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暖床宝贝 第十章
全本小说网 canvas-backpack.net 加入收藏
    至游乐园后,再到麦当劳庆生,最复是玩具反斗城,这样整天游玩下来,童童累得趴躺在达顺怀里,不到一会儿就睡着了。

    「暖暖,谢谢你今天愿意陪童童度过他五岁的生日。」送暖暖到家,建顺抱着熟睡的童童一起下车。

    「童童很可爱,我很喜欢他。」她宠溺地摸摸童童圆嘟的脸颊。「别送我到家了,赶快送童童回家睡觉吧。」

    「礼貌上还是要和伯母说一声才是。」他得努力在暖暖母亲面前留下好印象。

    见达顺如此坚决,暖暖也不便推拒,于是两人一同坐上电梯,按下三楼的按钮。

    「暖暖……」在电梯上升至二楼时,他轻轻唤了一声。

    暖暖心脏突地震了下,她猜想得出他叫住她的用意。

    「跟我以结婚为前提交往的事,希望你能考虑,给我一个答案。」从暖暖身上,他获得寻求以久的家庭温暖及温馨感觉,他认定她将是他今生的伴侣。

    暖暖为难地低垂下头,心思陷入该顺从母亲,还是忠于情感的两难之中。

    「我会耐心等你回答的。」达顺不愿太过紧迫逼人,他愿意等她。

    暖暖牵强一笑,以按大门电铃的动作掩饰她的无奈!她现在心情相当混乱,不想去思考任何感情问题。

    「啊!你们回来了呀!刚好,我弄了一锅绿豆汤在冰箱。」邱秀美开了门后,立即至厨房冰箱将绿豆汤拿出,为暖暖和达顺两人各盛一碗。

    「谢谢。」建顺将童童放至沙发上,脱下外套盖住他,怕他着凉。

    「你们玩了一整天,一定很累了,小孩让我来抱,我带他到房间躺一下。」邱秀美无非是希望达顺可以多待一会儿,和暖暖相处。

    「伯母不用客气了,我只是上来坐一下,等会儿就走。」看着暖暖疲累无力的模样,使他不好意思久留。

    「今天开车开了一天,休息一下再走,比较安全。」邱秀美还是把童童抱进房问,让他躺在床铺上睡觉。

    门铃这时又响起,暖暖脑海第一个闪过的念头就是阗刚。

    会是他吗?她好想他、好想见他。虽然明知不可能,他不可能原谅她的背叛.但她仍是希望出现的人会是他——

    一开门!出现的人让她大吃」惊。「经理夫人……」

    「惠琳?!你不是去了香港吗?」达顺一张脸吓得惨绿。

    「我骗你的,原本就是想看你有没有真的出轨,果然我猜得没错,你跟她有一腿……」惠琳冲进客厅,劈头就是一串辱骂,愤怒得接近歇斯底里的地步。

    「经理夫人,你误会了——」她涣散的眼神及身上刺鼻的酒味,明显显示她目前已呈酒醉状态。

    「误会?!我今天跟踪了你们一整天,都亲眼看到了,还说我误会……」她大声咆哮,把内心的妒恨全部吼出。

    「你跟踪我们?!」难怪童童会在游乐园说看到妈妈出现,原来真的是她。

    「结果让我看到你们在偷情……难怪你会吵着要跟我离婚,都是这个狐狸精害的。她抢了我的丈夫,还抢了我的孩子……」她开始语无伦次,脚步相当不稳。

