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欺心恶夫 第九章
全本小说网 canvas-backpack.net 加入收藏
    “你要的资料我查到了。”一进办公室,邢野就同正与程恩在商讨公事的亚司说道。

    亚司接过资料袋,点燃一根香烟,抽一口定定心火,然后拿出袋里的资料。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男人的近照,亚司神情有如恶魔般地盯着照片好一会,之后翻开档案,冰冷轻声地问道:“都查到些什么?”

    邢野拉过一张椅子,在程恩旁边坐下,开始对两个好友述说道:

    “照片里的人叫廖明昌,是廖氏企业的小开,近两、三年来,他已经入主廖氏企业,不过他不是个能成大事之人,常常作下错误的决定,使公司亏损连连,能熬到今日,是因为他到最后与黑道挂勾,走私毒品。”

    “那就是说挂羊头卖狗肉喽?”程恩插嘴道。

    邢野点点头,“没错,正是如此。”

    “廖明昌是一个上流社会的富家子弟,而安安只是一个孤儿,怎么会有所牵连?而且还发生那样的事?”听了邢野介绍完廖明昌的背景后,程恩说出他与亚司最大的困惑。

    皱起眉头,亚司终于将冷冽的双眼自照片移开,他看着邢野,等待他的回答。

    “你们猜猜看,廖明昌是读哪所大学的?”邢野不答反问,接着看到听众们渐渐恍悟的样子,点点头给予肯定,然后公布他们已明了的答案:“没错,就是T大,而且他还是安安的直系学长。”

    停一会,让好友将刚才所听到的一切消化,然后开始进入整个调查中,最后一道谜题的解答。

    “根据调查的结果,当时廖明昌可能是求爱不遂,因此起了报复之心,做下这件毫无人性的丑事。”他再接下去说:“照这个调查来分析,当年你与安安在敞篷车里的事,他八成看到了,而且还很变态的拍了下来,以破坏安安的名誉,造成学校以行为不检为由勒令安安退学。”

    “真是可恶至极,为了求爱不成这点小事,竟然对一个才十九、二十的女孩,使出这种既卑鄙又下流的手段。”程恩忿忿不平的说。

    “这还不止!从亚司所截出的开头与结尾两段影带中的威胁话语来判断,当时他虽没成功,但对安安可是势在必得,根本没有打算就此放过她,幸而当时她已离开,下落不明,没有接到包裹,否则难保今日她是不是会惨遭他的迫害,而处于水深火热之中。”邢野再次分析道。

    所有的调查分析都已完毕,只见亚司转回视线,低头再度盯着照片,静默不语。

    邢野与程恩见此情况,两人互瞄对方一眼,希望对方能说些安慰的话,最后在比不过邢野强势的瞪视下,程恩清清喉开口:“好了!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别再想那些有的没的了,如今安安已经再度回到你怀中,你该想的是你们的未来。”

    亚司愤恨的视线依旧不离照片,点点头,算是认同程恩规劝的话语。

    但是,他实在无法原谅照片里的人,只要一想到他是如何狠心的对待安安,他心中的怒火就炙热的几乎可以溶钢。

    看来想要为安安带来美满幸福的日子,得先制裁这个杂碎。

    抬起头,看向眼前等他反应的两个好友,亚司阴森冰冷的作出决定,“程恩,我要你用最短的时间,让廖氏企业只剩下一个空壳无法翻身;邢野,我要你摧毁任何可能协助廖明昌东山再起的一切。”

    “没问题。”程恩点头答道,邢野亦颔首答应。

    接着亚司又阴沉地说:“别对他做人身攻击,只要注意他的去向,直到我回来,做最后的一击。”

    程恩、刑野两人同时点头表示明白,接着他们心中有了不祥的预感。

    “直到你回来?这是什么意思?”程恩急急脱口问道,该死的!好不容易邢野度完蜜月回来,他以为自己终于可以轻松几天了,现下要是亚司落跑,那可是会比之前还要忙上一倍的。

    将手上的资料甩在桌上,此时亚司的脸孔终于由冰寒升至暖春,露出一抹大大的笑容说:“安安今天早上刚出院,不适合在这乌烟瘴气的环境里养病,所以在你们还没搞定那家伙前,我们一家人准备前往垦丁的别墅增进感情。”

