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新岳 下篇 曲终人散-大结局
全本小说网 canvas-backpack.net 加入收藏
    第四百二十节岳震为难的挠头说:“我不过是刚刚知道,也从来没想过会是这样一个结局,再说,我怎么打算没有用,关键还得看父亲是怎么想的。”

    “你错了,天亮以后,一切都已经不一样了。”高宗皇帝摇摇头,转身走出风波亭,看着夜空的东方怅然道:“你不能指望他们再做什么决定,他们···唉,他们恐怕还不能适应新生活,要靠你了。”

    也跟着皇帝出了亭子,感觉头顶上的天空猛然开阔,岳震心情却无法轻松。他明白赵构的意思,所谓的新生活对于父亲和哥哥姐夫来讲,并不那么容易接受。

    他们都曾是叱咤风云的英雄人物,他们都曾是一声令下,就有数万人奋勇上前的将军,但是这一夜过去,天亮以后,他们不能再说自己是谁!只能默默无闻的生活,就像天下间许许多多的普通人一样。

    想到这些,岳震没来由的一阵心悸,他突然慌乱恐惧起来。也不知道害怕什么,只是觉得心里没着落,好像丢了什么东西似的。

    高宗赵构见他沉吟不语,过来拍拍他肩膀道:“天亮还有一会,你好好想想。朕是希望他们去大理,怎么说全家人在一起也都有个照应,不过就是不能同路,发配的犯官家属沿路必须留下过境登记。”

    “我要到哪里接父亲?”岳震点点头,他也很倾向于这个建议,劫后余生一家人还能在一起,是多好的一件事。

    “天亮后到城南码头,朕已经替你们准备好了,船家是不相干的人,也不认识你们。朕给了他们半年的船资,随便你们去哪里。好了,该说的都已经说过,朕要回去睡觉啦,明天大早还要去拜祭祖先。臭小子,后会无期了···”

    岳震见高宗皇帝说走就要走,赶忙抬手喊道:“陛下,等等···”

    “怎么?还有什么事?”

    “没有,没有了,我只是想说一句,陛下,你是个好皇帝!”

    “哈哈···臭小子现在才知道,哪还用说?不过你说了也不算。哈哈,不和你扯了,朕去也···”

    宋高宗皇帝就这样走了,就好像他悄无声息的来到一样。岳震静静的站在风波亭旁边,用力的做了几个深呼吸,冰冷的空气让他精神一振,回想整个晚上梦境一般离奇的遭遇,他无声的笑了。

    好,真好,家人全都安然无恙,都还好好的活着。尽管很残酷,也很曲折离奇,但是他们都还好好的活着!

    皇帝刚走,柔福的身影就出现在高墙上,远远的,她看到他笑了,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开心,但是能看到他的笑容,她已然心满意足的嫣然一笑,飘身而去。

    少女的倩影落下高墙的那一刹,东方的第一缕亮光也跃上天幕,天就要亮了!

    发觉身边的黑暗慢慢退去,岳震赶忙整理一下乱哄哄的思绪,岳府那边的家人,要在城南出现的父亲,都可以先等等。他也飞身出墙,看看方向往北而去,最急迫的是要通知迦蓝叶他们,营救计划取消。

    踏着满街的红色鞭炮碎屑,岳震一路埋头疾走,临安府清理街道的差役已经出动。相熟的同事,大年初一相见的头一句话一定是,您过年好···转过街角,远远看到了明庆寺额庙门,他又低下头加快了脚步,没走多远却险些撞到了一个人,一个似曾熟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阿弥陀佛···施主别来无恙?”

    “啊!”猝不及防的岳震顿时愣住了,眼前笑眯眯双手合什的老僧人,竟然是阔别三年已久的中印大师。三年的时间不长,但是他经历了太多的酸甜苦辣,一时间千头万绪涌上心头,他仿佛一个迷途的孩子扑通跪在老僧在脚下。

    “和尚爷爷,您是来带我回家的吗?我是不是做了一个梦,现在该醒来了?”

    中印大师摩挲着少年人的头顶,雪白的胡须也在轻轻的颤抖着,静默了好一会老僧人才低声念诵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苦一世,乐一生,似雾还似晨露珠。哭一回,笑两声,如梦又如水中灯。震儿,还记得度你轮回的偈语吗?苦乐苦笑之后,告诉和尚爷爷,你可曾后悔?”

    我后悔吗···岳震抬起头与和尚爷爷对视着,他先是轻轻的摇摇头,然后又用力的点点头。“一路坎坷走来,伤痕累累,但是我无怨无悔!如果上天让我重回佛塔前,我依然愿意再做岳飞的儿子!”