    「经理夫人,我只是帮童童庆祝生日,没有别的意思……」她从来没有想要破坏他们家庭的念头。

    「惠琳,小心!」达顺扶住险些被自己绊倒的妻子。

    「走开,别用你那肮脏的手碰我……」她推开他,自己却不小心撞上玻璃屏风。

    「经理夫人,小心——」暖暖急忙过去扶持,怕她撞倒玻璃屏风而受伤。

    「走开,你这个贱女人!」惠琳胸中怒火猛烈地燃烧,她的理智瞬间被火焰烧尽,她拿出暗藏在皮包里的水果刀。

    「惠琳,冷静一点……」建顺震慑地倒退一步。

    「什么事?悦瘁造么吵——啊?!」邱秀美将童童抱入房间安睡后,走出客厅就看见一个陌生女子发疯似地拿着刀子乱挥,吓得大叫。

    「你破坏了我的家庭,抢了我的丈夫和小孩……我要划烂你的脸,看你怎么去勾引男人!」惠琳逼近暖暖!拿着水果力在她面前晃动、恐吓。

    「惠琳,有话慢慢说……」达顺慢慢靠近惠琳,试图安抚她偏激的情绪。

    「不要这样,求求你,不要伤害我的女儿……」邱秀美两脚发软,僵在原地。

    「去死吧你!」极近疯狂的惠琳举起水果刀,朝暖暖胸前刺去。

    「暖暖,小心!」突地,阗刚从阳台冲了出来挡在暖暖面前,硬是接下惠琳的攻击。

    「阗刚!」就这样,水果刀刺茹僮刚腹部,大片的鲜血染红他的衣服,暖暖惊慌大叫,立即将惠琳推离。

    邱秀美和沈达顺当场愕俊,两人心魂俱失。

    「啊——我杀人了……我杀人了……」阗刚腹中流出的鲜血,染红惠琳的双手。她惊惧地看帚僮刚,脸色刷白,一步一步地向复退缩。

    「阗刚,你怎度这么傻,跑出来替我挨这一刀……」暖暖抱住因腹部剧痛而险些倒地的阗刚,她压住他不断流出血液的伤口,看着他逐渐虚弱苍白的脸色,惶恐地哭了出来。

    「我发誓要保护你,绝对不让你受到伤害……」他抚着她惊骇的小脸,擦去她的泪水。

    此时邱秀美回过神,赶忙打电话叫救护车。

    「惠琳,不要!不要伤害自己!」达顺抢下扬琳刺向自己的刀,手心被水果力狠狠划破。

    「血……血……」又是一片恐怖的鲜红血液在她眼前喷洒而出,她惊吓过度,随即昏厥过去。

    →♂book.ddvip.org **♂ ♀chenboon扫 幻灵莞尔校♀←

    市立医院

    「幸好刀子刺得不深,才没有生命危险,请家属不必担心;现在伤口已经包扎完成,你们可以进去探视他了。」急救结束,医师走出手术房,向在外等待的家属说明病情。

    「谢谢医师。」暖暖以及母亲、申彦明,还有听到消息赶来的刺猬、阿金及一些朋友,一起涌进病房。

    「阗刚,你没事吧!」进人病房,暖暖看笺僮刚若无其事的笑脸,绷紧的神经总算松缓下来。

    「没事,我说过我是九命怪猫投胎,死不了。」阗刚轻抚暖暖仍是盈满担心泪水的红肿双眼,心疼不已。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说着说箸,她的眼泪又涌出眼眶。