    “增进感情?你与安安都如此深爱着对方,而你跟念念又是父子天性,丝毫没有隔阂,你还去增进什么屁感情呀?”程恩气愤的说。

    “这就不是你一个孤家寡人可以理解的了。”亚司得意的说,一点也不受程恩的愤恨影响。

    “你……”程恩被将一军的说不出话来反驳。

    “好了,程恩,你就看在他患相思这么多年的份上,放他去与嫂子亲热亲热吧!公司我会帮你的。”邢野替大舅子说情。

    程恩见亚司脸上所布满的笑容,是这几年来所不曾有的,哎!罢了,谁叫他要认识这群老是欺负他的朋友。

    “算了,你等着吧,我绝对会附上令你心疼不已的加班费。”程恩还是有些不甘地咕哝威胁道。

    亚司笑着摆摆手表示不在意,接下来三个人开始讨论这场报复要如何进行──两小时过后,完整的计书终于出来了。

    “搞垮他之后呢?”邢野问出最后一个问题。

    亚司露出狠绝的神色,然后阴沉冰冷地缓缓说:“我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天长地久的踪迹※※

    来到垦丁养病已经有一个礼拜了。

    这些天所过的是桐安这几年来,不曾有过的安逸生活。

    就像此时,她悠闲地坐卧在阳台的躺椅上,晒着暖暖的阳光,而亚司与念念则在前方的游泳池里,玩耍嬉戏。

    望着儿子活泼可爱的脸庞,桐安觉得自己之前实在太自私了,怎么会想剥夺他们父子的亲情呢?摇摇头,还好事情没有照她的蓝图走下去,否则……

    哎!现在她只希望这种幸福的日子可以过得长长久久,但……桐安拢起了眉头,就不知亚司怎么想──“妈咪!”

    一声撒娇稚嫩的童音,唤醒沉思的安安。

    坐起身,她怜爱的拿起一旁的浴巾,包住全身湿答答的儿子。

    “妈咪!我告诉你,刚刚爹地教我游泳喔!”

    “真的?那你会游了吗?”

    “妈咪,没那么快啦,爹地说要先教我闭气才行。”

    “哦!那你会了吗?”

    “嗯!我已经可以闭气三十秒了喔。”念念笑咪咪的点头,献宝地说。

    “念念这么棒呀!”

    受到母亲的夸赞,念念觉得非常快乐,转向泳池,伸手直指着正来回游泳的父亲,骄傲的说:“妈咪你看,爹地好厉害喔。”

    依着儿子伸长的手臂看去,池里的亚司来回游了几趟,也不见他俐落的动作慢了下来,看着、看着桐安不禁就着迷了!

    亚司缩回双手双脚站立在池边,将脸上的水珠抹去,往前一望,对着正招手挥舞的儿子微微一笑,然后微转一个角度,看向儿子身旁的女人,倏地他的眼神变为深邃炙热,嘴角扬得更高了。

    “妈咪放开我啦!人家要再去爹地那里玩啦!”念念在桐安手中的浴巾里挣扎着。

    儿子的叫嚷及亚司迷人的笑容惊醒了痴迷的桐安,她脸红羞怯地有些不知所措,急忙放开儿子起身走回屋里。

    亚司下意识地抱住念念直扑过来的身子,目光却一直跟随着心爱的女人,直到她消失在眼前,方才回神来应伍这精力旺盛的小伙子。

    ※※天长地久的踪迹※※

    直到儿子规律的呼吸声传来,桐安才轻手轻脚地为他拉好被子,将床边小桌上的台灯,调整为一盏晕柔的小灯。

    她缓慢轻声的走出卧室,然后轻轻的将门半闱。

    亚司在二楼的小厅里看着邢野传来的传真,这两个死党的动作还真快,才一个星期而己,廖氏企业及飞仔帮就成为历史名词了。

    可恶!它们还真不耐打,他的假期根本还没放过瘾;脑筋一转,想想这样也没关系,回去把所有的事情做个了结,那接下来与桐安的蜜月,就可以玩个够本。

    这时桐安关门的声音,立即让心思有些飞远的亚司回过神,他抬头望向桐安的背影轻声问:“念念睡了?”

    “嗳!”安安缓缓转身、小脸低垂着回答。

    见她羞怯不安的样子,亚司深叹一口气,幽幽的说:“我很可怕吗?”

