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谎言新娘 第十章
全本小说网 canvas-backpack.net 加入收藏
    悠悠校歌响起,又到毕业时节。

    如果没有发生这些事,现在她也该穿着大学服拍毕业照。也可能像尹哥说的,穿着美丽的白纱,成为六月新娘,只是,一切已成过往云烟。

    离开萧家的她,找了份餐厅服务的工作,暂时解决了安身问题。不过,她心中还是有着深深的隐尤。在这么高级的餐厅里,是不会雇用孕妇的,如果被发现她怀孕一定会被开除。不过,现在也只用走一步算一步了。

    算一算离开家也三个月了。每到了夜晚,她总是紧咬着唇不让自己哭出声,让浓浓的思念化成串串的泪珠。不管经过多少时间,都没办法消磨她对萧尹强烈的思念和深切的爱意,这辈子她只能在记意中重温他甜蜜的拥抱了。

    “晨曦,上莱到二号桌去。”经理打断她无边的思绪。

    “是,经理。”晨曦告诫自己要认真工作,现在是餐厅的尖峰时段,几乎都客满了,可不能再胡思乱想。

    “你好,‘嫩烤春鸡’是哪位的?”

    “嘿!叶晨曦,你这瞎子怎么在这里?”

    听到她的名字,晨曦吓了一跳,抬头看是谁。

    “不错嘛!看得到东西了,不用再靠萧尹施舍了。不过……怎么落魄到帮人端盘子呢?哈!哈!哈!这就是跟我刘湘君抢男人的下场。”刘湘君刻薄的说。

    晨曦虽然没看过刘湘君的脸,可是记得她的声音。

    “怎么,萧尹不知道你在这里端盘子吗?他要知道了肯定会鼓掌叫好。因为你害得众人面前抬不起头来,他们公司打算要撤掉他总经理的位子,这些可都是拜你所赐。”她恶毒的捏造不实的谎言打击她。

    听到她说的话,晨曦的心痛苦的揪住在一起,她真是罪该万死。

    “不过还好有我帮他,所以这个案子现在还是由他来接手。对了,我忘了告诉你,我和萧尹要结婚了。”看到晨曦欲泣的模样,她就知道自己编的故事奏效了。哼!跟她斗,她这贱人还不够格呢!

    “……上次萧尹说你怀孕了,我有交代过他,玩玩就算了,可别拖泥带水的,你想拿孩子讨钱,我是不可能给的。所以,我劝你趁现在能打就打掉,别生个杂种出来丢人现眼。萧尹也跟我道歉,说他是一时鬼迷心窍才会跟你在一起,现在只要想到和你上床,他就想吐。”湘君语气刻薄的说。

    晨曦明知萧尹不会说这种话,可是心里还是难过的受不了,眼泪不争气的溢出眼眶,转身就想离开。

    “乒乓!”一阵碗盘扫落地的声音。

    刘湘君在晨曦错愕的表情下,把整桌碗盘扫到地上,脸上带着奸险的笑容。

    她大声的招唤餐厅经理:“经理,你这是什么员工啊!说她态度不好,竟然把整菜都掀了,怎么?我们来餐厅吃饭还得看人脸色,当人家的出气筒吗?”刘湘君颠倒是非的告状。

    “真抱歉,才做不久,可能比较不懂。我马上帮你们换新的桌子,今天所有的消费都算我们餐厅招待。”经理跑过来了解状况,并老练的眼客人道歉。

    “我付不出钱吗?还需要你们招待,我要她跟我道歉。”刘湘君得意的说。

    “晨曦,跟客人道歉。”经理虽然不忍心也没办法。毕竟,上门的就是大爷,他们不能得罪客人。

    晨曦心中百般的不愿意,她不想向这么卑鄙的人低头认错。可是现实情况容不得她如此,她知道如果她不道歉,刘湘君绝对不会放过她,到时候丢了这份工作,她就得流落街头。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她要忍!

    晨曦擦掉屈辱的泪水,低头说:“对不起!”

