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弄璋之喜 爹地?妈咪?BY:APPLE
全本小说网 canvas-backpack.net 加入收藏
    雷贝宁是个小小的幼稚园生,他总是有很多东西弄不太懂,而大人们则常常对他说:

    「你还小,长大之后你就明白了。」

    然而,雷贝宁是一个求知欲很旺盛的好孩子,所以他一有不懂的东西就要发问。

    「密斯罗,小宝宝是妈咪生的,对吧?」雷贝宁用无敌可爱的软软童音问着幼稚园的老师。

    「是啊,老师不是已经跟小朋友们讲过宝宝是怎么出生的吗?」温柔开朗的年轻实习女老师,对于小孩子永远有着无穷的耐心,何况雷贝宁还是这么可爱的小朋友。

    「那么,为什么我爹地也会生孩子呢?」咬咬手指头,雷贝宁清澈的眼睛里一片疑惑。

    「哦,这个、这个……应该是有特殊原因吧?」说着密斯罗抹去一滴冷汗,「也许在你们家里就应该是爹地生小宝宝呀!」

    在这个科技爆炸的年代,什么样的奇迹都有可能发生的吧?

    密斯罗在脑中这么想。

    「可是我妈咪也会呀,不然我为什么要叫妈咪呢?」小小的雷贝宁继续苦恼。

    啊、啊,这应该是一个LES家庭吧!雷贝宁嘴里的爹地和妈咪一定都是女性,现在社会还真是什么样的配对都有呢,当然了,要照顾到小孩子的情绪,所以一定不能用异样的态度去对待!

    当年轻的密斯罗正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时候,幼稚园大门口已经停着一辆火红色、非常拉风的欧产跑车,车上的男子身形高大、衣着时髦,摘下墨镜露出堪比名模般俊秀的脸,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叫道:

    「贝贝!」

    「妈咪!」雷贝宁立刻忘记自己的疑惑,挥着小手、匆忙的和老师道别,「密斯罗明天见!」

    男子哈哈大笑,一把举起雷贝宁塞进车子里,吹了一声口哨,扬长而去。

    密斯罗的芳心……碎了……

    卓伟炎根本不知道他的出现带来了什么样的后果,他往儿子嘴里塞了颗糖,敲了敲小家伙的头。

    「喂,跟你说过了,现在要改叫我爹地的。」

    「为什么呀?为什么以前我就可以叫你妈咪,现在就要叫你爹地呢?」雷贝宁鼓起腮帮子问道。

    「这个牵扯到一个很大的问题,而你现在还太小,等长大了你就明白啦!记住,回家要叫那个人妈咪喔!」卓伟炎敷衍着儿子。

    「你们大人真的很麻烦耶!」雷贝宁噘着小嘴,老气横秋的接着说:「上次奶奶也是这么说,结果我被爹地弹了一下脑袋。」

    「呃……你妈咪呢,脾气是比较暴躁一点,不过,只要你持之以恒,慢慢的他就会接受妈咪这个称呼了,你看你叫我爹地,我就一点都不生气,还会帮你买糖果。」卓伟炎笑咪咪的笑道。

    雷贝宁继续嘟着小嘴,不放心的问:

    「那……这次爹地……不,妈咪不会弹我的脑袋了?嗯?你保证?」

    「是啊,我保证,要不要我签一个协议给你啊?其实太爷爷那么疼你,你不会找太爷爷去啊?」卓伟炎逗着雷贝宁说道。

    雷贝宁的小手泄愤地一挥,「太爷爷也跟你一样!为什么你们大人都是这么无聊呢?」

    「哇,儿子,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说话的样子很有你妈咪的风范耶!惨了、惨了,我将来一定会被你们两个整得很惨!」卓伟炎大惊小怪叫道。

    「嗯?」

    雷贝宁不明白的看着卓伟炎,而卓伟炎则是疼爱地捏捏他的小脸蛋,一下子把油门踩到底。

    ※※※

    「博远,回来啦?厨房炖了补品,吃完了再吃饭……」

    万奕晖的话还没说完,雷博远就厌烦的扭过头去。

    「妈!我不要吃,天天都吃燕窝,一点都不环保!」

    「没有、没有,今次不是燕窝,是椰青炖乳鸽,清补的。」说着,万奕晖捉住儿子的手臂,「你上一次都没有好好调养身体,这一次我说什么也要盯足你三年,一定要把你喂得白白胖胖的!」