    “不、不会的,你一点也不可怕。”桐安被他消极的语调给愣住,急急抬头说。

    “那你为什么一直躲着我?”压下笑意,他继续幽幽的问。

    “我哪有、哪有躲着你呀!”桐安有些不自然的应这。

    “既然没有,那你过来。”亚司柔声的说。

    桐安压下惊慌,不安的缓缓走向他,但没走几步就停下不动了。

    “再过来些,我想抱抱你。”瞧她已有些微颤的身子,亚司鼓励的笑一笑,温柔哄道:“快点,听话。”

    亚司的温柔有如催眠般,令桐安不由自主的举步来到他跟前。

    望着眼前的人儿,亚司伸手将她拉入怀中,坐在他的膝上,长长吁出一口气,舒舒服服的搂着她,静静享受这亲昵的一刻。

    原本桐安僵直的身子,也在他亲密的搂拥中渐渐疗软,不再矜持,她小脸枕着他的胸膛,双手悄悄地环抱他的腰际,珍惜着这难得的呵护。

    许久之后,亚司缓缓开口:“安安,你还爱着我吗?”

    身躯再度僵直一下,突来的问话令她不安的不知该说些什么。

    啄吻一下伊人的额角,他低柔的说:“老实地回答我,嗯?”

    算了,桐安认命的投降了,这辈子她是永远都无法抵抗他的柔情,清清喉咙,细声低哑的述说:“这些年来,我一直无法将你抛出脑外,只要看着念念,我都会不由自主地想起你的一切,我想,当初我对你用的情一定深不见底,所以才会至令仍无法爬出情渊。”

    闻言,亚司激动的攫住她的朱唇,火热的舌滑进她的口里,用力吸吮她甜甜的蜜汁且辗转纠缠她的丁香,直到两人都急须空气方才放开。

    桐安微喘的靠回他的胸膛,有些困惑地问:“为什么?你一向讨厌我说这些话的。”

    紧搂着她,亚司浅浅一笑,“傻瓜,你还不明白吗?此一时、彼一时,我对你有情了。”

    “真……真的吗?你……你是说,你爱我?”靠在他伟岸胸膛的小脸,讶异地仰起头来,难以置信地抖着音问道。

    “没错,小傻瓜,我爱你,而且很久很久了。”亚司深情款款的直视她的双眸。

    桐安羞红了整个脸蛋,埋回他的胸膛,“我也是,我一直爱着你,很爱很爱的。”

    眉梢愉悦的上扬,亚司从口袋掏出一个东西,同时将它往桐安左手无名指一套,拿至唇边吻一下,“嫁给我,安安。”

    桐安一听,整个人傻住了。

    亚司柔柔一笑,低下头,在安安双唇上轻轻的印上一吻,“我说真的,嫁给我。”

    膝上的人儿低垂着眼,一直静静的不作声,小小的脸蛋开始显得有些哀伤。

    “安安,别不说话,回答我的问题。”他挑起她的下巴,索求她的回答。

    望着眼前所爱的人,喉咙一紧,她几乎无法说出口,“乍然听到你的求婚,我真的很开心,但是,我不能。”说完,桐安就掉下忍隐许久的泪水。

    亚司心疼地轻柔抹去她的泪珠,“别哭!告诉我为什么?”

    摇摇头,她已经难过的说不出话来,伸手捂住亚司仍想询问的唇,再次摇头否决,然后将小脸埋在他的颈肩,双手紧紧抱住他。

    瞧这情况,亚司心里己明白她的心思,无声地叹一口气,摸摸安安的秀发,静默一阵之后,再次挑起她的下巴,双瞳直直搜寻着她阴暗的眼眸。

    “告诉我,说出来,别藏在心底。”

    “不、不能……不能说的,我不要你看轻我,我……我不要你露出更嫌恶的眼神唾弃我,不要……我不要。”桐安慌乱地想要挣离亚司。

    “你就这么看轻我对你的感情?”亚司既愤恨又心疼的问。

    停下挣扎的动作,她与亚司伤心的双眼对视,好久好久。她等他的爱似乎等了一辈子,现在好不容易终于是她的了,然而,在告诉他那些不堪的过往之后,他的心还会是她的吗?垂下小脸,淌出泪水,桐安开始缓缓说出多年前、为何怀着念念远走他乡──※※天长地久的踪迹※※