    “你什么?大声点,我听不到。”刘湘君骄蛮的大喊。

    “你听不到是因为你聋了。”一个识消的声音从一旁传出。

    刘湘君错愕的转过头,是谁?竟然帮叶晨曦这个贱女人。

    一个英挺渝酒的美男子坐在临桌,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俊俏的眼神看得人脸红心跳。

    “老板!”经理认出他,马上鞠躬问好。

    “你是老板?”知道他的身分,刘湘君更加愤怒。

    “既然你是老板,就更应该管管自己的员工,我只是要她道歉而已,你还在一旁帮她,你餐厅不想开啦?”刘湘君挑衅的说。

    “就因为我是老板,我更应该保护我的员工不被一些泼妇欺负。刚刚我明明看到你把我昂贵的餐具扫到地上,关这美女什么事?应该道歉的人是你吧!还有,记得赔钱啊!”美男子对刘湘君的愤怒视若无睹,一逞的奚落她。

    “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我爸爸是东方工程的董事长,我绝对让你的餐厅明天就关门大吉,你等着瞧。”刘湘君脸色深红,愤怒的大吼。

    “原来是大名鼎鼎的东方工程啊!那这位一定是艳名远播的刘湘君小姐罗!”他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

    “哼,知道怕了幄!你现在跟我道歉,我还可以接受,不然就等着关店吧!”刘湘君抬高下巴,她不相信一家小小的餐厅敢跟她斗。

    “哈!哈!哈!刘大小姐,谁不知道鼎鼎大名的东方工程啊!只会偷人家的底标而已。”美男子一脸脾限的神情,摆明了瞧不起她。

    听到这,刘湘君整张脸涨的通红,慌张的抵赖;“你胡说,你是谁?敢在这里造谣?”

    他充耳未闻,继续大声说:“偷底标就算了……更笨的是连作弊都不会,抢到标案,竟然做不出工程,现在赔不出违约金,东方工程准备关门大吉罗!”

    东方工程倒闭的事,连传播媒体都不知道,这个男人怎么知道的这么详细……

    “你闭嘴……我不跟你这种低三下四的人一般见识。”刘湘君的脸色以骤变,不愿让人看笑话,采着高跟鞋快步逃离餐厅。

    “刘大小姐,这些餐具你不用赔啦!我知道你赔不起,算了,不跟你计较。”美男子故意在她身后大喊,让餐厅所有的人都听到。

    明天一早,东方工程倒闭的消息绝对会是商业版的头条,刘湘君也别想在社交圈立足,因为在场有不少社交名流,他们都听到东方工程告卑鄙的手段偷了底标,所以能抢到标案。而且他们对刘湘君骄纵、自以为是的态度,都不以为然。当她落荒的逃出餐厅时,不少人鼓掌称快。

    为了弥补刚刚的骚动,老板宣布今晚所有的餐点全部免费,再送每桌一瓶高级红酒,表达歉意,所有的客人听到这消息,都开心的接受老板的美意。

    这是展曦第一次见到老板,没想到竟是在这么尴尬一的情况下。

    “老板,我很抱歉,造成这么大的麻烦。”晨曦愧疚的道歉,引起这么大的骚动,老板一定会把她开除。

    “我从头到尾都在旁边,我知道跟你有关系,是你以前得罪了她,她才会这样整你。不过,我最痛恨这种蛮横的女人,就算不是为你,我也会把她轰出去。倒是你,还好吗?”她们之间的对话,他可是听得一清二楚。

    “我没事,谢谢您的关心。我去做事了。”晨曦赶紧逃开,她需要找个地方大哭一场,不然她会受不了。

    ***

    “萧总,有空吗?”山崎俊藤不等秘书通报,就自己进到萧尹的办公室。

    “没空!”萧尹理都懒得理他这个脸皮的家伙。

    他是萧尹在美国念书最好的朋友,两人是十多年的老朋友,两人是十多年的老朋友了。山崎俊藤总是一副吊儿朗当的模样,让人想像不出他是日本第一大企业“上田实业”的独生子。

    “唉!人情冷暖,我大老远跑来,连杯茶都没有。中国人真是没有礼貌。”

