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幻梦唯心 第二百九十四章 幻梦唯心
全本小说网 canvas-backpack.net 加入收藏
    在很久以前,宇宙中有一个叫做“天外天”的地方。那里充满了祥和,平静。每个人都拥有强大的力量,但却没有一个人懂得如何去使用。因为在那里根本没有任何争斗,每个人都那么友善。他们不知道什么是争斗,因而也不了解自己所处的和平世界是多么可贵!

    在那里,最尖刻的规则应该就是没有按时起床,或者不小心碰落了一片路边的花瓣!而仅仅是这样的小过失,在那里却要被送进一个叫做“生死劫数”的禁制承受死去活来!但没有人会去怨恨,因为这一切似乎就是那么的理所当然!就是在这样的一个世界,人们可以做到无欲无求!

    然而有一天,天外天突然出现了一个没有人认识的人。他衣衫褴褛,疲惫不堪!在这里他受到了最好的治疗,得到了所有人的关怀。

    尤其是天外天最至高无上的智者,他师徒三人给予了他极大的帮助。而他虽然对智者非常的尊敬,但更羡慕天外天的繁盛和美好!他非常想留在这里生活,但更想能在这里作为霸主为所欲为的生活!

    于是,他与智者的大弟子天灵成为了最好的朋友。他了解自己的梦想是不可能实现的,首先力量就不够,而在这样一个地方,就算真的可以为所欲为!这些人甚至根本不懂得反抗,那又能有什么意味!

    最后,他暗暗的制造出了一种瘟疫,就这样使这宇宙间或者是唯一的净土走向了灭亡!

    瘟疫的发生使天外天的人们终于意识到了死亡,但还没有感到可怕!他们从来不知道怕,因为他们根本不了解死亡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此时此刻,没有人发现,那个他们辛苦努力帮助的客人,已经不知在什么时候无影无踪了!

    而当瘟疫蔓延到整个天外天,每个人都开始变得疲惫,痛苦。人们开始了解到必须改变现状,可又该如何改变!

    智者感到自己的家园马上就将不复存在,他非常希望可以带领同胞逃离苦海,从新去寻找一处属于自己的乐土。可是经过了无数岁月的生活,人们虽然对智者的话无比信服,可让他们离开自己的家园,却也是很不容易的,尤其还只是没有任何实质表现的允诺!

    智者终于明白,除非自己可以找到一个真正的乐土,否则是没办法取信同胞跟随自己逃离死亡的。终于,智者带领两个弟子离开了天外天,去寻找心目中的家园!

    智者师徒三人穿越宇宙,走遍了很多地方,但始终没有发现个心目中的理想目的地。而而此时,微尘在无数星辰的帮助下终于打败了残酷的黑暗大神,开创了一个清净,唯美的世界。

    智者听到了很多关于微尘的传言,对他为宇宙扫出黑暗,争取光明的情操非常钦佩,于是就带着弟子走进了这个最“危险”的世界!

    而让他们师徒惊讶的是,传言中的微尘,竟然就是他们曾经救的那个人。微尘非常的尊敬他们,将他们奉为上宾,对自己的突然失踪,只说是为了去打败黑暗大神。听到天外天的惨祸,他表现出了无比的悲痛!

    但此时还没有人知道,微尘因为知道无法控制天外天,便想自己创造一个世界。他驱逐黑暗大神的目的,其实也只是为了可以拥有宇宙之源的力量。他让所有的种族肆意繁衍,目的也只是为了可以在以后的日子供自己随意尽请的玩弄!

    而智者的出现却在此时破坏了他的计划,因为他现在已经不再需要智者的帮助,可却也无法赶他们走。但智者并非愚昧,他早已怀疑天外天的惨祸是有人刻意使然,但却一直没有证据证明。

    于是,智者和微尘开始很长时间的互相虚伪掩饰。直到微尘死去,智者根本不相信他的死,而他也确实没有死。智者明白微尘一定是又在酝酿什么艰险的阴谋,不得已假装猝死。然而微尘也同样了解智者也没有死,但他们都没有把握可以战胜对方,所以只有各安其状而已!

