为令文的事生气了。」她抚摸着他的脸。

    「我不能骗你说我以后都不会想到他,毕竟他曾经是我生命的一部分,可是你要相信我,我真的分得很清楚,回忆是回忆,现实是现实,我想跟你过一辈子,靖远,我不想每次都为了这个跟你吵架,或是让你心里不舒服,所以我把跟令文有关的东西部收在箱子里,放在屋里的角落,就像他只占据我心里一个角落,但我把心里最大的空间都腾出来给你了,只有你……」

    她深情地吻了他,他的心涨得满满的,满满的喜悦与感动。「莲恩……」

    「你还生气吗?」她温柔地问。

    他摇头,「我并不是想取代他在你心里的位置,我只是不喜欢你无时无刻不想着他,每次你说要静一静的时候,我就觉得自己被你抛在一边,我宁可你告诉我你在气什么。」

    她点头,「那你以后不要这么霸道,有时候你根本不听我讲话。」

    他勾起笑,「我尽量改。」

    「还有,你不要再对令齐这么敏感,他对我来讲就像是一个弟弟,只是这样,其他的什么也没有。」

    「他喜欢你。」一提到曹令齐,聂靖远就不高兴。「这种人要是你不快刀斩乱麻,他只会一直抱着希望。」

    「我已经跟他说清楚了。」她坐起身开始整理衣服。

    「如果他再对你有非分之想,我会让他好看。」他把她搂进怀里,开始亲她。

    他的话让她不悦,「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霸道?我们才讲没几分钟,我就想掐死你。」

    她的话让他哈哈大笑,这时,她忽然听见摩托车的声音,她惊吓地推他。「快穿衣服,我爸妈回来了。」

    他吓了一跳,赶紧整理衣物。

    「完蛋了,都是你啦!」江莲恩慌张地拍着身上的杂草,「我怎么面对我爸妈啦?」

    「他们会了解的,他们又不是没做过……」

    「你可不可以闭嘴?」她生气地瞪他。

    他哈哈大笑,开心地吻了下她。

    「你别这样!」她推他,示意他站好。「爸爸比较严肃,你不要跟他说些有的没的。」

    「知道。」见她一脸紧张,他笑得更开心。

    确定两人衣物都穿戴整齐后,摩托车的声音也越来越近,她握着他的手往马路走去。「我看起来还好吗?」她紧张地问。

    他微笑地拿开她头上的杂草,「你很漂亮。」

    她的嘴唇红肿,双眼闪着欢爱后的满足光芒,头发虽然混着杂草,可是却美得让他心动。

    方才她的一番话让他很感动,知道她将他放在心上,而且重视他的感受,他才惊觉原来自己一直在意的是这个——

    只要她心里有他,他不介意她心里有个角落藏着另一个他永远无法触及也不能懂的回忆。

    毕竟就像父亲说的,她如此重情,他该高兴而不是生气,因为这代表她也会如此深情地爱他,死去的人是无法给她幸福的,但是他可以!

    他可以抱着她、搂着她,跟她结合,听她说话,她会怀他的孩子,为他煮饭、为他操心,最重要的是一辈子爱他,那他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爸,你们回来了,我跟你们介绍,这……这是聂靖远,我男朋友。」

    看江莲恩紧张地向父母介绍他,聂靖远忍不住在心里窃笑,听她说他是她的男友,他心里很高兴。

    他朝两位长辈露出笑容,礼貌地打着招呼,三天来困扰他的不安与暴躁,如今已被快乐与满足取代。

    江父与江母示意聂靖远进去屋里坐,他拉着江莲恩的手,走在长辈后面,低头在她耳边轻声说了一句:「下次换你去见我爸,不过不是去见董事长,而是见未来的公公。」

    她的脸红透了,「董事长,他……他真的想我做你们家的媳妇吗?」

    「当然,不然他干嘛那么费心,一定要你在我身边做秘书?他就是希望我们日久生情。」

    跟父亲谈过后,聂靖远才知道这几年来父亲一直在观察江莲恩,发现她个性好,也很重感情,所以一直想撮合他们。

    但父亲知道他的个性不可能会听从这样的安排,所以绝口不提要撮合他们的事,只是坚持一定要江莲恩跟在他身边。

    虽然他很高兴跟她在一起,可是还是有些不高兴被父亲摆了一道,不过算了,看在她的份上,他就不跟老爸计较了!

    他低头在她脸上亲了一下,引来她的怒视,她无声地要他收敛点,她父母在前面。

    他轻笑着,用力揽住她,在她耳边说了一句:「我爱你!」

    她愣了下,随即感动地抱住他,他紧紧搂着她,再次说了句爱语。

    这幸福,他一辈子都不会放手。

    【全书完】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