    “没错,赶快滚回你们日本,继续待下去,小心被当成日本鬼子毒打一顿。”萧尹懒得理他,他要赶紧办完。公事,然后去找晨曦。

    虽然人海茫茫,可是他绝对不会放弃希望的。每当。他想起晨曦一个人孤苦无依的带着孩子流落街头,他的心就会狠狠的抽痛。

    他还记得那天她倒在地上求他原谅的模样,他不但没有任何怜惜,还辱骂她、诅咒她。这都是他的错,怪他被嫉妒蒙骗了心,完全看不到她的痛苦与愧疚。

    “真可惜,人家赶我。”山崎俊藤起身假装要往门口走去。‘可惜我还想跟他说,我昨天听到关于他的事呢!”

    “什么事?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萧尹知道他不会闲到来跟他打屁,一定是有什么事他才会来的,只是故意钓他胃口。

    “想听了嗓!”山崎俊藤得意的不得了。“好吧!那我就告诉你。昨天在我的店里,我发现我们餐厅请了一个超级大美女,身材棒,长得是花容月貌,就像仙女下凡一样…”

    谈到女人,萧尹听得有点不耐烦:“讲重点!”

    “你别吵我嘛!我就要说到重点了嘛!正当我想以老板的身分去把那个美女的时候……听到一个泼妇在骂她、污辱她,那泼妇挥说要和你结婚了,叫那个小美女滚远一点,以后别带着孩子去跟你讨钱,最好趁早把孩子打掉才是……她还叫小美女什么……小瞎子的。”他看了萧尹一眼。很好!果然是一副呆若木鸡的模样,看来这个小美女和他真的是关系匪浅,所以他才会是这种的反应。

    才一秒钟,萧尹已经跳开他的椅子,冲到山崎俊藤的面前,拉住他直往门口走。“走,带我去见她。”

    “见谁啊?”山崎俊藤故意装傻,他可不想错过戏弄他的难得机会。

    “我没有功夫陪你开玩笑,你是要乖乖的带我去,还是要我拿柜子里的武士刀押你去?”萧尹认真严肃的威胁他。

    山崎俊藤看了一眼柜子里三尺长的武士刀,识时务者为俊杰,还是乖乖的带他去吧!他们家还要靠他传宗接代呢!

    ***

    萧尹一踏进餐厅里,目光就紧紧的盯着他朝思幕想的可人儿。

    几个月没见到她,依旧是清丽绝伦的娇容,只是更显形削樵淬。美丽的双瞳添了一抹慧黠动人的神采,轻锁的眉头增添一股迷人的韵致。

    他就这么一动也不动的盯着她,怕她会再次从自已身边消逝。

    晨曦像感受到他的灼热的眼神,抬起头来搜寻目光来源。

    “他是谁?”晨曦心中有着疑问。

    那个陌生男子和老板一起站在玄关。他的身材修长,剪裁合身的西装包裹不住他强壮的体魄,他的五官英俊筒洒,挺直的鼻梁,性感的薄唇和睿智深沉的双眼,他挥身上下散发着王者的气势。

    他和老板两人形成强烈的对比,一个是和风,一个是暴雪;一个是光明,一个是黑暗。两人同样的出色,也同样的吸引人。

    奇怪的是,英俊的陌生人正盯着她看,带着一种捉摸不住的深沉情感。有点激动、又有点压抑,深情而专注的看着她。

    晨曦觉得自己的心狂跳动。“他是谁?为什么这样看着我?为什么我的心跳那么快?”她轻抚自己跳动的心口,吸口气缓和一下紧张的心绪。s

    不懂自已莫名的悸动从何而来,难道是他眼中的深情触动了她吗?