    大白天里的PUB,不若夜晚人声鼎沸、热闹非凡,而是平静的让人觉得有些许怪异。

    亚司跟着邢野进入邢帮所经营的蓝星PUB,内部隔局算是宽敞,推门而入,便瞧见酒吧的吧抬。

    吧台前方设置许多的小圆桌及小沙发,吧台的左边是个可容纳上百人的舞池,吧楼右边则是一座旋转梯直通二楼,楼梯后面还有一道门,门上贴着“非请勿入”的标语。

    打开此道门,出现的是一个地下室,这是邢帮集会的地点之一,邢野带着昨天刚刚才从垦丁回来的亚司往下走,直到地下室里最底端的一间房。

    门一开,纳入眼里的即是被绑在椅上多时的廖明昌。

    亚司不发一语的来到他的跟前,神情有如嗜血的邪灵,一派冰冷。

    突然亚司狠狠的对廖明昌甩出一个耳刮子,其力道重的连人带椅飞了出去,霎时传来他疼痛的闷叫声。

    让人将他拉回原位,亚司走到对面,邢野的身旁坐了下来,然后比了个手势,指示一旁的人,松开他的嘴巴。

    “为什么?我跟你们并没有什么过节。”廖明昌吐掉血水,口齿不清地询问。

    伸手点燃一根烟,亚司笑了笑,“的确,你现在是没有,但我要算的是五、六年前的事。”

    “五、六年前我还是一个学生、怎么可能?你们是不是抓错人了?”才说完,一只烟灰缸立即飞过来砸中他的头,令他血流满面、剧痛不已,他恐惧的互盯着两次出手打他的恶魔。

    “看来你做的亏心事实在是太多了,所以见到我,并没有让你想起曾经做过的事。”亚司阴沉地说。

    闻言,廖明昌正视着亚司,开始进行地毯式的翻找,希望能从脑袋中想出一丝丝有关的回忆。

    一会儿,他整个人惊慌害怕地僵直了身子,血色亦从脸上尽褪,显然是已经认出他来了。

    他抖着唇问道:“你……你……安……安安……”他害怕的实在说不出完整的一句话。

    “没错。”亚司用肯定的口吻证实廖明昌破碎不完整的问题。

    短短的两个字却让廖明昌彷佛处在高山之中,瞪大眼睛、拚命呼吸着越来越稀薄的空气,心脏也狂乱地跳动,冒着冷汗,按捺下惊恐,强作镇定的为自己辩解道:“你别相信那贱人说的话,当年是她引诱我的,况且……”

    亚司一听,怒火及恨意更加炙烈,从座位上跳了起来,伸腿往廖明昌的下体踹了过去,满意的听到哀嚎连连的声音。

    “直到现在,你还敢在我面前说出这样的话,可见你真的是不知死活!”

    从亚司仇恨鄙夷的目光中,廖明昌明白他是不会中计的,遂狼狈哀求道:“不……我不要死……求求你们放过我吧!”

    亚司冷冷地邪笑了几声,“求我?当初安安求你的时候,你放过她了吗?”他顿一下,接下去说:“不过呢?你放心,我根本没打算要你的命。”

    望着廖明昌诧异不信的表情,他缓缓地露出一抹诡谲残酷的笑容,“真的,相信我,杀了你只会弄脏我的手,我只想以其人之道加倍地还治其人之身罢了。”

    见他懵懵懂懂的,亚司决定不再与他瞎耗下去,准备为他的脸色再添上一些死灰。

    “为了你,我可是费尽心思,特别请来两位魁武有力的男同志,喔!你可能听不懂,就是性喜另色的男人。”他戏剧性地顿一下,用意在使他明白话中的意思。

    果然,恍然之后,廖明昌立刻呈现极度的害怕,整个身子比刚刚抖的更加厉害,有如落叶一般。

    亚司满意地看着这一切,嗤冷一笑,继续柔声说:“他们对于侵犯一事,和你一样,都非常的有经验,应该可以让你如鱼得水,不过呢!有一点倒是蛮糟的,就是他们都属于一号的倾向,所以只好委屈你充当O号了,你应该不介意吧。”

    “不……你、你不能这么做。”听完自己即将面临的状况,廖明昌吓得生理失禁。

    眯起眼,亚司笑着说:“不能?等一下你就知道我能不能了,我不但要你尝尝被人侵犯的游味,我还要你这辈子活在痛苦之中永不得翻身。”

    这时,一阵敲门声响起,推门而入的是两位健壮的男士,邢野朝亚司点点头,然后起身,比个手势让所有人都随着他退出房间。

    亚司再次注视着廖明昌,然后对他露出一抹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容。

    “时间到了,我想以后我们没机会再见了,希望你会喜欢这个我精心设计的见面礼,好好享受吧。”说完,亚司不顾他的哀求、咒骂,朝即将执行任务的两位猛男点点头后,转身走出房门。

    不一会,整个房间里,即传来哀嚎惨叫、邪笑淫肆相互交织的声音──亚司离开地下室,走到吧楼旁坐下,拿出一根烟叼在嘴上,突地,像是想起了什么,笑一笑,收起香烟并将整包丢入一旁的垃圾俑里。

    见此情形,邢野从吧台内拿出一瓶酒及两个杯子,为两人倒杯酒,瞄一眼垃圾桶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安安要我戒烟。”不理会好友取笑的目光,亚司拿起酒杯啜了一口,然后问道:“接下来呢?”