    但他们谁也没有放弃过自己的目的,微尘坚持要创造一个可以让自己为所欲为的世界。而智者坚持要阻止他去迫害世上的生命,两个人陷入了无数岁月的对持。

    而天灵在这些岁月里做过很多很多,但其实只是个无谓的角色,他做的一切对整件事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微尘的每一次寄生,也不过只是想引智者出现。

    当龙心灭迹,微尘为了尽快让这个世界混乱到智者无法再安然稳坐,竟然全力隐去了神魔所划分的六道之一。

    智者当然不会放过他,可找了很久都没有丝毫踪迹。正在他准备继续无限期等待的时候,却突然发现了自己大弟子天灵的计划。而且,突然出现的一切都让他感到危机正在紧逼而来。

    不得已,智者决定要找个人来帮助自己准备抵御一切危机的发生。他突然想到了自己以天星尊者的身份做掩护时曾经的一个弟子,并且惊奇的发现他这一世竟然身负神魔人以及精灵各族生灵的王者血脉。

    所以,龙筱幽虽然和整件事没有直接的关系,但却无可推脱的被卷了进来……。

    听完师父的讲述,龙筱幽苦笑声问:“师父,你对我说这些究竟是要告诉我我必须做这些事。还是,你只是想推卸把无辜的我卷进这场风浪的责任……?”

    天星尊者歉疚的叹口气,龙筱幽转向微尘问:“那你呢?既然你早已知道了一切,那你为什么不早就杀了我,还帮我……?”

    “你以为我不想杀你?可是,自从创造了幽仙圣域,我的身体就消失了。而我之所以要费力隐藏起这一道,把它变成像当初的天外天,也不过只是因为我需要一个可以寄托灵魂的安全实体。本来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想要除掉你了。可是和他一样,对你同时身负几族至尊血统的身体,我真的很舍不得!我对你做过很多的试探,发现你竟然把我所做过的一切都揽到了自己的身上,你以为自己就是微尘,就是龙心!我突然想到,如果留下你,当我成功达到目的的时候,你将是最配得起我灵魂的身体。对以往的寄生体,我实在都并不很满意。所以,我才会留你到今天。而且,当初我以为他这次是真的死掉了,毕竟这次是天灵的苦心计划。没想到我还是低估了他,他居然可以忍下被天灵逼迫……”

    龙筱幽点点头问:“可我还是不明白,你究竟是怎么算计的天灵和向子轩?”

    微尘笑了阵道:“这两个人真是都蠢到了极点!天灵以为我真的会帮他,他根本不明白当初的一切都是我做的。况且他的目的只是这个世界,虽然明白了你并不是微尘,但你却确实是挡在他路上的绊脚石……。我只不过是让天灵用万灵之魂提升向子轩的修为,希望可以至少毁掉一两件圣衣,让你无法集中全部力量。可后来我突然想到,万灵之魂对我来说虽然并没有什么大用。但用来对付你,到可以省我很多事。所以我暗中串通向子轩,把万灵之魂和堕落暗羽转变形态掉包,向子轩其实让我很失望!如果他不那么蠢,总是想着要炫耀自己,说不定现在你已经死了。可最后竟只毁掉了一件圣衣和一把烂剑……。不过,只这样你也已经不可能把力量发挥到极至了……”

    龙筱幽淡淡笑笑,捡起幻梦神剑看看道:“就算我能把力量发挥到极至又怎么样?我根本从来没想要搅和进来,如果不是你们一次次骗了我,我现在还在舒服的过属于自己的日子!现在既然已经证实了一切本就和我无关,我又何必再跟你们浪费时间呢……”

    天星尊者皱眉道:“筱幽,就算你再不愿意参与进来,可你以为他会放过你吗!他一心要得到你的身体,你总不会能脱离出去的……”

    龙筱幽漠然笑道:“难道您今天还会放过他吗?”

    “可是……,筱幽,我,恐怕……”

    微尘冷笑道:“没了万灵之魂,你不过只是个将死的老头,而如今龙筱幽身负重伤,幻梦神剑又失去了戮世法珠的合力,根本再没有人可以跟我一拼了!哈哈……”

    高远走到龙筱幽面前瞪着他道:“龙筱幽,这件事和你没关系,和我高远就更没关系了!可我决不能眼睁睁看着这种人渣毁了整个世界,就是不要这条命了,我也要跟他斗到底……”说完,高远又一次化作了青龙冲向了微尘!