    「妈……留着你的爱心喂外孙吧,我不需要……贝贝呢?」

    「妈咪!」

    雷贝宁一听到雷博远的声音,马上从书房里奔着小短腿登登登的跑了出来,小脸上的笑容如花,可叫出来的称呼却让雷博远的脸色微微一变,恼怒地看了跟在儿子后面的卓伟炎一眼。

    卓伟炎立刻两眼望天,装出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妈咪,我刚才和爹地一起画画喔,爹地画了很多小朋友穿的衣服!」雷贝宁扯着雷博远的西装裤脚,邀功的说。

    「那是服装设计啦,儿子,爹地在帮你设计新衣服。」

    雷博远想弯腰抱起儿子,却被万奕晖抢先一步抱了起来。

    「博远,听话,现在的你不能像以前一样随便运动了。」

    「妈,你有没有搞错啊?现在才几个月,哪来什么胎气好动啊?你从前不是说怀我的时候走一步一大家子盯着你,害得你门都不敢出,现在你怎么也学起来了……」雷博远不满的一边抱怨一边接过儿子,享受着小家伙贴过来的一个热吻,心里的郁闷消散许多,笑着问:「贝贝今天乖不乖啊?爹地去接你的时候有没有带你去乱吃东西啊?」

    「哎哎,老婆,怎么说得我跟拐带儿童的一样。」卓伟炎笑着抗议,摊开手里的一张纸给雷博远看,「儿子刚才画了我们一家三口,说要明天带去幼稚园拿奖哦!」

    「嗯、嗯,不错、不错!」

    雷博远自认没什么艺术细胞,不过既然是儿子画的,那就怎么看都顺眼了,而且雷贝宁的小胖手还指着图帮他解释。

    「这个是爹地喔!爹地的个子比较高……爹地戴墨镜哦,这个是我喔!这个是妈咪,妈咪穿西装打领带!」

    「喔,儿子,你的观察力很细微嘛,这样大家一眼就可以分出来了!」

    雷博远惊讶的夸了小家伙一句,然后雷贝宁就更来劲了,拿着笔奋力凑过身子,在那个穿西装的小人的肚子上歪歪扭扭地画了一个圆圈,在里面认真的写下一个「仔」字。

    「这就是代表在妈咪肚子里有小弟弟喔!」雷贝宁仰起脸,很为自己的聪慧而自豪,「我们是一家人!」

    万奕晖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卓伟炎想笑又不敢笑的咧咧嘴,雷博远则是黑了一张脸,咬牙切齿的看着老公。

    「卓、伟、炎!」

    「是,老婆大人,有何吩咐?」

    卓伟炎立刻俯首做奴婢状,只见雷博远冷静地薄唇里吐出让他心惊肉跳的话。

    「回头再找你算帐!」

    ※※※

    吃过晚饭,在书房忙到十一点,喝过每天例行的补身汤之后就被万奕晖催着回房休息,雷博远无可奈何的合上公文,先去儿子的房间看看小家伙睡得怎么样了,这才满心不情愿地回到自己的卧室。

    卓伟炎正抱着电话在那里鬼鬼祟祟的交谈,一看见雷博远进来了就匆忙挂断电话,讨好的过来企图搀扶,却被他一眼瞪开。

    「走开!」

    「咦,老婆,翻脸很快嘛!不是当年你扶着我哪里都不让去的时候啦?」卓伟炎丝毫不为所动,跟在后面殷勤的说。

    「那是演戏!再说,谁愿意扶着你啊?人高马大的,真摔倒了还不压死我。」雷博远冷淡的回道。

    「哪会呢?」卓伟炎伸出有力的手臂,把雷博远从背后签到自己温暖的胸膛里,手逐渐下移,放在他的小肚子上,温柔的说:「我就算舍得我儿子也舍不得你呀,老婆!」

    雷博远不禁露出一丝微笑,回手勾住卓伟炎的脖子,在唇上轻轻舔了一口。

    「真的?」

    「当然是真的……」被雷博远难得一见的魅惑动作给引诱得脸红脖子粗的卓伟炎心猿意马地说,凑过去想要索取更多,却被老婆一把推了开来。

    「我去洗澡了。」

    「喔,要不要一起洗?」卓伟炎看着老婆低头时露出的白皙脖颈,感觉口干舌燥起来。

    「你不是洗过了吗?」雷博远皱眉,指着卓伟炎身上换过的睡衣。

    「我是不介意再洗一次啦……」

    「我介意……你这么大只只会占空间!」

    撂下无情的狠话之后,雷博远跨进浴室,等他冲个热水澡出来时,卓伟炎已经一切就绪的躺在床上,连睡衣的扣子都解开了两颗,袒露出一大片健美的胸肌,那个样子分明就是在说「来嘛,老婆!来嘛、来嘛」的意思。