    「我不想看你哭,要逗你笑嘛!」他急忙擦干她滴落的泪珠,这回他可是懂得拿捏力这,不会再象那次一样手劲过重,硬把奶粉做的脸颊捏成瘀青。

    暖暖抿着下唇,想说的话全梗在喉咙,抽抽嘻嘻中,又化为波水流出。

    「哎呀,别哭了好不好?快笑一个给我看。我还活着,你应该高兴才对,怎度反倒哭起来了呢?答应我不再哭了,看你哭我会更难过的。」他现在只觉得心里的揪痛比腹部的更甚。

    「好,我不哭……」暖暖擦掉眼泪,绽开一抹窝心的笑容。

    邱秀美被暖暖由衷发出的会心笑容震慑,她从未看过女儿如此满足的笑颜,好似拥有了全世界的幸福般;至于她自己,也被阗刚满是疼溺宠爱的行为感动。

    「对,就是这个笑容,这样子的你最美,我最喜欢。」阗刚勾下暖暖的脖颈,袭上她红唇上的灿烂。

    阗刚热情亲昵的举动燃起一阵燥热及尴尬,申彦明忍不住干咳出声,暗示儿子不宜太过亲热。

    「爸,感冒了吗!既然这里是医院,您就去挂号吧!」他对暖暖的爱才不怕被人瞧见呢!说完,他还很爱现地又亲吻了暖暖两下,惹得她满脸羞红不已。

    「兔息子,说那什么话,亏我还为你担心得要命。」看儿子一副生龙活虎、还有精神嘻嘻哈哈的样子,申彦明总算放下了心。

    「老爸,我有投保保险,你不必担心你的晚年生活没着落。」阗刚挥挥手,一刻不以为然的模样。

    「谁跟你讲这个,你的保险金还是留着给你的小孩用吧!」申彦明气得举起手要敲阗刚的头,最后又不忍心地放下。

    「那阗刚的小孩不就很可怜,他总是说自己可以活到一百岁,小孩可得等到七、八十岁才拿得到保险金。」

    刺猬的话引起大伙儿一阵爆笑,气氛瞬间活络起来。

    叩叩!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接着有人开门进来。

    「请问申阗刚是在这间病房吗?」达顺包扎好手掌的伤口,偕同惠琳进入病房道歉。

    「你来干嘛,要不是我儿子好心不想告你,我早就报警处理了。」申彦明由暖暖母亲那儿得知伤害阗刚的人是惠琳,看见她就不免激动起来。

    「老爸,你不是常要我收敛暴躁、冲动的脾气,你自己咧?」阗刚知道沈氏夫妇的难堪立场,立刻帮他们解围。

    「这不一样,他们可是伤了我最宝贝的儿子,我怎么甘心就这么轻易的原谅他们。」申彦明愈想愈气,连达顺也迁怒进去。

    「对不起,申伯父,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喝醉了酒才会不小心拿刀伤了你的儿子,对不起,真的根对不起……」惠琳愧疚地跪了下来,还哭着请求原谅。

    「别想用苦肉计来哀求原谅!」当惠琳一跪地,申彦明的气焰全被她的悔意及诚意给熄灭了,他赶紧扶起她,但仍板着脸。

    「阗刚、申伯父,谢谢你们没有提出告诉,让惠琳不必受到刑罚。这是三百万,希望你们能收下,好做为补偿。」达顺拿给问刚一张填有三百万元的支票,诚心希望能获得谅解。

    「你们拿回去吧!我们——」申彦明还是死硬箸脾气。

    「老爸,我们当然要收,这可是用我的血肉赚来的钱,我要用来当创业跟结婚基金的呢!」阗刚理所当然地收下支票。

    「你这小子!」申彦明气得转过身,不再说话。

    「谢谢你、谢谢你愿意收下补偿,谢谢你……」惠琳感激涕零,频频向闻刚道谢。

    「阗刚、申伯父,这次的意外,我们夫妻俩真的深感抱歉。我们愿意负起所有责任及医疗费用,有什么需要,请尽管开口无妨。」经由这次的事件,达顺和惠琳发现了彼此的重要,决定一同负起意外的责任。

    「只要你们不再吵架、闹离婚就好了。」

    听了阗刚的话,达顺和惠琳面面相望,眼神中传递一种虔诚的情愫,一切尽在不言中。

    「达顺,很高兴看到你们破镜重圆,恭喜你了。」暖暖向达顺及惠琳祝贺。

    「对不起,那天我差点伤了你……」惠琳握着暖暖的手,眼中满是愧疚。

    「我可以了解你当时的心情。」暖暖点头,顿会她眼中所有的愧对之意。

    「那……我们得走了,童童还在安亲班那里等我们接回,不好意思……」达顺顿了一会儿说道。

    「你们有事就先走吧!」阗刚挥手,先行道别。

    「那我们走了……」达顺和惠琳走出病房之前,还不断向申彦明及阗刚道歉。

    众人目送沈氏夫妇离开后,气氛霎时静默了数秒,邱秀美才开口打破它。

    「你们的事,我刚才想了很久,既然你们彼此相爱,我这个老人家也不该插手阻扰,一切就随你们高兴吧!」阗刚奋不顾身保护暖暖的勇气,实在显现他对她坚定的爱意,她深深被他感动,当下认同了他们的感情。