    紧跟着金泰,阿若等依次走过龙筱幽身边都满是期待的看了看他。九大天衣又一次合力攻向了微尘,但震天撼地的威势却仍丝毫无法伤害到他。微尘面对着攻击,脸上满是不屑一顾,撇撇嘴冷笑声:“不自量力……”

    金泰心知凭自己等人根本无法打败微尘,焦急中喊道:“龙师弟,金泰帮你是因为你肯拯救这世界苍生,护神护神天是因为神天负有保护天下苍生的责任。如果你不再履行自己的责任,神天也不再担负自己的任务,那一切都将不存在了……”

    龙筱幽淡淡一笑,随手抛开幻梦神剑做到旁边角落双手抱膝,微笑看着战局!

    无论谁的苦心劝言,龙筱幽根本丝毫不为所动,只是一脸淡漠。气急之下,阿若只好央求爷爷。天星尊者紧紧皱着眉头,心里乱成了一片。他很清楚,除非龙筱幽能自己想通,否则根本不会有什么可以让他改变主意。

    无奈中,蓝翼魔王等魔甲也同时出手相助天衣攻击微尘。但微尘似乎根本已经不屑再和他们动手,微微后撤,身后大群手下围了上去,也让他们感到应付艰难!

    龙筱幽坐在这边,微尘站在那边,天星尊者被夹在中间,看看这,看看那,心里虽急也是无可奈何!

    如今龙筱幽明白很多,为什么自己一直对一切都那么淡漠;为什么自己心里从来不能甘心的去干那些轰轰烈烈的义举;为什么这个师父对自己的放任可以到无拘无束的地步;为什么师父和啸天神龙兽从来没有同时出现过。为什么一只神兽可以通透敏锐的让自己惊讶,为什么在师父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后并没有任何的惊讶……为什么、为什么……那么多为什么,那么多曾经的疑惑此时豁然开朗。有用的,没用的,有必要的,没必要的……

    尤其是龙筱幽根本什么都不算,其实连去论断正邪的资格都没有。太讽刺了,其实从没有人真正在乎过自己,以为珍爱自己的师父,其实只是把自己当枪使。而那多少次绝好机会没杀自己的死敌,也只是为了最后可以占据自己有着尊贵血统的身体。

    原来自己才是最无聊的,最不知所谓的人!自以为一直在欺骗着所有的人,现在才明白原来自己才一直活在别人的骗局中。多讽刺!多可笑!多可悲!

    龙筱幽算什么?天字第一号的大白痴!又凭什么去拯救天下苍生!真他妈烦!都他妈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干嘛非自己来汤这浑水……

    想着自己的心事,对眼前的激战龙筱幽根本视而不见。虽然金泰等都受了些伤,但对付那些喽啰还不是很大的问题。只不过,微尘如今仍是毫无动静,似乎在等待着什么。可谁都明白,只要他一出手,也就是自己的人生走到尽头了。

    天星尊者悲哀的看着龙筱幽道:“筱幽,就算你再怎么不情愿,如果今天不杀微尘,你也只有死路一条。而且,你真的忍心看着和你一起出生入死的朋友和深爱的妻子就这么死掉吗……?”

    龙筱幽似乎听到了什么,身子颤了下,但仍然是双眼迷离。

    天星尊者长叹一声,终于涌身向微尘冲去。两人时隔无数岁月的一战,彼此间的前尘往事一幕幕涌现。微尘叹道:“本来我一直都很敬重你的。可惜你不识时务,非要和我作对。否则,如果你肯忠心的辅佐我,这个世界一定会很美好的……”

    天星尊者凄然笑道:“那我倒是要很感谢你的赏识了!只可惜你心术不正,永远不能善待苍生,更遑论明主。为了这个世界,和所有的苍生,就算死,我也只能和你拼了……”

    “哼!不识抬举,你以为能胜得了我……?”