    「喂,过去一点。」雷博远不客气的推开卓伟炎,「你明天不用上班吗?这么闲?」

    「班当然要上,但是陪老婆睡觉也很重要……」卓伟炎抓住雷博远的手,体贴的问:「有没有觉得手脚冷?来,我抱着你睡,记得你怀贝贝的时候就很怕冷。」

    雷博远摇了摇头,「不会了,现在妈天天帮我炖补品吃,都快吃上火了,哪还会冷?」

    「那你要抛弃我这个天然暖炉了吗?」卓伟炎作出欲哭的表情,依旧紧拉着老婆的手不放,「有没有别的不舒服?工作累不累?爸爸不是和叔叔去公司帮你了吗?你应该会轻松一点才对。」

    雷博远叹了一口气,「我是轻松了,但是……爸本来说好要和妈一起去欧洲,帮妈圆了大学梦的,结果我突然又怀孕了,害得他们不得不改变计划,我总觉得有点对不起他们。」

    玩弄着老婆修长的手指,卓伟炎劝道:

    「没办法嘛,妈那么疼你,到现在还觉得你怀贝贝的时候没有好好照顾你,很是内疚,你就顺着他一点嘛,每天喝补汤的时候也不要那么愁眉苦脸的,多喝一点妈才会开心。」

    雷博远皱起眉头,「恶……你不知道补汤有多难喝!」

    「我怎么不知道?之前你怀贝贝的时候我可是一天到晚在喝!」卓伟炎理直气壮的说。

    「那时你还经常趁人看不见就一口一口往我嘴里灌!」

    「怀孕的本来就是你,当然应该让你喝啊!」

    两人越说头靠得越近,直到快碰上的时候卓伟炎忽然笑了,亲密的用额头蹭蹭老婆。

    「老婆……这次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再也不会让你受罪了。」

    「你这次也正了名分,不用再装孕妇了是吧?」说着,雷博远的手指玩味地在卓伟炎手心里调皮地滑动着,「还教贝贝那些有的没有的,是不是很得意啊,卓先生?」

    「嘿嘿,我哪有得意啊?」卓伟炎虽然嘴里这么说,却连眉毛都差点飞舞起来,搂住雷博远,让他靠在自己的肩头,顺势把被子拉到他的下巴,「乖乖睡吧,孕妇应该多睡多吃,这样孩子才会健康。」

    「嗯。」

    雷博远安安静静的闭上眼睛,感受到卓伟炎身体的温热正包围着自己,没有压力、不用紧张的防备,现在的他,是一身轻松地迎接第二个孩子的降临。

    「还有,我知道孕妇时脾气大,所以在外面不要随便发火,免得大家都很紧张,有火回来对老公发就可以了哦,好不好?」

    挥手赶去弄得自己脸颊痒痒的异物,雷博远懒懒的说:

    「我工作一向如此,又有谁向你说什么了?」

    「没有、没有,我知道老婆上班很辛苦,怀孕时的反应也很大……我呢,最近工作也稳定了,在考虑是不是要请个假到公司去多陪陪你,如果你身体不舒服,有我在身边也可以随时照顾你。」

    「卓伟炎,你敢,你想让全公司的人都知道我怀孕了吗?」意识迷迷糊糊、快睡着的雷博远只能发出低低的抗议。

    「又不是第一次了,上次我也经常驻守在你们公司啊,尤其是总裁办公室……而且,这也比有些人至今还弄不清楚状况好吧?爸刚才还打电话跟我说你训了一个刚回总部的主管一顿,这样不好啦,老婆,人家只不过就是问了一句『雷总,您的准爸爸症候群又发作啦!』而已……不知者不罪嘛……」

    卓伟炎唠唠叨叨的说着,没看到雷博远刚才还眯成一条缝的双眼一下子睁了开来,正冷冷的看着他。

    「你说什么?」

    「咦?我什么都没有说,睡觉、睡觉!」卓伟炎立刻装傻。

    雷博远一脚把卓伟炎踹下床去,「打地铺去啦!」

    顿时,卓伟炎的惨叫惊天动地的响起。

    「不要啦,老婆!」

    主卧室的打闹并没有惊动到儿童房,雷贝宁小朋友照样睡得很熟,小小的床边端端正正地放着他刚上好色的图,一家三口手拉着手、幸福的守在一起,不过,很快就会变成一家四口了……-

    完  -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