    「妈,您认同我们了?!」暖暖高兴的泪水又盈满眼眶。

    「再怎么说妈也是希望你能过得快乐、过得幸福,只要是你选择的,老妈就应该支持才是……」她清清喉咙。「在经过这次的意外之后,我相信他能给你幸福的。」

    「妈……」暖暖抱住母亲,感动地落泪。

    「伯母,请放心,我会给暖暖用不完的幸福的。」阗刚拍胸脯保证。

    「亲家母,我儿子可是比你想像中的还好。」申彦明跳了出来说道。

    「什么亲家母,还不到时候,不要乱叫。」邱秀美被突然冲出来的他给吓了一跳。

    被邱秀美一凶,申彦明撇撤嘴,黯然退至一角。

    「小子,我唯一的宝贝女儿就交给你了,你可要担负起照顾她的责任,千万不可以欺负她、惹她伤心,不然我准会杀上台北找你算帐。」她指着阗刚发出严肃的告诫。

    「我爱暖暖,我会照顾她一辈子的。」阗刚握起暖暖的手,以眼神向她发誓。

    「怎么突然觉得好想吐呢?走走走,我们到外面,外面空气比较好些,才不会想吐。」听见阗刚的话,刺猬、阿金等人皆做出呕吐模样,假装听不下去地一一离去,留给他们单独相处的时间。

    「好吧,我想我可以安心地回老家去了,剩下的就留给你们年轻人啦!」邱秀美知道该是自己退场的时候了。

    「妈,我送您。」chenboon扫 幻灵莞尔校)

    「不用了,台北的路我可是比你还热,你就好好照顾阗刚吧!」邱秀美要暖暖专心照顾因她受伤点僮刚。

    「亲家母,看在我们即将成为亲家的份上,我开车送你一程好啦。」申彦明心想他也该识相地找个藉口离开才对。

    「好吧!」邱秀美正打算和阗刚父亲谈谈有关这小俩口的未来。

    看父亲跟在暖暖母亲后头,一副情窦初开的羞赧模样,阗刚不禁大笑出声。「你说我爸跟你妈会不会配成一对?」阗刚笑完才感觉到腹部的疼痛。

    「那我们不就成了姊弟?!」暖暖猛地想到,惊呼出声。

    「对喔!」真是猪头!他居然没想到这层关系。竟然还想着老爸晚年寂寞可怜,要帮他找个老伴。「那不行,我绝对不可以让我那个好色的老爸把上你妈!」

    「你怎么这样说似父亲。」她不免替申伯父抱起不平来。

    「反正他又不在,没听到就好。」他吐吐舌头,仍是一派理所当然模样。

    「你喔!」他的顽劣个性看来是永远改不掉的。「对了.昨天晚上你怎么会突然从阳台跑出来?」由于事发突然、意外不断,她现在才发现这个疑点。

    「我……」地摸摸鼻头,眼珠瞟呀瞟的闪箸忸怩神采。「昨晚,我一想到你和沈达顺在一起,心情就烦躁不已,于是骑着机车在你家楼下绕圈子——」

    「你……」她真不知该不该责骂他的冲动,谁教他的冲动都是因她而起。

    「后来看到他送你回家,和你一起上楼……」他难受得到现在想起来还是会吃醋。「随后又看到有个女的跟在你煤筢头,还趁警卫不注意时,把他用到一半的水果力拿走,放进皮包,然後上了三楼……」

    听到这里暖暖能想象惠琳当时的感觉,那种被丈夫背叛、离弃的痛苦感受。

    「我愈想愈不对劲,于是冲进大门请警卫开门,结果警卫不让我进去。我想,可能是你妈交代过他不能让我进去吧!」

    暖暖点头,她知道母规一定会这么做。

    「结果我就爬电线杆从你家三楼阳台进去,一进门就看到那女人拿着刀子刺向你……」接下来的事,他就不用再说了。

    「阗刚……」她抱住他,涌出的泪水混含着歉疚、骇怯、心疼及感动。想起当时的情景,她还心有余悸,要不是他保蛔砒她,她可能被水果刀刺入胸口而死;至于他为了护卫她,也可能因此丧命。

    「你怎么又哭了?!别哭,你把我的心都哭痛了。」他掬起她的小脸,温柔地吻去由眼角流出的滚烫泪珠。

    「阗刚,谢谢你……」她感谢他的体贴、他的付出、他的保护,他为她所做的一切、一切……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