    邢野识相的不多调侃,也啜了一口酒,品尝佳酿绕舌的香味后,缓缓地说:“等那两个玩腻之后,我会派人将廖明昌卖到国外,一个性喜男奴的地方,放心吧!我不会让他有机会再出现在我们周遭的。”说完,他从西装内里拿出一个午皮纸袋,递给亚司,“这是母带。”

    亚司从袋里拿出一卷录像带,盯着它,眼中百转千绕皆是心疼。

    邢野了解的拍拍他的肩安慰道:“都已经是过往事了,别再多想,现在最重要的事,是赶快给嫂子一个幸福的未来。”

    他点点头,将带子拉出、点火烧毁,欣慰一笑,他终于为安安所受的苦画下了句点。

    举杯向邢野道声谢后,他起身挥手,往门口走去。

    “你上哪去?”

    “回公司,安安还在我的办公室。”

    “那送我一程吧,雅琴也在等我吃饭。啊!干脆也邀程恩,大伙一起吃吧?”邢野逞说边跟着亚司的脚步。

    “嗯,就这么说定了。”说完,两人相偕离开PUB。

    沉维欣终于打探出与她争夺龙少奶奶位子的是何许人了,明查暗访那么久,还是在那个魏桐安住院时,方才知晓,真是会保密呀。

    原本在她住院的时候,沉维欣就想狠狠的修理她一顿了,奈何她的身旁一直有人陪守着。待她出院后,又一度与亚司消失的无影无踪,直至昨天才有他们的消息传来。

    按捺了那么久,沉维欣早就受不了了,所以今早一接到此时只有那个贱女人在亚司办公室里的消息,说什么也要与她会上一会。

    偷偷的溜进龙腾的电梯,直上二十二层楼,沉维欣双眼机灵且小心地向四周搜寻,太好了!那个叫Ada的秘书刚好不在,真是天助她也!

    她快速的闪进亚司的办公室,循着声音看向虚掩的休息室,深吸了口气,缓缓朝着她所熟悉的房间走去──休息室里一对母子正玩得不亦乐乎,由于昨天才刚从垦丁回来,甚是疲惫,所以亚司决定让念念多休息一天,好陪伴他无所事事的母亲。

    一大早,母子俩眯着双眼,陪着亚司来到办公室后,即双双躺平在休息室里补起眠来,直至刚刚两人才逐渐转醒,在得知亚司出去后,母子俩便埋首于一堆他所购买的玩具中。

    正当桐安逗得儿子笑声不断时,眼睛不经意的扫向门边,忽见一名美艳的女子站在那,吓得她险些大叫出声,深吸口气,缓缓说:“请问有什么事吗?”

    “废话,我当然有事,不然我这么辛苦上来干嘛?”沉维欣傲慢无理的说,接着又摆出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我叫沉维欣,是亚司的未婚妻。”

    “呃……”瞪大双眼,桐安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美女。

    “怎么,你怀疑呀?”

    她口气中的凌厉与攻击令桐安有些无力招架,低垂着小脸。

    见她的反应,沉维欣暗暗欢喜,哼!想跟老娘斗?还早咧!

    “今天以前我可以当作你无知,现在你知道有我的存在,我要你赶紧滚离亚司,别再不要脸的纠缠着他了。”

    闻言,桐安心被狠狠一揪,以往的自卑感又怏冒出头了,突然一只小手怯怯地拉着她的裙摆,吸引注她的视线。

    望着念念惊惶不安的小脸,桐安顿时明白自己不能再这么怯弱下去,既然她这么爱亚司、爱念念,那她就必须站出来捍卫一切,这样她与儿子才能有幸福的未来。

    安抚的拍拍儿子的手,她鼓起勇气,缓缓的抬头,然后坚定的说:“我不会离开亚司的。”

    沉维欣一听,错愕一下,不太相信自己低估了这个乖乖女,“你说什么?”