    “尹哥是不是也这样看过我呢?”晨曦摇摇头,笑自已的痴傻,她和萧尹已成陌路,今生再也没有机会,看到他,深情款款注视她的模样了。

    命运无情,她失明时最想看到萧尹的模样,等到双眼奇迹似的复明,这却成了她这辈子永远的遗憾。如果可以,她宁可用双眼来换回萧尹的深情挚爱,只是……一切都太是晚了。

    “晨曦,跟我进来。”山崎俊藤招唤晨田和他一块到办公室去,陌生人一语不发的跟随在他们后面。

    山崎俊腾一进办公室就坐到办公椅上,萧尹自顾自的坐在沙发上,只剩晨曦站在办公桌前等待老板的指责。

    “晨曦,是这样的,昨天我听到那个泼妇好像说你怀孕了,是不是?”山崎俊藤不疾不徐的说,完全无视萧尹喷火的眼神。

    虽然他的指示是给他一个和晨曦单独相处的空间,然后他就可以滚了。可惜,萧尹太低估他挑战恶势力的勇气了。要看到萧尹失控可是比看到外星人还难,他怎么可以不好好把握机会。

    “老板,我……”晨曦不晓得该怎么回答,她怕老板会开除她。

    “你是不是怀孕了?回答我。”山崎俊藤突然语气一转,严厉的问她,话里带着不容忽视的气势。

    “是……”晨曦不敢欺骗他,只得承认。

    “你应该知道,像我们这种高级餐厅是不能雇用孕妇的。所以,你明天不用来了。”山崎俊藤毫不留情的说。

    听到他这么说,晨曦美丽的脸蛋变得惨白。“老板,求求你,不要开除我,我没有地方可以去。我有肚子现在还看不出来,你让我再做一段时间好不好?”

    “假如我没记错,那个泼妇好像说孩子是一个叫萧尹的,不是吗?萧尹可是‘益成企业’的总经理,你还怕没有地方去吗?何必窝在我们这种小餐厅呢?”他满意的看到萧尹一副要杀人的模样。

    “你不了解,我真的没有地方可以去,求求你,不要开除我。”说到伤心处,晨曦的泪水不争气的流下来。

    “晨曦,不要求他!该死的!山崎,你再不滚,我就把你踢出去。”看到她的泪水,萧尹再也忍不住了。这个该死的东西,越玩越过火了。

    山崎俊藤看到萧尹一副认真的模样,他可不敢在太岁爷头上动土,只得乖乖的离开现场,给他们独处的空间。

    一听到她朝思暮想的声音,晨曦呆了。

    尹哥,刚刚一直看着她的男人是……尹哥。

    她的泪水像泉涌般的流下来,她没想到这辈子还有机会再听到他的声音,看到他的模样。只是,自已拿什么脸来面对他呢?她根本没有勇气回头看他。

    “晨曦,你为什么不看我呢?你以前不是一直想看我长什么样子吗?现在你看得到了,转过来看我,看我和你想的有没有一样。”萧尹轻声诱哄她,怕吓着她。

    晨曦伤心的摇头,甩落更多的泪水。“我不能,我没有脸见你。”

    “胡说!”萧尹扳过她的身子,柔声斥责她。晨曦还是低着头不敢看他,她好想投入他温暖的怀抱。可是她不敢,萧尹当天诀别的话清楚的回响在她脑海里。

    “你说过这辈子都不想再看到我。”这句话她连说出来都觉得伤心。

    萧尹痛苦的回想自已当天伤害她的模样,那么残酷,那么无情。如果不是他,她也不会带孩子逃走;如果不是他,她也不会流落街头;如果不是他,她也不会受人欺凌。他的天使,他发誓守护一辈子的天使。到头来,他却是伤她最深的人。