    天星尊者叹口气不再说话,只是全力攻击者对手。

    打了好久,金泰等人此时个个挂彩,阿若的法宝都几乎用尽了,只凭着万华天衣的威力立足,但过多的消耗已经让她越来越虚弱。

    终于,迎面十几道攻击冲来,阿若虽挡住了几招,但仍被余下的攻击轰了出去。

    惊叫中,龙筱幽只觉全身一震,缓缓去看,阿若正倒在自己身前不远处,脸上白得发挥。仍然睁着的双眼里尽是不舍,悲痛,和绝望……

    轻轻扶起阿若的头微微摇晃着,可她已经再也做不了任何回应了!

    又是一声惨叫,洛冰蓉的蟒鞭被人打飞,右腿连中两招,脚下一个趔趄,被迎面的十几个敌人的兵器穿透了身体。迷离之际,洛冰蓉回头看向深爱的丈夫,脸上挂满了幽怨的泪!

    罗琼珠和香水云看到两个姐妹相继惨死,心里悲痛欲绝。罗琼珠全力击杀身边的敌人,抢上去保住摇摇欲坠的洛冰蓉,可一不留神,头顶被一道闪电击中,两人的尸体就那么互相支撑着立在那。

    香水云自知今日已无幸免,看向丈夫深深的凝视了一眼,突然奋起全力挥舞着灵崖神剑冲向了敌人最密集处。结果,自己走向了万剑钻心的尽头……

    其他人此时都已相继受难,肖恩的七剑双盾早已被打掉,此时被一个巨人举起来生生的撕成了两半;许世伦本身功法并不很高,在群敌环绕中心里已经感到艰难,身上的天狮虽然强悍,但最终也没能逃脱被无数敌人重重围攻累死的结局;卢一平勇猛杀敌,全身染满了敌人和自己的鲜血,当血干的时候,生命也走到了尽头。高远所幻化的青龙此时已经变成了一条血龙,倒在地上被无数敌人劈砍。金泰和秦无情背靠背艰难的支撑着,秦无情手上渐渐脱力,宝剑被敌人砸飞,金泰回护之际竟被敌人趁虚生生砍成了两段。秦无情悲愤欲绝,疯狂的搂住一个敌人撕咬,背上已是血肉模糊!

    魔族众人也遭到了同样的厄运,先是三大魔星被依次击杀,迟晨力敌群敌,也终于不支身亡,修罗悍勇,被一杆巨枪刺中,竟自行洞穿身体冲向敌人砍下了对方头颅,但身体立而不倒,也令敌群一阵仓惶。蓝翼魔王在众人中,功法仅此于龙筱幽,凭着高强本领杀敌无数,但自己也没能逃过力竭而亡的命运。魔生眼看大势已去,无比绝望中,看到敌群中射出一道利箭刺向弟弟,当即奋不顾身迎了上去,整个人顿时被钉在了山壁上。

    天星尊者看到孙女惨死本已心痛难忍,见天衣魔甲尽数陨落,更是感到心力交瘁,连连被微尘打中,此时也被染成了血人一般。

    眼见这一战胜负已分,对战双方突然感到有些异样。空气的流动,四周的气氛开始发生了扭曲。

    寻找奇异的来源,只见龙筱幽低着头站在那,手里拿着幻梦神剑指着地面。太极台上黑白两个圆洞中闪动着激烈的力量,龙筱幽的头发和衣服在空气中急剧的漂浮着。

    突然幻梦神剑上又一次闪动起了剧烈的光热,四周涌动的力量卷起向剑身上凝聚。戮世法珠凝结在上空,闪耀着欢悦,快乐的光晕。

    随着戮世法珠的光芒越来扩散越大,渐渐笼罩向敌群。所有被覆盖的敌人都发出惨烈的哀号,逐个滚到地上,全身化作飞屑飘散!