    “好,阿弥陀佛,笑中带泪,苦乐年华,岳侯从此苦尽甘来,老和尚也能放心的去了。震儿,去做你的事吧。”

    岳震站起来握着老僧的手,非常不舍的道:“和尚爷爷和我们一起去大理好不好,那里佛教昌明,也不会影响您修行的。”

    “呵呵,傻孩子,缘来缘去勉强不得,若是有缘,自会再见的。阿弥陀佛···”

    “那好吧···震儿要去明庆寺告诉迦蓝叶大国师,我大哥和姐夫已经脱困,我怕他们不知道,救错了人。”

    “善哉,善哉,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何来对错?错也是一种缘分。去吧,这里的事不用担心了,老和尚知道该怎么做的。去吧,去吧,天要亮了,莫让岳侯久等···”

    看看半明半暗的天空,岳震挥手与老僧人告别,回到街角转弯处,他蓦然回首,老和尚却已渺无影踪。他知道刚刚不是幻觉,也知道每一段故事和开头和结尾,总会有一些玄妙的呼应与契合,或许这就是和尚爷爷所说的缘分。

    他大步流星的一路往南,眼前就要到达城南码头,想起平时码头上密集如织的船,他开始有些发愁和自责,应该问清楚船只的特征。

    真正踏上码头,他才知道担心是多余的。今天是大年初一,没有人乘船出行,远远望去码头上只有孤零零的一条船,船头上站着一位挺拔的青年人。

    “大···”岳震挥动着臂膀只喊出一个字,眼泪就不由自主的掉下来,他跌跌撞撞的跑向那船,船头的岳云也看不到了他,也一样跳下船奔跑过来。过去那一段黑暗的时间里,他们都以为再也见不到彼此了,当两双手真真切切握在一起的时候,失而复得,抱头痛哭的两兄弟,心绪之复杂,也只有他们两个明白。

    岳震发觉天色越来越亮,急忙擦去泪水,拉着哥哥往船上去。“大哥,快带我去见父亲,娘亲和姐姐她们快要出发了,我要赶回家去。”

    “小弟,你等等···”岳云却放慢脚步,从后面拉住了他。

    “怎么啦,大哥?”岳震回头看到哥哥满脸黯然,心里着急忙道:“大哥你快说,家里人都还不知道,我···”

    岳云为难的看着小弟,愣了片刻才开口说:“即然这样,你就赶紧回家,我们也知道家人发配的地方,过些日子自会寻去。不用管我们,一家妇孺千山万水的,都要靠你呢,尤其是珂儿还小,大哥就拜托你照顾他们娘俩了。”

    “到底怎么了?大哥···”岳震感觉到了一丝不妥,又见大哥还是不想告诉他,不由得有些着急上火,三两步就跳上船,岳云无奈之下,又一次拉住他的衣袍。

    “小弟,我告诉你,你不要发火。父帅···父帅他很生气”

    “为什么?”岳震停下来没有回头,隐约猜到了一点。

    “其实也没什么,父帅一时间不能接受现在的情形,有点想不通,也认定这些事都你搞出来的。不过我和姐夫从鬼门关里绕一圈才明白,能活着比什么都重要!至少珂儿和北望都还有父亲,我们兄弟姐妹也都还有父亲。”

    说罢,岳云在后面拍拍小弟的肩头,叹息道:“待会见到父帅,他老人家想骂,你就让他骂两句,别往心里去。唉,我和我姐夫都知道,其实你心里也很苦···”

    “不会的,父亲责骂我们是应该的,大哥放心,我不会再惹他老人家的。”嘴上这样说,岳震脚下的步子却不由自主的放慢了,就在他来到船舱门口,张宪正好挑帘子出来,哥俩险些撞个满怀,姐夫和小舅子四手相握,还未来得及说什么,张宪身后就传来了斥骂声。

    “不许等他!让船家开船!难道你们不知道,我这样活着比死了还难受!隐姓埋名,哼哼!大丈夫坐不更名,行不改姓!做一个没名没姓的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开船!我不想再见到那个不肖子!他从来都不懂得岳家人为什么而活着!”

    船舱里父亲的话,像一条鞭子抽在他身上,眼冒金星的他咧咧嘴,看着姐夫和哥哥想笑一笑,但是那个笑容比哭还要难看。

    父亲为了什么而活着?我所做的一切都错了吗?

    岳震茫然四顾,哥哥和姐夫眼睛里,只能给他安慰和同情,却不能给他答案。他对聚在船尾的船家们摆摆手,片刻后大船微微一颤,缓缓而动。他跪倒在船舱门口,轻轻的磕了一个头,然后拍拍岳云、张宪说了一句几乎听不到的“保重”。

    脚蹬船板飞身而去,他落回码头的那一刹,泪水还是忍不住夺眶而出,但他不敢回头,他没有向父亲说一句‘对不起’的勇气,他一路狂奔着,一路泪洒临安街头。

    天终于亮了,岳府门前大小车辆已经整齐的排列,岳家所有人都跪在灵堂前,等着和灵位上的名字,等着和这个家,等着和曾经的辉煌,做最后的告别。

    来了!少年飞快的奔跑而来,将进府门的时候他停下来,从怀里拿出一个小包轻轻抖开。

    那是一件刺眼的大红斗篷,他披着红斗篷,宛如一片红云冲进家门。

    这一刻,岳府哭声震天!

    (全文完www。Freexs。CN)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