    “晨曦,对不起,我很抱歉说过那些话,很抱歉对你做了那些事,你原谅我好吗?”萧尹心痛的要求她的原谅。

    “不是这样的,是我的错,一切都是我的错。”晨曦抬起头,激动的哭泣。

    “……我才是应该求你原谅的人。我犯的是不可饶恕的错误,我甚至没有资格求你们原谅我。”晨曦痛哭失声,面对萧尹,她更觉愧对他。

    萧尹看到她难过的模样,怕她身体受不了,连忙抱起她,坐到沙发上。晨队就这么趴伏在他怀里,不停的流泪吸泣。

    “晨曦,你没有错,错的是萧正刚和刘湘君这两个卑鄙小人。他利用你的过去和单纯来欺骗你,让你受骗上当。”他伸手擦拭她脸上晶莹剔透的泪珠。

    “不,是我的错,我不应该轻易的相信他,就这样辜负你们这几年来不求回报的付出。”说到这,晨曦的泪水再一次克制不住的情谊落下。

    “对不起!我真的很抱歉。”看到她流泪的模样,他的心也在滴血,真希望时光倒流,自已能够冷静的听她解释,她就可以受些伤害了。

    “尹哥,你骂我,你骂我会让我心里好过一些。我害你失去那个案子,我知道你对那个案子付出了多少的心血。如果不是我……”想到这,她惭愧的低下头。

    “晨曦,看着我……看着我。”萧尹棒着她有脸蛋对着他。“我真的不在乎有没有标到那个案子。我在乎的是……你为了萧正刚而偷底标,我在乎的是……你爱萧正刚甚过爱我。”

    晨曦不敢置信的摇头,哭泣着说:“但我从没爱过他啊!我自始自终爱的只有你。即使我误会你,我还是无法克制自已对你的爱。”原来萧尹会有那么强烈的反应,都是因为他以为她爱的人是萧正刚,所以才会背判他。

    “晨曦,对不起!如果不是因为太爱你,我也不会让嫉妒蒙骗了心,说出那些话来伤害你。你原谅我,我应该相信你。”萧尹抚摸她的头,安抚她激动的情绪。

    晨曦伸手捂住他的唇。“你不要向我道歉,如果不是我做了那些事,你也不会误会我和他有关系,要怪就我好了。”

    他轻轻拿开她的手。“我们谁都别怪了,过去就让它过去,别再想了。我要赶快把你娶回家,再慢你就穿不下结婚礼服了。”

    “结婚……可是,那天刘湘君说你要和她结婚了。想到那天被羞辱的事,晨曦心情就很低落。

    “我知道刘湘君说过什么,山崎都告诉我了。你不用相信她说的任何一句话,她为了要刺激你,故意捏造那些故事。就像他们为了偷底标,故意欺骗你一样。”想到这,萧尹的手愤怒的握起拳头。’

    “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过分!”晨曦不能原谅他们造成她和萧尹分手的分离。

    “不过,他们也自食恶果了。他们虽然拿到标案,却没有真正实力接这案子。对方要求巨额赔偿金,东方工程拿不出来,已经宣布倒闭了。这个案子下个月会重新开标,这一次,我们绝对会拿到的。”萧尹坚定的说。

    “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听到这人好消息,晨曦欣喜若狂。

    如果萧尹能拿回这案子,那她心里的愧疚会减轻许多。

    “我们回家吧!爸、妈还在家里等你呢!”

    “可是……干爹以为孩子是正刚的,硬是要我把孩子拿掉,我怕……”晨曦下意识的伸手覆住小腹,怕失去里面的小生命。

    “别担心,这段时间,我已经把所有的事都告诉他们。所以你不用担心他们会再逼你把孩子拿掉,这可是他们盼望已久的金孙幄!”萧尹抚慰的对她微笑。

    “我爱你!”晨成泪眼婆婆的对着他说。

    再次听到她说这句话,萧尹情绪激动不已。他低头吻住她柔软的双唇,带着满心的激情吻她。他已经好久、好久没有这种满足的感觉了。

    “我也爱你,我们回家去吧!我要让你整整三天不能下床。”

    晨曦脸上一红,因为她坐在他的大腿上,感觉他的坚挺正顶着她的臀部。

    “可是……孩子……可以吗?”晨害羞的说,她也渴望与他翻云覆雨、共赴巫山,可是想到肚子里的孩子,她就有些犹豫。

    “你放心,我会很温柔,你只要乖乖的躺着享受,其他的交给我就行了。”萧尹在她耳边轻声说。

    “那我可不可以帮你……”晨曦害羞的在他耳边小声的说。

    “走,我们马上回家。”听到晨曦的提议,萧尹拉着她就想冲回家尝试。

    至于她的提议是什么?就是他们之间恩爱的绵绵情话了。

    一全书完一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