    微尘惊呆在当地,天星尊者呆呆的看着戮世法珠。他明白到,戮世法珠离开了幻梦神剑,是因为它一直都在被微尘控制着。是微尘控制着戮世法珠,左右着幻梦神剑,使龙筱幽一直在为无法掌握它而烦恼。而此时戮世法珠似乎突然发现天良,决定弃暗投明,从新帮助幻梦神剑恢复力量,使龙筱幽重新振作起来。

    龙筱幽缓缓举起幻梦神剑指着微尘声音没有丝毫的感彩:“你知道吗!虽然看起来你和我一模一样,可你真的让我感觉很讨厌!我一向讨厌自己不得不虚伪的去面对别人,可你居然连样子都一点真实感也没有。就你这样的人渣还喜爱那个寄托一个好身体,我要是你,早就羞愧的自杀了……”

    微尘森然看着龙筱幽,咬牙道:“混蛋!就算戮世法珠背叛了我,你以为这样就能赢得了我?今天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是世上最强的力量……”

    “为什么每个人都想让我见识些什么……?不管事实如何,如果你们真有谁是有真本事的,还会有我的今天吗?呵呵!你们每个人都那么厉害,可最后居然会败在我这个无名小卒手上。我突然发现,你们比我更可怜,更可笑多了……!哎!这场梦终于到了该醒的时候了,对我是,对你也是……”

    微尘心里充满了愤怒,突然大喝一声向着龙筱幽冲去。龙筱幽微微摇头,举着幻梦神剑在身前化出一个大大的光圈,微尘攻势稍一受阻,龙筱幽飘然后退出去。站在空中双手举剑过头顶,刹那间天地间风起云涌,连时间几乎都停止了。

    所有人紧紧盯着他,龙筱幽的声音仿佛来自外空:“我们一直都活在一个梦里,因为没有人敢真正面对自己的心。如果有一天我们可以真正的问一问自己的真实心意,也就不用一声都活在噩梦里了……”

    龙筱幽双手举着幻梦神剑,整个连人带剑形成一个巨大的光柱,直通天地。接着龙筱幽双目紧紧凝视微尘,幻梦神剑如巨柱倒塌砸了下去。微尘只一呆,易被幻梦神剑从头顶直劈到地。

    带着一脸的不可思议,微尘仍在不停的念叨:“不!不可能!不可能的……不……不可能的……”

    眼看着微尘渐渐化作一缕青烟消逝,龙筱幽落回地上,满脸的落寞,真的已经到了哀莫大于心死的地步了!

    天星尊者缓缓走近他道:“微尘虽然控制了戮世法珠,但他不知道,当年众神为了遏制幻梦神剑的魔性,用须弥正气封印了戮世法珠。如今封印解除,只有那至绝的霸气才能冲破宇宙之源的一点。筱幽,你才是这个世界真正的王者……”

    龙筱幽淡淡笑道:“我从来都没想过当什么王者,我只想舒舒服服过属于自己的日子。现在我的朋友没了,妻子也都没了。这里已经不属于我了,我是时候应该做自己最该做的事了……”

    龙筱幽缓缓走到山边,遥遥望着云深不知处。天星尊者感到一丝不详,还没来得及拦阻,龙筱幽已经平平的趴下了山崖。跑到山边,云深雾锁哪里还看得到什么人影。天星尊者心里满是悲痛,仰天又是风和日丽,苍老的脸颊上滑下两道清泪!

    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难道真的紧紧是一场梦?如果不是梦?现实又是什么?什么是梦?什么是现实?现实中有梦,梦中难道没有现实?无论是现实还是梦,其实只在人一心所认,“幻梦唯心”!梦醒了,心还在,可应该已经可以有所感悟……!

    “龙筱幽,你又上课睡着了。老师说要我们组下学做卫生,你要干什么……?”

    “雪……雪情……!你没死……”

    “呸!你才死了呢……”

    “喂筱幽!就算你不喜欢人家,也不用咒人家死吧!……”

    “你才要死了,白海,再乱说小心我割了你舌头……”

    “哈哈!你们几个在一起就是吵,还有没有点别的了……”

    “高远,雪情,白海,迟晨,世伦,雪兰……,你们,你们都还活着……”

    “喂,龙筱幽,我可没招你吧……”

    “哦……!没……没,活着就好!活着就好……”

    “哥们儿,你到底怎么了……?”

    “嗯!啊!没……没什么……做了个噩梦,现在心还有点慌,没事的……”

    “哦!那你歇会儿吧!反正没什么事,扫扫地就行了,一会儿一块回家……”

    “好……!”

    幻真人生路茫茫,梦醒时分湿脊梁。唯有明智方可趁,心始开通意无迷!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