    有了第一次的开口,安安更加坚定的道:“我说,即使亚司真有你这样一个未婚妻,我也不会离开的,因为我很爱他。”

    “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沉维欣怒气冲冲的咒骂,见她无动于衷,气红了双眼,举起手享准备往下挥过去。

    这时从门口传来愤怒至极的声音──

    “如果你敢挥下去,我保证绝对会让你生不如死。”

    听到声音,房里的人全往外瞧去。

    念念一见来人,马上松开妈咪的裙角,冲到父亲身边,嚎啕大哭,呜咽地说:“爹地……那个女人好……好凶唷,她要打妈咪啦!”

    弯身抱起儿子,亚司轻轻拍哄着他,目光柔和的梭寻一遍安安无恙的身影,然后转向沉维欣,眼神亦瞬间变为锐利狠绝,“看来你是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了。”

    “呃,亚司我……”沉维欣瞧见他的模样,惊恐的说不出话来。

    亚司冷绝的说:“我不想听你的废话,从今天开始,要是让我知道你再出现在他们面前,我一定会让你有一个美好的记忆。”瞧沈维欣害伯的点头,他更加冰冷的说:“知道了还杵在这干嘛?”

    才说完,沉维欣立即惊慌的夺门而出。

    亚司抱着儿子缓缓走到桐安前面,他腾出一只手来轻抚她有些苍白的脸蛋,“她没对你做什么吧?”

    桐安摇摇头,侧身窝入亚司的颈肩,感受他就在自己的身边。

    片刻后,桐安心灵已得到足够的慰藉及安心,缓缓的抬头,深情的说:“我爱你。”

    “走吧!程恩他们在等我们吃饭呢!”亚司笑容满面的倾身浅吻她的唇,牵起她的纤嫩玉手,往门外走去。

    “念念想吃什么?”

    “我要吃……”

    ※※天长地久的踪迹※※

    “爹地!妈咪!”一个身着海军童装的小男孩,挥舞着小手里的纸张,兴奋地从门口蹦蹦跳跳的朝他的双亲跑去。

    听到叫唤,亚司候时放开怀中人儿的朱唇,小声的低吼,喃喃向妻子抱怨道:“他非得在这个时间出现吗?”

    桐安羞红着脸,靠在丈夫胸膛上,瞄一眼桌上的时钟,噗哧一笑,“是你要他这时来吃点心的。”

    亚司翻翻白眼,觉得有些自作自受,他将已来到跟前的儿子,抱到办公桌上坐着,然后宠爱的望着他道:“什么事那么高兴呀?”

    念念乌溜溜的大眼开动着亮光,“爹地!程叔叔说,念念是从妈咪的肚肚里出来的。”小手摊开纸张,指着里面的涂鸦。

    亚司随意的瞥一眼,纸里所书的是一个孕妇、一个小孩还有一个婴儿,他伸手捏捏儿子的脸颊,“对呀!”

    “那程叔叔又说,念念如果想要有一个妹妹的话,也要从妈咪的肚肚里出来。”念念指着画里的婴儿,又求证地问。

    “对呀!”桐安慈爱的伸手轻轻靶梳儿子的头发,双眸慧黠一闪,故作平淡地说:“事实上,妈咪现在的肚肚里,就有一个小孩。”

    闻言,亚司不若儿子的兴奋惊呼,脑筋呆愣愣的,身躯紧绷地僵着,直到儿子张开小手臂,往娇妻飞扑而去,当下又是大惊,赶紧中途拦劫,将他置回桌上。

    “不能这样,你想撞坏妹妹呀。”他经声斥道,说完搂紧心爱的女人,低哑沙嘎地开口询问:“你还好吧?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别紧张,我没事,又不是第一次了。”桐安轻拍自己的肚子一下,睨眼笑看一脸慌张的老公。

    亚司拧着眉,按住妻子调皮的纤纤玉手,亲吻一下她的额际,低哑柔声说:“我可是第一次,你得教教我如何伺候一个孕妇?”

    桐安悸动的紧紧回搂着亚司,然后深情地说:“今天我有没有告诉你我爱你?”

    眸光闪着动人的情感,他俯下身,双唇温柔地扫过她的嘴,亦深情款款的说:“有,但我不介意多听一些,还有,我也爱你。”

    正当两人沉溺于彼此的悸动之时,不甘被冷落的念念,挥挥小手,吸引双观的注意后,大声的说:“我也爱爹地、妈咪。”

    亚司与桐安相视而笑,接着亚司放开妻子,抱起儿子,逗闹嬉戏着,直惹得他咯咯大笑──桐安幸福地笑望着眼前一大一小的男人,再轻抚柔软的肚子,希望这一胎,真能如儿子所愿,是个女娃……

    -全书完-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